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七十章 建造新宅院
    “公主错了,我事先并不知道诸葛德威抓住刘黑闼的事!”李休打定主意死不承认道。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这不可能,如果你不知道这件事的话,怎么会那么肯定自己会赢?”平阳公主却根本不相信的反问道。

    “呃?我也只是随便猜猜罢了,其实心里也没底,表面上肯定要表现的自信一点,否则怎么让别人相信?”李休再次狡辩道。

    “真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在撒谎?”平阳公主再次不相信的反问道。

    “殿下,这小子的谎话张口就来,而且嘴巴很严,他不想说的事情谁也别想逼他说,所以你还是别问了,否则他会编出无数种谎言让你分不清真假!”这时马爷在河对岸再次开口道,他恐怕是这个世上最了解李休的人了。

    “马叔,没想到我在你眼里竟然是这样的人,你太让我伤心了。”李休这时故做委屈的道,不过他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因为马爷说的确是实话。

    被马爷这么一打岔,平阳公主也无法再追根问底,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再想到李休之前的种种表现,这让平阳公主也不禁对李休更加好奇起来,表面上看,李休之前的所有经历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他的这些特殊本领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也许是因为马爷的到来,平阳公主不好意思再呆在这里,所以很快就告辞离开了,马爷本来也准备和公主起走的,但是李休却叫住了他,因为他还有事想和马爷商量。

    马爷绕过河刚,李休立刻热情的迎上去笑道:“马叔,上次我帮你整顿过的水车作坊怎么样,工匠们的效率是不是让您满意啊?”

    “你小子无缘无故的怎么会问这个问题?”马爷听到这里却没有回答李休的话,而是有些警觉的反问道,相处久了,他已经摸清了李休的一些套路,一般他这么无缘无故的提到一件事时,接下来肯定没什么好事。

    “怎么是无缘无故的问道,那个作坊是我帮马叔您整治的,自然也要关心一下它后面的进展,这叫做售后服务好不好?”李休却是一脸理所当然的道。

    马爷虽然不懂什么叫售后服务,但也能听明白他的意思,而且李休的话也在理,当下想了想终于回答道:“作坊那边运转的十分顺利,按照你写的规章制度,所有人都各司其职,特别是你把水车分拆成零件,让每个工匠只负责某个零件的制作,并且统一了标准,这样一来水车的生产效率大增,新筑县令见到后也是夸赞不已,现在已经开始卖水车了。”

    “卖水车?”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惊讶的道。

    “不错,朝廷给每个县都下达水车的考核目标,每县按照耕田、人口的多寡,需要建造多少的水车都有定数,但有些县的工匠比较少,或是工匠制作效率低,根本无法完成任务,新筑县令倒是个机灵人,看到咱们的水车作坊生产效率这么高,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完成本县的水车建造任务,所以他打算把多余的水车卖出去,也可以补充一下县里的财政。”马爷笑着解释道。

    “呃?他不会打算长久的做下去吧?”李休听到这里也一愣,他还有其它的打算,如果新筑县令打算一直卖水车赚钱,那可就要耽误他的事情了。

    “怎么可能,作坊里的工匠都是来服役的,总要有个期限,而且新筑县令也不是那么短视的人,他对你的作坊管理章程十分赞叹,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他竟然把管理章程抄写了一遍献给了朝廷,希望朝廷依法推广,不仅仅是水车作坊,其它各个作坊都可以按照你的这个管理来改进。”马爷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又上报朝廷了,难道他就不懂什么叫闷声大财吗,其它人都学会了他还卖什么水车?”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禁气道,他本来就愁身上的功劳太多,结果现在倒好,又一个功劳就要落到他身上了。

    “呵呵,人家新筑县令可不像你那么小气,明明满肚子的才华,却偏偏不肯展露出来,难道你想等着那些才华在你肚子霉啊?”马爷有些幸灾乐祸的白了李休一眼道,有时候连他都搞不明白李休到底是怎么想的,年纪轻轻就视名利为粪土,他都人过中年了都没能做到这一步。

