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荒村乱葬 > 569章 黑暗时代
    
烽火席卷,动动荡荡的黑暗时代,真的会降临这个三界?

    望着一处处汇集而来的仙王强者,尤其是那个万丈巨大的金字塔皇,遮天蔽日,杀意滔天,我想知道的《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大战将其,能杀则杀!”

    我自言自语念道了一句,命运铡刀随心所控,目光所划过之处,虚空便会崩裂为混沌,划空而过,快速出现在图腾青龙的战局中。

    无比自信的恒河神,并没有将命运铡刀放在眼中,蛟龙猛然一个摆动,大片流水海浪被截断,布满无数黑色鳞片的森森蛟尾扫向命运铡刀,想要一击崩碎。

    “噗噗!”

    碰撞的铿锵铁音骤起,紧接着,是肉裂骨碎的声响,庞大的蛟尾被裂斩,磅礴的血水飞溅,命运铡刀拖着两条混沌遗迹,一刻不停冲上了高空。

    “吼吼!”

    黑蛟发出撕心的惨痛咆哮,倒落深海中,疯狂挣扎着,再起惊起更加汹涌的海浪,更多的血水在飞溅,染亮了附近数千米的海面。

    我没有说话,幽冥烁烁的目光所望,命运铡刀一去一回,瞬间冲入了海底深处。

    黑蛟的挣扎更加疯乱,暴躁如雷,在海底中不断横冲直撞,想要避开命运铡刀的斩杀,不到五分钟,恒河神的蛟躯上,密布上百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到最后,为了活命,恒河神体型猛然变小,化为一丈高的人形,蛟头人身,无比丑陋狰狞的一种形态,无数神力在涌动,交织成上百条神河,密布己身,无形限制命运铡刀的冲击。

    “恒河神,你这种鼠辈角色,也好意思来大闹东土,先斩你一对臂膀,让你明白东土,不是那么好惹的,要来战,就要付出命的代价!”

    我发出冷冷声音,空洞地双目一片死寂,仿佛包含着两片毁灭地宇宙,一步踏出,也冲入了波波荡荡的海水中,我一入水,周围万米内的海面波荡不断,越发奔腾沸腾了。

    “哗啦啦!”

    一株巨大的三界铁树,迸发幽幽无光,扎根于海底,开始朝着九天上疯长,无数坚固如刀剑的遒劲根须,在海底不断渗透,禁锢半片海域。

    沐浴在流水中,整株铁树越发森寒,犹如从九幽地狱生长的鬼树。

    围绕在恒河神周围的神河,无不被禁锢。

    “轰轰!”

    命运铡刀所过之处,海水被无情剖开,不断逆流,朝着两边褪去,刹那间斩落在恒河神的双臂之上。

    “啊……”

    一声惨叫,鲜血狂喷,感觉到生死危险的恒河神,周身爆发浩荡神茫,果断遗弃双臂,斜向冲起了海域,登向高空,朝着过去第一佛的方向而去。

    上空的一皇一佛大战,没有再继续,各站一方。

    被割断双臂的恒河神,有过去第一佛庇护,我没有去追,没有意义,收回了三界铁树,命运铡刀也消失在外。

    紧接着,我目光一望,早已看得心惊胆颤的迦楼罗神,神体一颤,连忙挣脱与七藏和尚的杀伐,显得手忙脚乱,追寻恒河神的踪迹而去。

    “咚咚!”

    北边与西边的诸多强者,也已到达这片海域,天地狂风呼号,仿佛约定一般,站成两个阵营。

    一个东土阵营,天庭盘皇领导。

    一个乱东土阵营,过去第一佛,金字塔皇站在最前。

    最终的大战,要彻底拉开帷幕了,这一战,不知道要陨落多少王、多少皇?

    三界的天,也要大变。

    “咚咚!”

    不多时,九天之上,白云沉浮间,一辆辆天庭战车在滚动,旌旗飞舞,身穿九章法袍的玉帝,背负天庭剑,领着诸多将王下界了。

    另外一边,佛土的方向,朵朵璀璨莲花在划动,如来在前,也领着诸多大佛而至,一道道佛禅佛号在念诵,天地一片清亮。

    没有人开口,都在静静等待着。

    天地间的肃杀之气,越发凝重,越发浓烈,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对面几个皇层次的强者,弥漫的威压,即便是仙王都不好承受。

    不到十分钟,东土方向,再有仙王级的高手汇集。

    这一次,是阴间的势力出动,一代阴幽皇在前,阎王、散殃鬼王、酆都大帝三位在旁,后边还有十来位阴帅,比较弱小的阴将、判官、无常鬼等并没有跟来。

    不到仙王层次,并不入局。

    大西洋的西边方位,茫茫海域之外,也有一支队伍远渡重洋而来,是光明天堂教的几大主神,此外,天堂地狱中的三个魔王,也尾随其后。

    天上地狱,都有强者汇集阳间这片海域。

    阵营的队伍,不断变大。

    过去第一佛打破平静了,悠悠念道,“盘皇,阴幽皇,你们东土的底蕴,号称是古老强者摇篮的文明之地,也仅限于此了吗?”

    哼!

    阴幽皇冷哼道,“过去佛,你有什么得意之处?你号令而来的这点人马,就想覆灭东土,也太痴人说梦了吧?”

    我蹙了蹙眉,不断扫视对面的阵营,在我看来,三界中东土之外的仙王强者,绝不止于此,后续,肯定还会有人赶来参战。

    东土这边。

    还会有人入局吗?

