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七十二节 不问苍生问鬼神
    早朝开到这里,僵持不下,自然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于是天子刘启道:“此事容朕再思量思量,今日就先议到这里……散朝吧……”

    说完,身为天子的他就亲自起身,对丞相申屠嘉道:“丞相年事已高,早些回去休息吧!”

    看着是关怀慰问,但实际上,刘德知道,他的这个便宜老爹是动了真怒了,申屠嘉的相位即将不保。

    刘德确信,便宜老爹不可能留着申屠嘉这个跟晁错唱反调的丞相继续呆在朝廷里。

    前世之时,申屠嘉最后是被气的吐血而亡的,随即,便宜老爹把御史大夫陶青提拔为丞相,然后再把御史大夫的职位留给了晁错。

    其度之快,乎想象,甚至申屠嘉的葬礼还没办完,朝廷的清洗就完成了。

    这就不得不让刘德怀疑,这是晁错跟便宜老爹蓄谋已久的事情。

    只不过,很可能便宜老爹没想到申屠嘉性子竟如此刚烈……

    “那我要不要去提醒一下?”刘德犹豫着踌躇起来。

    从良心上来说,他对申屠嘉是颇有好感的,这个可爱的固执老头子,是个难得的忠臣,前世之时刘德就曾听说过,申屠嘉死后,家中只有十金积蓄……

    这对于一位彻侯,还是曾经做过丞相的彻侯来说,简直无法令人相信。

    况且,今生申屠嘉虽然与刘德只有寥寥数次会面,然却也帮刘德承担了许多的攻击。

    若不帮他一把,刘德感觉自己良心上会过不去……

    但是,这可是便宜老爹跟晁错设下的局,他要是傻乎乎的跳进去,那么三国演义里的杨修就是他的将来了。

    正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王道在一旁小心的提醒着他:“殿下,已经散朝了,快起身恭送陛下!”

    刘德连忙起身,跟着群臣一同恭送着天子离开宣室殿。

    等到天子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王道从地上爬起来,对刘德道:“殿下,奴婢方才收到了这个帖子,请殿下过目!”

    刘德接过王道递过来的帖子,看了一眼抬头:“章武?”

    他猛的一拍大腿:“章武候窦广国!”

    无数前世的记忆纷至沓来,那些久远到被他遗忘甚至没怎么关注的东西一个个的浮现出来。

    章武候窦广国,窦太后的亲胞弟,刘德的亲舅祖父,曾经做过太宗孝文皇帝的智囊,是朝野闻名的人物。

    此人基本不干预朝政,但一旦干预,就是天子也会认真参考他的意见。

    前世之时,刘德与他的这个舅祖父见面的次数加起来不过三次,而且都只是在大朝贺上的点头之交,因此并不熟悉,甚至连话都没说过。

    但,刘德却深深的知道这位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国舅爷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举一个最浅显的例子,当初张苍病逝之后,先帝孝文皇帝本来是想任命窦广国作丞相的,只是后来被窦太后所劝阻,这才在矮子里拔个高的选了申屠嘉做丞相。

    就更别提窦广国跟窦太后之间深厚的姊弟情谊了。

    “这位大人找我做什么呢?”刘德想着就打开了请帖,将请帖看完之后,刘德奇道:“王道,你等会回去以后跟别的皇子殿的人打听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接到章武候的请帖……算了!”刘德又道:“你别去问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我的这位舅祖父大人怎么就想起来要请我过府?”刘德拿着那张请帖,想着。由不得他不重视,实在是窦广国对窦太后甚至对便宜老爹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回到皇子殿中,刘德先去找了刘阏,将他会被封为河间王的事情告诉他。

    刘阏自然是高兴的又蹦又跳。

    河间是个好地方,这一点刘德深有体会。

    然后,刘德就问道:“皇弟,你可曾接到过舅祖父大人的宴请请帖?”

    刘阏摇摇头道:“皇兄开什么玩笑呢?谁不知道两位舅祖父大人近来都在修身养性,根本不会客!”

    “是吗?”刘德揉揉脑袋,似乎是有这么个印象。

    那就怪了!本来正在修身养性,闭门谢客的章武候竟忽然给刘德送了一张请帖,还是请他明日晚上去其府邸赴宴。

    “这其中肯定生了我不知道的事情!”刘德想着,拜别了刘阏,然后,让王道出宫去,拿着他的令符,把汲黯召回。

    ………………………………

    “未知殿下唤臣有何吩咐?”汲黯见了刘德,一拜问道。

    刘德却笑呵呵的道:“无事,就是忽然想起来,有件事情我不是很清楚……”

    “殿下请说……”汲黯跪坐下来道。

    “我对于黄老之说,有诸多不解,还请卿不吝教之!”刘德一脸真诚的道。

    汲黯一见心中大喜过望,这种时候不挥自己的口才,到什么挥?

    于是打起精神来,对刘德介绍道:“回禀殿下,我黄老学派讲究法由道生,《黄帝四经》曰:道生法。法者,引得失以绳,而明曲直者也。故执道者,生法而弗敢犯也,法立而弗敢废也,不知殿下想了解那个方面的呢?”

    说完这话,汲黯就在心里打起了腹稿:“殿下是想知道哪方面的呢?是《管子》的理财还是《伊尹》的治国之道?”

    这样一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小激动的,学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今天这样的机会吗?

    刘德知道,此时的黄老派跟后来的道家完全就是两码事。

    黄老派讲究入世,讲的是执政的哲学,谈的是民生、国家、自然之间的矛盾,跟后世那个完全玄幻了的道家根本就是两个人。

    但是,偏偏刘德今天不想听这些,他盯着汲黯的眼睛,很真诚的问道:“卿可知庄子?”

    “庄周梦蝶?”汲黯看着刘德不可思议的问道。

    刘德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汲黯顿时大失所望,道:“请殿下恕臣狂妄之罪,臣以为殿下最好还是四十岁以后再接触庄子的书比较好!”

    刘德当然知道庄子的书,在此时是被拿来干嘛的。

    yy的!

    长安的贵族们最是喜欢了看了庄子之后,幻想着自己成仙作祖什么的,所以常常做出些在常人眼里属于新鲜的事情来博取眼球,这股风潮后来展到东晋,就成了玄谈,一个个贵族吃下一副五石散后就觉得自己是人了……

    当然,现在没那么夸张,大部分的贵族无非就是学习一下当年的留候张良,潜心修炼,期待有朝一日能修出点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