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章 赤火丹书 别引师承
数日后,张衍上了赤霞岛,四周巡览了一遍后,不禁感慨,对比下来,自己那处福地的确看起来凶恶之极。

    这岛上不说地脉温和,沛而不辣,是难得的真宫气府,单说岛上景色便是一绝,飞瀑流泉数不胜数,偏偏又有一整块赤色巨岩横卧岛中,能敛光折照,将所有泉水映照得如同岩浆奔火一般。

    且每逢天上霞云一起,远远望去便是天水霞色连成一片,如火烧天,叫人叹为观止。

    而且这岛不愧王氏经营了百年之久,各处道路都是白洁美玉砌筑,宫宇楼阁处处,亭台水榭随处可见,还费了偌大心思造了一处彰显身份的浮空小岛,上面遍植奇花异草,只是看上去就美不胜收。

    经岛上力士指认,那处浮岛不经王盘点头,谁都不能贸然登上,而且据说他出战张衍前,曾在那里住过一晚。

    张衍闻听顿时来了兴趣,特意到上面走了一番。

    原来这里不仅是居处,还有借此岛地火种了不少稀罕草药,难怪王氏要赎回去,只这些东西就不能随意割舍,不过他也不放在心上,草药虽好,但是都还未曾成熟,取之无益,还不如换些实在的东西。

    浮岛中心为一座精心修葺的三层阁楼,周围植了不少苍翠欲滴的绿竹,看得出经常有人扫洒,玉阶上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点尘不染。

    进入阁楼后,他随意翻动起来,一层都是一些金器玉石的摆设,一眼看去就没有什么灵气,他对此不感兴趣,直接上了二层,这里悬挂着玄文星图,当中有一个蒲团,应该是偶尔打坐的地方。

    看了几眼后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直到在三楼书房里转了一圈后才有所斩获。

    这里除了放置了不少地理杂记外,还有不少他觉得大有价值的书册,例如秘本蚀文推演之法,上古修士的笔记手书等等,当然而其中收获最大的便是王盘修炼所用的那卷《赤霞丹火卷》。

    张衍翻了几页之后便收拢入袖中,暗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王盘功法也颇有可取之处,且极是适合在金风烈火处修习,不如带回去仔细观摩,不说尽解其中奥妙,日后若遇到类似对手也能有克制之道。”

    随后他又在岛上各处仔细搜检了一番,命令那些力士用飞舟将丹药书卷,法宝神砂统统搬回灵页岛。

    不过那些力士为了讨好张衍,竟将那些摆设家具,字画玉石也一并运走,岛屿上仅王盘名下便有九艘飞舟,却用了整整一日才把这些东西搬完。

    最终张衍还给王家的赤霞岛其实只是一个空壳子,稍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搬走了,可是王家偏偏还无话可说,因为他是按照规矩在办事,名义上只要是赤霞岛上的东西现在都是他的,哪怕把王家修建的那些房舍都拆了找不出半丝错处。

    将张衍所需的丹药法器等物俱都送到他手中后,王茂这才匆匆赶回赤霞岛,见到浮岛上的草园还在,也没有任何碰折损伤,不禁举袖擦了擦了冷汗,松了一口气,暗想张衍果然没有把事情做绝。

    张衍此番收获可谓盆满钵肥,唐嫣一行也已被王茂接走,心情大好之下,索性将他们原先居住的地方安排给了那些力士住下,打开全岛禁制,自己一个坐入洞府闭关去了。

    盘螭岛。

    草庐之中,一个敞衣散带的中年修士躺在榻上,拿着大扇拍打着自己袒露的肚腹,漫不经心问道:“那张衍是何来历?”

    此人名为封商,乃是封臻叔祖,修为如何没人知道,平时嬉笑怒骂,没个正形,没人愿意与他来往,但封臻却知道这位长辈大不简单,而且他自己是支脉庶出,族中也没什么人照应,因此有什么疑难都向此人讨教。

    封臻这几日已经将张衍来历查过,此刻连忙说了一遍。

    封商拈着稀落胡子,道:“昔日师徒一脉曾我等世家有约,非下院入门弟子不得直继真传之位,凡我世家出身,只有先在下院入门,打磨十六年后方可继此位,张衍异数,资质平平,却能以凡民出身立足下院,进而登堂入室,此人大不简单。”

    历来从下院入上院才是正途,其余弟子皆是靠引荐入门,此等身份比之真传弟子先天就差了一等,哪怕你修为再高,只要不是到了力压一派的程度,也没有资格继承长老、掌门之位,所以当初王盘才如此热切希望获得一个真传弟子的身份。

    封臻叹了一口气,道:“我正是为此事忧虑,张衍越是不凡,我越是心神不宁。”

    封商失笑:“何苦如此?臻儿你如今也到了玄光境界,怎会畏惧一个明气境界还未踏入的修士?不懂,不懂!”

