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960章 强战纪寒峰
云澈就像是上天在凡世创造出来的异端,他的出现,总能一次次的狠狠打破世人的认知,在天玄大陆如此,在幻妖界如此。
    
        如今到了神界,依然如此。
    
        云澈的这一剑如同轰在所有人的心魂之上,让他们惊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挫败厉明成,已是让所有人不敢置信,而今,他的玄力居然又再度暴增,然后竟一剑……逼开了纪寒峰!
    
        纪寒峰可是寒雪殿的正式弟子,而且已在寒雪殿修炼近二十年,他今日能有资格主持寒雪殿新晋弟子考核,便足以彰显他在寒雪殿的实力和资历。
    
        却被一个今日参加寒雪殿考核,玄力只有君玄境的人一剑逼退!!
    
        这一幕的冲击,大到了无法形容。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种身在梦境的恍惚感。
    
        仓促遁开的纪寒峰一直后翻到百丈之外,落地时那抹心悸感依旧存在。这让他震惊的同时,心中更是无比屈辱。他竟被这样一个先前被他视作笑话的人一剑逼开……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但他无论再怎么不甘和无法置信,也不敢再轻视云澈,因为那一剑的恐怖就在眼前。
    
        纪寒峰猛一咬牙,伸手一抓,从空间戒指中抽出一把银色长枪,枪长九尺,遍体闪动着似雪如霜的银光,枪身现形的刹那,竟伴着一声响亮的龙吟。
    
        “崩龙枪!”数个寒雪殿弟子同时惊喊出声。
    
        身为寒雪殿的正式弟子,这场考核的主持者,竟在面对云澈时亮出了崩龙枪,显然,是纪寒峰对云澈生出了忌惮!!
    
        “云澈,刚才的一剑是不是很得意?”纪寒峰眼神阴沉,话语中带着切齿之音:“我马上……就十倍的还给你!”
    
        “下界的垃圾再怎么挣扎,也永远只是垃圾!!”
    
        发泄的嘶吼声中,纪寒峰抓起崩龙枪,没有腾空,而是步履如箭,几乎每前进一步,枪芒便会增长一分,然后一声大吼,脚步重踏,崩龙枪向云澈骤刺而出。
    
        那一瞬间,他脚下的地面直接化为碎粉,崩龙枪释放出一道无比响亮的龙吟,整个枪身仿佛化作了一条银色真龙,带着无尽龙威扑向云澈。
    
        这声龙吟之下,在场所有玄者都感觉自己的全身的气血和玄气都跟着轻微躁动起来,心脏也骤然收缩。
    
        纪寒峰加崩龙枪,这一枪之威竟然如此可怕!!
    
        所有人心中都闪过同样的心念:这样的攻击,云澈怎么可能接的下!
    
        云澈眉头沉下,双臂青筋暴起,在让全场玄者骇然的威势之下,他非但没有退避半步,反而忽然强行踏前,劫天诛魔剑迎着崩龙枪直轰而去。
    
        咔嚓!!
    
        枪剑交接,金属爆鸣声响彻整个寒雪正殿,以两人所站立的位置为中心,脚下的神石全部被狠狠掀飞、爆裂。
    
        两人的双脚都深深的陷入了地面,却是谁都没有后退一步,纪寒峰双手死死抓着崩龙枪,目光中是比之前还要强盛数倍的不可置信:“你……你竟然……”
    
        这一枪,是带着他刚才被云澈一剑逼开的愤怒和屈辱,不但亮出了崩龙枪,还是全力轰出,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恨不能直接将云澈砸成粉末。
    
        但自己全力之下的一枪,竟然被云澈给接了下来……还是完完全全的正面,毫无花俏的接了下来!
    
        “喝啊啊!!”
    
        一声发泄的大吼,纪寒峰枪身后撤,然后陡然反向抽出,云澈剑身也猛然上撩。
    
        铮!!
    
        崩龙枪与劫天剑再度撞击,震天般的轰鸣之下,两人被巨力同时震开,云澈身体失衡,纪寒峰却是空中折身,枪芒带着极地酷寒横扫而下。
    
        “雪葬风沙!!”
    
        重剑自然远远没有枪的灵活,而且云澈对新生的劫天诛魔剑根本做不到完美驾驭,云澈还未来得及剑体横身,便被枪芒狠狠扫中,顿时贴地倒飞出去,他强行压下全身翻腾的气血,剑尖猛的顿地,在剑尖犁地的刺耳铮鸣中快速停下身来。
    
        而几乎就在他停住身体的瞬间,纪寒峰已飞扑至上空,枪身如龙,直砸而下。
    
        云澈没有抬头,双臂瞬间暴涨至平时三倍之粗,骨节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劫天诛魔剑全力上轰,所带起的灾难轰鸣完全压下了崩龙枪的龙吟。
    
      
        云澈刚被他一枪扫飞,就算不重伤也会气血大乱,他的追击又快若闪电,纪寒峰做梦都想不到云澈才堪堪稳住身体,居然可以瞬间做出反击,而且迎面而至的剑威比之先前竟丝毫不弱。  
    
        轰!!
    
        云澈脚下的地面再度崩裂,双腿几乎完全陷入地面之下,而在空中无处借力的纪寒峰如被狂风卷起的落叶,在倒翻中飞了出去。
    
        云澈没有追击,剑身反而忽然沉下,撞击到了地面上,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抬起,他的呼吸,也终于沉重了起来。
    
        纪寒峰重重落地,在余力之下连退十几步,颇显狼狈,全身气血更是翻腾不休,但看着云澈的状态,他反而笑了起来:“原来如此,你完全是在依赖那把剑……嘿,那把剑很重吧,就是不知道,你还能强撑几次!!”
    
