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八章 河边谈心(求三江票)
    “好香啊,李校尉的厨艺我早已经领教过了,不过你在家时,不会每天都亲自做饭吧?”闲聊了几句后,平阳公主忽然抽动着小巧的鼻子笑道。〔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呵呵,我可没那么勤快,事实上今天是七娘来的第一天,所以我做了些菜庆祝一下,公主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就一起用饭如何?”李休这时也是笑道,都这个时辰了,而且平阳公主也主动提到饭菜的香味,他自然也要客气一下。

    “那可太好了,自从回来后,除了上元节那天的元宵,我可是好长时间没有品尝过李校尉的手艺了!”平阳公主丝毫没有客气,一脸高兴的答应下来,这让李休忽然有些怀疑,她赶在在这个点来拜访,不会就是为了蹭饭吧?

    不过蹭饭的想法刚一出现,李休就立刻甩甩脑袋丢在一边,人家好歹是堂堂一国的公主,而且平时又那么的温柔贤淑,怎么可能会做出蹭饭这么没品的事?

    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可以由月婵接手,所以在他的吩咐下,柳儿开始将菜一样样的端上来,最后满满的摆了一大桌子,本来李休打算让月婵和柳儿也一起吃,可是现在公主来了,这样做显然有些失礼,幸好这些家常菜他做的分量足,于是就让柳儿分出一些菜,然后与月婵一起在院子吃。

    看到李休连如此细心,平阳公主也不由得笑道:“李校尉家的侍女恐怕是我大唐最幸福的侍女了,竟然可以得到主人如此细心的对待,说出去恐怕别人都不肯相信呢。”

    “呵呵,家里人少,也没什么规矩,倒是让殿下见笑了。”李休则是笑了笑解释道,然后这才招呼平阳公主吃菜,这些菜有些他在路上给平阳公主做过,不过大部分她肯定还没有尝过,所以李休也不停的帮她介绍。

    菜中有不少都是猪肉做的菜,不过李休也没有什么忌讳,同样十分直接的点明做菜的材料,因为他知道平阳公主也吃猪肉,在回来的路上他做菜时,就用到不少猪肉,平阳公主也吃的十分高兴,事实上常年在军中的她可没那么娇气,对猪肉也是照吃不误,而不会像一般的贵族那样对猪肉这种贱肉不屑一顾。

    随着李休的介绍,平阳公主的筷子就没有停过,她和七娘一个大美女一个小美女,都因眼前的美食而变得兴奋异常,两人比赛似的吃个不停,平阳公主比较偏爱糖醋里脊,一大盘子几乎被她吃光了,七娘则更喜欢鱼香茄子,小脸上吃的都是油。

    看到平阳公主毫无形象的样子,李休心中终于确定,这位公主殿下就是来蹭饭的,这让他也有些无语,不过自己做的菜能够得到别人的喜爱,这也是对他的一种褒奖,更何况看着美女吃饭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平阳公主在吃饭的同时,也现李休时不时的看自己,这让她的脸色也有些微红,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表现有些失礼,不过李休做的菜的确很好吃,特别是之前在路上时,她的胃口就被李休给养刁了,现在好长时间不吃,真的十分怀念,今天终于可以大快朵颐,一时间根本停不下来。

    一顿家宴结束后,平阳公主又拉着七娘的小手聊了起来,也许是在饭桌上结下了革命友谊,使得七娘这时也有些放开了,倒是与平阳公主聊得很开心。

    聊了一会后,七娘就被小三咬着裤腿拉走了,柳儿和月婵将桌子上收拾干净退下,这时平阳公主沉吟了片刻,这才微有些凝重的道:“昨天的事我听马叔说过了,李校尉你还好吧?”

    “呵呵,公主殿下为何这么问,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李休听到这里却是微笑着反问道。

    “虽然昨天的事情我没有亲眼目睹,但我深知李校尉是个重感情的人,能够让你说出父子间恩断义绝的话,想必李将军也的确让你十分的伤心失望,不过我们的出身是没办法自己选择的,但我们却可以选择接下来要走什么样的路,既然李校尉已经出来了,那就要好好的生活下去,特别是还有七娘这么可爱的妹妹要照顾,所以以前的事就不要太挂在心上了!”

