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四十七章 又见柴绍
    “马叔,看到那个站在八仙灯下面的老者了吗,他到底是谁啊?”无缘无故的被一个老头了顿脾气,李休也有些莫名其妙,更倒霉的是他根本不认识对方,所以他才马上找到马爷,想必他应该知道对方的身份。{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裴矩?你怎么问起他来了?”马爷看到顺着李休的手指看到那个老者,却忽然一皱眉反问道。

    “裴寂!他就是那个号称大唐第一相的裴寂?”李休显然没听清楚马爷的话,当下十分震惊的叫道。

    “听清楚了是裴矩不是裴寂,裴相可比他要年轻多了。”马爷马上开口纠正道,不过这两个名字还真容易听混。

    “裴矩?这个名字好耳熟啊?”李休这才听清楚裴矩这个名字,但他总感觉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当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忽然十分吃惊的叫道:“我去,他不就是邪王吗?”

    “邪王?什么邪王?”马爷耳朵尖,听到李休的话也好奇的问道。

    “什么邪王,马叔您肯定听错了!”李休当即反应过来,急忙否认道,这个他可不好解释,总不能说是后世一部小说里的人物吧?

    “你小子总是神神叨叨说一些听不懂的话,算了,我也不问了,不过裴矩这个人老奸巨猾,千万不要招惹他!”马爷最后警告道。

    李休对马爷的话也是深以为然,小说大唐双龙传中,邪王石之轩化名裴矩进入大隋朝廷,经略西域、分化突厥,最终颠覆了大隋。虽然石之轩这个人物是虚构的,但关于裴矩的许多事迹却是真的,比如经略西域、征讨突厥,而且他还平定过岭南,随同杨广征讨过辽东,可以说为大隋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

    不过裴矩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他在面对刚愎自用的隋炀帝时,就成为一个逢迎取悦的佞臣,可是在归唐之后,却又往往敢于犯颜直谏,这种前后不一的表现,被后世的司马光做为“君明臣直”的例子,也从侧面说明了唐取代隋的合理性。

    面对裴矩这样一个有能力,而且又深谙明哲保身的老狐狸,李休自问绝对招惹不起,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裴矩这种大人物怎么会认识自己,而且还怒气冲冲的跑来问罪,就算他和李靖有矛盾,可也犯不着把气撒在他这个庶子身上吧?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马爷估计也不知道,否则刚才就应该告诉李休了,而不是警告他不要招惹对方。

    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见刚才那个富态的贵妇带着她女儿再次走了过来,看背后那个小娘子含羞带怯的样子,似乎对李休依然不死心,这让他不由得暗叫不好,现在马爷就在身边,以他的性子,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乱子?

    果然,富态贵妇带着女儿再次来到李休面前,不过她却是向马爷行礼道:“妾身见过马将军!”

    马爷似乎认得这个贵妇,当下赶紧回礼,而且他是个人精,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目的,当下大笑着拍着李休的肩膀道:“周夫人不必多礼,我帮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个年轻人是我的子侄辈李休,不但家世显赫,而且年轻有为,前段时间我们在庆州大败突厥时,他就为朝廷立下不小的汗马功劳,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啊!”

    马爷的话刚一出口,李休就暗叫不妙,果然,对面的贵妇听到他对自己如此吹捧,眼睛也一下子亮了起来,看向李休的目光也变成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神情,而且似乎越看越满意,至于她背后的那个少女,更是娇羞的盯着李休看个不停,眼睛里都快冒出小星星了。

    “本以为李公子是个读书人,却没想到竟然可以上阵杀敌,实在我大唐年轻一辈中的楷模啊!”贵妇打量了李休片刻,当下满脸笑容的夸赞道,估计这时她已经把李休内定为自家的女婿了。

    “夫人谬赞了!”李休这时只能硬着头皮道,同时用一种求饶的目光看向马爷,希望他不要再夸自己了。

    马爷也是一片好心,而且在他看来,以李休的年纪也早该娶亲了,所以根本没理会他的求饶,反而更加起劲的夸起李休,结果让这个富态的贵妇满意的连连点头,最后向女儿使了个眼色,然后这才告辞。李休本以为这就完了,结果那位娇羞的小娘子在离开时,却故意抛下一块手帕,羞涩的目光也再次看了李休一眼,这才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跑开了。

    看了看地面上做工精致的手帕,李休也有些不知所措,然后扭头向马爷求助,结果马爷这时一瞪眼道:“看我干什么,人家给你的手帕,还不快捡起来?”

