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绝世镇封 > 第三百七十四章陷阱
    乔远离开篱笆小院所在的侧院后,便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件宽大的黑袍,将自己全身笼罩了起来,加上那面具的改头换面。

    此刻就算是面对那四十多位将修为压制在金丹期的元婴期修士,他也丝毫不担心会暴露真实身份。

    “四大宗门的人看来是分开行动了,就是不知那后院的人是谁?”

    乔远站在一座凉亭的顶端,放眼看向远方,只见前院有三处地方的禁制被触发了,那三处地方相隔虽不远,但他也能看出是在三个不同的院落中。

    确定了前院的人,乔远又转头看向后院的方向,只见那里十分平静,若不是乔远之前还听到那里传来的轰鸣之音,他恐怕也想不到后方居然有人跟来。

    “那后院之人定然擅长阵法,否则也不会这么久都没有丝毫动静,看来应该先将他困住。”

    乔远目光微沉,低声喃喃道。

    他虽不知晓后院有多少人,但他刚刚才从那里一路走来,相比于前院,乔远还是较为熟悉那里的阵法禁制。

    想到这里,乔远身影一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钻入了茂密的草丛中,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乔远已然站在了一座塔楼之前。

    这塔楼共有七层之高,其上金砖玉砌,雕栏画栋,顶层还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一看就是存有重宝之地。

    这塔楼名为七宝楼,正好位于几道禁制之间,可以说是从后院到中院的必经之路。

    之前乔远与曲云薇从这里经过,见这七宝楼貌似存有宝物,想要进去一探,可惜却被苍太阻拦了下来。

    七宝楼存有宝物的确不错,但其内禁制众多,极为凶险,普通修士进入其中,几乎是九死一生。

    乔远与曲云薇虽说都知晓风险越大,机缘便越大,不过他们来此不是为了七宝楼内的宝物,因此实在没有必要冒险,也就直接离去了。

    “七宝楼不必我动手脚,若是那后院之人进去,就算不死,困住三天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就怕他与我一样,另有目的,不愿进入这七宝楼。”

    乔远目露沉吟之色,轻声喃喃道。

    思索了好一会儿,他迈步走到七宝楼前,伸手放在大门之上。

    犹豫了片刻,只听见“咯吱”一声,大门被乔远缓缓推开了,不过他却没有完全推开,只是打开了一道手掌宽的缝隙。

    通过那缝隙,乔远只能看到一面屏风摆在那里,上面有一副迎客松的水墨画,阵阵灵气波动从那屏风上扩散出来,显然那屏风不是一件凡物。

    乔远不敢将神识探入其内,若是触发了禁制,恐怕就算他站在楼外,也会受到牵连。

    沉吟了片刻,乔远故意在七宝楼门前留下了三个浅浅的,几乎是微不可查的脚印。

    乔远知道以元婴期修士的敏锐洞察力,只要看见此楼大门微开,他们定会察觉到他故意留下的浅淡脚印。

    如此一来,那后院之人定会惊诧不已,即便他不愿进入此楼,也说不定会为了探查进入此楼之人的身份而踏入进去。

    除非那后院之人能够看出这七宝楼凶险异常,又或者与乔远一样,拥有此地的地图,知晓仙石的明确位置,否则一般人都会进去探查一番。

    做完这些,乔远便转身离开了此地。

    虽说他没有留下禁制,设下陷阱,但那微开的大门以及门前的脚印,已经足够吸引人了,若是做的再多,反而有些画蛇添足,惹人怀疑。

    乔远心思谨慎,知晓七宝楼再吸引人,那也只是一种被动手段。

    若是那后院之人心坚如石,就是不愿进入七宝楼,亦或者来人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人,那恐怕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进入七宝楼。

    想到这里乔远又挑选了三处位置,在那里分别布下了几道特殊的禁制。

    那些禁制并非攻击性禁制,但却与此地原本的禁制相连,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奇效。

    若是有人不小心触动那禁制,就等于间接的触动了此地原本的禁制。

    如此的话,那人就算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而这样反复来个两三次,恐怕那人都不敢再向前走了。

    另外,乔远考虑到他布置的禁制有可能被人发现并破除,所以那禁制很是特殊,是苍太之前传授他的。

    禁制没什么威力,但胜在几乎没有灵力波动,除非神识极为强大之人,否则一般的修士不可能察觉。

    布置完这些,乔远才真正松了半口气,他就怕自己正在前门拒敌,而后院却起火了。

    如今有了这几层准备,这后院也可放心了,至少那人三天之内是到不了篱笆小院。

    乔远没有多做停留,连忙收起脸上的轻松,急速向着前院飞去。

    这前院他尚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到处都是宫殿楼宇,亭台水榭,不过那些宫殿楼宇大半都已变成废墟,看其上的痕迹,不用想乔远也知道定然是水深秋与烈天修大战时造成的。

    乔远越看越是心惊,暗暗咂舌不已,不禁感叹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才可以将这么大一片宫殿楼宇变成废墟。

