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五十三章 两种水车
    “水车?古人能够设计出来,我不信自己比古人还不如,小小一个水车大不了自己设计一个!”李休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几趟,最后忽然一咬牙道。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给田地灌溉是个大问题,抽水机就不用想了,唯一能够解决现在问题的就只剩下水车了,但却找不到设计水车的工匠,李休想来想去最后一狠心,这才说出要自己设计水车的话。

    其实李休也想过找平阳公主求救,但是据他的观察,平阳公主那边的佃户也没有用水车,李休估计平阳公主家的工匠虽然不少,应该也没有人懂得设计水车,否则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坐视让佃户们如此劳累。

    区区一个水车而已,复杂性肯定无法与后世的机械相比,虽然李休没有学过机械设计,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他后世接触的机械也不算少数,自行车都是自己修的,而且水车的原理也不复杂,想要设计出来应该不是很困难。

    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李休小时候生活的村子里,曾经有个水力带动的老磨坊,当然早就已经不能使用了,于是废弃的磨坊就成为李休这些小孩子的游乐场,对于那个磨坊内部的结构,李休依稀还记得,当然磨坊和水车的功能不同,但原理却是相通的,所以也有很多的借鉴之处。

    决定了亲自设计水车,李休坐下来让自己静下心来,努力的回忆小时候在水力磨坊里游玩的经历,从而重组磨坊内部的结构,然后再以自己前世的知识来补充缺失的结构,等到在心里理出一个大概后,他立刻走到书桌前开始在纸上画起图形来。

    不过在画到一半时,李休就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无奈只能把图纸撕了重画,结果又是没画完就被撕了,反复了几次后,李休现自己有些小看水车的结构了,当下不再急于动手,而是再次坐在那里认真的思考起来。

    “嗯?我记得在电视里曾经见过一种脚踏的水车,那个结构好像简单多了?”过了好一会儿,李休忽然睁开眼睛自语道,刚才他想设计的是那种像个摩天轮似的水力水车,不过有些细节却需要推敲,相比那种大水车,脚踏的这各水车好像要简单一些。

    当下李休再次思考了半晌,最后终于开始动笔,这次倒是十分顺利,在纸上写写画画的搞了半天,终于画出一张脚踏水车的结构图出来,随后李休又对图纸做了数次修改,尽量的精减一些部件,使它越简单越好,因为结构越简单,它生故障的可能性就越小,同时也更方便维修。

    一直修改了十几次,最后的定稿才终于让李休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这种脚踏水车的效率不高,而且也需要人力来制动,所以李休对此还是不太满意,当下再次拿起那个水力水车的设计,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

    也许是有了脚踏水车这个成功的案例,使得李休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而且成功了一次后,使得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也灵活起来,以前学到的一些理论竟然可以化为实用,比如力的传导、齿轮与链条的应用等等,这些东西以前都是从课本上学来的,李休本以为根本不会有用到它们的机会,甚至连他自己都开始淡忘了,但却没想到回到一千多年前后,这些东西竟然成为他最大的财富。

    几易其稿,水力水车的结构图终于完成了,而且和之前的脚踏水车一样,李休也对整个水车的结构进行了精减,同时也让整个结构更符合力学原理,尽可能的将水力提供的动能利用起来,虽然李休不敢说自己设计的水车最优秀,但至少他把能够用上的知识全都用上了。

    等到李休把两种不同类型的水车图纸整理好时,一抬头却现竟然已经是深夜了,旁边不知何时点上了几根蜡烛,月婵和柳儿两个丫头伏在对面的案上睡得正熟,估计两个小丫头也知道李休在忙着重要的东西,不敢打扰他,只有等到天黑时,才帮他点上蜡烛,当时李休全身心的都扑在图纸设计上,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当下李休走过去看着两个熟睡的两个小丫头,月婵依然还是那副胖乎乎的模样,看久了倒也很耐看,柳儿还是个没长开的小丫头,两个丫头紧挨在一起睡得正香,虽然现在天气开始转暖,但晚上还是很冷,特别是身子单薄的柳儿在睡梦中已经紧紧的缩成一团,一个劲的往月婵怀里钻,两相对比之下更显得娇小。

    当下李休弯腰把柳儿抱起来,小丫头只有几十斤,倒也不压人,随后李休大步的来到厢房把她放在床上,并且盖好被子,然后回来想要把月婵也抱起来,不过他显然低估了月婵的重量,也高估了自己的力气,猛然用力非但没把月婵抱起来,反而还差点把自己给压趴下。

    月婵也被惊醒了,当她睁开眼睛看到李休抱着自己时,立刻吓的猛然挣脱开来,然后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不对,应该是像只小肥兔似的逃到墙角惊慌的问道:“老……老爷您干什么?”

    “别误会,我是看你和柳儿睡着了,想把你们抱床上去,结果没抱动你。”李休这时扶着腰站起来,随后又苦笑一声对月婵抱怨道,“不过月婵你真得减肥了,刚才那一下差点闪到我的老腰。”

    听到李休后面的调侃,月婵也不由得有些害羞的低下头,过了一会儿这才用低若蚊蝇的声音道:“老爷您肯定饿了,我去帮您做点吃的!”

    月婵说完逃也似的出了房间,引得李休也是一阵大笑,说起来月婵虽然胖了点,但是性格温柔,懂得持家又精通女工,算是一个标准的古代女子,以后还不知道谁有那么大的福气娶了她?

