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八章 上师传书 鼎中机锋
道童这句话一出,底下众人脸色各异,但却谁都没有动作。

    张衍是不清楚这道童真假底细,不敢贸然相信;而林远等人则是心存疑虑,不知道三位上师除了派遣这个道童前来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安排?一时间倒不敢强行动手。

    道童见下方久久毫无动静,立刻将手中的拂尘高举,喊道:“上师信物在此,张衍何在?还不速速上前?”

    拂尘一出,众人神情齐齐为之一变。

    林远脸色更是难看,他一眼看出,那是上师石守静随身的“耋寿拂尘”,此物一出,如若他们仍有异动,一个不尊师长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不仅如此,这把拂尘还是一件精心炼制过的法器,如若真的打下来,在场没有一个人能挡住。

    道童也是一脸紧张,事先石守静虽然传了他驭器之法,但以他浅薄的内气却不知道能驾驭几次,这法器实是威慑多过于实用。

    终于,林远思想来去,还是不敢挑战上师威严,向左右使了个眼色,陈澜也知道今日是拿张衍没有办法了,虽然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悻悻挥了挥手,让众人退开让到开了出路。

    僵持的场面得以一缓。

    张衍见围在四周的人渐渐散开,他表面若无其事,心头却不敢放松,一直暗中戒备。

    走到道童面前,抱拳道:“张衍在此。”

    “你就是张衍?”

    道童松了一口气,这里压抑气氛令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也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了,语速飞快地说道:“张衍,快快随我入观。”

    眼睁睁看着张衍随道童离去,林远心中也未免也有些后悔。

    原先他想用言语先拿捏住张衍,如张衍不敢反抗,则是任由他们处断,如若张衍反抗,那么正如他们所愿,趁势将他打死当场,这样一来则不至于落下话柄。

    没想到只是这一稍稍耽搁,反而让那名道童及时出现救下了张衍,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直接将他打杀了事!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众人回头一看,原来张衍一走,胡胜余也未免有所放松,被艾仲文趁机从他手中走脱,待他远远走开之后,又回头冷笑一声,道:“艾某今日记下几位师兄深情厚恩了!”

    林远等三人互看了一眼,陈澜想开口说什么,林远却伸手摆了摆,阻住了他的话头,道:“形势不明,此事容后再议,且看上师如何安排。”

    陈澜抽了抽嘴,“嘿”了一声,终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而胡胜余站在一边,始终一脸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善渊观位于苍梧山主峰浩觉峰上,张衍虽是善渊观名下弟子,但还是他第一次来到此处。

    只是进入山门后,他却无暇观察两侧景致,心中在揣测此次唤他前来的用意。

    此次他一人阻退广源派,可以说名扬诸派也毫不为过,上院收他做入门弟子应该是顺理成章。

    但是他也知道,在各方利益牵扯下,就算有这样一个结果,他未来之路也未必一帆风顺。

    只是修行之路,怎么可能毫无波折?今日他能在此,已足以说明大道之路唯有披荆斩棘,奋力前行,瞻前顾后则毫无出路可言。

    一路穿过三大殿,道童将他引入后观,道:“师兄请在此等候,我自去回禀。”

    张衍略一点头,道童闪身入内,没过多久,这名道童又走出来,道:“师兄,三位上师唤你入内。”

    张衍整理了一下道袍,将头上发髻正了正,目不斜视地走入大殿。

    这座名大殿名为渡真殿,在浩觉峰上地势最高,大殿内部由四根仙鹤铜柱支撑,下压石雕玄龟。

    大殿正中摆着一只紫铜香炉,头上高梁斗拱绘有玄门掌故,神仙佚事,仔细看时,似有云雾薄笼,望之气象玄妙。

    前方高起的三层台座上,三名老道端坐在蒲团上,正中一个白发老道正是善渊观执掌石守静,左右侧则分为德修观执掌贺守玄和泰安观执掌甄守中。

    张衍一入大殿,石守静身上一股渊沉如海的气息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种气息他在周子尚身上似乎也曾感受过,那时候还不甚明显,只是自他解读星碑之后到现在,对气机的感受似乎就一直保持在一个敏锐状态中。

    他上前几步,施礼道:“记名弟子张衍,见过三位上师。”

    石守静缓缓开口,道:“张衍,你上山三年有余了吧?”

    张衍回道:“是。”

    石守静“唔”了一声,又道:“你在蚀文一道见解颇深,我问你,你是从何学来?”

