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御龙九天 > 第389章 大云经
    金夕的衣裳是贞儿为他穿着上的。

    他已经舍不下贞儿。

    两人几乎是依偎在一起又度过几日,金夕终于下定决心,绝不能私吞贞儿,最重要的是,太乙山谷已经无法返回,存留下来的草果进食不了几日,贞儿绝不可能辟谷,人可以老死,但决不能饿死,更不能双双命丧暗殿。

    他发现贞儿睡得香甜,不禁低头吻去,随后抱着她来到那道光柱边,甚至贪婪地一起迈入光中,结果毫无反应。

    暗暗苦笑,看来谁人的求生欲望都是本性,便轻轻地把她单独放入光环之内。

    贞儿悠然消失。

    他知道,她的故乡在睦州,一定是现身家中好好睡觉去了。

    彻底轻松下来,便打坐在一旁,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等死。

    “等等!”他忽然想起冰婉儿离开时地面上出现的丹药,似乎怕被人抢走,下意识地喊道。

    取出来观看,丝毫无法窥破,再拿魔族丹册比对,根本没有记载。

    也许,是延续生命的丹药吧?

    于是他开始等待,等待一个月过后,是否生息凝滞,如果仍然出现不适,不管这丹药是什么,也要吞下尝试一番。

    ───睦州民居。

    陈硕贞迷迷糊糊中醒来,张臂搜索着金夕,“呵呵,在你怀里还能梦到你呢!”

    没有动静,也没有人。

    她忽地坐起,瞬间目瞪口呆!

    没有金夕。

    梦境!

    马上,她又仰卧下去,绝不相信这是事实,即使是梦也不要这么醒来,要回到梦中再去寻找金夕,可是眼睛再也合不上。

    “唔!”她狠狠掐向腿际,疼得自己呻吟数声。

    “金夕!”

    贞儿已经做好同时赴死的准备,因为在那里她根本无法存活下去。

    她惊恐地巡视一番四周,彻底醒来,顿时明白一切,捂着眼睛抽泣起来。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她缓缓取出那本《大云经》,俨然已经没有那种高兴的神色,刚刚翻看到第一页,“啊?”吓得经书脱手,忙把经书包裹起来藏入怀中,偷偷溜出早已无人居住的农家。

    很快,陈硕贞便联系到旧部手下。

    有人禀报:“我们已经联系近千人,也有数百兵器,均是被官府压榨得无法生活下去的人,只要小娘一声令下,这些人就会揭竿而起。”

    陈硕贞思忖之后吩咐:“缓一缓,筹集些银两分发给他们,不要让他们饿死。”

    “是!”

    她躲在手下早已筹备好的新居中,仰面朝天,“金夕,你一定能走出太乙山,我等你;妹妹,当下如何,你身为皇妃,姐姐无法造反啊!”

    说着,她刚要去取大云经,马上又惊悚退手。

    ───感业寺。

    整座寺庙被官兵把守,不允许香客进入,里面早已清水润道,灰尘不染,所有妃子和侍卫在等待着皇帝李治的驾到。

    此日,为先皇驾崩一年祭日。

    武媚忧郁地端坐在木几上,淡妆清颜,一身素袍,更是显得饱满流畅。

    “才人,”侍女上前,递来一杯热水,“为何如此忧愁?”

    武媚苦笑,“先皇祭日,焉能高兴得起来?”

    她低身将木箱打开,不知不觉将那件金夕撕扯的红裳提出,眼前再度浮现出金夕的身影,仿佛又以红条遮住眼睛飞在空中,击打着仙女。

    “这件红裳?”侍女见才人提衣不语,不明白才人的意思

    武媚的记忆却转向飘忽在空中的绿衣仙女,真的像贞儿说的那般,似曾见过,“绿衣?”她不禁脱口而出。

    “才人说笑了,这明明是红裳呢!”侍女却以为武才人在调笑。

    武媚强忍眼泪,提起朱笔,在旁案的纸张上书下如意娘: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因为纷纷思念,已经把红色看做绿色,如此憔悴正是因为回忆,如果不信近来落泪,就归来开启衣箱看一看红色裙裳吧。

    祭祀完毕,武媚悻悻回到睡房。

    “圣人至!”

    一声长呼,拉开武媚领悟日月空的长途。

    李治行完祭事,早已变得兴致冲冲,大步流星迈入武媚房间,“媚姐姐,朕来看你,因何变得这么黯淡?”

    武媚关切地瞧着眼前的李治,刚想抬手安抚一下,又徐徐落臂,没有回答皇帝的问话,而是轻声道:

    “国事操劳,你却累瘦许多呢。”

    李治大笑,“有姐姐在,再累也无妨,”他忽然瞧见桌案上面的词句,“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纷纷……”他是越读越伤感,不禁眼含热泪,忽地转向武媚,“没想到,姐姐如此愁苦,善儿多谢姐姐挂念!”

