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935章 沐小蓝
        眼前人影的速度快到了着实让云澈大吃一惊,看到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个一身华贵蓝衣,年龄最多不会超过双十的少女,他顿时愣了一下。
        以他如今所在的高度,无论天玄大陆还是幻妖界,那些顶尖强者他基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眼前这个女孩,她刚才展现的是足以让他惊然的速度,玄力气息更是无法捉摸……至少会在君玄境五级以上。
        如此年纪,如此的修为,本该是名震天下,而他却是从未见过。
        “你是谁?”云澈皱着眉头。
        “你……快放开我师尊!”蓝衣少女急的几乎要掉下泪来,她刚刚才亲眼目睹了眼前男人的恶行,而现在,她最为敬重,有着超然身份的师尊,居然被这个恶人抱在怀中,这根本就是不可接受,不可原谅的天大亵渎。
        “师尊?”云澈垂首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眼眸紧闭,意识昏迷的白衣女子,却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更加抱紧:“你先回答我,你是什么人?”
        “你你你!”云澈的动作让蓝衣少女花容失色,脚步猛的向前,然后又连忙倒退……她的师尊就在云澈怀中,而且虚弱昏迷,毫无抵抗力,她纵然急得更恨得牙痒痒,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你……你赶紧把我师尊放开,不然……不然我要对你不客气了。我……我警告你,我可是很厉害的。”
        蓝衣少女的连续大喊早已惊动了整个冰云仙宫,云澈的后方仙影舞动,凤雪児和慕容千雪等人同时疾飞而至,落在了云澈的身后。
        “宫主,发生什么事了?”慕容千雪看了一眼前方的蓝衣女孩,又看了一眼云澈怀中气息无比微弱的白衣女子,月眉凝起:“她们是什么人?”
        “云哥哥,她……好像……”凤雪児察觉到了云澈怀中白衣女子的异状。她的生命气息已微弱到随时可能丧命的程度。
        “她中毒了,而且是极其可怕的毒。”云澈低声道……白衣女子所中之毒可怕无比,他见所未见,虽然远远不及茉莉所中的弑神绝殇毒,但绝对要比云澈在这个世界所见过的所有毒都可怕。
        更为可怕的,是她所中之毒已蔓延全身,侵入她身体的所有角落,甚至已和她的生命、玄力完全融到了一起……显然已是中毒已久。到了这种程度,已是彻底回天乏术,就算是拿到这种毒的解药,或者玄力强大到可以将之驱散,也别想救回她的命。
        除了……天毒珠。
        低语之中,云澈的左手已开始悄然凝聚荒神之力,眼下,必须先强行续命,若是直接净化剧毒,反而只会让她死的更快。
        惊动了这么多人,蓝衣少女更加慌乱,抓狂的大叫道:“你们……快把师尊还给我!不然,我真的要……”
        “宫主,她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木蓝依问道。如今的冰云仙宫已今非昔比,从不会有人敢贸然进入冰极雪域。
        “不知道。”云澈摇头,他单手抱住白衣女子,凝聚着荒神之力的左手轻轻按在了她的胸口,浓郁的天地之气顿时涌向她的心脉,并带着些许天毒珠的净化之力。
        要救下她的命,就必须先稳住她的生命力,再以天毒珠从她的心脉开始一点点净化。
        “啊!”云澈的动作让蓝衣少女一声惊叫:“你……你这个下流的男人,把你的脏手从我师尊身上拿开!”
        “小姑娘,”慕容千雪向前一步,面带愠怒:“先不论你私闯我冰极雪域之事,你说话再敢对我们宫主如此无礼,可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哼!”蓝衣少女又急又气,一伸手指向了慕容千雪身侧的风寒月:“我说错了吗!他本来就是个下流之人,我刚才亲眼看到他摸她的……她的胸部!呸呸呸,简直难看下流死了!”
        冰云众女:“……”
        “啊?姐姐,宫主又欺负你啦?”风寒雪一脸讶色的道。
        “闭嘴……不许说!”风寒月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云哥哥,你……”
        “咳咳咳!”纵是云澈脸皮厚如城墙,被当众“戳穿”也是相当挂不住,他一脸严肃,慢慢吞吞的道:“小姑娘,胡乱说话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一边说着,云澈按在白衣女子胸前的手掌稍稍用力,随着雪衣的压下,她胸前如皎月般完美的高耸被清晰的勾勒出来,释放着圣洁的媚惑。
        “你你你……放开我师尊!”蓝衣少女心里早已恨不能把云澈大卸八块,而他此时极其不敬的举动让她更是彻底爆发,怒喊一声,飞身而起,直冲云澈而来……飞起的那一刹那,一团淡蓝色的玄气在她身上无声爆开。
        “大胆!”慕容千雪纤眉一凝,玉手间寒气凝聚,手掌掠起一道深蓝色的冰影,瞬间迎向了蓝衣少女。
        “慕容师伯闪开!!”