        云澈:“……”
    
        纪寒峰的话,的确是直中云澈的软肋。
    
        云澈和纪寒峰的玄力修为差距实在太大,那绝不仅仅只有大境界的差别,而是神道的天堑。纵然加上邪神诀的增幅与远异于常人的躯体力量,也依旧不可能和神元境六级的纪寒峰相提并论,借助了劫天诛魔剑的强大剑威,才堪与他短暂相持。
    
        但在红儿吃掉永夜魔剑后,劫天诛魔剑虽然威力暴增,但同时暴增的还有它的重量。近千万斤的重量,根本不是现在的云澈所能驾驭,他常态下连抓起都格外困难,纵然炼狱状态下,空挥三十剑便已几乎到达极限。
    
        何况眼下的全力死战。
    
        虽然刚刚一共只轰出三剑,却已让云澈双臂微麻,气喘粗重。
    
        “我看你……还能挣扎多久!”
    
        纪寒峰快速平静气血,飞扑而上。
    
        锵!轰!
    
        轰!!!
    
        地面炸裂,碎石崩飞,整个大殿都在隐隐发颤。枪剑撞击的声音,像是有一口神钟在天地间不断的敲响。而每一次的轰鸣,都仿佛敲击在了所有人的心脏之上。
    
        那些刚刚通过考核的新晋弟子无不是已经脸色煞白,脚步不断的后退,再后退。因为他们隐隐感觉到,如果再不远离,仅仅是这些包含着犹若神威的轰鸣声都会让他们受到内伤。
    
        纪寒峰如此强大,他们尚能接受,但云澈……竟然也强大到如此程度。
    
        他们相信自己纵然把全身所有玄力一次性抽干全部释放,也不可能造成如此可怕的威力。而云澈,居然一剑又一剑……他究竟是用了什么秘法,又或者是什么怪物,竟然以只有君玄境五级的躯体,释放出如此骇人的神威。
    
        尤其是那些和云澈在同一组考核的玄者,在骇然失色中,想到自己先前竟然一直以强者的姿态把云澈当笑话看,还好几次发出肆意的哄笑声,无不是感到有些无地自容。
    
        一直把云澈当做下界弱者的沐小蓝彻底惊呆,一时间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纪寒峰全力之下的崩龙枪,就连她也根本难以接的下。而云澈居然一次次接了下来!
    
        沐凤姝的脸色一变再变,心中的愤怒早已被越来越多的震惊取代。同时她也开始意识到,厉明成暗算云澈在先……或许并不是信口雌黄。
    
        “执墨,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沐凤姝忽然喊向右手边的一个寒雪殿弟子。
    
        名为“执墨”的寒雪弟子心魂一颤,连忙道:“回总殿主,之前……之前冰玄境考核,云澈取得第一名。厉明成质疑云澈作弊,提出交手验证,结果……结果却是厉明成输了。然后……然后……”
    
        执墨顿了一顿,微一咬牙,接着说道:“然后厉明成忽然偷袭云澈,而且还是以剑直刺要害,没想到却被云澈反手……”
    
        “混账东西!!”沐凤姝脸色阴沉,怒骂出声,执墨连忙低头:“总殿主息怒。”
    
        “无论是什么原因,敢把明成伤到这种程度,必须以死偿命!”沐凤姝无比阴沉的低语道。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两股巨大的力量在空中爆开,两个人影从风暴的中心同时翻飞而去,云澈远远落地,身体猛的软下,劫天剑也重重插落在地。
    
        云澈扶着剑身,全身热汗如雨,口中气喘如牛,与纪寒峰连轰二十剑,劫天剑的巨大负荷之下,他的全身已是一片酥软,双臂完全失去知觉,刚才那一剑,已近乎将他最后的力量抽空,随着身体落下,他已几乎连重新抓起劫天剑都已做不到。
    
        “哈……哈……哈……”纪寒峰的喘息同样粗重无比,胸口的起伏格外剧烈,但他的余力却要远胜云澈。看着云澈此时的状态,他眼瞳瞪大,狂笑一声,不给云澈丝毫的喘息之机,调动全身的力量凝聚至崩龙枪上,直刺云澈的眉心。
    
        “糟了!!”沐夙山双手攥紧,眼神骤变。
    
        因为纪寒峰这一枪,赫然是不留任何余地的死手!
    
        而云澈已明显力竭,根本不可能再接的下。
    
        “死吧!!”
    
        几乎已看到自己这一枪将云澈直接刺穿,纪寒峰心中翻腾着强烈的快意。而就在这时,顺着枪尖所指,他看到云澈缓缓抬头,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狞笑。
    
        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意忽然袭向他的心魂,让他全身骤僵,动作都随之一缓。
    
        轰!!!
    
        云澈的身上,忽然炸开了一团汹涌的气浪,刚要临近云澈,催动着全身玄力的纪寒峰全身剧震,竟被这股气浪直接震开,仓促后退,他在惊恐中抬头,看到云澈缓缓站起,双手握在朱红巨剑的剑柄上,周身赤色玄气暴躁的缭绕,一双瞳眸,竟呈现着骇人的血色。
    
        他的耳边,传来云澈阴森如恶鬼的声音:“我已经废了一个……不介意再废一个!!”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