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023章 灵魂警兆
        
        散席之后,趁着风恢拓送客之时,云澈随便找了个间隙闪了出去,在皇宫之后随便逛了一小会儿,然后停在一处奇异没有凝结的水塘前,盯着上面浮动的翠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闹腾了一天,直到此时耳朵还在嗡嗡直响,但他对于怎么搞到麒麟角,依然毫无头绪。
        “比预想的要难得多啊。”云澈郁闷的自言自语道。
        在沐玄音那里,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但到了他这里,却都不知该如何出口。毕竟,冰风帝国和他无仇无怨,还对他毕恭毕敬,身为冰风帝王,风恢拓连“万死不辞”都说出来了,自己要是直接张口要麒麟角……
        那可是在冰风帝国认知中,系着国运的镇国圣物啊!
        在吟雪界,除了沐玄音,貌似还真没人能开得了这个口。
        但除了强行开口要,又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难不成去偷?且不说作为镇国圣物,必然藏匿在最为隐蔽,守卫最为森严之处,就算真的知道了它的存在之处,自己又凭什么去偷来?
        沐玄音这次可是特意强调让他孤身而至,以他现在的玄力,皇宫中随便一个高等侍卫都能把他秒了。至于后来意外同行的沐小蓝……还是个连他都不如的拖油瓶。
        “唉?云澈,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
        云澈一筹莫展之时,沐小蓝脚步轻盈的走了过来,然后一个颇为俏皮的小跳步站到了云澈的身侧,笑嘻嘻的道:“嘻嘻,今天是不是觉得自己超威风呀?”
        “……”云澈吐了口气,没有说话。
        “咦?你怎么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沐小蓝探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张完全没有表情的脸。
        “有什么好高兴的?”云澈歪了歪嘴。
        “唔……那么多人称赞你,巴结你,争先恐后的向你敬酒,连寒逸师兄的父皇都要弯着腰和你说话呢,我就不信你心里一点都不得意。”沐小蓝鼓了鼓腮帮。
        云澈轻叹一声,道:“你觉得,他们奉承、敬畏的人,是我吗?”
        “啊?”沐小蓝一愣。
        “不,”云澈摇头:“他们真正敬畏和奉承的人,是师尊。”
        “在我没报出亲传弟子的身份之前,大殿中的人都没有几个多看我一眼,冰风国主连我刚自报不久的名字都没有记住,不仅他们,你的父亲,在玄舟上毫无顾忌的嘲讽我的出身,并厉色要我离你远一点。”
        “啊!!”沐小蓝吓了一跳,小脸都白了几分:“爹爹他……他……”
        “好啦,你不用紧张,我又没说要怪你父亲。”云澈伸手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过会儿到你爹娘那里的时候,记得和你爹爹说一声不用挂怀今天的事,也不用特意到我面前致歉,我完全没有在意,省的他晚上睡不好觉。”
        沐小蓝伸手捂着额头,终于明白今天父亲为什么会一直魂不守舍语无伦次,她惴惴道:“爹爹他居然……你你……你真的不怪他吗?”
        “有什么好怪的。”云澈耸了一下肩膀:“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么?以我自身的玄力还有出身,在这些大人物面前,也只配得到这样的对待吧。”
        “而他们态度上的变化,只因我宗主亲传弟子的身份而已。”
        “师尊她纵然没有了吟雪界王和冰凰宗主的身份,吟雪界的人依旧会对她敬畏如神灵,而我,若是没有了师尊给予的这个身份,别说今日这帮人的称赞奉承,怕是他们连多看我一眼都不会。所以,我没什么好高兴的,倒是更加认清了这个世上实力为尊的现实。”
        沐小蓝稍稍愣了一会儿,然后摇头道:“你说的也不完全对啦。虽然你现在玄力并不算太出众,但你寒冰天赋那么那么的高,又是大界王的亲传弟子,用不了多久,一定就可以变成实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的,所以他们现在讨好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还是算了吧。”云澈无所谓的道:“反正再有两三年……最多三四年后,我就会离开这里。在我们蓝极星,我就是大界王,想怎么威风怎么威风!”
        “切。”沐小蓝鄙视的白他一眼,然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自语道:“都是亲传弟子了,宗主会让你回去才怪。”
        不过,爹爹在玄舟上竟然会他说出那样的话……啊啊啊!好丢脸,该怎么办……
        “你……真的不怪爹爹吗?”沐小蓝低着头,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声音很小,带着愧疚和不安。
        “要是别人,换做我以前的脾气,早就……咳咳咳,不过既然是小蓝师姐的父亲,我当然是一~~丁~~点都不怪。”云澈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而且,我知道你父亲绝非坏人,他警告我也是出于对你的关心。”
        云澈转过目光,看着沐小蓝莹润酥粉的侧颜:“看得出来,你的父亲性格很直接直爽,不善,也不屑城府,与我刚刚碰面,便毫不遮掩,直截了当的表现对我的轻视,虽然当时看上去格外凶恶,但一点都不可怕……小蓝师姐,你知道在这世上,什么样的人最为可怕吗?”
