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997章 全宗大会

        “啊?”云澈连忙摇头:“不不不……这个……都怪师姐长的实在太好看,每次都……都会……不小心胡言乱语……”
    
        妖女美目一眯,唇角的笑妖媚无比,又带着丝丝的怪异:“听说,你马上就会成为宗主的亲传弟子,真是让人羡慕呢。”
    
        “啊哈哈,原来大……咳,师姐已经知道了,这个,只是侥幸吧。”云澈努力的笑,心跳的频率却是一片混乱,只能心中不断抽气……这个女人,真要命……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媚骨么?
    
        妖女巧笑嫣然,她忽然脚步轻缓,摇曳生姿的向云澈走来……她似是只走了两步,云澈眼前却是忽然一朦,一具似魔如妖的身躯已近在身前。
    
        忽然离的这么近,云澈竟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愣在那里。眼前,是妖女足以媚倾天下的容颜,一双水汪汪的凤眼里眸光盈盈,分外冶丽。似欲扑进他怀里,尽显风情。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向下……目光如此之近,才发现她胸前的冰凰图纹岂止是被撑挤变形,根本已到了炸裂的边缘。雪衣下的峰峦浑圆饱满,宛如两团巨大的雪白玉球,如此惊人的分量,却没有丝毫的下垂之态,而是无比高傲的挺起着。
    
        甚至,云澈隐约嗅到了一股香郁到过分的乳香。
    
        在云澈的呆懵中,妖女缓缓抬起一只芊芊柔荑,剔透如玉的指尖细若茭白嫩笋,轻轻的点在了云澈的胸口前:
    
        “那你可要好好的听宗主的话唷,宗主最喜欢乖孩子了。”
    
        云澈:“……”
    
        妩媚入骨的声音让云澈瞬间有了一种脱力的感觉,一股强烈的酥麻感更是从内心蔓延至全身。
    
        停在他胸前的玉指只是轻轻的一触,却仿佛瞬间将他胸腔的血液点燃,一种燥热感伴随着血液的沸腾快速的遍及全身,那一刹那的失控感,强烈的让云澈心惊,短短一息之间,竟有了不下十几次将这妖女狠狠扑倒在地,尽情蹂躏的冲动。
    
        “师尊,我回来了!”
    
        沐小蓝欢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让云澈的精神迅速一醒。
    
        沐小蓝的心情显然很好,几乎是蹦蹦跳跳的进了正殿,一眼看到云澈和与他站的很近,遮掩了大半身影的女子,直接脱口问道:“咦?是哪位前辈或师姐到访吗……”
    
        最后一个字的字音还未完全吐出,沐小蓝整个人忽然僵在了那里,一双冰瞳如被针扎般剧烈收缩……
    
        噗通!
    
        沐小蓝重重的跪了下去,螓首深深垂下,全身在瑟缩中颤栗:“宗宗宗宗宗……宗……宗主!”
    
        云澈也刚好在这时转过身来,一脸莫名的看着沐小蓝:“什么宗主?你傻了……”
    
        声音一顿,云澈心中骤然一凛,猛的转过身来。
    
        身前,依然是那个“妖女”,就连手指,也依旧轻轻的点触在他的胸前,没有离开过。但,她的气场变了……完全的变了……
    
        那股致命的妖媚不见了,完完全全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让他的灵魂如被万丈山岳埋压的威凌,先前轻弯的眼角变得斜倾,勾勒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威严,其中的媚光,化作足以一眼冻结人灵魂的寒光。
    
        点在他胸前的玉指,传来的已不再是让他血液沸腾的热流,而是一股让他刚刚沸腾的血液瞬间冻结,又快速蔓延全身,让他如坠冰窟的冰冷。
    
        “……”云澈的嘴巴张大,再张大,眼瞳无规则的颤荡,喉咙里如卡上了什么东西,一个字都无法吐出。
    
        这恐怖绝伦的威压,他今天刚亲身承受过。
    
        那分明……分明是属于吟雪界王!!
    
        手指轻轻的从云澈胸前移开,沐玄音的身影从呆滞的云澈身侧缓缓而过,步步威凌。
    
        “别忘了本王和你过说的话!”
    
        声音,没有了半点先前的柔软娇媚,而是冷若北极寒风,字字如天威圣谕。
    
        “恭……恭送宗主!”
    
        雪影微朦,已是瞬间在百丈之外。沐小蓝的身体依然在轻颤,一直等她离开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站起,但小脸的颜色却是久久没有恢复,显然是吓的不轻。
    
        “呜……”沐小蓝一声后怕的呜咽:“宗主竟然会在这里,吓死我了,刚才差一点点就失礼了。云澈,宗主是专门来看你的吗?”
    
        沐小蓝声音落下,背对着她的云澈却始终像个木头桩子一样一动不动,沐小蓝三小步到了他面前,却发现他一张脸赫然呈现着一个夸张到极点的惊恐状态。
    
        “哎?云澈?你怎么了?”沐小蓝被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连忙拿手在他面前连晃:“喂!喂啊!”
    