    封臻的神色有些尴尬,道:“我非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我家二妹。”

    封商一怔,道:“窈儿怎么了?”

    “那日从灵页岛上回来后,我便发现她神情有异,后来我屡次出言试探,几番之后,她才对我坦诚,原来自那日一见之后,她便对张衍有意,并想与此人结为道侣。”说到这里,封臻叹了声,“麻烦的是父亲曾有言让她自择道侣,若她执意如此,我却毫无办法。”

    其实封臻的话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是封窈的背景,她虽然是封氏出身,但却是琳琅洞天秦真人的弟子,这位真人乃是前任掌门之女,在门中地位超然,不但修为高深,而且在东华洲交游广阔,无论是师徒一脉还是玄门世家谁都不敢轻易得罪,原先王家下了大本钱请他牵线,却不想却被张衍杀了王盘,给搅了局。

    封商闻言哈哈大笑,摇头晃脑道:“如你所说,张衍貌相俊伟,乃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而且心性智计俱是不凡,如今差得只是一个身份罢了,我若是女儿身,我也属意此人,窈儿眼光不差,不差!”

    封臻却是哭笑不得,道:“叔祖,侄孙与你说正经事,何必说玩笑话。”

    封商笑呵呵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懂,叔祖我活了三百载一事无成,却唯有‘坦荡’二字是值得称道了。”

    封臻无奈,他知道自己这位叔祖有时候精明无比,有时候却爱胡言乱语,经常搞得门中长老下不来台,年轻时还爱闯祸,要不然也不会被封氏族家族如此不待见。

    封商伸了个懒腰,懒洋洋说道:“你也不必心急,此事在我看来极易解决。”

    “哦?”封臻眼前一亮,急忙站起,拱手道:“请叔祖赐教。”

    封商“唔”了一声,道:“听闻张衍至今没有拜师?”

    “是。”

    封商手中大扇一拍膝盖,道:“那就给他找个师傅。”

    封臻一怔,这算什么主意?只是他知道封商不可能无的放矢,于是小心翼翼顺着话头问下去,“叔祖以为何人合适?”

    封商用手指蘸了点水,在桌上写了三个字,道:“就此人吧。”

    封臻凑上去一看,疑惑道:“周崇举?”

    封商眯着眼,道:“臻儿久在岛上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啊。”

    封臻脸上一红,道:“小侄惭愧。”

    “无怪,我怎会怪你,你又不是那等小门小家,整日担心被人算计,身为我封氏弟子,修道一途正是要心无旁骛,专一方能致道。”封商一下翻身坐起,指了指桌上那人名字,道:“周崇举此人现为丹鼎院掌院,昔年他曾欠下我一个人情,这么些年来我也没有什么事求到他门上,如我要他收下这张衍为徒,他定然不会拒绝。”

    封臻不解,道:“即便他收了张衍,可还是不能阻住二妹的心思啊。”

    “谁说的?”封商瞪了他一眼,道:“一旦此人收了张衍为徒,不但门中无有人会多问,而且窈儿也决计和他成不了道侣。”

    “为何?”封臻眼中俱是诧异之色。

    封商神秘一笑,道:“也罢,今天既然说到这里,我便于你说得通透,这周崇举与琳琅洞天的秦玉本是夫妻,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夫妻二人反目,如此人收下张衍为徒,窈儿想与他结为道侣定会为秦玉所阻。”

    封臻低头想了想,觉得此法可行,不禁下意识点了点头,又恨恨说道:“按叔祖所言,周崇举也是大有来历,倒是便宜了那张衍。”

    封商嘿嘿一笑,道:“你叔祖我岂会想不到这一点?我告诉你,周崇举此人修为并不高,但他一身炼丹术确实非凡,因此一直以来都想要一个衣钵传人,可是他择徒严格,真正能入他眼中之人并不多,不过此人也颇为偏执,一旦收徒,就绝不许转修他道,你可明白了?”

    封臻一怔,随即恍然大悟,道:“却是要逼着张衍转修炼丹术,使他误了正经道功么?”

    “正是如此!”封商得意一笑,“炼丹术岂是那么容易练的?此前要先炼十年舌窍术,再炼十年鼻窍术,最后炼十年目窍术,俗称‘三窍观药’,如此一来,便需用三十年苦功,任他张衍再天资不凡,也只能按部就班,若他妄图叛师而出,那便是人人得而诛之,呵呵,三十年修为停滞不前,臻儿还用把他放在心上么?”

    封臻大喜,抚掌道:“妙,妙。”

    封商抛开大扇,双手抬起,令大袖滑至肘部,道:“来人,取笔墨来,我自修书一封。”

    待下人取来笔墨,他提笔顷刻写就,随手交给封臻,道:“你将此信带去交于周崇举,自有你的好处,去吧。”

    ……

    ……

    看更新最快的大主宰最新章节Www.xb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