    由于此地数千年前曾经历过一场旷世大战,这里的阵法禁制已然损坏了不少,相对于后院来说,乔远想要布置特殊阵法牵引禁制,却是艰难了许多。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正因为此地经历过旷世大战,相比于后院,反而还更加危险。

    因为那场大战,将这里的空间崩坏了不少,一道道永久存在的空间裂缝横隔在空中,阻拦了不少修士的前路。

    乔远刚一来到前院,还未走多远,便看到了一片废墟之上,有着一道黑色的月牙静静的漂浮在那里,犹如一张吞噬一切的大口,让人心寒不已。

    “或许可以利用一下这空间裂缝。”

    乔远目露沉吟之色,低声自语道,说完他便依照着苍太留下的地图,在这前院四处转悠了起来。

    想要布置陷阱,自然要了解此地的情况,好在这前院很大,那些元婴期修士一边搜寻一边向中院前行,速度并不快,这倒是给了乔远充分的时间。

    同时他又通过禁制阵法被触发的情况,摸清了四大宗门修士的前行路线,甚至乔远还亲自去探查过一处禁制触发之地。

    在远处看到三名修士被困在一道禁制之中,外面有几名修士全力破禁,一同营救。

    就这样足足过了半天的时间,乔远才挑选了一处地方,在那里着手布置陷阱。

    那地方有着一座保存还算完整的阁楼,可能是受到了战斗的波及,其上的防尘阵法已经消散,上面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原本应是红木雕栏的精致阁楼,如今显得腐朽不堪,好似吹口气就能将那阁楼吹倒。

    阁楼的大门已经倒在地上,因此其内的场景倒是清晰的显现在了乔远眼中。

    里面的东西早都失去了灵性,腐朽至极,不过乔远却没有关注那些,他所关注的是昏暗的阁楼大厅中存在着一道幽黑的空间裂缝。

    乔远目中闪过一丝明亮之芒,走上前轻手轻脚的抬起那块腐朽不堪的木门,将其重新竖立在了门口,把阁楼大厅中的场景遮掩了起来。

    做完这些,乔远将门上的痕迹清除,并在上面重新撒上灰尘,制造出一副这门从未倒过的假象。

    随即他又在周围布下一道隐匿阵法,将此阁楼隐藏了起来。

    那隐匿阵法乔远布置的很是巧妙,既不是太过普通的隐匿阵法,被人神识一扫便会发现,也不是太过高深的隐匿阵法,即便金丹修士神识仔细扫过也无法发现。

    那隐匿阵法恰恰处于两者之间,神识一扫并不能发现,但仔细以神识扫过却是能发现一些端倪。

    如此的话,若是几人来此,至少也会有一人察觉到这隐匿阵法,而一旦察觉,他们便能判断出,这阵法是刚刚被人布置的。

    当他们破解阵法后,看到那腐朽的阁楼,下意识便会判断有人在阁楼中寻宝,或者做一些其他的隐秘之事。

    而这阁楼附近有没有别的禁制阵法,那些人若是一时大意,破门冲入阁楼,定然会直接撞上那空间裂缝。

    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状态,乔远不会如此低估元婴期修士,他在竖立大门的时候,在门角布置了一道特殊禁制,同时他还在阵法中放置了一颗黑雷珠。

    只要门被打开,那禁制便会立刻引爆黑雷珠,一颗黑雷珠虽不足以威胁元婴期修士,但那黑雷珠爆开形成的风暴却会震动空间裂缝。

    要知道空间裂缝附近的空间本就不稳,一旦受到这种震动,阁楼附近便可随时随地产生新的空间裂缝,到时候后果可想而知。

    在进入草灵谷之前,乔远可是亲眼看见几名修士以法术和树木试探空间裂缝,最终却是被突然出现的空间裂缝吞噬。

    想到当日那些修士毫无反抗的被空间裂缝切成两半的场景,乔远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布置好这个陷阱,乔远又将此地探查了一遍,将他来过得痕迹全部清除之后,才匆匆离开了这里。

    随后乔远又赶往其他地方,挑选适合之地准备新的手段。

    与此同时,一名身穿银色软甲、披着一头银发的俊逸青年缓步走到了七宝楼前。

    银发青年脚步一顿,抬头打量了一眼这金砖玉砌的七层塔楼,目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轻声喃喃。

    “七宝楼,看这淡淡的金色光晕,里面倒还真有宝物。”

    随即他又将目光落在了那打开一丝缝隙的大门,看了几眼,银发青年低下头,又看见了地面上三个微不可查的脚印。

    “居然有人在我前面。”

    银发青年面色一沉,心中念头百转,那传送阵可是他主持开启的,怎么可能有人会传送到他的前面。

    这银发青年正是苏真,他对于此事极为不解,但在思索了十多息后,苏真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低声说道。

    “莫非是我那未曾谋面的小师弟?呵呵……,有些意思!”

    说着他脸上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直接迈步向着七宝楼走去。

    推开大门,苏真脸上洋溢着无比自信的微笑,消失在了屏风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