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回到宋朝当大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庄园(下)
    彪b这人,王金童一直认为他很有风度,他和他媳妇,两个人可谓天作之合,天生就有一种默契,一个卖,一个温文尔雅的要银子。

    胡谷宇听到彪b的话,虎躯微微一震,面色有点尴尬,回头问道:“多少银子?”

    “你就给三百两银子”彪b说出了价格,这个价格不便宜,但是也不算太离谱,胡谷宇也他妈沒问为啥是三百两银子,。

    “铁子,兜里还有银子么。”胡谷宇冲着他朋友问了一句。

    “…三钱有…三百两就沒有。”胡谷宇他朋友小声说了一句。

    “草了…”胡谷宇骂了一句,心里气的不行想叫外面的侯向南找人送银子,但觉得这事儿太丢人了,筹措了一会,胡谷宇舔着脸说出了一句:“哥们…以后我经常來…给你媳妇当个回头客……”

    “你什么意思。”彪b不太理解的问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说,这回能不能赊我一回……我保证,明天还來。”胡谷宇脑袋都要埋在了裤裆里。

    彪b愣了…混混愣了,热闹的人愣了……尼玛,这事儿还有赊账的么。

    “啥意思哥们,你是不要玩一回“霸王嫖”。”彪b就认银子,给银子咋地都行,不给银子,脸色立马阴了下來。

    ”有话好说“.

    “说你妈逼,你到底给不给得起银子”彪b大怒着问道。

    “你咋骂人呢?”胡谷宇也不是善茬,扒拉开彪b指着自己的手指。瞪着眼问道。

    “不给银子我骂你咋地?“

    “我不说了明儿一起结么,杀人不过头点地,咋地,要不让你媳妇再来一下。”

    “去你娘的”彪b一拳就抡了过來。

    “蓬。”胡谷宇一个趔趄,向后退了两,。一摸脸,手掌一片血迹。鼻子顿时哗哗淌血。胡谷宇怒道:“我不干你媳妇,你就不知道我和你是连襟,我干死你。”

    莫名其妙沒了五万两银子,还让人家骂了一句霸王嫖,今儿这事丢人丢到家了,此时不干,何时干?

    所以胡谷宇骂完,就一拳打在了彪b的脸上,随即厮打了起來,胡谷宇的朋友虽然胆小,但是也还算仗义,沒跑,跟着胡谷宇一起战斗。

    胡谷宇虽然当过御前侍卫,但是这地方空间狭小,施展不开,再加上对伙的人太多,沒多一会,就被彪b干倒在地,随后一群人一顿大脚丫子开始猛踹胡谷宇。

    踢得那叫一个狠,这些人都是人不算是江湖上的人,就是个打手,在这里面干的时间长了,打架经验很丰富,踹人都专门用后脚跟刨,沒多一会胡谷宇满脸是血。

    彪b更是生猛,直接双脚蹦起,开始在胡谷宇身上蹦,蹦一下还骂一句:“我媳妇那么漂亮,就让你这么白玩了啊……”

    一时间赌场骂声四起,地毯上全是血迹,胡谷宇缩卷在地上,死死护着脑袋,圈踢了一盏茶功夫,彪b不想把事儿弄大,所以彪b让众人,给胡谷宇二人扔了出去。

    彪b虽然着傻bb的,但是其实挺有脑瓜,怕胡谷宇报复,就派人暗中观察了胡谷宇一会,果然沒多久以后,那人回來说,胡谷宇沒走,派人骑着驴找人去了。

    彪b胜券在握的大手一挥,带着二十多人,拿着家伙,出了别庄园,后來就是王金童他们及时赶到。

    一条人命,好几个重伤,无数轻伤,这么重的案子,原因就是因为胡谷宇沒给银子,发生了一回霸王嫖,由此可见,胡谷宇病的不轻。

    王金童知道了事情原委以后,越想越來气,骂了胡谷宇不止一次,他见王金童伤的这么重,也不还嘴,一个劲的道歉。

    王金童能够活过来,他是真的挺愧疚,因为王金童差点沒死了,欣然更是对他沒啥好脸色,所以最近一个劲的给王金童买东西,并且承诺,以后有事,他能办的了的,沒说的,给办,办不了的,想尽一切办法,也给办……

    王金童看他态度那么诚,。也就不太骂他了,不过霍隽和裘海岳真怒了,当天晚上,裘海岳就带着一帮兄弟给庄园围上了。

    这段时间找霍隽谈这事的各个地方的人物一直络绎不绝,江湖大哥,做生意的,官方的人。霍隽的回答都相同:“银子我不缺,是我霍隽朋友的,就别掺和这事儿。”

    王金童这一伙铁了心要整,这个听说很牛逼的赌庄后面的老大。

    十多天以后,就在王金童他们要动手的时候,长孙擎来到了魏家庄,他是想先找王金童谈,然后再找霍隽谈,他们的谈话王金童不知道,但是王金童和长孙擎的谈话,王金童却是历历在目。

    “金童啊…伤养的怎么样。”长孙擎带了些水果走了进來。

    “买滴啥啊?是我喜欢吃的么?”王金童也沒客气,刚恢复一些,就嬉皮笑脸的问道。

    “呵呵,你这小子,还真不跟我客气。”

    “你不是我亲哥么。”

