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956章 摘星石
“夙山前辈,你……”沐小蓝顿时有些傻眼。
    
        沐夙山向前,肃然道:“云澈,在我冰凰神宗历史上,从未有人能以未入神道的玄力通过寒雪殿的考核,更不要说你的成绩还在其他所有人之上!虽然冰玄境考核本无作弊的可能,但这个结果,不仅是在场之人,怕是大界王亲临,都会质疑,相信你自己心里也该有计较。”
    
        云澈:“……”
    
        “所以,我以寒雪殿执事总管的身份责令你,必须证明你没有在冰玄境考核中作弊,而且不得拒绝!”沐夙山眉头微沉:“因为这已不简简单单是考核结果的问题,如果你无法证明,那么你不但会失去进入寒雪殿的资格,还将受到严厉的惩处!”
    
        “夙山前辈,你你你……你怎么……啊啊!”沐小蓝急的直跺脚。
    
        厉明成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看着云澈的目光满含怜悯,其他玄者也大都露出更为幸灾乐祸的神情。因为这一次,可是执事总管亲口发话。
    
        “夙山前辈是我们寒雪殿的执事总管大人,在寒雪殿的地位,几乎与总殿主平齐,夙山前辈之言字字千钧,我冰凰神宗是何等神圣之地,岂能容许宵小玷污!云澈,这次你还有什么话说?”纪寒峰厉声道。
    
        云澈深深看了沐夙山一眼,从他的身上,他丝毫没有感觉到敌对或者针对的意味,反倒像是一种深深的好奇和探究。
    
        “好吧,怎么证明?”云澈看着沐夙山,一脸无奈的道。
    
        “自然是用你的实力证明,”沐夙山似笑非笑:“厉明成的提议很是不错。你若是凭自己的实力在冰玄境中停留了那么久,就没有理由不是厉明成的对手。你便和厉明成交手,五个照面之后,结果自有分晓。厉明成,你是第一个质疑云澈作弊的人,那么鉴别一事,也便劳你出手了。”
    
        听到沐夙山的“首肯”,厉明成顿时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弟子定然全力以赴,请夙山前辈放心。”
    
        然后脸色一正,面向云澈,嘲讽着道:“来,云澈,你尽管全力出手,让我好好见识你冰玄境考核第一的实力!我刚才的话不会收回,只需五招,你只要能在我手下坚持五招,就算你赢。你若不是作弊,凭你考核成绩胜过我的实力,这简直就是世上再简单不过的事啊。”
    
        云澈却是没有理会他,依然看着沐夙山:“夙山前辈,你身份斐然,在这个地方,我自然没有能力抵抗你的命令,夙山前辈刚才的话,我也的确无法反驳。但有一件事,我必须说明。”
    
        “哦?”沐夙山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神态。
    
        “很简单。”云澈平淡的道:“我和厉明成交手,若五招之内败了,不但要被剥夺进入寒雪殿的资格,还要受到你口中的‘严厉惩处’,后果严重到简直让人不寒而栗啊。但是,如果我胜了,证明我的确没有作弊,那么,现在落在我身上的这一切,便都是无端的质疑和极为不公的对待!冰凰神宗既然如此公正严明,那是不是也该对我有所补偿!”
    
        “……”沐小蓝目瞪口呆。
    
        “哈哈哈哈,”纪寒峰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云澈,你若及早自行承认,夙山前辈说不定还能网开一面,略减惩处。但你死到临头,居然还在做百日大梦,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我忽然万分好奇,该是多么卑贱的下界,居然培养出了你这样一个天大的笑话。”
    
        “……”云澈第二次淡淡扫了纪寒峰一眼。    “寒峰师兄,他这显然是走投无路,开始想办法死撑了。”厉明成嘲笑道。
    
        “呵呵呵,”沐夙山淡笑起来,却是微微点头:“我沐夙山在这寒雪殿已有数千年,还从未遇到过敢主动要求‘补偿’的弟子,更不要说还未正式入殿的新晋弟子。不过,你的话倒也确有道理,那好……”
    
        沐夙山伸出手来,身前一抹蓝光闪现,须臾,一枚三尺见方,平平整整,释放着星辰般梦幻光华的玉石浮在了他的上空。
    
        “摘……摘星石!!”这枚奇石一出现,沐小蓝几乎是瞬间尖叫了起来。
    
        “摘摘摘摘摘摘……摘星石!!”纪寒峰的反应比之沐小蓝不堪的多,他抬头看向梦幻星光,惊的下巴都快砸到地上,
    
        而听到“摘星石”之名,厉明成全身一震,嘴巴大张,眼珠子凸出的几乎要掉出来。其他玄者一半茫然,而知晓“摘星石”之名者,无不是惊的瞠目结舌,无法呼吸。
    
        摘星石?这又是什么东西?
    
        云澈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一块玉石。但它释放的奇异光芒,证明着它绝对不是平凡之物。而看沐小蓝和周围之人的反应,这块玉石,显然是要比“玉落冰魂丹”还要珍贵的东西。
    
        “不错,这便是摘星石。”沐夙山微笑道:“一枚摘星石,要在万丈以上高处,沐浴至少三千年星辰之光方可育成,只可遇而不可求。它的强大和珍稀程度,要远胜玉落冰魂丹。不要说寒雪殿,纵然是冰凰宫的弟子,都没有几人能得如此赏赐。而今,若你能在厉明成手下五招不败,证明自己没有作弊,不但玉落冰魂丹的奖励依旧,这块摘星石,也一并赏赐给你。如此,你可满意?”
    
