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择天记 > 第三十九章 从百草园到国教学院
    落落回到了百草园。族人们知道她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因为她一路跳着过来,轻灵的脚步像是踩在云上,因为她哼着小曲,清脆的声音像是黄鹂鸟,因为她的眉儿似乎要飞起来一般。

    金长史和李女史对视一眼,赶紧跟了过去,他们自然知道殿下心情好的原因,只不过他们看不到藏书馆里生了什么,不免有些疑惑,拜师成功就值得这么高兴?那个国教学院的少年到底有什么好的?

    落落简单地梳洗了一番,换了身清爽的衣裙,从侍女手里接过凉好的金眉喝了两口,走回前厅,望向二人说道:“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我今晚得早些睡,明天要早起去做功课,可不敢耽搁。”

    金长史心想殿下你什么时候如此勤于功课了?当然,腹诽自然不能说出口,他陪笑着说道:“去的稍晚些也不算什么大事,难道那少年还敢对殿下您如何?”

    “那是我的先生,别那少年那少年的,以后……你们就称呼他陈先生吧。”

    落落想着先生阅读修行时的严肃感觉,还有对时间近乎严苛的珍惜,看着二人可怜兮兮说道:“如果早课就去晚了,先生真的会生气的,我可不想第二天就要挨教鞭。”

    金长史闻言微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那少年居然敢对自家殿下动鞭子!如果这让八百里红河两岸的人们知道,只怕京都城都要被掀翻!

    他正准备把陈长生狠狠教训两句,忽然感觉衣袖被李女史轻不可觉地扯了两下,才注意到小殿下没有任何不高兴,可怜兮兮的样子更多是装出来的,里面竟有藏之不住的欢喜!

    金长史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无法理解这些天生的事情,他完全想不明白,那个叫陈长生的少年……好吧,那位陈先生,除了勇气与善良,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竟能让小殿下崇拜成这样!

    “先生不是普通人。”

    落落自然知道族人们在想什么,看着金长史茫然的模样,看着李女史担心的神情,平静说道。

    金长史不便开口,李女史与她更亲近些,忍不住咕哝道:“连洗髓都没成功……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吧?”

    落落说道:“你们觉得,一个洗髓都不能成功的普通人,可以解决我父亲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金长史有些犹豫,说道:“或者……是运气?”

    落落想着下午的经历,骄傲说道:“不,先生最不需要的就是运气。”

    李女史不解问道:“既然……这位陈先生不是普通人,那他为什么会进国教学院?他在隐藏什么?”

    “沉默地读书修行,不显山不露水,只在溪里做只无人闻津的游鱼,只待某朝风雨大动,那只鱼儿跃过龙门,变成真正的巨龙,俯瞰着整个大6,名声显于天地之间……”

    落落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声音也越来越大,“先生的想法,真的很帅啊!”

    金长史苦笑无语,心想这是现实的世界,哪来这么多故事里的情节?殿下看着成长了很多,原来还是个孩子啊。

    第二日清晨五时,落落准时醒来——当然,如果按照平时的作息习惯,贪睡的小姑娘肯定爬不起来,但侍女在她的命令下从四时三刻开始便不停地在院子里敲锣\u

    1ooo

    6253鼓,她想不起来也不行。

    她披着衣裳,揉着眼睛,推开房门,有些恼火地咕哝道:“吵死人了!”

    那几名侍女强抑着恐惧与不安敲着锣鼓,脸色苍白,此时听着殿下怒,更是吓的跪倒在地,连连请罪。

    “我就是随便说说。”

    落落打了个呵欠,示意她们起来,说道:“你们没有错,有功,呆会儿去李妈妈那里拿赏银……就按照昨夜定好的规矩,能在五时之前把我弄醒,就有赏,如果我醒不了,那你们当月的月钱就没了!”

