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一章 初见李靖
    “老爷回来了吗?”红拂女带着李休来到长安李府的大门前,刚一下马就有管事上前接过马缰绳,随后红拂女就开口问道,她估计李靖肯定会被召进宫去,所以才有此一问。〔<〔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启禀夫人,老爷已经回来了,正在大厅与邢夫人说话!”管事当即回答道。

    听到邢夫人这个名字,李休却不由得皱了下眉头,据他从以前的记忆得知,这位邢夫人在府中的地位特殊,虽然她不是李靖的正妻,但下人却以夫人称之,而且因为红拂女常年跟随李靖在外,所以府中的事务一般都由她打理。

    不过这位邢夫人可不是什么善茬,李靖在家里,她表现的比任何人都贤惠大度,但是等到李靖一走,却表现的极为刻薄,不但对下人非打即骂,甚至连李休这些庶子也经常受到她的刁难,她生的两个儿子也和她一样的品性,以前经常欺负李休兄妹,而且邢夫人还特别护短,每次受罚的都是李休,所以李休对这位邢夫人可没有什么好印象。

    当下李休跟着红拂女进到府中,路上他还一直在想,这次是看在红拂女的面子上,再加上他也想看看自己的亲妹妹,所以这才主动登门,不过他可不是来认错的,事实上当初的事谁对谁错还真说不清楚。

    只是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所以他这个做儿子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分,该主动退让他也会退让一下,但如果李靖见到他后依然十分生气,甚至再说出类似“不认他这个儿子”的话,那可就别怪他扭头就走了,毕竟他可没打算求着李靖原谅他。

    心中打定了主意,李休也感觉有了几分底气,当下跟着红拂女穿过几重院落之后,终于来到客厅之中,刚进到里面,就看到厅中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威武中年人,不用问也知道他肯定是李靖。

    而在李靖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妇人,只见对方的年纪似乎比红拂女还大一些,一张微有些福的圆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看起来似乎十分的和蔼,不过李府上下全都知道,当这张胖脸怒之时,所有人都得小心伺候着,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可能让她的怒火烧到自己身上。这个胖脸女人正是那位传说的邢夫人,当她看到进来李休时,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扭过脸去不再看他。

    正在说话的李靖看到李休进来,脸色立刻板了起来,瞪着一双虎目盯着李休,李休也没打算求对方,所以非但没有开口,反而也毫不示弱的盯着李靖,结果父子二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谁也没有说话,客厅里的气氛顿时也变得紧张起来。

    看到李靖父子二人谁也不肯先退一步,红拂女也不禁有些着急,当下伸手拉了一下李休的袖子,然后瞪了他一眼,随后这才笑着对李靖道:“夫君,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休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们一家人坐下来好好的聊聊天如何?”

    李靖与红拂女的感情很深,对于妻子的话自然不能不听,李休想到以前受到过红拂女的照顾,同样也是退让一步,当下父子二人的态度也都有所软化,而且在红拂女的催促下,李休终于主动上次向李靖行了一礼道:“拜见父亲!”

    虽说李靖对李休还有些生气,不过对方毕竟是他的儿子,哪怕不是嫡子,也有血脉亲情在,所以他也没有再提之前的事,当下开口道:“起来吧,听说这段时间你做了不少大事?”

    “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恰逢其会罢了。”李休一脸淡然的道,那些所谓的大事他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而且李靖身为父亲,刚一见面不问他过的怎么样,反而先问那些所谓的大事,这也让他心中一寒,看来李靖与李休之间的父子之情的确十分淡漠。

    “恰逢其会?哼,那我倒是想问问,你那些古怪的本事都是从哪里学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懂得医术?”李靖看到李休冷淡的态度也再次有些恼火的道,刚一见面,他就现这个儿子生了太多的变化,甚至有些陌生,以前他可从来不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看到李靖和李休之间的话风不对,甚至父子二人好像又要掐起来,红拂女急忙打断他们的对话道:“夫君,您才刚刚回来,就不要急着问这些事情了!”

    李靖看到妻子焦急的样子,知道她一心的想帮自己和李休说和,当下也是心中一软,正想说什么时,忽然有下人匆忙的跑进来禀报道:“启禀老爷,安邑县公前来拜访!”