        慕容千雪刚刚起身,身后忽然响起云澈的一声大吼……蓝衣少女身上玄气爆开的那一刹那,云澈的脸色也随之骤变,虽然对方只是稍稍释放了少许的玄力,却分明带着强大到绝不正常的灵压。
        那一刹那带给云澈的灵魂压制感,竟不下于最强状态的轩辕问天!!
        这股力量,根本不是慕容千雪所能抵挡,若是那个蓝衣少女不知收手,全部打在慕容千雪身上,慕容千雪将必死无疑。
        云澈再也顾不得其他,甚至来不及丢出怀中的白衣女子,以星神碎影骤然闪身至慕容千雪前方,全身玄力汹涌释放,以玄气将慕容千雪强行推开,左手直迎蓝衣少女而去。
        砰!!
        轰————
        云澈的手掌与蓝光碰触……那抹蓝光很浅,看上去还格外的温和,甚至还透着些许梦幻感,却在一瞬间爆发出恐怖绝伦的力量。云澈一声闷哼,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落地后又在雪地上倒滑了近百丈距离,才堪堪停下身来,左臂在微颤中麻木。
        而两人力量相撞的地方,空间完全塌陷,一道数十丈的沟壑横向裂开,一瞬间蔓延到千丈之外。在原本雪白无暇的雪域中划下了一道粗重的黑痕。
        “宫主!!”
        “云哥哥!!”
        这一幕,这样的结果,所有人……包括云澈在内都始料未及,凤雪児和冰云众女在惊喊中快速冲到云澈身侧。
        “我没事。”云澈站直身体,微微吸了一口气,眉头已是完全沉了下来。
        而凤雪児和冰云众女看向那个蓝衣少女的眼神已是剧变。云澈的玄力,是公认的天玄大陆第一人……而且还是空前的千古第一人,曾经立于大陆之巅的四大圣地,他轻易便可独自踩踏。
        而云澈和蓝衣女孩刚才的一个照面交手,竟然是蓝衣女孩占了上风……还是极为明显的上风。那抹看上去毫无威力的淡蓝光华,几乎将整个冰极雪域给切裂。
        “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蓝衣女孩快速逼近,傲气凌然的道:“要不是怕伤到师尊,刚才就把你冒犯师尊的双手给打断!马上乖乖的把师尊放下,然后全部退开,否则……否则……否则你们知道后果的!”
        蓝衣女孩虽然脸上盛气凌人,但心中却是一阵惊疑……奇怪,他的玄力只有君玄境五级的,刚才那一下明明可以把他打个半死,然后就可以把直接把师尊抢回来了,可他居然……好像都没受伤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君怜妾厉声道。
        云澈把白衣女子交到凤雪児的手中,他活动了一下微麻的左臂,缓步向前,低声道:“看来,我今天必须好好教育教育你了。”
        “啊!云哥哥!”凤雪児连忙伸手拉住他,轻轻摇头:“不要,你用全力的话,好不容易新建起来的冰云仙宫又会毁掉的。”
        “……”云澈的脚步顿时停住。
        “而且,这个小妹妹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恶意,反而有那么一点点可爱,她好像一直都只是想要回她的师尊而已。”凤雪児看了一眼白衣女子,忽然浅笑起来:“云哥哥,你该不会是觉得这位‘师尊’长得好看,不舍得还给她了吧?”
        “跟这个女人没有关系。”云澈微微咬牙,忿忿的道:“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偷窥不说,居然……居然还敢污蔑我的宫主威名!简直岂有此理!”
        “噗嗤……”凤雪児掩唇而笑。
        “喂!你们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蓝衣少女气急道:“还不快把我的师尊放下!不然的话……我可要真的要动手了。”
        云澈不再靠近,而是后退一步,手掌伸出,罩在了白衣女子的胸前,低笑道:“我要是坚持不放呢?”
        “你……你!”眼睁睁的看着云澈的手掌就在白衣女子胸前,掌心都几乎要碰触到她雪衣下的高耸上,蓝衣少女直急的双目冒火,全身玄气大乱:“你这个混蛋、可恶、卑鄙无耻的下流之人!!我……我真的要生气了!”