    “那必须地。”长孙擎说着坐了下來。

    交朋友是一种投资。霍隽在长孙擎还是班头的时候,就给了他当河东官事时候才能得到的东西,现在孙长孙擎是河东府护卫了,但是他们依然还是朋友,不过这时候,先前的投资,已经开始有了回笼的迹象。

    ”长孙大哥找我是啥事啊?是不是我捅死人的事?“

    “那没事,就是当时捅死人的不是你,是个普通老百姓,在那种情况下失手扎死人,都得按照防卫过当判,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关于.……!”长孙擎的话没说完,但是意思很明显了,他是来说情的。

    “.呵呵,孙哥,咱们是亲哥俩!”王金童和长孙擎认识的时间比较长,近三年时间,说话比较随便,王金童就差直说,你他娘的可别里外不分。

    “说实话,我能来,是想让你,劝劝你干爹,一部分原因,他们那个庄园老板和我认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你们好.呵呵,现在你干爹在气头上,我的面子都不一定能给.所以找到了你!”长孙擎笑了一下说道。

    “说啥呢.呵呵,哥!!我可差点没死了!!”王金童之所以强调了一句,是心理是在咽不下这口气。

    “金童,你们现在混的不错,银子不缺,人也不缺,最主要是你们还认识我哈哈”长孙擎笑了笑。

    “那肯定,偏头县没有我大哥您的帮衬,那就是没有水的鱼.渴死是必须地!!”王金童拍一句马屁。

    “呵呵,金童,你也别捧我.你认识我,别人也认识,我要真是水,也不可能就养一条鱼,咱们是朋友,别人也是朋友.你说两个朋友打起来,我该帮谁??再说大点!严重点!事儿弄大了,我有能力帮谁??.人呐,随着地位提升,处理事情的办法,也可以多样化,你们现在闯的都不错?”长孙擎像扯着家常一样说道。

    “呵呵.”王金童尴尬一笑。

    “金童,你现在能买得起两千两银子的貂皮大衣,你问问你自己!!你扒开自己的衣服,在身上看看,你是怎么混到现在的,来之不易的东西,才要珍惜.以前打打杀杀,是为了银子,现在你为了啥??”长孙擎的话再明白不过。

    他的一句你为了啥,把王金童问住了,这句话一直在王金童脑海里,王金童沉默了许久,缓缓说道:“长孙大哥.谢谢!”

    “呵呵,谢啥,你想想吧,我先走了,给你买了点苹果,呵呵,吃吃看,挺甜的.”长孙擎指了指桌上的苹果,缓缓说道。

    王金童看了一眼苹果,苹果旁边有一张银票,王金童拿过来,翻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一百两。不用说,这就是那个庄园背后的老板,赔偿的。

    傍晚,霍隽和裘海岳来到魏家庄看这些兄弟,当霍隽来到王金童的屋中,发生了简短的对话。

    “干爹.准备好了?”王金童冲着霍隽问道。

    “恩.再过几天就动手,放心吧.那个彪b,我肯定整死他!”霍隽给王金童削着苹果,看了他一眼说道。

    “.干爹,.算了吧!!”王金童沉吟了许久,缓缓说道。

    当王金童说完这句话,霍隽愣了半天,随后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了一丝放松,他道:“长孙擎跟你谈话了??”霍隽将头低下,继续削苹果。

    “恩.银子都带来了.一百两银子!”王金童点头说道。

    “这事儿,你想好了么?”裘海岳在旁边,看着王金童问道。

    “想好了.!”王金童点了点头。

    “金童.这事儿.”

    “别说了干爹,我懂,回头我跟曹子杰他们打个招呼,回头你跟他们那个背后的老板谈谈吧!”王金童打断了霍隽的话,点头说道。

    霍隽伸出手臂,用力的拍了拍王金童的手臂,意思不言而喻。

    有些话,霍隽没法说,他是掌舵人,有事儿了,他肯定要坚定的站在王金童兄弟这边,为他们做主,但是身为他干儿子的王童,应该是“压事儿”的那个角色,而不是把事儿闹大的那个角色。

    混了三年,这是王金童这个团队,第一次忍气吞声,接受了赔偿,也象征着,王金童这个团队,彻底成熟了,新崛起的一代,会理智的思考问题了。

    当天晚上,王金童和曹子杰,天养,孟子凡,还有胡谷宇五个,在魏家庄的一个大屋子里碰头了。

    王金童将决定结果跟他们说了以后,孟子凡最先表态,同意王金童的看法,随后是曹子杰,胡谷宇虽然恨得咬牙切齿,要报仇,但是毕竟王金童因为他受伤的,所以听到王金童的决定,骂了半个时辰,也同意了。

    只有曹子杰听完我的话,不吭声,足足过了三秒以后,才迷茫的说道:“好.我同意!!!”

    “唉.我这兄弟,大脑真卡!”孟子凡叹息一声缓缓说道。是的曹子杰目前,接收任何的信息,最起码比正常人延迟了三秒。

    一百万两赔偿银子,大家商量了一下,准备分了,王金童伤的最重,霍隽给他分了三十万两,曹子杰也分了三十万两,孟子凡和天养一人分了二十万两,胡谷宇打死也不要银子,说再这样,就不是朋友了。

    至于胡谷宇那个朋友,王金童不揍他,已经很对得起他了,还给他银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