    对于马爷的训斥,李休只是嘿嘿一笑并没有反驳,其实他不是不愿意出力,对于一些利国利民的技术,他也很愿意提供出来,只是这么一来,肯定会引起朝廷的注意,到时再让他做官的话,他这辈子恐怕就得重复上辈子的悲剧,过劳死可能不会,但平时肯定别想清闲下来了,这与他来到大唐的初衷不符,可以说这是个十分矛盾的事情。

    “马叔,既然我对水车作坊做了这么大的贡献,还帮了新筑县令的大忙,所以您看是不是也给我点回报?”李休这时忽然笑嘻嘻的开口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刚才肯定没安好心!”马爷听到李休想要回报,当下一拍大腿道。

    “马叔您这可误会我了,我可不是想要什么好处,只是希望借点工匠用一下,而且我还不白用,该开多少工钱,我开双倍的给他们,这么做够意思了吧?”李休听到这里却是急忙解释道。

    “你借工匠做什么,难道也想建个什么作坊?”马爷听到这里先是一愣,随即又猜测道。

    “建什么作坊啊,我是想建个新院子,你也知道我家就那么点地方,之前我和两个侍女住着刚好,现在又多了七娘,家里根本住不下,昨天晚上我都是睡的地铺!”李休这时无奈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倒是错怪你了,不就是建个院子吗,这件事好办,府里本来就有些工匠,至于水车作坊那边我去新筑县令去谈,说起来他对你也是十分的推崇,之前还几次提出想要来拜访你,不过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就拒绝了,想必让他借点工匠也不是什么难事。”马爷听到这里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就多谢马叔了!”李休立刻道谢,同时心中也十分的高兴,对于现在住的院子,他有许多地方不太满意,比如厨房、厕所等等,现在要建新院子了,他也要好好的规划一番才是。

    马爷不但保证工匠会帮李休准备齐,甚至连建筑材料都包了,所需要的木材、砖石等,这些东西公主都有专门的来路,这也让李休十分的感谢,毕竟如果没有马爷帮忙的话,这些东西他就要一样样的去找人买,花钱倒是小事,主要是太麻烦了,现在倒好,李休只需要专心设计新院子就行了。

    建造新院子的想法李休早就有了,而且他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现在住的这个老院子也不用拆除,他打算在附近选个好地方从头建造一个座院子,这样有两个好处,一是不用拆掉原来的房子,免得他们在盖房子时无处可住,二是现在这个院子位置也不太好,主要是离河太近,听刘老大说,夏天河水暴涨时,李休家门口全都是河水,根本无法出门。

    对于新院子的选址,李休本来想自己挑选个合意的地方,马爷听后以为他懂风水之术,当下询问了几句,却没想到李休一问三不知,这让他直斥李休胡闹,随后就派人请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可惜姓王不姓袁,王道长据说是长安城有名有风水大师,一般人都请不到。

    李休本来对风水之术不怎么相信,以为都是封建迷信,不过他在和王道长交谈过后才现,自己对风水存在着很大的误解,虽然风水中有许多神神怪怪的东西,但核心却是古人对周围环境总结出来一些玄妙知识。

    比如王道长给他相了几处宅地,都考虑到风向、植物、地势等因素对居住者的影响,甚至王道长仅凭地表的一些特征,就能判断出地下的地质、地下水的流向、土层结构等等,简直可以与后世的地质大师相比。

    而且王道长还精通建筑,对每个选址地都提出不同的院落规划,即实用又美观,这下李休也不得不心服口服,这种人才放在后世,估计会让所有建筑公司抢破头的。

    王道长帮李休选的几个宅地各有特点,最后他终于选定了一处位于原来院子右侧,靠近竹林的一处宅地,这里的地势较高,不用担心河水的问题,整个宅子背山面水视野开阔,十分利于居住。

    宅地选好了,马爷那边的各种材料和工匠也准备完毕,随即就被他拉到宅地上,在李休的指挥下开始干活,房子的样式依然是大唐的样式,但他却提出许多新要求,比如厨房与厕所的规划,卧室里甚至还设计了暖道,其实原理和后世的东北大坑一样,只是在下墙增加了一个用砖垒成的管道,冬天可以烧火给房间加热。

    可以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李休全身心的扑在新院子的建造上,对于外界的事情不闻不问,不过也就在院子刚刚建造出一个雏形时,却又有麻烦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