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救个女神当老婆 > 第510章 营救野玫瑰
    “咳咳,若滢,淑女点,别欺负我女婿。”

    李庭锋开口阻止,李若滢这才放开王道,还伸手温柔的给他揉揉耳朵。

    王道欲哭无泪,这算啥?野蛮女友?

    “你们都出去!”

    随着李庭锋下令,保镖们全都出去了,白雪也要出去时,却被叫住。

    “白姑娘,这东西是?”

    此时的他举起了战帖,白雪等保镖们全都出去,又看了眼李若初,李庭锋哄了二女儿几句让她也出去,这才关上门。

    让王道意外的是,白雪竟然直言不讳,“你大女儿被人下种了,是王道替她解的,如今还在治疗中。我们怀疑这事跟倭国的樱花社有关,他们派了头号杀手挑战王道,想先除掉他,就在今天中午打。”

    “混账!竟敢打我女儿主意,我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李庭锋身上立刻露出杀气,王道眨眨眼,看出来了,是个淬体期修士。

    就跟变脸一样,李庭锋又满脸堆笑的看着王道,“爱婿,这次就劳烦你了,绝对手到擒来。有空的时候能否指点我一二?”

    王道又是眨眨眼,他可不想随便指点人,这时白雪再次说道。

    “我看过资料,李家跟你确实有缘,当初你被丢在路边让黑玄真人捡了,带着你来到李家给若滢姑娘看了命格,下了彩凤汇灵封印阵。还打通了李董身体两条经脉,让他成了修士,却没传下功法。”

    “你是当初那个小家伙?”李庭锋大叫出声。

    王道一脑门汗,只感觉被一万只草泥马踩踏而过,还是来回踩了好几遍。

    他那里能记得几个月大时的事情。不过被逐出师门时,师傅交代了,说他有段尘缘未了,让到保北市定居一阵子,要不然才不会来这里。

    有阴谋!

    他眼角抽筋,感觉自己被师傅算计了,仿佛看到了师傅又在露出算出天机时那副老狐狸般的笑容。

    “爱婿,你竟然是黑玄他老人家的徒弟,当初他老人家就说过若滢和你有缘,这是天意啊。”

    李庭锋拉着王道的手就不松开了,李若滢更是满眼欣喜,竟然还是命中的情郎,让她感觉心里更加踏实。

    王道伸手擦了把脑门上的汗,只想赶紧逃离此地,被人算计的感觉可不好,就算是那人是自己师父也不行。他见了太多被师傅算计过的人有多惨,早就有了心理阴影。

    干笑一声,赶紧说道,“你先别高兴的太早,我是宗门弃徒,已经被逐出门墙了。”

    李庭锋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扭头看向白雪,以前跟她接触过,知道她是特别事务局保北市分部的重要成员,知道很多隐秘事情。

    白雪点点头,“王道说的没错,资料上说他犯了强暴未遂和杀人两条重罪,杀了一个强大势力的十八位修士,危险程度S,李家要是跟他联姻,等着倒霉吧。”

    李庭锋就跟触电般的松了手,连退几步,尴尬的笑了笑。

    “小兄弟,这次多亏你仗义出手,只要治好了小女的病,并且击退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老哥我必有重谢。”

    好嘛,爱婿转眼变小兄弟,抬了一辈,却生疏多了。

    李若滢立刻急了,却被李庭锋瞪了一眼,她了解父亲的脾气,恼怒的没开口。

    王道却放了心,他还真不想有什么牵挂,免得连累人家,游走花丛,片叶不沾身,这才是想要的。

    咧嘴向着李若滢一笑,“听到没,还不赶紧叫叔叔。”

    李若滢扬起了拳头,李庭锋却趁机说道,“我勉强也算是黑玄真人的记名弟子,跟王道兄弟是平辈,你叫叔叔是应该的,还不叫人。”

    这话差点让李若滢暴走,咬着牙挤出俩个字。

    “叔叔!”

    “乖!”