    不一会的功夫,月婵就端来一碗粥了两样小菜,她本来就很会做菜,而且这段时间把李休炒菜的本事学到手后,厨艺也越的好了,再加上李休也真有些饿了,刚想吃时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当下对月婵问道:“月婵,你和柳儿吃饭了吗?”

    “我们已经吃过了,晚饭的时候我看老爷画的那么认真,所以就没敢打扰,却没想到老爷竟然忙到半夜。”月婵声音清脆的道,她与柳儿都是南方人,关中话中总是带着几分南方吴语的糯软,听起来十分特别。

    “对了,月婵你是南方人,应该对水车十分熟悉吧?”李休这时忽然想到月婵的来历,当下一拍脑袋道,刘叔说水车这东西南方比较多,但他却忘了自己身边就有个南方人,早知道之前就应该听取一下她的意见。

    “嗯,南方的稻田需水较大,所以水车很常见。”月婵当下点头道。

    “那太好了,你看看这两份图纸,和你见过的水车有什么区别?”李休当下把两种水车的图纸递给月婵问道,这两种水车都是他凭想像设计出来的,还不知道是否可行,找个真正见过水车的人看一下也能帮自己提下意见。

    月婵接过图纸也认真的看了起来,其实她也很好奇李休忙到半夜到底在画些什么,最上面的是李休画的脚踏水车,结果月婵一眼就认出来道:“老爷您忙了半天原来是在画龙骨水车啊?”

    “龙骨水车?南方都是这么叫水车的吗?”听到这里李休也有些惊讶的道。

    “是啊,老爷您看这个水车是由一节节的水斗组成的,看起来就像是龙骨一样,所以才被称为龙骨水车,这种水车据说是汉朝时的宦官毕岚所创,《后汉书》上有过记载,不过也有人说是三国时的马钧所创,《三国志》上也记载了这件事,不过不管是谁所创,龙骨水车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创造,有了它,百姓们灌溉田地可就方便多了。”月婵在说这些话时,整个人竟然看起来有些神采飞扬的感觉。

    “《后汉书》、《三国志》,没想到月婵你还读过不少书?”李休听到这里却是再次惊讶的道,他知道月婵识字,但没想到她竟然还读过史书,这样的侍女可不多见。

    听到李休的问话,月婵的脸色明显有些白,似乎不知道怎么解释,最后干脆低下头不再说话,两只小手也一直紧张的搓着衣角。

    如果换成其它的主人,看到侍女竟然对自己有所隐瞒,肯定会刨根问底,不过李休毕竟是个后世人,对于他人的**还是相当尊重的,毕竟这个世上谁还没有点不想对别人说的话?所以他笑了笑也没有再追问,而是转换话题道:“月婵,你看看我画的水车和龙骨水车有什么区别吗,以前我没见过龙骨水车,所以只能凭空想像的去设计?”

    看到李休没有追问,月婵明显的松了口气,当下认真的看起这个脚踏水车的图纸,结果越看越惊讶,最后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老爷这真的只是您自己设计的水车吗?”

    “当然了,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忙到现在连晚饭都变成夜宵了。”李休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道。

    “老爷这个水车虽然与龙骨水车外形相似,但结构却要简单许多,而且看它运作的原理,也应该可行!”月婵听到这里点头赞叹道,看向李休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敬意。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你再看看下面那份图纸,上面是我设计的另一个水车。”李休听到月婵的话也不禁高兴的笑道,看来自己后世上学时交的学费果然没有浪费。

    月婵听到还有另一种水车,当下急忙看下一份图纸,结果这次她更加感到震惊,相比龙骨水车,这个水车的样子更怪,像是一个大车轮似的,月婵倒是见过类似的东西,那就是水力磨坊,但那是磨面用的,可是李休竟然在上面装上提水的桶,可以让它自动的把水提到高处,然后倒进一个特定的槽里,从而可以引到田间。

    “怎么样,这个水车比刚才那个更好吧?”李休这时笑着开口问道。

    “老爷巧思无双,竟然在水车磨坊加上水桶,如果此物制成,就更方便百姓灌溉田地了!”月婵再次赞叹道,她现在也和马爷有了同样的想法,那就是越与李休相处,就越感觉到他这个人的高深莫测。

    “水力磨坊?这东西现在就有了?”李休听到这里再次惊讶的问道,他前世的老家虽然有座废弃的水力磨坊,但他还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时候被古代人民明出来的?

    “当然了,水力磨坊也是汉代明的,只是一直都是用来磨面舂米用的,只有老爷想到用它来取水。”月婵一脸崇拜的看向李休道。

    李休听到这里却有些无语,本以为自己搞出一个划时代的明,却没想到历史上早都已经出现了相似的东西,自己顶多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做了改进,不过随即他又自我安慰的想到,后世瓦特也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改进的蒸汽机,但人们一提到蒸汽机第一个就想到他,所以说不定自己明水车后,后世人提到水车就会第一个想到他?

    其实李休不知道的是,真正利用水力水车来灌溉,正是始于唐宋之时,而在初唐时还没有明这种办法,所以他也仅仅将这个明提前了一两百年而已。

    第二天一早,李休就兴冲冲的跑去找马爷,毕竟他虽然把图纸设计出来了,但却需要工匠把图纸上的东西转化为实物,想要找工匠也只能去找马爷,别的事李休不想麻烦马爷,但水车却是利国利民的好东西,造好后不但自己可以用,公主那边的佃户也能用,所以这次他去找马爷也是理直气壮。

    不过就在李休刚来到公主别院的大门前,却忽然看到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幸好他反应快,当下转身就走,同时心中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