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十三节 条候
    刘德斜着眼角,撇了一眼刘非,现这个弟弟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沉思的模样。

    “看来也不全是肌肉达,头脑简单嘛……”刘德心里调侃了一声。

    实际上就算是当年汉室公认的肌肉狂魔淮南厉王刘长,也曾在吕后时期的恐怖岁月里生存了下来,脑子并不如一般人印象里认为的那么简单。

    只是,刘非能忍。

    刘德却忍不得。

    谁叫他早就放出大话出来,要争这储君之位呢?

    若是在这关键时刻他怂了的话,不说别人了,就是便宜老爹也必定认为他不堪大用!

    这是必须表态的时刻!

    于是刘德站起来出列拜道:“父皇,儿子愚见,皇叔此时绝不可离开长安!”

    “大兄的考虑,有些略微欠妥了……”刘德毫不犹豫的在刘荣背上捅了一刀,道:“当今之世,风雨欲来,而不管皇叔怎么想,他终究还是父皇您的手足兄弟、忠心耿耿的忠臣,意气用事而驱逐忠臣,此亲者痛仇者快,父皇圣明,必不为也!”

    其实,刘德想都不想用想,就知道这便宜老爹早就在心里有成算了。

    若他没有想好,根本不会有任何动作。

    帝王心术,向来如此。

    毫无疑问,在便宜老爹心里,此时就算把他的所有的儿子全部都绑起来,也没有梁王刘武重要!

    儿子没了,可以再生。

    皇位没了,就一切都完蛋了!

    而梁王刘武对于如今的局势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毫不夸张的说,若刘武动摇,哪怕只是在未来的平叛战争中保持局外中立,那么从南方的吴楚赵齐一直到函谷关之前的广阔国土之上,汉家中央政权将无险可守。

    一旦生这样的事情,恐怕,叛军就将兵不血刃进入长安,把刘德一家统统拉出去砍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任何可能导致刘武不满的情况都应该统统扼杀在摇篮中。

    这从今年正月刘武入朝,便宜老爹出长安三十里以天子车驾相迎就能看清了。

    天子听了刘德的话,依然没有任何表示,反是转头看向刘非,问道:“刘非,你怎么看你皇兄的话?”

    “回父皇,儿子以父皇马是瞻,父皇让儿子做什么,儿子就做什么!”刘非眼珠子一转,立即跪拜下来道。

    “哦!”天子点点头,站起身来,道:“你们先出去,朕再考虑一下……”

    “诺!”刘非还以为自己的话得到了老爹的赏识,欢喜的应道。

    “哎……本来以为刘非变聪明了呢……没想到还是个肌肉男……”刘德看着刘非的模样,在心里笑了一声。

    若他没有猜错的话,便宜老爹此刻恐怕对刘非的印象已经大大下降了。

    甚至就是刘荣都要刘非有优势!

    原因很简单。

    每一个皇子出生之后,本身就是一个政治人物。

    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表态,反而想耍小聪明?让便宜老爹怎么看?

    在政治上,当站队的信号枪打响之后,哪怕是站错也了队伍也不站队强太多!

    ………………………………………………

    等到刘德兄弟出了宫门,天子就吩咐左右将宫门紧闭,然后,道:“条候可以出来了!”

    一位身穿着黑色武将常服,腰佩紫绶的中年男子从屏风后走出来,拜道:“陛下……”

    此人正是先帝遗诏所命的托孤大臣,执掌南北禁军,宿卫宫禁的绛候周勃之子周亚夫。也只有周亚夫这样的大将,掌握着南北禁军这支汉室最强军队的将军,才够资格在此时出现在此地。

    天子道:“条候不必多礼,您是先帝遗诏所命托孤大臣,汉家柱国,在朕面前,当与家人无二……”

    实际上,天子刘启深谙狡兔三窟,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

    一方面,他在朝廷中重要晁错,使晁错权柄不止仅限于内史的职权范围之内,更让其参谋国家大政;另一方面,他将全部的军事权力都交给了周亚夫,不止仅限于南北禁军,甚至就连戍卫长城的李广、程不识大军也交托于周亚夫辖制。

    如此一来,就算晁错出了差错,有着周亚夫的强力支持,军队方面也可保持忠诚,军权在手,就算天被捅了个窟窿,也能补上。

    而周亚夫,无疑是天子目前最信任最信赖的大臣。

    原因无它。

    恩德两字而已!