    张衍回答:“半是天授,半是人为。”

    石守静一怔,笑道:“好一个‘半是天授,半是人为’,却是天在人先,而后人活,然人若不为,天授何用?你倒是知之甚深。”

    右侧端坐的是德修观执掌甄守中,自张衍进来后他一直闭目不动,此刻突然睁开双眼,出言道:“张衍,你可退下了。”

    这一举动极为突兀,更为奇怪的是石守静也默不作声。

    张衍恭恭敬敬一施礼,脸色平静地退了下去。

    换了其他人来还没未说上两句便被叱令退下,纵然不面露惶惑,也是忐忑不已,可张衍自始自终却镇定如常。

    石守静不由暗暗点头。

    “石师兄,收张衍入门墙,是否合适?”张衍退出后,甄守中一开口就对他存有置疑,言语中似乎还有一股责问石守静的意味在内。

    石守静却淡淡一笑,道:“甄师弟,你也看到,张衍在蚀文一道上天赋异禀,荡云峰下一人之力斗退广源,也算是有胆有识,且此次法会之后,他定是名声大涨,如不收录,未免遭他派诟病,说我善渊观苛阻后进求道之心,且我忝为下院执掌,当为门派思虑收罗良木,不致野有遗才。”

    甄守中又说:“我观张衍,心性固然上佳,只是资质平平,恐怕未来成就有限,为此人得罪一众门人弟子,恐得不偿失。”

    “无妨,”石守静笑着摇了摇头,“甄师弟,我将那口镇浊鼎送于张衍,你看如何?”

    甄守中一听,眼中一阵精芒闪动,抚须道:“如此,甚好。”、

    张衍才步出大殿,刚才那个引路的道童过来一个稽首,道:“师兄,请随我来。”

    张衍心中一动,随着道童来到位于渡真殿旁侧的一座偏殿内。

    道童离去后,他打量了一下环境,这里虽然打扫的干干净净,但是凄冷寂静,一看就是很久无人居住。

    不过他并不在意,自顾自寻了一个蒲团上坐下,入静打坐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从入静中退出时,抬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石守静已经坐在了他面前的蒲团上,张衍一惊,立刻站起行礼,恭敬道:“不知上师到来,弟子失礼了。”

    石守静倒是和颜悦色,与先前的态度截然相反,温言道:“不必拘礼,坐。”

    等张衍重新坐定,石守静拂尘一摆,道:“张衍,你可明白我唤你来何事?”

    “弟子日思夜想,皆是为一入门弟子,是以在弟子想来,应是此事。”

    石守静呵呵一笑,道:“你倒是坦然。”

    张衍觉得到了这里,自己心中的想法石守静应该清清楚楚,既然如此,又何必遮遮掩掩?所以他并不讳言。

    石守静又说:“你且坐近一些。”

    张衍又上前几步,在石守静三尺之外坐下。

    石守静仔细看了他两眼,道:“你资质不高,修道一途恐难登大乘,只是在蚀文一道上却颇有见地,也算得上是有缘人了。”

    他从袖中拿出一本道册,递给张衍,道:“拿去。”

    张衍不问是什么,只是起身恭恭敬敬地接过。

    石守静叮嘱道:“此本道册,乃是一本开脉上乘法诀,然歧路颇多,稍有不慎便毁断根基,只是我观其法,确是一等一仙门典籍,上古正宗,不忍弃之,故如今交予你手,是否修炼,你可自作决断。”

    说罢他拂尘一卷,闭目道:“话已说尽,你可走了。”

    张衍忙起身告退,等他走出门来,门口那道童躬身道:“恭喜师兄了。”

    张衍一怔,道:“喜从何来?”

    道童笑嘻嘻说道:“师兄莫非不知,适才上师入关前已传下法旨,师兄已是我善渊观第十三位入门弟子。”

    “入门弟子么……”

    张衍长舒一口气,自己为入门费尽心机,但到这一刻真正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心中却波澜不起。

    他点了点,对拱手道童道:“多谢师弟了。”又自怀中取出一枚正源丹放入道童手心。

    道童眼前一亮,他认得这是好东西,看了看左右,便小心收好。

    他又凑近了一点,低声说:“还有一些上师关照过的杂物说要交予师兄,我自多差人手送至师兄洞府,师兄勿虑。”

    张衍暗自一笑,听这道童语气,这些“杂物”想必搬动不易,如果不是这枚丹药,怕是要自己亲自动手了。

    “如此,有劳师弟了。”

    道童眉开眼笑,道:“哪里哪里,师兄好走,好走!”

    张衍从善渊观山下来后,并不急着折返洞府,而是先在山路上转了两圈,待天色入夜,确认周围无有他人窥探跟踪后,这才回到了洞府。

    推门入内,他一眼看去,却发现洞府中正端端正正地摆着一只青铜大鼎!

    ……

    ……

    PS:第一更。

    看更新最快的大主宰最新章节Www.xb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