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庶仙升职记 > 896:究竟是为什么
    好可爱的红发娃娃呀,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可爱的小孩子呢。上官昊轻声地问道:“爷爷,我们要不要救他?”不过他心下也在想,这个红发娃娃或许根本就不是人,但他真的太可爱了!

    嗖的一声,一支竹箭不偏不倚地射中了红发娃娃的左腿,娃娃一下子栽倒了下来,想要迅速爬起来却无能为力,只能大声喊着叫救命。只听后面的人笑道:“哈哈哈,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咱们辛辛苦苦寻找了你半个月,今天终于算是有个结果了。一千多年的,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上官昊的眼中却火冒三丈,看着在地上苦苦挣扎的红发娃娃,不禁惹起心中同感,虽然他不大记得以前的事,可是上官昊能够理解此时红发娃娃的心情。

    “爷爷,你救救他吧,小娃娃好可怜,到了那些人手上,肯定会死掉的,他们还要把小娃娃捉去卖呢。”为什么一看见这个孩子,自己的心中就会感觉到莫名的怜惜呢,是这么多年来一直缺少家庭温馨的爱吧,所以引起了共鸣。从小没有受到过别人的保护,所以他特别想去保护别人,不想看到弱小的东西受到伤害,仿佛是伤到了自己一般的。

    红发娃娃确实受伤了,而且看样子应该伤得不轻,鲜血一直从他的左腿上不断地渗透出来,染红了跟前的那一片草地。

    上官昊的眼睛里满是愤恨,是谁,要对这么可爱的孩子斩尽杀绝?他们连一个小孩子也不放过,究竟是为什么?

    “啊......”众人只听一声狂啸从周边传过来,当下警觉起来,一人道:“有人,大家小心了!”奇怪,这山里怎么会有别的人,从来没有谁敢一个人到这里来的,而眼前确确实实出现了一个少年,年纪不大,甚至连剑都有些握住稳(斩仙剑很沉,他能拿得动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你们放过它吧?”上官昊一双如漆的眼睛望着那几个弓箭手,可是对方却步骤一致地摇了摇头,厉声道:“放过它?我们几兄弟追了他半个月,才追到,现在要得手了,你叫我们放过他,有可能吗?小孩子一边去,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否则我们连你也不会放过,还不快走开,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

    上官昊俯下身子抚了抚红发娃娃,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红发娃娃只是点点头,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他的眼睛死死地望向身后的弓箭手,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恐怕众弓箭手们早已经死过千次万次了。

    看着红发娃娃心中无限的恨意,上官昊缓缓地站起身,大叫道:“好,你们一起来吧!不过得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红发娃娃那黑葡萄般的眼睛看着他,很是灿烂地笑了笑,说道:“哥哥,他们是这山下的药农,你赶他们走就是了,别伤到了他们。”原来红发娃娃这么善良,可他们为什么还是要这样对他呢?

    他回过头去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有哥哥在,我不会让他们把你抓走的,除非我死了!”虽然不知道弓箭手的身手,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站直了腰肝,手把斩仙剑抵于面前,将红发娃娃严严实实地给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哥哥,他们人多,你不用管我的!”红发娃娃似是怕他遭遇不测,因为自己连日来的逃逸,娃娃已经知道了这些药农心狠手辣,将自己的同胞们一个个“带”走了,谁也不会放过。

    “不行,这事我今天是管定了!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他冷眼看着正走上前来的弓箭手,淡淡说道。

    “小子,猖狂什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走赶紧走,不然的话我们几个真的不会对你客气什么,识相的让开。”一人说道。

    上官昊耸耸肩,横眉冷对,嘴角划过一丝若有锘无的笑,说道:“你叫我走我就走么,才没那么听话呢!你们采药归采药,干吗伤害小孩子,以大欺小很光荣吗?”

    几个男人怒了,齐挽弓朝这边射来,上官昊飞速地拿过昆仑镜,化成坚盾,竹箭一落到上面便掉了下去,丝毫伤他不得。看样子,几人男人是更加地怒了。

    “那小子手上是什么东西,看上去蛮值钱的,待会我们拿过来去当掉,应该可以捞到不少钱,不是吗?”“嗯!看上去很不错,就不知道是不真金的!”说着,更多的竹箭朝各个方向射来,上官昊挥舞昆仑镜,把攒射而来的竹箭一一地挡在了外面。见这样子不成,那些个大汉干脆直接赤膊上阵,想要把他给一齐灭了。

    上官昊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拉着红发娃娃肉嘟嘟的小手,几个大汉还是不放弃地走上前来。

    “哼哼,现在你想逃也不会放你走了,殊不知惹怒了我们几个没有好下场。”

    “好下场?还不知道是谁没有好下场呢。要过来就都过来吧,我可不怕你们。”他故作镇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眼睛里满是自信的眼神,可是心里却有些发虚。

    他们若真过来了,自己要怎么办,长这么大,自己还从来没有杀过人呢。

    “你们......你们别过来,否则我也不会客气的。”上官昊一边牵着红发娃娃往后退去,一边举着斩仙剑说道。

    “小子,叫你走你不走,现在知道多管闲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吧,还想要我们饶过你吗?最后再给你一个机会,把娃娃交给我们,不然的话你也休想走!”一人怒发冲冠,挽弓说道。

    上官昊只是嗤笑了下,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想要他,你们是废物吗,要的话自己过来抢啊!”

    “什么,大哥,那狗杂种说我们是刻物,大哥,咱们能就这样放过他吗?”众人向领头的那个男人说道。

    而男人只是抚了抚手上的弓箭,忽然之间,他把弓挽圆,朝上官昊射去。竹箭嗖地飞过来,在上官昊的瞳孔里不断地放大,上官昊刚好回过头去看了看红发娃娃,而这一隙的时间却让他们有机可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