    当年,周亚夫不过是绛候周勃庶子,在家里地位不高,只不过是个白身而已。

    周亚夫的兄长周胜之继承周勃爵位后,先是在尚馆陶公主的事情上惨败于名不见经传的堂邑候陈午手上,受此刺激,脾气大坏,竟然当街杀人,被廷尉处死,按规矩杀人者的爵位与封国都要被废除。

    是先帝太宗孝文皇帝否决了廷尉的奏文,从周勃诸子中选了周亚夫为承嗣之人,单单这个恩德在,只要有良心的人,必然忠于朝廷。

    再者,周亚夫还是先帝临终的托孤遗命大将,留有一道‘事有缓急,可用周亚夫为将’的诏书。

    先帝在这种大事上的眼光从未错过。

    事实也证明了周亚夫确实是良将。

    任为中尉以来,南北禁军的训练与整备井然有序,军队的作战能力大大提高。

    有了这样的成绩,周亚夫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如今甚至已经能参与像这样的国家大事,甚至能对天子提出意见了。

    所谓君待臣以国士,臣以国士报之。

    受到空前信任与空前重用的周亚夫,自然将天子刘启视为明君,忠心耿耿的辅佐。

    “条候方才可都听清楚了?”天子刘启站起来,看着周亚夫,一脸郑重的问道:“以条候之见,朕这三子,何人可为尧舜?”

    在周亚夫面前,天子似乎卸下了一切防备与伪装。

    “臣是武将,不懂这些国家大政,但是假如陛下要问臣意见的话,臣以为自古立嫡立长,皇后无子,长子刘荣或可为之!”说完此话,周亚夫就将头深深的底下,道:“当然,次子刘德,也有明君之相……臣,一切伏维圣裁!”

    至于刘非,被周亚夫有意无意的无视了。

    听完周亚夫的话,天子摆摆手道:“条候先下去,待朕好好想想……”

    “臣告退!”周亚夫起身,提着绶带,慢慢的走出去。

    等周亚夫走远了。

    天子缓缓的靠在龙座之上,周亚夫虽然说的轻巧,说什么一切都服从他的命令。

    但实际上呢?

    周亚夫已经表态了。

    太子人选要嘛是立嫡立长,要嘛是立之以贤。

    而且立嫡立长优先于立贤。

    周亚夫的话,不止是代表他个人的意见,也代表了军方的意见。

    这是天子刘启必须重视的地方!

    只是……

    “朕才是天子!”刘启闭着眼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凭什么一个个都想对朕指手画脚?”

    他的心里面一个个名字划过。

    窦太后……梁王……周亚夫……晁错…………申屠嘉……

    但他良久之后又叹了口气,不得不对现实低头!

    “嘿嘿……‘今陛下垂拱,臣等守职,遵而勿失,不亦可乎?’……朕比之孝惠,还是过得很轻松的……”当初惠帝在位,想要活动一下筋骨,向世人昭示他才是天子,结果直接被丞相曹参喷了回去。

    想想惠帝,天子的心里就多少平衡了一些!

    ………………………………………………

    今天稍微晚了点,主要查资料去了~

    嗯,听了大家意见,以后会尽量少些旁白~

    额,看到有人说汉代的金就是铜这个事情,我说明一下吧。

    经过查阅无数资料和考古文献,汉代一般所指的金就是黄金,确凿无疑。

    最直接的证据是汉律中多次出现的各种判罚。

    譬如吕后二年颁布的金布律里就非常明确的强调:不如令,罚铜十二两,金四两的条文。

    再如司马迁被宫刑的原因是他缴纳不了一百金的免罪钱,好吧,假如是一百斤铜,卖了宅子跟土地怎么也能凑起来啊!

    还有,根据考古证据汉代中国有着大量的富金矿在开采!

    那这些黄金去哪里?

    唔,基本上都去了地下,做了陪葬品,不信可以看现在掘出来的汉代墓葬,基本上陪葬品的丰富程度是历朝之最,特别是汉武帝刘彻的茂陵,史书记载陪葬的珍宝黄金几乎塞满了整个陵寝,以至于墓道的通道都被各种宝物堆满,搞的霍光不得不调动军队……

    茂陵的陪葬品之多,使得盗墓贼们根本不需要费太大力气就能得到。

    宣帝、成帝时期都生过茂陵的陪葬品出现在市面上的大案。

    西汉末年的农民起义军,没了军费,甚至直接挖了茂陵,结果,三天三夜也没把茂陵里的宝物财富运走,最后居然还留了大半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