    “裴矩怎么又来了,夫君不是已经把婚事暂时拖延下来了吗?”红拂女听到下人的禀报也是一愣道,安邑县公正是裴矩归降后的封号。

    “唉,夫人有所不知,那天你走了之后,裴矩一直缠着我要把婚事定下来,说起来这件事是当初咱们主动提出来的,我也实在没办法拒绝,所以只能答应他回到长安就把婚事定下来。”李靖这时也颇为无奈的道。

    “什么,这么容易就定下来了,裴矩这段时间可是和秦王走的很近啊!”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大叫一声道,裴矩虽然不是小说中的邪王,但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可不希望有这么一个不好打交道的岳父。

    “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这件事有你说话的份吗?”就在李休话音刚落,只见那位坐在李靖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邢夫人忽然怒道,从刚才李休刚一进来,她就看他不顺眼,只是有李靖和红拂女在,她一直没找到机会插嘴,现在终于忍不住了,毕竟儿女的婚事一向都是由父母做主,李休根本没说话的份。

    “我成亲还是你成亲,如果你成亲的话,我绝对不会插嘴!”李休却是毫不客气的回敬道,对于这个面善心恶的邢夫人,他非但没有任何好感,反而十分的厌恶,所以自然不会给他一点面子。

    李靖看到李休竟然这么和邢夫人说话,当下也是愤怒的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大胆,你也太没大没小了……”

    “好了,都给我坐下好好说话!”没等李靖把话说完,旁边的红拂女也气急了,当下同样一拍桌子怒吼道,母老虎不威,还真把她当成病猫了。

    红拂女这一火,李靖立刻老实的坐了下来,这让李休暗自在心中鄙视,看来自己这位便宜老爹和那位大唐名相房玄龄同病相怜,都是个气管炎患者。至于那个邢夫人,这时也老实的低下头不再开口,毕竟红拂女在家中的威望还是无人可以取代的。

    只见红拂女扫视了一下客厅里的三人,然后这才对李休缓缓的开口道:“休儿,与裴家的婚事是当初早就约定好的,虽然没有完成定亲,但也实在无法更改,否则对你和李府的名声都会造成严重的打击,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至于裴矩与秦王走的很近,那也只是他的事,正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日后只要你注意一些就是了!”

    看到连一向待自己不错的红拂女也如此说,李休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古代就这点不好,在婚姻大事上一切都由父母做主,身为当事人的李休竟然没有一点言权,而且不光他自己如此,整个大唐上下都是如此,哪怕身为皇子或公主,他们的婚姻同样也不受自己的控制,否则就不会出现平阳公主的悲剧了。

    想到所有人都是这样,李休总算感觉好受了些。这时只见红拂女再次开口道:“不过休儿你也不必担心,裴矩的那个未出嫁的女儿我曾经见过,虽然是个庶出之女,但无论是容貌还是性情,在我所见过的年轻女子中都是数一数二的,能娶这样的女子为妻也算是件好事!”

    “好吧,一切全凭母亲做主!”既然红拂女都这么说了,而且还保证对方是个美女,性格也不错,李休当即答应道。

    人总是要结婚的,娶个没感情的美女也没什么,大不了婚后再培养感情就是,另外他也相信红拂女的眼光,要知道人家可是一眼就看出当时不名一文的李靖非池中之物,这样的眼光有谁能比得了。

    看到李休答应,红拂女也终于松了口气,当下又对李靖道:“夫君,既然休儿也同意了,那不如就把裴矩请来,咱们商量个良辰吉日,把亲事定下来,然后尽快的帮他们完婚,毕竟休儿的年纪也不小了。”

    李靖听到这里也点了点头,当下吩咐下人去请裴矩进来。李休这时看到没自己的什么事了,毕竟无论是定亲还是娶亲,都没有他说话的份,而且他也不想再见裴矩这个老狐狸,当下就向李靖和红拂女告辞道:“父亲母亲,孩儿久未回家,想要先去探望一下七娘!”

    “好吧,也代我向七娘问好,这次我回来还给她带了些礼物,等下再送给她!”红拂女当下笑着答应道,虽然中间有些波折,但总算是解决了家中的这件麻烦事。

    当下李休转身离开大厅,不过他却没有现,就在他说要去看七娘时,坐在那里的邢夫人眼中,忽然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