        她骂人的词汇极为匮乏,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再配上她骂人的样子……虽然她是在很认真,很愤怒的骂人,却连丁点的威力都没有,别说激怒对方,估计换个人都能笑出声来。
        不过她的“生气”倒是真的,她手掌一伸,掌心蓝光闪现,一股暴风雪忽然从天而降,罩向了离她最近的慕容千雪,随着雪声呼啸,暴风雪将慕容千雪瞬间带起,然后直接卷到蓝衣女子的身侧。
        叮!!
        寒光闪动,慕容千雪的身上瞬间覆上了一层微弱的蓝光,全身玄力被牢牢封锁。蓝衣少女伸手抓住慕容千雪的手臂,双目瞪着云澈:“快把师尊还给我,不然我就……我就……”
        她的面孔在极力做出凶狠的样子,但声音却是在微微发颤,闪烁的眸光分明透着深深的紧张……作为劫持者,却比被劫持的人还要紧张的多。
        “小姑娘,”和蓝衣少女的明显慌乱相比,云澈却是气定神闲,慢吞吞的道:“我很认真的提醒你两件事,第一件事,我非常讨厌别人威胁我,至今为止,所有威胁我的人,后果都会比较严重,第二件事,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把你口中的‘师尊’还给你,是因为我在救她。她中了很多年的毒,刚才差一点点就会彻底没命。我方才手按在她身上,就是在为她续命驱毒,否则她刚才就没命了。估计这世上,也只有我才能救她。要是还给你,她可就彻底没救了。”
        “你……你胡说!”蓝衣少女怎么可能相信:“师尊所中的炎毒连大界……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解,你不但下流可恶,还是个大骗子,我才不会傻到相信你!”
        “……”云澈无语。
        “快把师尊还给我,不然……不然的话……”蓝衣少女手掌伸出,凝出一根明晃晃的冰刺指向慕容千雪。
        “唉,”云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对凤雪児道:“雪児,把她的师尊还给她吧。”
        凤雪児小手轻推,顿时,昏迷中白衣女子如被柔风托起,轻轻的飘向了蓝衣女孩。
        蓝衣女孩连忙向前,将白衣女子牢牢接在怀中,然后连退几十丈,才总算彻底放下心来,然后一抬手,解开了慕容千雪的禁制,还连忙加了一句:“那个……先说好了,我可不是坏人,都是那个下流的男人逼我的……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的。”
        “不许再用这样的言语污蔑我们的宫主。”慕容千雪寒声道。这个蓝衣女孩有着恐怖绝伦的玄力……但愣是让人感觉不到半点威慑感。
        虽然……宫主的很多行为的确相当不端,但就是不许别人这样说他!
        “哼,我又没有说错。”蓝衣女孩小声嘀咕一句,而这时,她忽然感觉到怀中的白衣女子轻轻的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睁开了虽然无神,但依旧美若梦幻星辰的眼眸。
        “师尊!”蓝衣女孩惊喜出声,然后又无比担心害怕的道:“师尊,你……你怎么样?你千万不要有事,刚才我都要吓死了,呜……”
        一边说着,蓝衣少女已是不自禁的溢出泪光。
        白衣女子的胸口微微起伏,轻轻出声:“小蓝……你给我……吃了什么?”
        “啊?”蓝衣少女愣住:“我……没有啊,我没有给师尊吃什么啊。师尊刚才忽然从天上坠下,然后就昏过去了,然后……师尊就醒过来了。”
        “……”白衣女子的瞳眸中闪动着深深的茫然和惊讶,她轻念道:“我昏迷之时,命气已绝尽,三十息内必死无疑,不可能再醒来……为什么我会再次醒过来……心脉中的毒,还弱了整整三成……”
        “啊?”蓝衣少女愣在了那里。
        “是有……高人相救……吗……”白衣女子的声音逐渐弱下,她的眸光在最后终于捕捉到了其他人的存在,但尚未来得及看清,眼前便一片迷蒙,然后再度昏迷了过去。
        “师尊!师尊!”蓝衣少女急的连声呼喊。
        “雪児,慕容师伯,我们走啦,劳累了一天,该好好睡个觉了。”云澈一甩手,转过身大步流星的走向冰云仙宫:“这个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丫头就不用管她了,让她爱干嘛干嘛去。”
        蓝衣少女跪在“师尊”身前,呆呆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想着她刚才的话,忽然猛的转头,看向了云澈,激动无比的喊道:“等等!你等等!你你你……你是不是真的有办法救我的师尊?”
        “唔啊。”云澈张口打了个呵欠,还顺便伸了个懒腰,脚步却没有停下,头更是没回,仿佛压根没听到是在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