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七十二章 战场四件套
    “为什么不想去,你之前拒绝了二弟的招揽,不就是觉得大哥他更值得辅佐吗?”平阳公主听到李休不想去太子的宴会,当下也一脸惊讶的问道。〈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呃?公主难道你忘了我根本不想做官吗?”李休愣了一下反问道,他记得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和平阳公主提到过这个问题,她应该很清楚才是啊?

    “我知道你不喜欢做官,但以你的才华,无论是大哥还是二弟,都会对你倾力招揽,之前你既然拒绝了二弟,我想你应该是更看好大哥吧?”平阳公主当下也是轻声道,只是在说到自己的两个兄弟之间的争斗时,她如玉的脸上也露出一种黯然之色。

    “说句不客气的话,不管是秦王还是太子,在我眼里都一样,无论他们要争什么,我都没有任何兴趣去理会,我在这件事上的态度马叔应该很清楚啊,他没有告诉你吗?”李休说到最后忽然想到马爷,当下奇怪的反问道。

    “马叔从来不和我说大哥与二弟核相争的事,而且我也不想理会这件事,甚至连娘子军中的将领如何选择,我也从来不会干涉!”平阳公主脸色更加黯然的道。

    看到平阳公主神伤的表情,李休也在心中暗叹一声,无论是太子还是秦王,都是平阳公主的亲兄弟,可以说他们两人相争,最为难的就是平阳公主,所以她只能选择这种最消极的办法,对这件事不闻不问,因为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调和太子与秦王之间的矛盾,除非他们中有一人主动退出,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公主也别为这件事太费神了,正所谓人各有命,有时是人力无法挽回的,太子与秦王都是人中龙凤,他们的事就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实在不行还有陛下在,想必他们也不会闹出什么大乱子!”

    李休说这些话时,自己都有些心虚,历史上对玄武门之变的描写十分简略,但是字里行间却都透着股血腥味,特别是李建成和李元吉那些家眷的下场,可以说是斩草除根,两人的所有儿子无论大小全都被杀,那才是真正的人伦惨剧,可惜后世人们却只注意到李世民杀了两个兄弟,却没有人关注那些被他杀死的亲侄子们。

    “多谢李校尉的开解。”平阳公主这时微一欠身道,虽然她也知道李休是在安慰她,但是以现在的情况,她只能往好的一方面想。

    “对了,光顾着说我了,李校尉今日前来,是想让我帮你推掉这个宴会吗?”平阳公主这时忽然想到李休来见自己的目的,当下抚了一下额前的秀道。

    “的确如此,我实在不好推掉太子的请柬,想来想去也只有公主能帮我了!”李休这时向平阳公主行了一礼道,他只是个小人物,虽然有些名气,但远无法与那些名士大儒相比,所以明着推掉太子的请柬,只会让别人骂他不识抬举,但有平阳公主帮忙就没问题了,她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让李休留下。

    只见平阳公主听到这里考虑了片刻,最后忽然笑道:“李校尉,你想过没有,今天我可以帮你推掉一次,但是日后大哥他如果再请你呢,总不能每次都让我帮你推掉吧?”

    “这个……走一步看一步吧!”李休这时也有些无奈的道,本以为刚解决一个李世民,可以清闲一段时间了,却没想到又来了一个李建成,现在李休也没有想好应对的办法。

    听到李休的话,平阳公主这时却忽然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道:“李校尉,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不如就去参加大哥的宴会,到时我自有安排,可以让你再也不用为大哥和二弟的事情烦恼!”

    “呃?真的?”李休听到这里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他不是不相信平阳公主,只是平阳公主既然不愿意参与太子与秦王的事,为什么又忽然说可以帮自己,而且日后也不用再为他们的事而烦恼?

    “当然是真的,只是不知道李校尉是否愿意相信我了?”平阳公主这时再次神秘的一笑道,如果是别人,她恐怕不会插手这件事,但她却不希望李休因为这件事而苦恼。

    “信,我当然相信公主,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去参加太子的宴会!”李休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不过嘴上虽然如此说,但心中依然有些没底,对于平阳公主的为人,他是百分百的相信,只是他对平阳公主的能力还是有些怀疑,毕竟他要面对的可是大唐的太子啊!

