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六十章 回家
    “药师,前面就是长安城了,等回到长安后,咱们就把孩子们的亲事给定下来,这样也算是了了你我的一桩心愿!”回京的队伍里,年过古稀的裴矩精神健硕的骑在马上,对着旁边的李靖笑着开口道。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李靖是个看过五十、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长脸剑眉长相十分威武,光从外表上来看,李休真的没有遗传他的相貌,事实上李休的相貌更像他的母亲,这也是他从原来李休的记忆里得知的,估计这也是李靖一直忽略他的原因之一。

    “小儿能够得到裴公的厚爱,实在是他的福分,至于婚事……”李靖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随后这才开口道,“我那个儿子一向任性,上次我离京时更是与我大吵一架,所以我也担心万一他婚后依然任性如故,反而会害了令千金啊!”

    “药师你过虑了,当初我既然答应了你,要将小女许配给令郎,自然也早就考虑清楚了,而且这一年多以来,无数年轻俊杰登门求亲,但却都被我给拒绝了,就是因为当初答应了与李府的婚事,所以药师你也不要让老夫失望啊!”裴矩说这些话时,虽然脸上带着笑,但其实话中已经有些夹枪带棒了。

    这也不能怪裴矩生气,几天前他就见到了李靖,然后就提出李休与自己女儿的婚事,当初李休恋上一个小尼姑的事闹得满城皆知,哪还有贵族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不过当时裴矩刚刚归降,在朝中犹如无根的浮萍一般,刚好他又有个女儿,是他一次酒后与一个婢女所生,平时他都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女儿,结果李靖竟然为儿子求亲,裴矩只需要用一个被他无视的女儿就能与李靖拉上关系,自然是满口答应。

    只不过这次裴矩见到李靖后,三番五次的提出要把这桩婚事坐实,可是李靖似乎察觉到什么,竟然变得含糊其辞起来,几天下来裴矩也有些生气了,毕竟在他看来,当初可是李靖求着他才定下这门亲事,可是现在李靖竟然推三阻四的,这让他如何不生气?

    “这个……”李靖自然也能听出裴矩话中的骨头,当下也不由得苦笑起来,他做人一向堂堂正正,就像他用兵一样,喜欢从正面击溃敌人,平时做人也一向很讲道义,可是这次先是有太子和秦王示好在前,接着又有裴矩亲自跑来催着定亲在后,再加上离开一年多时间,对长安的局势并不怎么清楚,所以这才一拖再拖。

    “怎么,药师是不是觉得这次立下大功,回去后肯定会得到陛下的封赏,所以也看不起老夫,准备悔掉婚约再重新给儿子说门更好的婚事了?”裴矩看到李靖不答,当下冷哼一声道,这次他干脆挑明了指责李靖要悔婚。

    听到裴矩的指责,李靖的一张脸也涨的通红,想要反驳却无话可说,毕竟当初是他主动找到裴家求得亲,可是现在却推三阻四的,的确有些不厚道,他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不讲道义的事。

    想到这里,李靖也是羞愧难当,最后忽然一咬牙开口道:“裴公误会了,并非我要悔婚,只是担心小儿不成器,所以耽误了令千金,既然裴公想要将婚事定下来,那回去后我就让人把彩礼送过去,并且尽快的给他们完婚!”

    “哈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李大将军,刚才老夫也是爱女心切,一时失言还望亲家公不要怪罪才是啊!”裴矩听到这里立刻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变脸,连称呼都变成了让人肉麻的亲家公。

    看到前后裴矩的态度生这么大的变化,李靖却暗呼不妙,感觉裴矩刚才好像是故意激自己,结果他竟然真的中计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一来在这件事上他的确理亏,二来裴矩本来就是个老狐狸,他虽然在战场上不惧任何人,但说到玩弄人心这种把戏,却是拍马都赶上不对方。

    话已出口,再想收回已经晚了,而且本来就是答应过人家的亲事,自然更不可能更改,所以李靖也只能认命,裴矩也是趁热打铁,立刻与李靖商谈起定亲的一些细节,比如彩礼、日期等等,李靖也只能一一做了回应。