    王道立刻答应,就差摸摸她的头给根棒棒糖了。

    “我这大女儿天资聪慧,比若初强多了,虽然刚满二十岁,可已经结束了学业,获得硕士学位,如今帮我打理公司。不像是若初,还在上大二,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听出李庭锋是故意转移话题,王道笑了笑,“放心吧,治好若滢的病我就离开保北市。中午还要决斗,我先休息下。”

    说完走向卧室,李若滢很想跟进去,却被父亲拽出了房门。

    白雪没走,走进卧室看到王道郁闷的扑倒在大床上,清冷问道,“有没有兴趣加入特别事务局?”

    “你让我睡一年我就加入,少一天都不行。”

    “去死吧,最好是让不冷把你大卸八块!”

    白雪气呼呼的转身就走,十点多钟又回来了,拿来一面盾牌和一把唐刀,不管是盾牌和刀都泛着银白色,散发冰冷的金属光泽,一看就是好东西。

    王道还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就跟死了一样,白雪没好气的用刀一敲盾牌,他才慢动作般扭头看来。

    “钛合金打造,绝对能堪比不冷的刀。”白雪解释出声。

    王道却闭上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用不着这玩意。”

    “还是小心点好,有备无患。”

    说完白雪将盾牌和刀放下,又问,“午饭战前吃还是战后吃?”

    “没胃口,我特么预感还有更倒霉的事情要发生。”

    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响起,他缓慢的从兜里掏出来一看,跟打了鸡血一样坐起身,赶紧接听,略带恭敬的说道。

    “大师姐,有何吩咐?”

    他这大师姐从小把他带大,如同母亲一般,是除了师父之外最尊重的人。

    懒散的女人话语从听筒里传来,“小道道,师傅有令,不许杀不冷,击败就好。还有,他老人家让我给你办理了河川大学入学手续,以后好好上学,修身养性,顺便保护好李若初,通知书下午就送到了,你好自为之吧。”

    大师姐说完就挂了,王道张着大嘴一脸要死了的样子,心中哀嚎。

    师傅,您老人家是要玩死我这弃徒吗?

    这家伙从小在深山里修炼,虽然也有文化课,却都是师兄师姐们教导,连小学都没上过,直接让他上大学,那不是要命呢!

    苍天啊,大地啊,干毛让我上学去保护李若初,她姐姐李若滢才是特殊命格,师傅搞错了吧?

    拿着手机想给大师姐打回去,手指要按回拨键时却停住了,师父那老狐狸绝对不会记错。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李若初比李若滢还重要,李若滢很可能只是一个掩饰,让她的光芒完全盖住李若初,让人把那丫头忽略了。

    伸手挠头,越发感觉到自己被冤枉师傅是知道的,顺势逐出宗门派到保北市,算出会跟李家接触,只不过师傅的最终目的猜不出。

    心里多少有点抵触,感觉自己和那对双胞胎就是师傅棋盘上的棋子,任凭摆布,以后该如何都被安排好了。

    修行之人讲究我命由我不由天,玩的就是逆天改命,梦想的就是摆脱天地束缚飞升成仙,就算下令之人是自己师父,王道心里同样很不爽。

    不爽又能怎样,那是自幼把自己养大,又教授自己一身本领的师傅,比把自己丢弃在路边,从未见过的亲生父母靠谱多了,只不过是让去上学,保护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小菜一碟。

    想到这里王道心里舒服了些,甚至开始歪歪能勾引起个校花学生妹,展开自己的校园猎艳之旅,能找到资质绝佳的炉鼎,双修下就更棒了。

    有了动力,这家伙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笑着在床上打滚,看的白雪莫名其妙。

    “神经病!祝你被不冷砍死,我也就不用在监视你。”

    白雪说完又走了,王道又瘫在床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十一点多点,白雪推着餐车进入房间,娇呼一声。

    “吃断头饭啦,吃饱好上路。”

    王道爬了起来,问道,“那对双胞胎呢?”

    “人家早回家了,谁管你死活。”

    “我闻着怎么这么大的醋味,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白雪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少臭美,打完帮我给一个人治治病。”

    说完把饭菜摆到桌上,还挺丰盛,都是山珍海味。

    想到那个不冷,王道眉头一皱,师傅为何特意嘱咐不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