    侍女们彼此看了看,确认殿下是真没生气,这才心有余悸地站起身,赶紧端来各式用具,替殿下洗漱整理,又有人拿了十余套衣裙,请示殿下应该穿哪件。

    落落挑了套最素雅、最简洁的裙子穿了,随意用了碗青稉粥,吃了块薰肉夹饼,然后掀开桌上已经备好的食盒,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拎起向院墙走去。

    推开那扇崭新的木门,便从百草园来到了国教学院。

    墙那边没有木桶,自然也没有洗澡的少年,昨日的遭遇让陈长生记忆太过深刻,用过晚饭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木桶搬进了小楼里,同时也没忘了给小楼装上锁,给厕所的窗子上拉了个帘。

    国教学院悄然无声生着变化。

    因为这里现在不再只有陈长生一个人。

    国教学院,现在有两个学生了。

    ……

    ……

    读书,然后修行。

    这依然是国教学院主旋律。

    除了不能在露天洗澡,如厕的时候可以放声歌唱……陈长生觉得现在生活最大的变化,是自己的饮食到了极大的改善,从落落拜师后的第二天开始,他便开始吃她从百草园带过来的早餐、午餐以及晚餐。

    对于百草园做的三餐,他非常满意,无论是菜式的多样性、果蔬杂粮精\u

    1ooo

    8o89的搭配、营养均衡还是口味,他觉得已经过了自己最好的想象——西宁镇旧庙都是师兄做饭,营养没问题,口感真的很一般。

    他很满意这些食物,更满意于落落的表现,本质上,这些食物以及用心就是她的表现,她的心意。

    落落很亲近他,每时每刻都想呆在他的身边,他稍不留神,小姑娘就会抱着他的手臂,凑到他怀里不停嗅着,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而如果不是他坚决反对,她甚至不会回百草园去睡觉。

    陈长生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并不是很习惯落落表现出来的尊重与依赖,虽然他直到现在还误以为她只有十来岁,但和女孩子这样亲近,难免会尴尬,只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好到他愿意忍受。

    只不过他的修行依然没有任何突破,已经过去了很多天,引星光洗髓一直在做,他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变化,便是意志坚定如他,现在也开始怀疑自己,至少他觉得自己的运气似乎不大好。

    他不知道落落曾经对她的族人说过,他是最不需要运气的人。

    落落的运气则非常好,如果说有气运的话,她的气运所向披靡、无可阻挡!

    从认识陈长生的那一夜开始,到拜他为师,再到现在不过数十天时间,暮春还未结束,陈长生便替她找出了三种真元运行线路,钟山风雨剑诀,她掌握了十七式!

    暑意刚刚到来,大朝试的预科考试也结束了。

    京都城的大街小巷上一片热闹,无数来自大6各地的学子,或者狂喜或者悲痛,或者借酒庆祝或者借酒浇愁,酒楼处处生意暴满,还未入夜,那些出名的青楼便已经挂起了彩灯。

    陈长生最近因为修行的问题,情绪有些低落,他知道弦一味绷紧不是好事,自己需要舒缓一下心神,于是,他终于走出了国教学院,拿出宝贵的半天时间,去看些\u98

    151b

    ce景,有趣或者说令人无语的是,他没有去离宫看长春藤,也没有去奈何桥数石头,而是……带着落落,走到百花巷口,坐在井边的檐下看着街上呆。

    落落一直对他言听计从,无论他做什么决定,她都毫无怨言,她认为他做的任何决定都是对的,就算看着有些荒唐,但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些自己暂时还看不明白的深意,直到今天,她终于不高兴了。

    “先生……”

    她坐在石阶上,看着井口的青苔,嘟着小嘴,百无聊赖地踢着身前的一片小青叶,本想抱怨几句,却没有说出口,她总觉得既然难得出来一趟,总得走远些吧?和先生逛街,想着就很有意思呢。

    “怎么了?”

    陈长生拿着两根冰棍,说道:“不想吃?我一个人吃两根会闹肚子的。”

    落落心想先生还是疼自己的,于是便高兴起来,从他手里接过冰棍,与他并排坐着,看着街上的人潮人海呆。

    她舔着冰棍,问道:“今天怎么这么热闹?”

    陈长生喀嗒一声,把冰棍咬掉小半截,含混说道:“刚才买冰棍的时候,听人说,大朝试的预科考试结束了。”

    落落睁大眼睛:“啊!”

    陈长生回头望向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太凉?”

    落落望向他,有些不确定说道:“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陈长生开始认真地回忆,眉头拧的越来越紧,然后某刻忽然放松。

    “我想起来了,我们要代表国教学院去参加青藤宴。”

    是的,大朝试的预科考试结束了,夏天来了。

    青藤宴便要召开了。

    落落问道:“我们要去吗?”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还是去吧。”

    落落问道:“但好像没人来通知我们。”

    陈长生说道:“如果教枢处忘了,我们刚好可以不去。”

    落落美美地舔了口冰棍,说道:“嗯,听先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