    等到下午的时候,李靖的队伍已经来到长安城外,得到消息的李渊也派出李世民代表他前来迎接,而且李渊还在宫里设宴,特意款待了一下归来的李靖,毕竟这次李靖出征不但灭掉了南梁,而且还平定了岭南,使得大唐南方也终于安定下来,功劳之大直逼李世民,隐然已经有军中第二人的姿态。

    黄渠边的小院子里,李休正陪着红拂女用饭,说起来红拂女为了赶路,几乎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这时也是饿极,不过尽管如此,她吃饭时依然十分的斯文,不时还夸赞李休家的饭菜美味别致,这倒是实话,整个大唐除了李休这里,也只有平阳公主家中才能见到炒菜。

    等到吃的差不多了,红拂女这才放下碗筷温柔的对李休道:“休儿,你爹今天就回来了,等下你就和我回家,然后向你爹认个错,他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才一年多的时间,你竟然生这么大的变化,而且还做出那么多让人吃惊的大事来!”

    “呃~,这个……”李休听到这里却有些迟疑,红拂女的出现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现在又要去见李靖,这让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便宜老爹?

    “好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父子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爹当初虽然说过不认你这个儿子的话,但是事后他也有些后悔,只是嘴硬不肯说罢了,而且这世上哪有爹向儿子认错的道理,这次你跟我回去,主动认个错,到时你爹顶多骂上几句也就算了!”红拂女这时再次劝说道。

    之前红拂女已经听李休讲了一下这段时间生的事,对于这个庶子身上生的巨大变化,她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她不敢相信也要相信,另外她也为李休的母亲高兴,同时也为李靖高兴,毕竟有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儿子,做父母的也是与有荣焉。

    红拂女说的也是人之常情,李休甚至没办法拒绝,虽然他不是原来的李休,但是随着对这个时代的熟悉,他已经慢慢的将自己代入到李休这个角色中,有时甚至将前世当成一场梦,而他就是那个做梦的李休。

    看到李休有些心动,当下红拂女再次开口劝道:“另外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妹妹着想一下,七娘今年才七岁,才刚刚生下来你母亲就没了,现在你这个哥哥又反出家门,丢下她一个小女孩在家里,虽然还有其它的兄弟姐妹,但毕竟不如你这个亲哥哥,我记得以前你不是最疼七娘吗?”

    听到红拂女提到七娘这个名字,原来李休的一段记忆忽然主动涌了出来,全都是关于一个圆脸大眼的可爱小女孩,这个女孩正是李休一母同胞的妹妹,因为在姐妹中排行第七,所以小名叫七娘,李休的母亲就是因为生七娘时得了病,结果没多久就去世了,为此他对这个妹妹也格外疼爱,别的兄弟欺负他可以,但如果有人敢欺负七娘,他非找对方拼命不可。

    关于七娘的记忆在李休的脑子里像是电影一样播放起来,从她牙牙学语到懂得帮李休洗衣服,每一幕都无比的清晰,这些记忆最后被他完全吸收,变成他记忆中的一部分,说起来七娘比他小十二岁,母亲又去世的早,七娘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的,两人名为兄妹,其实感情上更像是父女。

    想到七娘,李休也感到心中一软,虽然他不是原来的李休,但既然继承了人家的身份,自然也要继承他的责任,所以李休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我跟母亲回去!”

    “哈哈~,就知道休儿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快点去收拾一下,咱们马上就回家!”红拂女看到李休同意,当下也不禁兴奋的一拍他的肩膀道。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月婵和柳儿她们暂时留下来照看就是了,我先随母亲回家见一见父亲再说吧!”李休这时却站起来道,万一李靖见到他依然怒火未消,结果父子俩再谈崩了,到时李休还得回来,所以没必要现在就收拾东西回去,而且就算是父子二人和解了,李休也想搬出来住,毕竟在这里住习惯了,他也不喜欢再回高门大院受束缚。

    听到李休如此说,红拂女也猜到了李休的一部分心思,当下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随后李休去马爷那里借了匹马,母子二人骑上马赶往长安李府,不过在回去的路上,李休依然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回到李府后,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