    武媚立即佯作不满,“陛下,不可屈呼名讳,让人见了笑话。”

    “哪里,”李治抬手按住那纸张,“朕在你面前就是善儿,”他对那诗句恋恋不舍,又瞧过去,“如意娘,如意娘,不如以后就称呼你媚娘!”

    武媚含羞。

    李治喜不能制,上前将武媚抱在怀中,双手忙乱起来。

    侍女一见急忙跑出睡房,冲着侍卫耳语几句。

    “护驾!”

    一队侍卫立即向后退去,将武媚的睡屋围得水泄不通,当然不能听见里面任何动静,否则属于大不敬。

    太阳明亮起来,感业寺内虽然四处是侍卫、官员和侍人,看上去却空荡荡一般;只有两只翠鸟奔来落在那座房顶,刚要绕头厮磨一番,似是感觉屋内已经有人在行事,急忙振翅高飞。

    ───太乙山秘境终殿内,金夕的神情紧张起来。

    明日,就是贞儿离开整整一个月的期限,到时一定会血脉迟滞,不再生息,如果无法化解只能是死亡。

    他不敢想,如果死在这里,娘亲、婉儿、刘冷和程杰怎么办,御龙九天怎么办?

    只有去念及武媚和贞儿,但愿她们既不要相见,又能平安度过。

    “历经此劫,你一定会无事的!”他在暗嘱武媚,日月空三字遇到武媚而消失,她一定有能力挽狂澜,化解掉无尽险境。

    “你,又在做什么,读经书?”金夕暗问贞儿。

    他一眼也没有看过那本大云经,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不过看样子贞儿很是欢喜。只是他不晓得,眼下的贞儿不但在苦苦等候着他,而且因为有才人妹妹的存在,已经不敢再去翻看大云经。

    “如果我死去,一定会有人来到这里取走四方尊!”

    金夕在暗劝自己,不相信御龙大业就此停罢,藏在古墓五百年也被自己发现取回,即使流落这里仍会有人步入取走,在眼前重生通往真界的传界阵,完成接下来的藏龙。

    想至此,他安然下来。

    静静地等候着。

    一日过去,他索性盘坐下来,摆弄得既很得体,也非常大义凛然,以免被后辈之人发现予以嘲笑,在那里合目等待身体突变。

    同时局促不安的,还有那两个女子!

    武媚驱走侍女独自坐在感业寺内,瞪大双眼瞧着已经悬挂起来的《如意娘》,聆听着房外窸窣的脚步声,那是皇帝专门派来守护她的侍卫,绝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凡是入内的膳食衣物均需经过严格地探查。

    她低下头,喃喃自语:今日便是金夕需要贞儿的日子,你们还能在秘境中吗?恐怕不会,金夕绝不会让贞儿姐姐死在里面的,可是金夕怎么办?

    陈硕贞也是像武媚那样,单独一人留在秘屋中,却是焦急地蹲下来强忍着心痛,不断重复着:

    “你一定出来了,一定出来了!”

    可是,仍然暗伤下去,出来又能怎样,眼下不在身边,一样会死去。

    她已经知道金夕的玄机,只是像当初金夕冰婉儿认为温媱那样,认为他患有不可治愈的疾病,也许正是需要前世夫妻的拥抱才能存活下去。

    “郎君!”

    陈硕贞流下泪水。

    自此,她未再谈婚论嫁,凡是有人提及,均称夫君早逝。

    太乙秘殿,金夕有些不耐烦了。

    已经大半天过去,仍然没有任何反应,“你爹娘的!”不禁开口骂道,越是这种恐怖的等待,越是熬煞心机。

    整整一日,他的脑海中始终旋转着贞儿的影子。

    因为那是生息所在。

    蓦地,他跳下那座石桌,难道不再需要贞儿的拥抱了吗?难道是因为与她……刚刚想到这里,不禁脱口而出:

    “是温媱!”

    无边的惆怅、恐怖和思忆,终于冲破记忆的堤坝,就在意念中想起与贞儿云雨之时,鱼湖中的场景清晰起来。

    那是温媱,扯掉两人的衣裳,将一切奉献给他。

    从此,中止了他贪恋香息的劣性。

    他的脑海中清晰起来:

    就在冰洞,一个女子厉声喝道:站住!随后问道:我问你,怎么才能寻人?又如实介绍自己:“我叫温媱,你叫什么?

    那,你在做什么?温媱问。

    金夕没好气答道:我在如厕!

    如厕?温媱来了兴趣,何为如厕,做来我看?

    一幕幕场景全部再现,温媱的身影全部活跃起来,直到最后,金夕重创卧床,是温媱割腕成血,落地成丹,赠给他九十九滴血,也就是九十九颗迭劫丹。

    “温媱!”

    金夕扯破喉咙吼道。

    不错,温媱需要与他拥抱才能维持生息!

    凡界初来,他也被视作疯者,也需要与贞儿拥抱才能生存……一切,如同覆辙;也许,正是两人相合之时,贞儿与温媱用身体和一切解除了他需要拥抱才能生存的顽疾。

    可是,温媱为何幻化成贞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