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888:北方霸主(二十五)
    众人被这个变故惊得面无人色。

    他们哪里知道姜芃姬不仅是小仙女,她还是一尊不能惹的煞星!

    一言不合就亮刀子,这跟他们以前碰见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到底是见惯风浪的世家大佬,他们只是惊慌了一阵,旋即冷静下来,将话锋对准了柳佘。

    “柳州牧这是何意?你广邀请帖,邀我们前来商议,没想到竟是早就算计好的鸿门宴?”

    “难不成,你们父女还想要动粗?”

    “崇州这片地界,可不是你们父女便能一手遮天的地方!”

    “柳州牧,你我二人同朝为臣多年,平日素有交情,你当真纵容你家恶女行凶,威胁吾等?”

    众人七嘴八舌,面上虽然镇定,内心仍旧忐忑不安。

    从外头密集的脚步声来看,如果柳佘父女不肯放人,他们怕是插翅难飞。

    柳佘至始至终没有反应,唯有面上挂着一缕浅笑,似乎在看一场耍猴的闹剧。

    正在当吃瓜观众的柳昭惊呆了,他急忙膝行两步,临走不忘攥着一把染着浓香的华贵锦扇。

    “阿姐——你这个架势——千万别误伤你家亲弟啊!”

    柳昭踉跄着躲到姜芃姬身边,一副小可怜的模样。

    他本就生得腼腆,如今刻意卖乖,一手拽着姜芃姬袖口,显得柔弱无助,又无法令人厌恶。

    姜芃姬笑着用手中的檀木锦扇敲打他的手,对方略微吃疼地松开手,眼中写满了可怜。

    见他这副模样,姜芃姬道,“待着,别乱跑。不然的话,等一会儿乱起来,我怕保不住你。”

    柳昭重重点头,好似把她的话当做了圣旨。

    心下安定之后,他再度用悠闲的心态当吃瓜党。

    不出他所料,这位不知深浅的嫡姐,战斗力当真恐怖,一言不合就要闹大的。

    虽说略显粗暴,但也不失为树立威严的好办法。

    对付流氓,当真不能用文雅的法子。

    姜芃姬道,“什么叫纵女行凶呀,本府何时要了你们的性命?”

    几位世家大佬面色微变,他们真没想到,柳佘竟然是铁了心要退隐。

    若非如此,方才就该出声解释或者打圆场,而不是待在一旁看热闹,任由柳羲控场。

    “呵!若非没有恶意,哪里还用派兵围攻?”

    一人冷笑着嘲讽,他道,“依老夫看,分明是借地不成,便直接动武,试图用武力强抢。”

    姜芃姬眼皮子一抬,用充满讥讽的笑容道,“强抢?”

    “难道不是?”

    姜芃姬道,“在本府看来,这应该不算是强抢。你们是从百姓手中巧取豪夺,逼得他们背井离乡、走投无路,如今本府从你们手中取走赃物,那也是替天行道,怎么能说是强抢呢?”

    直播间观众不停为姜芃姬打call,不少人打得电话费都没了。

    对,正面怼!

    一群老家伙敢欺负他们家小仙女,怕是脑子进了水了。

    【取个名字好难】:主播,直接跟他们正面刚,不要怂,我们大力支持你!

    【兰摧玉不折】:最讨厌这种贪得无厌的吸血鬼了,按照主播之前的分析,崇州的土地能支持大规模屯田的,现在全部落入这些吸血鬼手中。其中的猫腻,这些人心中没点儿B数?

    【第五洛】:怎么办?感觉这个直播间不能继续追下去了,我竟然十分赞同主播的说法。

    不管是何种形式的强抢,那都是强抢,但姜芃姬这个土匪却能将自己的强盗行为说得如此光面堂皇,说得让迷弟迷妹为她疯狂打call。不少观众以此自嘲,嘲完之后继续支持姜芃姬。

    躲在姜芃姬身后的柳昭也是目露诧异之色。

    他打小便待在柳府后院,当一个默默无名、被人冷落的庶子。

    幸亏他天性乐观沉稳,下人也没有苛待他,他便渐渐习惯了这样得过且过的日子。

    不过,他骨子里仍旧有着正常人的野心以及对强者的追捧。

    姜芃姬这般强势的姿态,反而让他震惊着迷,好似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戳到了他的要害。

    “对!阿姐说了不是强抢,那便不是强抢。”

    柳昭探出头给姜芃姬声援,一只精瘦有力的手摁在他脑门上,将他摁了回去。

    姜芃姬道,“待一旁看戏就成,谁让你说话了。”

    话音刚落,外头走进来两个不同风华的高壮男子,二人皆是一身威风凛凛的甲胄。

    仔细一瞧,竟是符望与李赟。

    二人对着姜芃姬行礼,道,“参见主公。”

    符望继续道,“主公,外头已经布置完毕。”

    姜芃姬笑道,“可有找到行刺的歹人?”

    众人听懵逼了,有刺客?

    他们怎么不知道?

    几位世家大佬心中浮现不详的预感。

    “刺客正在这里。”符望道。

    姜芃姬道了一句“好”,翩然起身,抬手将柳昭腰间挂着的华贵佩剑拔出鞘。

    “刺客是谁?”

    符望道,“刺客方才试图暗杀主公,不料主公身手不凡,逃开了刺杀,那名歹人见势不好,挟持了在场之人,以此人为要挟,试图逃出重重包围。主公,如今该如何是好?”

    “人质虽重要,但也不能轻易放过刺客。”姜芃姬冷笑道。

    符望又说,“可、可刺客若是心生歹意……”

    观众们懵了一下,符望这是在说梦话吧?

    几位世家大佬却明白过来了,脸色刷一下变成了灰白。

    柳羲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他们过不去!

    哪里有什么刺客?

    不过是她的说辞,暗示他们不听话就要成为莫须有的刺客的剑下亡魂。

    “柳羲,竖子尔敢!”

    姜芃姬道,“我有什么不敢的!”

    说罢,一旁的李赟眼疾手快将那人擒住,押到姜芃姬面前。

    那人试图挣扎,奈何李赟手劲极大,竟是纹丝不动。

    “呸!你若是有种,便真的杀了老夫,不然等来日,定要让你悔青肠子。”

    姜芃姬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府哪里会让你活下来?”

    话音刚落,众人皆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这是,动杀意了?

    未等他表情收敛,已经被那柄华贵得像是艺术品的佩剑洞穿身体。

    竟然——真的杀了?

    柳昭目睹了一切,更看到了那人临死前、眼中流露出的错愕和不可置信,心中寒意渐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