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853章 云家来客
    萧云和天下第一兄弟带着首次到来幻妖界的众人回到妖皇城后,便直接奔向云家。

    云家提前得到传音,云轻鸿和慕雨柔已早早的在大门前等候。

    远远的看到云轻鸿和慕雨柔望眼欲穿的身影,萧云飞奔过去,然后重重的拜倒在地:“爹,娘,孩儿回来了。”

    天下第一也紧跟着走过来,行礼道:“云家主,云夫人,久疏问候。”

    云轻鸿微笑点头,伸手扶起萧云,温和的目光看向他们身后的陌生面孔和一众美奂到让人目眩的冰宫少女,刚要询问,忽听慕雨柔急急的道:“云儿,澈儿呢?他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吗?还有小妖后……她已回皇宫那边了吗?”

    “爹,娘,关于大哥和小妖后……”萧云一路上虽然早就想好了措词,但面对慕雨柔关切盈盈的目光,他依然心下慌乱,默默吞了一口口水,才强自轻松的道:“其实大哥在回来之前受了些伤,所以回来后,小妖后带他去了金乌雷炎谷,去找金乌圣神为大哥疗伤。”

    “啊!!”慕雨柔一声惊呼,满脸的期待和喜悦瞬间化作惶恐,她一下子抓住萧云的手臂,双手指节直捏的发白:“澈儿他……他怎么会受伤……伤的重不重……是谁伤的他……他到底怎么样了……”

    “我……大哥他……”萧云是个极其不擅长说谎的人,何况面对的还是最亲近敬重的娘亲,一时间手足无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雨柔,不必担心。”云轻鸿却是轻松一笑,拍了拍慕雨柔的肩膀:“你真是关心则乱,你难道忘了澈儿不但医术极高,而且体质异于常人,很重的伤都能快速痊愈。就算他这次伤的特别重,小妖后不是已经亲自带他去金乌雷炎谷了么,以金乌圣神的神力,无论多重的伤,也定能安然痊愈。”

    “对对对对!”萧云忙不迭的顺势点头:“大哥这次虽然伤的……有那么一点点重,但到了金乌圣神那里,肯定马上就会好起来的,所以娘完全不需要担心的。说不定,大哥明天就会安安好好的回来了。”

    云轻鸿的话,让慕雨柔慌乱的心总算缓和了一些:“对……金乌圣神那么器重澈儿,一定不会吝啬神力,澈儿定会安然无恙的。”

    “呵呵,那是自然。”云轻鸿笑着点头,但同时,他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沉重。

    他清楚着云澈异于常人的恢复能力……但这次,却伤到连家都来不及回,便直赴金乌雷炎谷。

    他这次受的伤,一定险恶到极点……

    天玄大陆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爹,娘,我在天玄大陆找到爷爷了。”

    萧云快步来到萧烈的身边,扶着他走向前来,向云轻鸿和慕雨柔道:“他就是我的亲生爷爷,也是爷爷把大哥抚养成人。爷爷,这是我在幻妖界的爹娘,他们养育孩子二十多年,视若已出,在孩儿心中,一直都把他们当亲生爹娘。”

    萧烈打量着他们,然后轻轻欠身:“冒昧叨扰,两位对云儿养育之恩,我萧烈今生无以为报。”

    萧烈声音落下,却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在萧云说出他身份的那一刻,云轻鸿便全身一颤,整个人如石化般僵在那里,双目呆呆的看着他,眸光在颤抖,紧接着连身体都微微颤动起来。

    “爹?”萧云疑惑看向犹如忽然失魂的云轻鸿。

    噗通!!

    云轻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跪在了萧烈的面前。

    “爹!!”萧云吓了一大跳。

    “啊!家……家主!!”后方的众云家长老、弟子也全部骇然失色。

    萧烈也是惊的退了半步,然后连忙向前伸手要将他扶起:“这……你这是……这可使不得啊!”

    但他用尽全力,云轻鸿却深跪那里,纹丝不动。他的身边,慕雨柔也随着他一起跪下,眸含泪光。

    “萧前辈……”云轻鸿一出口,虎目中已是泪如雨下:“我云轻鸿对不起你啊……是我害的萧鹰兄弟英年遇难,是我害的你们一家支离破碎,骨肉分离二十多年……而你非但无恨无怨,反对澈儿视若骨血,含辛养育十几年,让我一家终得团聚……”

    “我云轻鸿纵然十生十世,都无法赎还对你的愧罪,无法报答你的大恩啊……”

    当初从云澈那里听闻萧鹰在二十多年前已死,他痛不欲生,对萧鹰的无尽感激和无尽愧痛在他心中种下了极深的郁结。如今见到萧烈,所有囤积心底的情绪如山洪一般完全爆发,这个受太多人敬重和仰慕的云家家主,在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老人面前,痛哭的像个孩子。

    慕雨柔陪着他一起流泪,他心中的郁痛,她清楚的知道。如今在萧鹰的父亲面前,他终于可以痛快的发泄出来。

    萧烈的眼眶也湿润起来。对面是幻妖界最顶级的家族之主,地位堪比天玄大陆的无上圣地。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当着众人之面,向他一个无比平凡的小老头下跪……这份情义,重若万仞。他终于是完完全全的明白,为什么当年自己的儿子萧鹰会甘愿为了他做到那一步。

    “起来……快起来,”萧烈一次次想要将两人扶起,他含泪道:“当年的事,从来都不是你们的错,你们更没有亏欠我们什么。我儿萧鹰是为情义而亡,无怨无悔,我对你们亦从来没有半点恨怨。如今,云儿和澈儿都已长大成人,成就斐然。过往种种,皆作云烟,又何须沉于心间啊。”

    非但没有半点责怪和怨恨,反而努力的劝他不要因此自抑焚心。云轻鸿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间泣不成音,对着萧烈重重磕下。

    后方的云家众人总算听明白,云轻鸿所跪的人,竟然就是在天玄大陆将云澈养大的那个人,他们一时间再无骚动,每个人都是肃然起敬。

    “萧前辈,”云轻鸿字字铮铮:“我与萧鹰是兄弟,萧鹰之父,便是我云轻鸿之父。我生父遭奸人所害,飘然西去,无以尽孝。今后,你便是我云轻鸿的父亲,我云轻鸿便是你的儿子……若有不孝,天地不容!”

