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996章 又见大~师姐
在吟雪界,界王要谁死,没人能不死,也没人敢不死。
    
        这忽然天降的横祸,让沐夙山在绝望中全身冰冷,他自知今日已根本不可能活命,全身伏下,哀求道:“宗主,请看到夙山这六千年的忠心上,善待夙山的家人。”
    
        “你放心,你死之后,本王自会搜魂。只要你没把不该说的告诉家人,本王也就懒得送他们去陪你。”
    
        沐夙山重重叩首:“谢宗主……圣恩!”
    
        这一叩之下,沐夙山便静止在了那里,一蓬白雾从他身上爆开,带着他的生命气息溃散而去……
    
        自绝心脉玄脉而死。
    
        “不……不……宗主饶命……宗主饶命……”
    
        沐凤姝在瘫软中后退,然后嘶叫一声,飞身而起,如没头苍蝇般向一个方向飞窜而去。
    
        “呵!”冰雾后的手掌轻轻一指。
    
        叮!
    
        一声轻响,沐凤姝的声音与身形顿然而止,整个人已被冻结在一块寒冰之中,也冻结着她惊恐到骇人的脸庞。
    
        “本还打算留你全尸,既然这么不识抬举……”
    
        “消失吧!”
    
        乒!
    
        寒冰连同沐凤姝的身体,在一瞬间化作漫天冰粉……
    
        当日在寒雪殿的人中,沐凤姝与沐夙山曾参加过玄神大会,所以曾见过星神碎影。所以,他们必须死!
    
        ————————————————
    
        冥寒天池中发生的事,云澈当然完全不知,站在冥寒天池的结界之外,他半天没有挪动脚步,一脸懵逼。
    
        我……我该怎么回去啊啊!!
    
        来的时候,是乘坐沐冰云驾驭的冰舟。现在让他自己回去……他连路都不一定能找清。
    
        就在这时,上空忽然一缕寒气袭来,一个娇小的蓝色身影,驾驭着一片冰舟飞到了他的身前。
    
        冰舟之上是沐小蓝,看着云澈,她没有走近,神情间带着明显的忐忑:“云……云澈师兄……师尊让我在这里等你……一起回冰凰宫。”
    
        “……”云澈瞪了瞪眼睛,忽然走过去,一手指头弹在了沐小蓝的额头上。
    
        “哇啊啊!”沐小蓝一声惊叫,捂着额头呼痛:“你你你……你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呢!”云澈歪嘴道:“以前在我面前都是威风的不得了,怎么今天看到我,跟耗子见了猫一样,你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你……你才吃错药了。我好心在这里挨着冷等你,你却弹我脑袋。”
    
        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对,她的声音瞬间弱了下来:“你……现在可是宗主的亲传弟子。是……师兄……所有弟子,都要喊你师兄的。我……”
    
        “……”云澈摸了摸鼻尖,自语道:“亲传弟子这么厉害啊。”
    
        “当然厉害了。”沐小蓝小声道:“能在宗主身边,当然是……谁都不敢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么厉害?”云澈瞪大眼睛,然后忽然盯着沐小蓝,无比认真的自语:“这么说来,如果我让宗主把你赏给我做暖床丫头,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
    
        “~!@#¥%……”
    
        沐小蓝的小脸瞬间通红一片,然后玉齿一咬,终于怒气爆发,一脚踹在了云澈的屁股上:“你这个卑劣下流的男人!都成为宗主亲传弟子了还死性不改,就知道欺负女孩子!谁要当你的暖床丫头……做梦做梦做梦!!”
    
        云澈被一脚从冰舟上踹了下去,他摸了摸屁股,郁闷的嘟囔道:“我就是随便说说,至于这么大火气么。哎,看来这宗主亲传弟子也不怎么样么,还是要被你欺负。”
    
        “……”沐小蓝怔怔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该不会真的吃错药了吧?”云澈的目光充满了关怀。
    
        冰舟启动,破空而起,沐小蓝轻声道:“我忽然发现,你还是有优点的。”
    
        呵呵呵……这小丫头,夸我就夸我,“还是”是什么意思?
    
        “本来以为,你成为了宗主的亲传弟子,一定会威风八面,我之前都有些怕见到你了。没想到,你还是和之前一样,我刚才又骂你又打你,你不生气,也不还口……嗯,还是那个云澈小师弟。”
    
        “这个嘛,要分人的。要是别人敢踢我,脚都给他掰下来。而你……毕竟是师姐,只能忍着咯。”云澈一脸无奈的道。
    
        沐小蓝白了他一眼,随之忽然开心了起来:“对了!还没有举行拜师仪式,你现在还是冰凰宫的弟子,我也还是你师姐!这七天,你还是要乖乖的听我这个师姐的话!”
    
        “知道了。”云澈无力道……这小丫头莫不是失忆了?我以前有听过她的话?
    
        “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厉害……比寒逸师兄还要厉害,今天的事,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冰舟之上,沐小蓝有些失神的低念着。
    
        越是远离冥寒天池,寒气便越轻。在即将到达冰凰城城域时,前方出现了另一片冰舟,而且是静止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看到冰舟上的云澈,那个静止的冰舟忽然动了起来,快速的临近到他们身前,冰舟之上,是两张云澈几日前才见过的面孔。
    
        沐一舟和沐落秋!
    
        “一舟师兄,落秋师……”
    
        沐小蓝还没问候完,沐一舟已是直接扑倒在了云澈面前,而是……是跪倒!
    