    阴间,本不止阴幽皇、阎王等人的,毕竟诺达的阴间经济中心,还有不少尊王,比如鬼船老人等,只是那些王,为了守护东土安宁,真会愿意出现吗?

    天上,除却天庭外,也有不少王,比如石王、狠岦王、阴阳仙王、灾难神……这些王一直不满天庭统治,存在间隙,更不可能出现了。

    甚至,还可能被蛊惑,加入过去佛那边的阵营?

    “轰轰!”

    无边巨大的金字塔皇,一举一动间,好比末日降临的景象,发出响彻云霄的沉重声音,“号令一出,东土覆灭,他们也该到了!”

    顺着金字塔皇的目光看去,那里又出现很多尊可怕的光影,一个个踏碎虚空而来,在宣誓着绝对的霸主,水平线下,一字排开,声势浩大至极,不下一百多人。

    一百多尊王出动,难以想象的一副画面。

    更可怕的是,当中有十尊半皇强者,虽然都是衰老到了极点,呈现瘦骨嶙峋、迟暮病重的姿态,不过体内却有一道道雷鸣奔腾一般,不容小觑。

    啊啊啊?

    东土阵营这边,不少人发出惊呼声,东土执法者面带凝重道,“各大势力的底蕴,倾巢而出,为了这一战,看来不准备留一点家底了啊?”

    哈哈哈……

    站在海面,却高过缥缈云朵,金字塔皇的笑音,震耳欲聋,无限传播出去,“东土的底蕴,又有何惧?天平,已经完全倾斜了,等待你们的,终究是万劫不复的惨烈命运。”

    盘皇与阴幽皇面面相觑,一时间,并无话可说,不过他们忧心忡忡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幕后,一定有推波助澜者在作祟!”我瞪大了双眸,迸射出两道近乎实质性的光芒,径直望向高空某一处,愤怒至极道,“黑皇,果然是你个混账!”

    那片虚空一抖,没有人影出现,依稀间,还是能看到一条“时间长河”在涟漪波动,肯定是活在历史中的黑皇无疑。

    “谁说东土的底蕴,也不过如此啊?”

    “胡扯八道!”

    “黑暗时代来临,怎么能少得了我们啊?”

    “东土,谁能覆灭,谁敢覆灭?”

    ……

    一句句苍老的声音发出,东土方向,同样走来不少王,有几个,似乎是古老尧舜禹五帝的后人?还有一些老人,居然是从阴间走去的,我熟悉的老树鬼、鬼船老人、蛮百万、不死髟天等等也在其中,所有的阴间王,也都倾巢而出了。

    嘿嘿……

    一根石棍捅破天地,是铁头石猴在踏云而来,奇异的是,在他身后,诸多天上的王也在赶来,不过看狠岦王、阴阳仙王他们的神色,一个个垂头丧气的,不少人的脸庞上,还有一块块浮肿淤青,似乎最近被人修理过了?

    更像是被铁头石猴压迫,不得不来的……其中缘由,现在也不是追问的时候。

    天平,不再那么倾斜了。

    不过这时,一触即发的三界大战,却迟迟没有发生,似乎还有人要入局?

    尤其是对面的阵营,看过去第一佛、金字塔皇的表情,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态,他们既然敢发动这一场黑暗大战,绝对还有什么底牌?

    “哗啦啦!”

    我身上的三界铁树,突然不受控制冲出了体内,拔地而起,每一片铁叶,比刀剑还要锋利,说冲过的区域,无不破碎化为了混沌。

    不到一分钟,众目睽睽之下,三界铁树也达到了万丈巨大,枝繁叶茂,投下大片大片的黑影,将东土这边的诸多古老神邸,一一笼罩在当中。

    三界铁树,是要护佑东土强者。

    不过三界铁树的摇曳,我也感应到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连忙道,“盘皇、阴幽皇,大事不妙,在重洋之外美洲大陆某一处地域,那里似乎有一座通天祭台,那些玛雅神邸,在…祭天…凝聚一扇空间之门……似乎……要引出第六界的暴君?”

    我的话语出惊人,顿时引起一阵轩然大波,令大部分神邸一阵瞠目结舌,不敢相信我的话,有老者仙王质疑道,“青年域,你不是看错了吧?”

    其实说出来,连我都不敢置信,所以说到最后几个字,我的字都带着莫大的颤音。

    我回道,“不会有错,铁树扎根,知晓三界气运,这大世界中的大部分地域,发生的一些事,我都能感应到一些踪迹。”

    那个老者仙王立即道,“这可不妙了?”

    第六界大暴君的恐怖,早已不用多说。

    而且臭名昭著的第六界,罪恶种族无数,强者更是数不胜数,如果让那些暴君冲出来,这一战根本不用打了。

    手持石斧,已经咬牙切齿的盘皇,咆哮怒道,“你们……真是罪不容诛,居然与那些天性罪恶嗜血的生物,狼狈为奸,你们真不该活于三界,简直玷污了这片故土。”

    过去第一佛站在宝龛中,依旧古井无波的神态,悠悠道,“说多无用,三界,不只是被你等东土二字代替,你们早该落下历史舞台了,一切都将重新洗牌,只不过,没有你等神邸的舞台了!”

    所有仙王,都汇集于此,根本没有人,能去阻止玛雅部落,这一点让我心急如焚。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我终于知道这是一种多么不甘心的无奈!

    这时,三界中已有令人厌恶的罪恶气息,从无限远的空间弥漫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