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五十六章 邪王老丈人
    一辆豪华精致的马车停在路边,马车旁站着一个身材高瘦的老者,瘦长的脸上满是皱纹,但精神却是极佳,苍老的眼睛中没有丝毫浑浊,反而带着股看透世情的清亮,三缕雪白的长须飘撒在胸前,看起来竟然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裴矩?他怎么在这里?”李休和马爷看到马车旁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时,几乎同时看了彼此一眼,目光中也满是惊讶,这个老者赫然是那天冲李休了通脾气的裴矩,到现在李休都搞不明白他为什么冲自己火?

    裴矩似乎也是刚到,当看到李休与马爷一起出来时,也不由得愣了一下,紧接着一张老脸上就露出一种亲切之极的笑容迎上来道:“贤婿与马将军这是去哪里啊?”

    “贤婿!”李休和马爷听到对方的这个称呼,几乎一同惊讶的叫出声来,随后没等李休开口,马爷就有些不敢相信的叫道,“裴公你没搞错吧,这小子是你的女婿?”

    马爷的话也同样是李休想问的,他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忽然多出一个岳父?可是自己明明没有成婚,唯一喜欢的那个小尼姑也去世了,难道了说裴矩与某个尼姑庵的主持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而那个小尼姑就是他的私生女?

    “呵呵,马将军有所不知,当初老夫曾经与永康县公有过约定,已经将小女许配给李休为妻,虽然小女还没有过门,但有婚约在前,所以称他为贤婿也并无不可。”裴矩一张老脸笑得像朵花儿似的,与那天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什么时候定的亲,我怎么不知道?”李休这时终于一脸委屈的道,他到现在都还有些懵,怎么无缘无故的就多出一个未过门的老婆来,而且还有一个号称邪王的岳父?

    “哈哈,贤婿不记得也不奇怪,一年多前你年轻不懂事,你父亲就想给你定门亲事让收心,刚巧小女与你年岁相当,你父亲听说后就亲自上门提亲,老夫也对这门亲事十分满意,于是就答应下来,本想早点给你们办婚事的,却没想到你父亲去了南方,一直没机会回来,所以你们的婚事也就耽搁了下来。”裴矩说到最后时,也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似乎没能让女儿与李休成亲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似的。

    “一年多以前?那不就是自己反出家门的那段时间?”李休听到这里忽然醒悟过来,他隐约好像记得,当初他因为喜欢小尼姑的事,使得李靖大雷霆把他关在家里,而且为了让他死心,竟然还以最快的度给他定了门亲事,难道当初那门亲事就是裴矩的女儿?

    “哈哈,贤婿你与永康县公的事老夫也听说,不过父子间哪有什么仇怨,等到亲家公回来后,老夫帮你们父子说和一下,到时贤婿你也向父亲认个错,我想永康县公肯定也会原谅你的,日后老夫再帮你和小女完婚,咱们就真正的是一家人了!”裴矩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李休的岳父,这时也是拍着他的肩膀热情的道。

    “等一下,我记得上元节那天,裴公您好像……”李休这时忽然想到上元节那天,裴矩跑过来冲自己火,并且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现在想来,当时裴矩的话中好像是后悔答应了李休的婚事,而且话里话外都透着想要悔婚的意思,可是今天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种转变也太大了吧?

    “没错,上元节那天我的确对贤婿了一顿脾气,说来贤婿你与小女也已经定婚一年多了,却迟迟没有成婚,老夫年纪大了,身边也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没有出嫁,余生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她出嫁,这天长日久之下,心中难免有些焦急,所以那天才急着催促贤婿赶紧成婚,希望贤婿你也不必放在心上!”裴矩言辞肯切的道,说到最后时,甚至还有些动情的流下几滴眼泪。

    对于一个在宦海沉浮数十年,甚至还曾经做过佞臣的人来说,你就别指望他还有多少节操,眼前的裴矩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李休又不傻,他敢肯定,那天裴矩就是想要悔婚,可是现在看到自己的名声起来了,竟然又跑来厚着脸皮一口一个贤婿,叫得李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裴公,本来这是你们的家事,我这个外人本不该插嘴,不过我和李休也算是忘年之交,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见旁边的马爷插嘴道。

    “哈哈~,马将军太客气了,这段时间老夫也要多谢马将军对小婿的照顾,所以有什么话你尽管问!”裴矩听到这里再次大笑道,他是个降臣,虽然现在官封侍御史,但是在朝中的地位其实还不如马三宝这个武将,毕竟人家背后可是有平阳公主这个谁也招惹不得的人。

