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马腾天下 > 第324章 着意结纳待太守
    却说曹无伤仔细研究马腾的战例,发现马腾在塞外的几次大战,全都是用的巧劲,没有一场是硬碰硬的攻坚战:

    第一战,马腾用的是火烧连营的战术,使步度根两万人马在没有看见马腾本人模样的情况下损失了一万两千多人;

    第二战,步度根莫明其妙地反水,使且渠伯德一万人马损失大半;

    第三战,莫奕于中了马腾的埋伏,三万人马几乎是损失殆尽,最后把自己的老本也搭了进去!

    可以说,联军损失的这四万多人马,大部分是死于非直接战斗,而是一些复杂的外在因素。

    就一般人而言,也许这正是统帅高明的地方,以已方最少的损失,换取最大的战斗成果。

    曹无伤也明白这一点。

    所谓的属国精骑,最擅长的就是以少胜多。

    但对于马腾来说,曹无伤不愿意这样想。

    不过,他很佩服马腾的勇气,钦佩他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胆魄。

    然而在转念之间,曹无伤又将马腾的这种胆魄归结于简单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自己年轻时就是这样,只是没有马腾这样的环境和条件,更没有马腾的运气而已!

    接下来,马腾自然而然地如别人所料,封侯、拜将、并成为一郡之守。

    对这些待遇,只有羡慕;

    只是没有想到,接下来马腾的京城之旅,让人不只是羡慕,而是嫉妒了:

    皇上赐婚,未婚妻晋公主位;

    马腾的所有条陈、进言,皇上不但全部采纳,而且格外开恩另赐了许多;

    朝中的各股势力,尤其是宦官与士大夫这两股平时水火不相容的势力,这次难得一致地全都向马腾看齐,都在各尽所能为马腾提供各种好处和方便。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马腾,仿佛一夜之间成为天下人的宠儿。

    这可就值得人们深思和玩味了,表面上是朝庭对马腾战功的酬谢,然这来来往往的一切,均如雾里看花,里面所包含的东西岂止是一场功劳所能达到的?

    对京城里发生的故事,曹无伤似懂非懂;

    然作为一个纵横疆场几十年的地方宿将,他感觉到了非同寻常。

    他明白,马腾这人将来定会青云直上,这时交结于他,恰当其时。

    然而他掉不下这个面子:

    本来说马腾大婚时机会最好,他也听说了马腾大婚的消息,但他始终未能走出这一步;

    马腾上任后,作为一块地盘上的两个首脑,如果说他主动示好,先行一步,效果自然最佳。

    然而当惯了老大的他,还是梦想着马腾能先来拜访,他自然就会顺坡下驴,刻意结纳,但是这个场面最终没有出现;

    马腾要建新城,他听说了,他知道以张掖郡的实力要建设这样一个新城,困难多多。

    而属国广有钱财物力,若能解囊相助,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然而曹无伤还纠结于马腾年幼没有先来拜访失了礼数,所以也白白浪费了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

    他想,若是凉州刺史孟佗能最近来张掖就好了。

    这样,可以借招待孟佗的机会与马腾见面,一诉心曲,从此正常交往。

    他相信,以自己雄厚的财力和超人的人格魅力,拿下年轻的马腾可以说是不用费吹灰之力。

    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孟佗没有等到,马腾今日却主动上门来了;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马腾这次主动上门,不是因小尊大进行的礼节性拜访,而是兴师问罪来了!

    曹无伤正在大树下一边使劲地摇着蒲扇,一边诅咒着这炎热的天气,一大早就要热死人。

    这时,一个士兵跑进来,单腿跪地,禀道:“启禀都尉大人,张掖太守求见。”

    “啪!”这时一只苍蝇在曹无伤眼前嗡嗡直叫,最后干脆直接飞落到曹无伤的鼻梁上。

    曹无伤不耐其烦,一巴掌将其打落在地,士兵说的是什么,他却没有听清。

    “是谁要见我?”曹无伤问。

    “都尉大人,是张掖太守。”士兵重复道。

    “是谁?”曹无伤又高声问道。

    他本已听清了,但不敢相信,是以再度发问。

    “是张掖太守,都尉大人。他们一行十个人,现在城门外等候。”士兵又重复道。

    “击鼓,列队迎接!”曹无伤令道。

    士兵称诺,退了出去。

    稍顷,听得城内鼓声阵阵,震彻四方;稍待,又听得城内马蹄声起,兵器铿锵作响---

    马腾等正自在门口等待。

    忽听得一阵脚步声,只见十几个士兵从城内出来,肩扛手推,吱呀呀,两扇大门洞开。

    紧接着,从城内走出一员大将,甲胄在身,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如玄铁黑塔一般,身后跟着一大串文官武将;

    再打眼望去,只见城内大门两侧,两列士兵手持兵器,整齐划一,排成两队,昂首挺胸,十分庄严威武。

    “是寿成老弟来了吗?”人未到,声先闻,一个炸雷似的声音在马腾耳边响起。

    曹无伤人在城门洞里就开始咋乎起来,满脸都是可掬的笑容。

    只不过他一脸的横肉,这个笑容着实有些怪异、瘆人!

    不知为什么,马腾今日突然见到这位以前素未谋面的曹无伤,心中忽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

    这种别扭倒不是因为他的属下郑郝年,而是一种来自心底的说不清的感觉!

    然官场之中礼不可废。

    马腾尽管心中不爽,便还是急忙下马,一礼道:“张掖太守马腾,见过属国都尉!”

    曹无伤赶上前去,把马腾双手托住,让马腾的这一礼行到一半就止住了,嗔道:

    “我说寿成老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你没听见我叫你老弟吗?我们之间是兄弟相交,那么客套作什么?”

    马腾道:“你我初次相见,礼不可废。”

    曹无伤说:“虽说初次,但你的大名在我耳朵里可是起了茧子了,哈哈!来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