    平阳公主的这些话一出口,李休也不由得十分惊讶的看着她,从昨天到现在,所有人都认为他反出家门太过莽撞,甚至还劝他回去向李靖认错,这样还有弥补的机会,可是却没有人关心过李休自己的感受,现在这个人终于出现了,可是李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平阳公主。

    李休看着平阳公主好半天没有说话,这让平阳公主也不禁有些害羞的低下头,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一个年轻男子敢这么盯着她。

    “殿下,今天的天气不错,咱们一起去河边走走如何?”看到平阳公主害羞,李休这时才醒悟过来,当下开口提议道,他忽然现自己好像并没有真正的看清平阳公主这个奇女子。

    “也好,多日不出门,直到刚才来的时候才现都已经是春天了!”平阳公主这时也点头道,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总有些暧昧。

    当下李休推着平阳公主来到门外的小河边,公主的那些侍女也只在后面远远的跟着,七娘看到李休和平阳公主出门,于是也和小三跟上,在河边的草地上打打闹闹,玩的不亦乐乎。

    看着不远处玩闹的七娘,李休这才长吸了口气缓声道:“多谢殿下的关心,从昨天到现在,你是第一个关心我自己感受的人,不过殿下可以放心,在离开李府的那一刻,我其实并不怎么难受,反而还感觉十分的轻松,好像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似的。”

    “李校尉能这样想我也就放心了,不过我倒是十分羡慕李校尉,有这样的勇气打破身上的枷锁!”平阳公主说到最后时,却忽然叹了口气,目光中也露出几分萧索的神色,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看到平阳公主脸上那种落寞的表情,李休心中也是一动,本来因为两人身份上的巨大差距,有些话他也不敢也不能说,不过今天平阳公主之前的那些话,却让李休有种知己的感觉,因此他心中已经把平阳公主当做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

    想到这里,只见李休终于长舒了口气缓缓的道:“殿下,你和柴绍的事我也听马叔说过,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柴绍负你在先,为何你不请陛下结束你们之间的夫妻关系,这样殿下也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一生,而不是像现在这么孤单痛苦?”

    李休的话可谓是十分大胆,恐怕就连马爷在平阳公主面前也不敢这么问,这个世上估计也只有李建成和李世民兄弟,才有资格询问平阳公主这个问题。

    听到李休这个问题,平阳公主并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种哀怨的表情,这让李休也是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没有看错,平阳公主的确是个温婉娴静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哪怕自己在言语上有所冒犯,她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只见平阳公主沉默了片刻,最后忽然叹了口气道:“李校尉的提议我之前也曾经想过,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我以前也只是个平凡的女子,只想着嫁个好夫君,然后过上相夫教子的生活,可是造化弄人,我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有之后的遭遇。”

    说到这里时,平阳公主目光迷离的看了一下前方,然后这才再次道:“当初柴绍丢下我独自逃走时,我曾经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不过后来父亲立国,大唐各个方面都需要稳定,我身为公主,更需要为天下女子做个表率,当时别说杀柴绍了,就连与他和离,恐怕也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可是……可是现在大唐已经稳定下来,公主也不必为了国家而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啊?”没等平阳公主说完,李休就再次追问道。

    平阳公主听到李休的话时,脸上却露出一个苦涩之极的表情道:“李校尉听我说完,刚才我说的只是一些次要的原因,另外还有一些不方便对人言的隐秘,也正是这些隐秘,所以我父亲哪怕知道了柴绍丢下我而逃,也不好怪罪他,再加上之后柴绍也为大唐立下不少的功劳,所以父亲他对柴绍的态度也生了转变,开始尽力的想要撮合我与柴绍,不过……”

    说到最后时,平阳公主再次摇头叹息一声,她这个人外柔内刚,只要认定的事情,无论是谁都无法改变,所以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原谅柴绍,更别说与他成为夫妻了。

    对于平阳公主话中的隐秘,李休也十分好奇,不过她既然不愿意说,李休也就没问,而且他也知道这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所以就这么默默的推着她,沿着河边慢慢的向前走。

    过了好一会儿,平阳公主才从这种低落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当下抬头对李休笑了笑,然后转移话题道:“李校尉,听说昨天你和二弟打了个赌,如果你输了的话,难道真的任由我二弟驱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