    “呵呵,刚才听裴公说,李休已经与您女儿订亲,我想问一下李家是否已经纳征?”马爷这时微笑着问出一个问题道,他也是个人精,李休也告诉过他上元节那天的事,所以他自然也一眼就看出了裴矩的心思。

    古代男女成亲一般分为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个步骤,纳彩就是提亲,问名是让双方了解彼此的情况,纳吉就是要拿双方的八字相合,如果合适的话,那么男方就会将彩礼送给女方,这一步就叫纳征,也只有纳征这一步完成,双方才算是真正的定亲,而且一般走到这一步,双方的婚姻就不可更改了。

    “这个……”裴矩听到马爷的话也不由得迟疑了一下,随即就再次笑道,“马将军有所不知,当初李将军急着出征,所以与老夫商量过婚事后,双方也都同意,而且八字我也找人算过了,十分的相合,眼看着就要纳征了,李将军却已经出征了,无奈之下才耽搁下来,不过老夫不是迂腐的人,这桩婚事既然已经得到李将军的同意,所以就算定下来了!”

    “哈哈,裴公此言差矣,您与李将军都是世家大族出身,无论如何这礼可不能废,所以以马某观之,这桩婚事还是等李将军回来了再商量也不迟!”马爷听到这里却是大笑着道,说完就拉着李休离开了,留下裴矩一个人呆立当场,数次想要开口叫住李休,但却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马叔,裴矩这老头不会真的硬把女儿塞给我吧?”离开了裴矩的视线之外,李休立刻有些焦急的道,虽然他不排斥结婚,但裴矩的女儿是胖是瘦、是高是矮他根本一无所知,万一对方是个满脸麻子还长着一对大板牙的丑八怪怎么办,别说什么外貌不重要的话,毕竟男人本来就是视觉动物,当然也不能只看外貌,脾气禀性等也是日后生活在一起的重要指标。

    “这个‘塞’字用得好,裴矩他现在就是要把女儿塞给你,虽然你和对方还不算真正的定亲,但你父亲和对方有过口头约定,只要等到你回来后来把彩礼送过去,到时你不娶也得娶了。”马爷扭过头笑呵呵的道。

    “那怎么办,马叔您可得帮帮我!”李休这时也慌了手脚,李靖对他本来就不待见,上次父子二人又闹的那么僵,他也没办法去求李靖,现在能帮他的也只有马爷了。

    “哈哈,这不是挺好的事吗,你也老大不小了,早都该成亲了,而且男人只有成亲后,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马爷这时却大笑着对李休道,他早就想帮李休说门亲事了,现在倒是有人倒贴着找上门来,只是这门亲事却有些问题,否则刚才他也不会拉着李休离开了。

    “马叔您就别开玩笑了,这个倒贴上来的裴矩总让我感觉有些不放心,他刚才的表现也太殷勤了。”李休这时实话实说道,虽然他现在名气大增,但以裴矩的身份,似乎也用不着那么放低身份亲自找上门来,正所谓事出反常即为妖,所以他才感觉不对。

    “咦?没想到你小子的感觉还挺敏锐的,裴矩这个老家伙可是无利不起早,如果有可能的话,这门亲事最好还是推掉!”马爷说到最后时,脸色也变得十分凝重。

    “我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马叔您快告诉我!”李休听到马爷的话当下也是精神一振的追问道。

    “也不算什么隐情,朝中的局势你也知道,太子与秦王都在争取大臣们的支持,裴矩归降的时间不长,以前还没有站队,但是从去年开始,他就渐渐的与秦王走的很近,再想想这段时间秦王对你的招揽,这里面的猫腻还用得着我说吗?”马爷一脸淡定的道,对于朝中的争斗,他也一向冷眼旁观,反正他是平阳公主的家奴,什么太子秦王都和他没关系。

    “原来如此,怪不得裴矩那么热心!”李休听到这里也是暗呼好险,明着招揽不行就来暗的,如果他成了裴矩的女婿,而裴矩又是李世民的人,到时他再想置身事外就难了。

    “朝堂的水深着呢,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你老爹是个坚定的中立派,如果他回来得知裴矩与秦王的关系,恐怕会重新考虑这门亲事。”马爷这时再次开口道,两人边走边聊,这时也终于来到河边,前面就是试验水车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