    看到李休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自己,平阳公主也表现的十分高兴,当下不再讨论这个话题,而是向李休继续讨教起花草的事情,这让李休也不禁有些腹诽,难道自己的事情还没有这些花草重要吗?

    不过尽管如此,李休还是耐心的把自己知道的一些花草知识讲了出来,比如刚才他讲的水土酸碱度问题,几乎适合所有的植物,另外还有淘米水的酵,植物的修剪等等,反正李休把能讲的都讲了一遍,最后肚子里实在没货了,他只好把话题歪到后世的一些奇花异草上,比如美洲那边还没有传过来的各种植物,对此平阳公主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到了中午之时,李休这才告辞离开,结果他前脚到家,平阳公主派来的人后脚就到了,只见前面一个侍女带路,后面跟着几个仆人抬着两样东西,并且小心翼翼的放到院子。

    “李校尉,公主说上次马爷拿走了你的躺椅,所以就让工匠们又做了一件给你送来,另外公主还说,李校尉每天睡在地上也不是办法,因此又让工匠连夜赶工,做了床榻也一并送来!”只见前面的侍女微笑着向李休道。

    “呃?”李休看着侍女背后精致的床榻和躺椅,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送躺椅倒很正常,这东西本来就是他设计的,只是公主送给自己一张床这可就有些新鲜了,说不定传出去还会让人误解,毕竟床这东西实在太私人了,难怪刚才她没有亲口和自己说,而是等他离开了直接让侍女送来。

    “多谢……多谢公主!”李休反应过来后急忙说道。

    今天来的这个侍女李休经常在平阳公主身边见到她,但却还不知道她怎么称呼,刚想开口询问一下,也方便日后见面时打个招呼,却没想到这时月婵和柳儿欢快的跑上来,一人一条手臂抱住这个侍女道:“头盔姐姐,公主想得真是周到,我家老爷都在地上睡了好多天了,这下可好了!”

    “头盔?”李休听到这个名字恨不得用高压水枪冲一下自己的耳朵,看看是不是里面被耳屎堵住了?虽然这个侍女个子高挑了一些,但容貌却颇为秀丽,身材更是没得说,这样的美女竟然叫头盔,到底是谁给起的这么缺心眼的名字?

    李休之前带着月婵她们在公主别院住过,估计她们就是在那时认识的,三个侍女年纪相仿,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最后月婵和柳儿才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对方,直到这时李休才不敢相信的问道:“月婵,刚才你叫那个侍女什么?”

    “头盔姐姐啊,老爷您不知道,头盔姐姐人可好了……”

    “等一下,她的名字就叫头盔?”李休再次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啊,头盔姐姐说她本来没有名字,后来跟着公主后,才被公主赏赐了名字,而且除了头盔姐姐外,公主身边还有铠甲、马槊和战马,她们与头盔姐姐是公主身边最重视的四个侍女,哪怕在战场上都带着她们。”月婵一脸理所当然的道,这个时代的女人很多都没有名字,顶多只有一个称呼,一般都十分随意,所以叫什么都不奇怪。

    “头盔、铠甲、马槊、战马,战场四件套全都齐了,公主她起的名字还真是……还真是特别!”李休最后憋的脸色通红,最后只能用一个‘特别’来形容,如此清新脱俗的名字,李休自问绝对想不出来,看来平阳公主也不是个完美的女人,比如她在取名字这件事上,就有着先天的缺陷。

    吃过午饭后,李休在公主送的床榻上美美的睡了个午觉,等到醒来时却现,七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到自己床上睡的正熟,当下他也没有吵醒她,自己起来换上一身新衣服,也没有骑马,而是依然步行着向长安城走去。

    李休一边走一边盘算着今天在太子宴会上可能遇到的情况,以及遇到这些情况时自己的应对之法,虽然平阳公主保证会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李休依然有些不太放心,所以他也试图想出一个只靠自己就可以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可惜想来想去却依然束手无策,最后只好决定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在太子的宴会上可以遇到转机。

    太子的东宫也属于皇宫的一部分,因为位于最东侧,所以才有了东宫的称呼,东宫太子这个称呼也是由此而来,当李休来到东宫的宫门外时,立刻被禁卫拦了下来,随后他递上请柬,然后这才由禁卫带着进入东宫。

    不过就在李休刚一进宫门,忽然只见一道乌光如闪电迎面射来,这也让他大惊失色,想要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