    “父亲在上,请受孩儿一拜。”云轻鸿神态庄重,带着慕雨柔一起深深拜下。

    虽然论年龄,云轻鸿要远大于萧烈,但这一幕却没有半点的不和谐,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湿了眼眶。

    萧烈已是老泪纵横,他没有推辞云轻鸿之意,受了他们夫妻一拜,然后伸手去将他们扶起:“好,好孩子,快起来吧……”

    这次,云轻鸿终于顺从的被他扶起。

    “太好了!”萧云鼻子酸涩:“父亲在天有灵,也一定很开心欣慰……啊,对了,除了爷爷,我还有小姑妈。”

    “爹,娘,这就是我的小姑妈,名字叫萧泠汐。”萧云指着萧泠汐介绍道。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居然直呼长辈名讳。”云轻鸿抹去泪痕,笑斥萧云一声,然后向萧泠汐和声道:“萧姑娘,常听澈儿提到你,从小到大都对他照料颇多,心中感激无以言表。今后,你就是我云轻鸿的亲妹子,若有什么事,千万不要和我这个兄长客气。”

    初见云澈的亲生父母,萧泠汐本就万分忐忑,刚好不容易想好了怎么问候,云轻鸿一句“今后你就是我云轻鸿的亲妹子”直接把她给说懵了,她美眸瞪大,心中大乱,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女人独有的触觉让慕雨柔从萧泠汐的表现上看出模糊的端倪,她微笑着向前,亲昵挽起萧泠汐的手,然后重重白了云轻鸿一眼:“你看你,人家还是个半大的小姑娘,你个小老头却上来就要认兄妹,都把人家小姑娘给论老了。”

    看着萧泠汐,慕雨柔的面容顿时变得一片和煦:“泠汐,不要管他。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好。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和我说,千万不要见外。称呼什么的,你喜欢喊姐姐就喊姐姐,喜欢喊伯母就喊伯母,没必要按照他们男人那一套来。”

    云轻鸿被慕雨柔那一眼瞪的摸不着头脑,只好闭口不言。

    “是……伯……伯母。”被云澈的母亲挽着手,萧泠汐愈加紧张,稀里糊涂的喊出了“伯母”的称号。

    而这个称呼,也让慕雨柔心中莞尔。这时,她的目光忽然留意到一个女孩,她静静站在那里,身上玄力颇为微弱,但全身上下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温雅与贵气,而这种贵气绝对寻常家族所能培养出,纵观今生所遇到的所有女子之中,也唯有在小妖后身上有过这样的感觉。

    初来陌生的世界,初来云家,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紧张拘谨。唯有她,恬然若梦,淡雅如画。

    “这位姑娘是?”慕雨柔看的一时失神,直接脱口问出。

    “嘻嘻,”天下第七凑了上来,笑吟吟的道:“爹,娘,你们先前不是一直都在念叨那个没见过面的公主儿媳吗?现在可就站在你们眼前哦。”

    “啊……难道,她就是……”慕雨柔一声惊吟,云轻鸿的目光也一下子落在苍月的身上,目中闪过一抹惊叹。

    苍月向前,盈盈拜下:“儿媳苍月,拜见爹娘。”

    终见日夜念叨的儿媳,慕雨柔连忙上前将苍月扶起,一遍一遍的打量着,一时激动的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好孩子……你看我这当娘的,连见面礼都忘了准备……”

    “见面礼补上就好了。娘,有一个秘密告诉你。”天下第七娇笑道:“嫂子现在可不是公主了,而是苍月国的女皇帝,在整个天玄大陆都美名遐迩,简直厉害死了。”

    “哈哈哈哈!”云轻鸿大笑一声,衷心的叹道:“不愧是澈儿看中的女子,澈儿也真是有福气。”

    “你们大婚之日,我们当爹娘却未能在场……孩子,真是委屈你了。”慕雨柔看着苍月,满是爱怜的说道,越看越是觉得简直万中无一,连天上都少有。

    苍月轻轻摇头:“能嫁予夫君为妻,是我苍月一生之幸,又怎么会有半点委屈呢。今天总算见到爹娘,也了了一个很大的心愿。今后,我会夫君一起,好好侍奉孝敬你们。”

    “真是好孩子。”慕雨柔欢喜的热泪盈眶,但她没忘了还有其他的客人,她看向后方的冰云众女。纵然以她的阅历,也从未一次见过如此多天姿国色,气质卓然的女子,一眼望去,竟是让她看的有些眼花缭乱,迟疑的道:“这些,该不会都是……澈儿的侍妾?”

    虽然数量夸张了些。但既然正妻是皇帝,那么给他找几千个侍妾好像也不是什么太夸张的事。不是一直都有后宫佳丽三千之说么……

    ————————————————

    【唉?这章写了些啥?我怎么完全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