        “……”云澈缓缓的抬手,动作僵硬的托在了完全掉下来的下巴上,一点一点的向上推去。
    
        “咔嚓”一声,掉下来许久的下巴终于合上……只是稍微有点歪。
    
        另一只随之也慢吞吞的抬起,在左脸上一按,又是“咔”的一声,总算是正了回来。
    
        “你你你……你该不会……被宗主吓傻了吧?”沐小蓝忐忑的问道。
    
        “呼……”云澈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幽幽问道:“宗主她……本名叫什么?”
    
        “额,这个……”沐小蓝靠近一些,用极小极小的声音道:“宗主的本名是沐玄音,不过!就算你是宗主的亲传弟子,也千万不可以直呼宗主本名的,那是很大的不敬。”
    
        云澈:“~!@#¥%……&*”
    
        “你……为什么……不早说?”云澈目光幽怨。
    
        “你没有问过我啊?”沐小蓝眨了眨无辜和迷茫的眼睛。
    
        云澈:“……”
    
        “你……没事吧?”沐小蓝担心怯怯的道,她从来没见过云澈这个样子。今天在冥寒天池,他胆子大到连宗主都敢顶嘴,现在居然一副好像是被吓傻了的模样。
    
        “我像是没事的样子么?”云澈伸手捂脸,心绪混乱的低喃道:“我竟然还活着……简直就是……奇迹啊……”
    
        说完,他身体一晃,直接倒向了沐小蓝。
    
        “啊?”沐小蓝一声轻呼,下意识的向前把云澈扶住,但随之,她全身一麻,如遭电击,在短暂的僵硬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惊叫。
    
        “啊————!!”
    
        因为云澈的脑袋结结实实的压在了她的胸脯上。
    
        沐小蓝手忙脚乱的撤开,一张小脸直红到脖颈:“你……你……你是故意的!”
    
        说完,她猛一跺脚,再也不管云澈,心慌意乱的跑开。
    
        “……”云澈坐在地上,半天没有站起,默默的思考着人生。
    
        她……宗主……吟雪界王!?
    
        这到底是……
    
        她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怎么可能!?
    
        但就在方才,他一个转身的时间,妖女就变成了吟雪界王……这个过程,她的手指一直在他的胸前,就连双胞胎互换的可能都不会有。
    
        此刻回想“两人”的声音,在音色上,的确有着很大的相同……但是,一个娇娇软软,酥媚入骨,一个威凌慑魂,冰冷彻心,再怎么也不可能联想到一个人身上去!!
    
        不对!是再怎么也不可能属于同一个人啊。
    
        关键是……如果她真的就是一怒万里无生的吟雪界王,就凭我对她说过的话……
    
        我居然还活着!?
    
        而且还成了她的亲传弟子?
    
        而且身为吟雪界王,她几天前,居然会亲自来给我和沐小蓝送芙韵寒露?
    
        等等!她那天来送芙韵寒露,说是为了来看一个人……难不成她要看的人是……
    
        靠!!
    
        云澈一掌拍在额头上。他终于想明白,那天沐玄音亲自来这里要看的人,分明就是他!
    
        应该是那时,沐冰云因为察觉到他身上太过异于常理的地方,于是将他的事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沐玄音……呃,吟雪界王。而吟雪界王也应该就是在那时,综合所知道的一切,隐约猜到了他身上可能有着远古邪神的传承,所以亲自来一观究竟。
    
        而那天沐小蓝之所以对外面毫无所觉,必然是她隔绝了沐小蓝所在修炼室,以她的强大,根本轻而易举。
    
        “我的师父……真是比一个可怕。”云澈轻吁一口气,脑中,浮现着与茉莉初遇那段时间的画面,那时的茉莉,对他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充满了鄙夷,而且有些厌他,斥他……毕竟,以她所在高度,不要说那时候一无是处的他,就算是天玄大陆最强者,在她眼里都不过是微虫,依附于他,收他为徒,也不过是迫于无奈。
    
        而此时想来,纵然是那段简直有些“屈辱”的时光,都美好的像是梦境。
    
        “茉莉,我一定会再见到你的……”
    
        ————————————
    
        七日之后,冰凰界圣殿。
    
        圣殿,位于冰凰界极北,是距离冥寒天池最近的地方,亦是宗主所居之地,是冰凰界,乃至整个吟雪界最神圣之地,除非得到宣召,否则无人敢近。
    
        今日,是冰凰神宗千年难有一次的全宗大会,而如此庞大的全宗盛会,却只有单调无比的一个内容——亲传弟子拜师之礼!
    
        时辰尚早,圣殿前方的庞大广场上已是整整齐齐的站满了百万弟子,长老、宫主、副宫主、执事、殿主等等也都来了一大半。浩大人群,却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