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小卖部 > 第575章 天蓬入伍(第二更)
    却说王昊三人往福陵山去,腾云驾雾,落在云栈洞外。

    顿时,那些上门求事的凡人纷纷望了过来,见得几人腾云驾雾,一阵躬身行礼。

    就连那几个忙活的童子见状,也是惊奇莫名,上前相询。

    “小童见过三位仙师,敢问尊驾何人,来此为何?”小童问道。

    “小孩,你不要多问,去叫你们洞主出来见驾,迟了恐有大罪。”孙悟空笑道。

    此言一出,顿时惊呆众人,就连高才也是心中一抖,却不敢言语。

    那小童闻言,也是心中一惊,暗中观察三人,均不得见过。又想起对方腾云驾雾,必是高人无疑,也不敢质疑。

    “仙师请稍后,小人这就去禀报。”小童说道,轻哼了一声,转身进了洞府。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那洞内就沿来一胖道人,老远就能听到嘴上骂骂咧咧。

    “何人如此大胆,到了我福陵山还敢叫贫道来见,我倒要看看是谁。”胖道人喝道,正是那天蓬变化。

    “哈哈哈,天蓬老弟,是俺老孙来看你了。”却是孙悟空火眼金睛已认出天蓬,不由大笑。

    “诶,是猴哥来了,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快请里面坐。咦,你不是在两界山?何时脱困的?”天蓬大喜,加快了脚步。

    “你这呆子,却是越来越没眼力劲,还不睁大眼睛看看,是至尊亲临也。”孙悟空喝道。

    天蓬闻言,这才瞪大了眼睛抬头一看,只见得王昊高坐白马,微笑向他,看的天蓬是一声惊呼。

    “是天帝来了,臣天蓬惶恐,参见天帝。”天蓬高呼,一个疾奔到了王昊跟前,伏地叩首。

    众人见状,无不大惊,这可是威名远扬的天蓬大仙啊,何以对一个小青年行以如此大礼。

    众人也是吓得纷纷跪拜,就连那先前略有不满的小童儿也是心惊胆颤,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此去西方路经此地,听起天蓬大仙的名头,便知道是你。此刻过来一趟,也是带你随行,也算是履行当年师徒之约,你可愿跟我走一趟。”王昊笑道。

    天蓬闻言,大喜不已,接连叩首。

    “愿意愿意,徒儿叩见师父。”天蓬欢喜道。

    “起来吧。”王昊笑道。

    “是,师父。”天蓬笑道,走到王昊跟前。

    “师父,敢问此去多少时日?”天蓬问道。

    “两月光景。”王昊说道。

    “好,好,可否请师父移驾寒舍,稍作歇息,待徒儿收拾交代一番,即可就启程。”天蓬说道。

    “前头带路。”王昊说道。

    “好勒,师父请。”天蓬说道,迎着王昊入内,孙悟空也是笑嘻嘻的一路跟上。

    却是高才心中大惊大喜,暗自猜测王昊来历。

    “这个仙长真是厉害,话没说两句,就让那天蓬大仙叩首连连。还心甘情愿一口一个师父叫着,想必很是大有来头。”高才心中暗道。

    天蓬迎着王昊入了洞府,却也是光华四壁,富丽堂皇。

    却说一行人入了洞府,顿时就有一妇人起身来迎,只见她姿色寻常,已是年过半百模样。

    “这位是?”王昊问道。

    “师父容禀,这是贱内卵氏。”天蓬说道,不由叹了一口气。

    一旁的孙悟空见状,虽没多说,也是哼哼了一声,暗道这天蓬出身不差,竟找了个老妇,也是丢煞脸也。

    天蓬闻得孙悟空哼哼声,也是无奈,只得说出其中原委。

    “师父,猴哥,你们是不知,当年我被吴刚变成猪,法力失灵不得运转。在丛林中数十次死里逃生,要不是卵二姐多次相救,不离不弃,我早已命丧黄泉。”

    “好在后来修行不缀,总算能动用法力,这才慢慢修行入途,在此落脚。为了给卵二姐延寿,这才收受凡人钱财,为其消灾,偶也出去游走做做法事。”天蓬说道。

    孙悟空闻言,这才刮目相看,王昊闻言,也是点头。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王昊笑道。

    “是,师父说的是。”天蓬附和道。

    “郎君,这位是?”那卵二姐见几人数络,不由问道。

    “娘子你是不知,这便是我常给你提及的昊天大帝,今日来此却是收我为徒,随行左右。”天蓬说道。

    “是天帝尊驾,民妇见过至尊。”卵二姐惊道,叩首。

    “起来吧,不必多礼,天蓬叫我一声师父,你便如他一般,也叫我一声师父就是。”王昊说道,却也能看出这卵二姐本体,不过是个蚕蛹成精,已是时日无多。

    “是的,民妇见过师父大驾。”卵二姐说道。

    “这声师父也不要你白叫,这是仙家蟠桃,你拿去吃下自可延年益寿,位列人仙。”王昊说道,拿出一颗三千年蟠桃来。

    卵二姐闻言,自是大喜,连忙接过谢恩。

    “今日来此,正如天蓬所言,我要带他去游览一番地仙景象,也不过两月光景,我等随行却是不便携带家眷,你可舍得?”王昊问道。

    那卵二姐望了天蓬一眼,点头答应。

    “拙夫能跟随天帝左右,民妇自是高兴,哪里会阻拦,这就为他收拾行装。”卵二姐说道。

    当下,卵二姐开始收拾起来,不过盏茶功夫,已是收拾妥当。

    天蓬与卵二姐一阵道别之后,随着王昊腾云往高老庄而去,留下洞外一干应求之人,也被卵二姐逐一打发了去。

    话分两头,却说离福陵山五十里外的一座大庄园高老庄,此刻已是重兵把守,一片张灯结彩,正是在操办喜事。

    然而,那些忙碌的仆人一个个脸上却没有半点喜庆之色,反而愁眉苦脸。

    “都精神点,摆着苦瓜脸给谁看,跟死了爹妈一样,尔等在如此这般,就要人头落地。”却是那兵甲头领一声喝。

    伴随着兵甲头领语落,周边驻守的兵甲也是齐喝一声,吓得那些高家下人心惊胆颤,只得强颜欢笑,继续忙活。

    就在那兵甲首领不远处,却是端坐着一个青年,华衣玉服,品着香茶,很是富贵,正是那乌斯藏国王子噶孜。

    噶孜旁边,站着一道人,年约三旬,贼没冷眼,正是那贴身护从大宝法王。

    “法王,离吉时还有多久?”噶孜问道。

    “回王子,再过一刻钟就是。”大宝法王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