        “啊?夙山前辈,这……这……”纪寒峰惊的大脑短暂混乱,但马上,他忽然反应过来,云澈的胜面是根本不存在的,区区的君玄境五级,在厉明成手下连走过一个照面都绝无可能,也就是说,这个足以让冰凰宫弟子都垂涎三尺的惊人奖励,根本只是虚晃一枪,纯粹用来让云澈闭嘴。
    
        一念至此,纪寒峰迅速改口道:“夙山前辈真是赏罚分明,云澈,摘星石这等神石,纵然是我,在寒雪殿这么多年都从未能摸过。夙山前辈这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厉明成呼吸急促,过了好久,才把目光从摘星石上移开,心中暗忖道:这个寒雪殿的执事总管不但看上去很好说话,而且出手竟然这么大方。看来,入了寒雪殿之后,一定要多为巴结……
    
        “好。”云澈点头,转身面向厉明成:“开始吧。”
    
        事已至此,再留手,已没有任何意义。
    
        “云澈,你……”
    
        “小蓝,你到这边来。”沐小蓝还想对云澈说什么,却被沐夙山的声音打断,她只好乖乖退后,站到了沐夙山身侧。
    
        她心里已是一万个后悔把云澈从天玄大陆带回来。
    
        哎,偏偏他又是师尊的救命恩人。
    
        到底该怎么办呢……
    
        寒雪殿的考核已进入尾声,其他组的考核也大都结束,越来越多的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围了过来。其中既有刚刚通过考核的玄者,也有监督考核和维持秩序的寒雪殿弟子。
    
        “喂!先说好,你们两个只是切磋,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伤人的!”沐小蓝大声道,事态已无法阻止,她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尽量避免云澈这场交手中出现意外。毕竟君玄境中期在神道之力面前……太脆弱了。厉明成要是稍微下手狠点,就会非死即伤。
    
        “既然是交手,当然是要全力以赴,又怎么可能避免受伤呢。”纪寒峰却是一脸严肃的道:“不过,小蓝师姐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厉明成,云澈,这里可是寒雪殿,你们两个人交手的时候,纵然占尽了上风,也绝对不能失了分寸下死手,否则定然不饶!但受伤的话,却是不可避免,无论是什么结果,受多大的伤,双方都不得追究,否则,嘿,怕是要被所有人都看不起。”
    
        云澈好歹是沐冰云带来的,虽然他绝不相信沐冰云会对云澈有多重视,但也绝没有胆量让他出人命。
    
        但他言中之意,只要不死,让他受多大的伤都没关系。
    
        厉明成瞬间会意,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你……纪寒峰,你是故意的!”沐小蓝怒声道。
    
        “好了,”沐夙山却是伸手拦在沐小蓝身前:“纪寒峰说的并不错。交手切磋受伤本就难以避免,若连受伤都不能,那交手也根本毫无意义,开始吧。”
    
        沐夙山的言语都彰显着他对云澈很是看不顺眼,厉明成脸上的笑顿时更加肆意,不紧不慢的站到云澈的身前:“云澈,不要紧张,尽管放心,我会‘足够’手下留情的,亮出你的兵刃吧。哦,最好把你身上所有的玄器宝物都亮出来吧,都能用来在冰玄境中作弊的东西,想必一定强大的很,亮出来,让我这等手下败将长长见识嘛。”
    
        周围顿时哄笑一片。
    
        “不用。”云澈静立在那,全身从上到下,毫无波澜。
    
        “连兵刃也不用?也对,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厉明成笑了起来,他右手背到身后,左手伸向了云澈:“来,你出手吧,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蓄力,可千万不要让我太失望。”
    
        “呵,”云澈微笑,然后直接把双手都背到了身后:“你是挑战者,当然是你先出手。”
    
        “噗……”周围的哄笑声瞬间爆炸。
    
        “……”沐小蓝伸手捂脸。
    
        但她身边的沐夙山目光却牢牢的盯在云澈身上,不肯有刹那的转移,眼眸一片深邃。
    
        云澈的玄力气息只有君玄境五级,这一点他已反复确认,绝不会错。云澈也绝无可能在他眼皮底下掩饰玄力,哪怕借助玄器都不行。
    
        但,无论他的眼神,还是他的气息,都透着一种仿佛经历过百世沧桑、万千生死的笃定与平静,这同样是绝对无法装出来的。
    
        这个年轻人……
    
        “呵……呵呵……”厉明成顿时就笑出了声:“你这样的极品,恐怕是一万年都难出一个,着实让人大开眼界。好吧好吧,那我就顺你的意好了。”
    
        阴沉的一笑,厉明成一跃而起,左手轻描淡写的拂向云澈的胸口,在他出手的瞬间,一股冰冷的寒气在云澈周围的空间瞬间聚拢,将空间中的一切都冰封冻结。
    
        他提出来“五招”,本来还想要戏耍他一番,但云澈那“强装”的姿态让他实在无法忍受,再加上围观的人已越来越多,这正是他展现自己实力,外加在众新晋弟子面前立威的好机会。
    
        势要一瞬间便让他败的要多难看又多难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