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十六节 剧孟来投
    等了大概两刻钟左右的时间,刘德就看到了开封候陶青,弓着身子走出清凉殿的模样。

    看情况,他应该是被便宜老爹训了一顿,所以走路都有些精神恍惚,直到刘德走到了他跟前,他才现刘德的存在。

    “殿下!”陶青微微向刘德弯腰行礼。

    “君侯,地上有些滑,小心摔倒啊!”刘德满脸微笑关切的道,同时对左右吩咐:“还不快点叫人出来把地面扫干净!?”

    这话一出,陶青的整张脸都变色了:“殿下,无需如此,臣的马车就在前面,几步就能走过去了!”

    开什么玩笑!

    要按照刘德的做法,不出半个时辰,晁错就会知道,他陶青一大早的跑来未央宫陛见的事情了。

    “呵呵……既然如此,那君侯保重!”刘德也不勉强,只是觉得看着陶青那张诚惶诚恐的脸,心里非常的爽。

    陶青却不知为何看着刘德满脸的笑容,背上却忽然凉梭梭的。

    他低着头道:“臣告退……”

    望着陶青诚惶诚恐的远去的背影,刘德也是叹了一口气。

    前世的此时,他何其弱小,一个陶青就能把他按在地上胖揍。

    但如今一切却都反转了过来,陶青在他眼里,却连威胁都算不上了。

    “权力真是个好东西啊……”刘德抬头看着天空:“我还得更努力的获取更多权力!”

    带着这样的想法,刘德在章德的带领下,跨过一道门槛,进入了清凉殿之中。

    “儿子刘德拜见父皇!”刘德长身一拜道。

    “起来吧……”天子今天好像有些感冒了,嗓音明显带着些嘶哑,吩咐左右:“快去给殿下备坐!”

    刘德坐下来之后,天子刘启问道:“刘德,你有事?”

    “启禀父皇,儿臣最近微服去了次民间,略有所得,因此,将所见所闻所想写成了一封奏疏,还请父皇过目!”刘德说着,就将怀里的那封帛书呈在手上。

    “刘德你能想到去走访农家,不错!”一听到刘德微服私访的事情,刘启立即就来了兴趣:“拿来给朕看看!”

    立即就有一个宦官将帛书取走,呈递君前。

    刘启将帛书打开,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迹,心里就暗暗有些点头了,这篇帛书且不管内容如何,单单是这工整的笔迹和整齐排列的文字,就能加分不少了。

    “看来,朕的这个儿子,也找了几个好帮手了!”刘启暗暗点头。

    再看内容,从第一个字开始,刘启就感觉这封奏疏好似有魔力一般,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特别是当刘启看到了浓郁的李悝文风,满意的点了点头,法家之中,刘启最是欣赏李悝那种根据事实进行述事的风格,而其后,当奏疏开始谈论起怎么解决谷贱伤农,谷贵害农这个问题时,天子的眉头渐渐的紧锁起来,然后又慢慢舒缓开来。

    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之后,天子刘启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刘德,问道:“这是你自己想的?”

    “不敢欺瞒父皇,确实是儿子的想法……”刘德昂挺胸的看着便宜老爹答道。

    “是否可行?”天子刘启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案几,他问道:“用保护价来保护百姓的收入,这个想法好是好,但就是步子大了些,未知是否会遇到阻力!”

    刘德的奏疏中其实就是抄袭的后世大天朝的粮食保护价格政策。

    通过在各地建立大量仓储设施,丰年时以政府制定的保护价不限量的收购一切涌向市面的粮食,在灾年时再以低价抛售,平抑粮价。

    这也是历朝历代对付谷贱伤农,谷贵害农的基本措施。

    只不过天朝多了个保护价格。

    刘德自己很清楚,他的这个政策一提出来,先被激怒的就会是那些大粮商们,特别是从关东向关中运粮的大粮商。

    所以便宜老爹才说他步子迈的大了点。

    但是,商人是什么?

    不就是统治者养的肥羊吗?

    那些商人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认识几个官员了,就敢在这种国家大政上胡言乱语的话,刘德并不介意制造几起腹诽的案子。

    “一家哭何如一路哭?”刘德拜道:“父皇,此事儿臣以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应早作决断!”

    天子刘启踌躇了一会,道:“此事先不急……明日早朝,朕会将之付之公论,到时候,你来旁听,知道了吗?”

    “诺!”刘德大喜过望,旁听早朝,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储君才有的权力。

    这是否意味着便宜老爹已经决定立他为储了呢?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还有事?”天子刘启见刘德迟迟没有告退,问道。

    “启禀父皇,儿臣想知道刘阏会被封在哪里?”刘德长身而拜问道。

    “刘阏啊……”天子刘启笑了笑有意试探:“应该不是长沙就是临江了……”

    “儿臣请父皇怜悯,刘阏自小身体不好,去了南边,儿臣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刘德跪下来拜道:“恳请父皇加以怜悯!”

    “好了,好了,起来罢!”天子哈哈的笑了一声:“朕怎会不知刘阏身体太差了呢,因此已经命宗正改到了河间国了!”

    刘德这才一块大石落下,拜道:“儿臣多谢父皇!”

    “若无事,你就早些回去准备一下明日的早朝吧……”天子摆摆手道:“朕这里还有事情要处理!”

    “诺!”刘德一拜道:“儿臣告退!”

    出了清凉殿,外面依然在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

    “殿下……殿下……”远远的刘德仿佛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王道!

    算算时间,他确实该回来了,不过,他是否带回了剧孟呢?

    王道一路风尘仆仆的走到了刘德跟前,跪着道:“殿下,奴婢幸不辱命,已为殿下征辟到了剧孟!”

    “好!”刘德高兴的扶起王道,道:“辛苦你了,剧孟人呢?”

    “回禀殿下,剧孟先生跟他的门徒奴婢都安派在长安的一处商铺内歇脚……”王道答道:“殿下想见他们?”

    “他们?”刘德问道:“一共来了多少人?”

    “十三人!”王道高兴的表功道:“全部都是雒阳的豪侠,剧孟先生的门徒等!”

    ……十三太保吗?

    刘德在心里腹诽了一声,还是点头道:“先带我去看看他们!”

    ………………………………………………

    还是咳……

    不过比昨天好了~~~

    今天看看能写多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