        “啊?”沐小蓝张了张嘴唇。
        “是那种从来不会让人看到自己真正的喜怒哀乐,无论面对谁,哪怕是微若蝼蚁的弱者甚至无比憎恶之人,都永远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的人!”
        说这句话时,云澈的面孔和眼神,都透着肃重。
        “……”沐小蓝一脸迷茫,不明白云澈为什么忽然说这些。
        “这种人呢,其隐忍、城府、心机都很可怕……不是一般的可怕,至少,我断然做不到在一个极为怨恨的人面前完美无瑕的不露一丝恨意,甚至还能无比自然的谈笑风生。这种人呢,一般不会害人,而且简直像圣人一般被几乎所有人钦佩、称赞、敬重、仰慕,但他一旦要弄死某个人……必定是经过周密权衡,有着绝对把握下的一击致命,而且不会留下任何后患,简直就像是蛰伏在黑夜之中,在最为黑暗的那一刹那忽然射出的毒蛇一样,想想都不寒而栗啊。”
        说完,云澈把双手枕在脑后,默默的看向夜空。
        沐小蓝目光久久维持在迷茫状态:“云澈,你……在说什么?我好像听不懂。”
        “你是没听懂,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听懂了?”云澈斜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嘟囔道:“不用怀疑,就是你脑子中现在出现的那个人……算了,估计你也不可能相信,你只需要听进去一点点,然后给自己多留个心眼就好了。”
        沐小蓝:“……”
        这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后方传来,风寒歌带着一众侍卫到来,一眼看到云澈,他眼睛一亮,脚步再次加快:“云兄弟,原来你在这里。寒逸他因要事离开,竟怠慢了云兄弟,还望恕罪。”
        云澈转身,笑呵呵的道:“太子殿下无需如此客套。夜晚的冰风皇宫真是美不胜收,让人赏心悦目,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
        见云澈丝毫没有不满之色,风寒歌放下心来,躬身道:“能得云兄弟如此盛赞,若这里的美景有知,也定会万分荣幸。对了,寝宫已经备好,云兄弟迎着一路风雪而至,怕是也有些疲累了,是否需要早些休息?”
        云澈想了想,点头:“也好。”
        “请。哦,司徒小姐,您的寝宫也已备好,与云兄弟的相近,不妨一起去看看。”
        “哦……好。”沐小蓝有些愣神,显然还在想着云澈刚才说的话。
        在风寒歌的亲身引领下,云澈和沐小蓝来到用了一整天精心布置的冰仪宫前。寒花摇曳,冰灵慢舞,各色珊瑚熠熠生辉,就连铺在殿外的地毯都是用最上好的冰丝织就。
        冰仪宫前,二十个身着雪白轻纱的少女早已等在那里,这些少女看上去都不足双十年华,不但个个花容月貌,而且身上都透着不凡的贵气,云澈到来之时,她们漫步迎上,盈盈而礼:“恭迎云公子。”
        “……”沐小蓝唇瓣大张。
        “云兄弟,此处名为冰仪宫,是我冰风皇室历来招待最为尊贵的客人所用,千步之外,有数百宫中最上等的强者把守,安全上尽可无忧。”风寒歌压低声音:“这二十位女子,都是父皇亲自遣人在皇城精挑细选,虽万万不能与妃雪仙子相比,但也都是生于大贵之家,且全部是处子,云兄弟请尽管和……享用。”
        沐小蓝:(ー`′ー)#
        “哦!很好!”云澈双目放光,满意的点头:“太子殿下有心了,哦!替我好好谢谢你父皇。”
        “云兄弟满意就好。”看到云澈喜笑颜开,风寒歌也是心中大安。
        “小蓝师姐,要不要一起进去看看?”云澈笑眯眯的道。
        疑问句……分明就是赶人的意思。
        沐小蓝火冒三丈,用力的一跺脚,愤愤的道:“哪里敢打扰堂堂宗主亲传弟子享受,哼!!!”
        说完,沐小蓝转身就走。
        云澈慢悠悠的点头:“这样啊,那好吧,太子殿下,就劳你送小蓝师姐回去了。”
        “啊……好,云兄弟若有吩咐,随时知会一声,千万不要客气。”
        “你最好别让妃雪师姐知道!”走远的沐小蓝忽然转过身来,又忿忿的喊了一句。
        “呃……小王告退。”风寒歌尴尬的一礼,然后慌忙退离。
        “哎,女人真是麻烦。”云澈小舒一口气,然后抬头扫了一眼远比冰凰界要昏暗的夜空,低声自语道:“总感觉今晚要发生大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