    “不捡行不行?”李休无奈的道,现在捡了对方的手帕倒是容易,但日后自己不去求亲的话,岂不是让人家伤心,而且就算自己去求亲,对方知道了他的身份肯定也不会同意,到时双方都下不了台。

    “不捡?你信不信刚才的那个周家小娘子今天晚上就上吊死给你看?”马爷听到这里却是大眼一瞪道,周家母女虽然离开了,但其实依然偷偷的打量着这边,而且刚才她们的举动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时也都在看着李休,如果他不捡,周家母女的可就太丢脸了。

    看到这种情况,李休也无奈的叹息一声,当下走过去把周家小娘子的手帕捡起来,据说这样的手帕一般都是年轻女子亲手所绣,不但是定情之物,而且也考验女子的绣工,李休看不出绣工怎么样,不过手帕倒是挺香的,在手帕的一角绣着一个十分精巧的“覃”字,估计是主人的名字或名字中的一个字。

    女方丢下手帕表示她对男方满意,男方收下手帕则是一种很绅士的礼节,无论日后是否会去提亲,至少不能让女子感到难堪,不过李休注定只能让那个周小娘子失望了,而且以他的身份,恐怕对方知道后也不会看上他。

    本以为收下手帕后就不会有人再来了,可是让李休没想到的是,刚才马爷夸奖他的声音太大了,周围也有许多人听到,即是马爷的子侄,而且还能被马爷如此看重,自己又那么争气,年纪轻轻就在战场上立下功劳,这样的年轻俊杰可不多见。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接下来竟然6续又有几位贵妇带着女儿上前,与马爷攀谈几句就让女儿丢下手帕,这也让李休是哭笑不得,不远位那位周夫人更是脸色都青了。不过一块是捡,两块也是捡,出于礼貌,李休只好把丢下的手帕都捡了回来,厚厚的一摞都快能当餐巾纸用了。

    “马叔,这也太夸张了,怎么京城贵族家中有这么多没嫁出去的女儿?”李休又捡起一块地上的手帕道,他感觉再这么捡下去,等到灯会结束就可以用这些手帕缝不少内裤穿了。

    “你没现今天来的年轻人中女多男少吗,咱们大唐初立,很多年轻子弟都在军中效力,留在家里的一般都没什么出息,这些贵夫人自然也都想给女儿找个好夫家。”马爷笑着解释道,他虽然知道李休的出身低了点,而且名声也不太好,但是在他看来,整个大唐都找不出比李休更出色的年轻了,更何况他还救过平阳公主的命,所以他才那么卖力的夸李休。

    听到马爷的话,李休这才打量了一下整个灯会,结果现还真如马爷所说,年轻人中女子的确比男子多很多,这也是战争的后遗症,毕竟无论在哪个时代,战争都是男人的游戏,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平阳公主。

    “呵呵,这不是马大将军吗?”正在这时,忽然一个不太友好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只见柴绍一脸阴沉的穿过几个灯架走到马爷的面前,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李休,以及他手上的手帕道,“你小子也在这里,收这么多定情之物,还真对得起你那个小情人啊!”

    柴绍说话之时一直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他,显然他早就打听清楚了李休的来历,也知道李休因为一个小尼姑反出家门的事,而且很多人对这件事反应不一,有人说李休不孝,也有人却认为李休痴情,而且持这种观点的很多都是未出阁的少女。

    柴绍之前早就看到了李休,因为马爷也在,他并没有打算上前,不过当看到李休短短时间内竟然收下那么多女子的定情之物,这种人竟然也配称之为痴情?自己对公主才是真痴情好不好?

    也正是上面这种想法,使得柴绍也不禁对他更加鄙夷,又想到之前自己竟然被他殴打了一顿,直到现在胯下还有些隐隐作痛,甚至好几天都没办法与小妾行房,这件事简直是他生平最大的耻辱。柴绍越想越气,最后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对李休出言嘲讽。

    “呵呵,原来是柴大将军,不知你的伤可好些了?”马爷拍了拍李休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他笑呵呵的上前道。

    “你……”马爷的话正中柴绍心中的痛处,当下禁不住想要火,不过想到这次小灯会是李渊亲自为平阳公主举行的,如果他把小灯会搅了,不但会让李渊不高兴,平阳公主恐怕也会更讨厌他。

    想到这里,柴绍强忍着怒火一甩袖子,转身就气呼呼的离开了,毕竟他也害怕马爷把他被李休殴打的事捅出来,到时他可就没脸见人了。不过他也在心中暗自誓,今天这件事没完,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