        “云……云澈师兄,”沐一舟声音在哆嗦,身体也在哆嗦,那张脸的确是沐一舟的脸,但哪还有半点七日前慑人的威凌,有的唯有恐惧与哀求:“前几日我……我有眼无珠,不自量力,竟……竟无礼冒犯云澈师兄,求云澈师兄大人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云澈微愣。身边,沐小蓝一脸惊讶……但也不是太过惊讶。
    
        在吟雪界王亲口宣称将收云澈为亲传弟子时,沐一舟的确是差点吓破了胆。
    
        如果那天起冲突的是沐寒逸,而沐寒逸成为了亲传弟子,他并不会如此惶恐,因为沐寒逸是个君子。而云澈……他那日表现的强硬性格和可怕手段,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主。
    
        离开冥寒天池后,沐一舟每一息都处在肝胆欲裂的状态,他没有回冰凰宫,而是和沐落秋一起,眼睛直勾勾的等在这里。
    
        “云澈师兄,落秋……知错了。”沐落秋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说话间,已是泪眼汪汪,眸中似绽桃花……
    
        居然是赤裸裸一副任君采摘的暗示……哦不,明示!
    
        “界王亲传弟子”身份的威力,活生生的展现在云澈眼前。他转头看向了沐小蓝,问询道:“小蓝师姐,该怎么办?”
    
        没想到云澈竟会忽然问自己,还当着两人面喊自己师姐,沐小蓝愣了愣,然后弱弱的道:“那天……不是已经扯平了吗……就……就算了吧……”
    
        “哦,”云澈点头:“既然小蓝师姐这么说了,那就算了。你们去吧,先前的事,我已经忘了。”
        沐小蓝嘴唇微张……她就算再单纯迟钝,也该明白,这是云澈在刻意的为了她拉拢人情。
    
        沐一舟如闻仙音,兀自还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算了”,他连忙拿出一个早就备好的玉盒,捧到云澈面前:“谢云澈师兄大人大量,谢小蓝师姐……这是我和落秋的心意,请一定要收下,以后,云澈师兄但有吩咐,一舟一定万死不辞。”
    
        “嗯嗯,”沐落秋跟着点头,那日的沐落秋蛮横凛然,今日却从气势到声音到眼神都透着娇软柔弱:“以后,只要是云澈师兄的要求,落秋……什么都愿意答应。”
    
        云澈:“~!@#¥%……”
    
        沐小蓝:“~!@#¥%……”(怎么可以这样!)
    
        赔了礼,赔了东西,最后还是千恩万谢的离开……云澈手捏下巴,低语道:“这个身份,原来真的这么厉害。”
    
        “那当然。”沐小蓝道:“他们会来找你赔罪,我一点都不会奇怪。不要说他们,以后,就算是那些皇帝见了你,都要客客气气的。”
    
        “这么夸张。”云澈随口应道。
    
        “一点都不夸张!”沐小蓝理所当然的道。
    
        冰舟驶人冰凰城域,很快来到三十六宫。
    
        冰凰三十六宫前如平日般安静,而沐小蓝却是一脸疑色,自语道:“奇怪,怎么会这么安静……按理说,应该有很多人来才对。”
    
        毕竟,云澈成为了宗主亲传弟子,今天应该会有很多人来拜访三十六宫才对。但一眼望去,却完全没有人到访的痕迹。
    
        “云澈,你先去找师尊,师尊一定有很多事要交代你,我去放置冰舟。”
    
        沐小蓝去放置冰舟,云澈从空中落下,走进了冰凰宫中,而心境,自然和先前有了翻天幅度的变化。
    
        一边想着吟雪界王的话,一边步履缓慢的走入主殿,很快,一股异样的气息和味道,让他脚步停止,抬起头来……
    
        也在同时,他的前方,一个女子身影缓缓转过身来,一张明艳不可方物,妖媚到足以瞬间噬心的面孔映现在云澈的眼中。
    
        即使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云澈依然瞬间心神剧荡,目醉神迷……在见到她之前,云澈从来不相信,自己竟会因一个女人的外貌直接失神失心到如此程度。
    
        第一次如此,第二次……竟还是如此。
    
        眼前的人,赫然是那日来送芙韵寒露,自称“沐玄音”的女子。
    
        白蓝色的长发幽幽洒下,没有明光照射,却依旧反射着似水似玉的华光。依然那日的雪衣,但似乎沾染了些许水汽,微现朦胧。
    
        云澈的目光,完全是不受控制的落在她的胸前……冰凰图纹,是冰凰宫最神圣的象征。但她胸前被撑挤的变形的冰凰图纹,释放的却是足以让任何男人欲望失控的诱惑。
    
        “大胸……师姐……”云澈呐呐的喊道。
    
        妖媚女子唇角微勾,眸若秋水,软软绵绵的道:“小弟弟,你这次……是故意的吧?好大的胆子呢,居然连我都敢调戏。”
    
        先前,云澈几次喊出的“大胸师姐”的确失心下的失口,因为他那时虽心有所想,但肯定没有胆量调戏“神殿”的弟子。但这次,他还真是故意的!
    
        因为他现在可是宗主亲传弟子……还有谁不敢调戏!!
    
        而且她上次居然……居然承认她叫沐妃雪!害他在沐小蓝和沐冰云面前狠狠丢了一次脸。
    
        这不是故意调戏他么!
    
        所以调戏回来也是应该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动滑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