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四十章 平阳公主的往事
    “公主您什么意思,我和柴绍之前根本不认识,也没有任何的恩怨,如果不是他撞到我并且动手打人的话,我怎么会反过来殴打他,难道我在公主眼里,就是那么喜欢惹事生非的人吗?”李休听到平阳公主最后的问话,当即露出一种委屈之极的表情道。〈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真的吗?”平阳公主显然还有些怀疑的道,她总感觉李休并没有完全说实话。

    “当然是真的!”李休一脸坚定的点头道,随即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一脸恍然的大声道,“我知道了,公主您是不是认为我是不想当官,所以才故意去惹祸对不对?可是公主您这次真的是冤枉我了,我之前也只是说的气话罢了,怎么可能真的去大街上调戏女子,而且遇到柴绍也完全是个意外,如果不是他那么蛮横无礼的话,我也不可能和他生冲突啊!”

    说到最后时,李休脸上露出冤枉之极的表情,目光中也带着几分绝望,好像恨不得以死明志似的,这让平阳公主一时间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好吧,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会帮你处理的!”平阳公主凝眉思考了半天,最后终于开口道,虽然李休殴打柴绍闯下大祸,但这件事错不在他,而且他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李休因此而被问罪。

    “多谢公主!”李休这时也颇为感激的向平阳公主行了一礼道,同时心中也终于松了口气,有些事情还是让它永远埋在心底吧,比如他殴打柴绍之时,除了报复的确有惹祸的想法,却没想到柴绍的来头那么大。

    当下李休告辞离开,刚一出公主的房间,就被守在外面的马爷拉到一边问道:“你小子胆子见涨啊,竟然连柴绍也敢殴打,虽然这件事我一直想做,可是这么多年也没能下得去手,现在却被你抢了先,我不得不向你说声佩服啊!”

    “马叔,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如果事先知道他是柴绍的话,我……”

    “你怎么样,难道就因为他是柴绍,你挨了一脚就认怂了,这可不像我认识的李休?”没等李休说完,马爷就眼睛一瞪打断他道,刚才李休和公主的对话他在外面全都听见了,当然整个驿馆里敢偷听公主谈话的也只有他一个。

    “当然不会认怂,不过我会偷偷的从背后给他一棍子,然后打完就跑,反正他又不认识我。”李休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暗的不行就来阴的,熟知历史的走向,而且又比唐人多出一千多年的学识,他不信有什么敌人是他搞不定的。

    “哈哈,说得好,就知道你小子一肚子的坏水!”马爷听到李休的话也不由得大笑起来,他是个武将,在战场上只讲结果不讲过程,不论什么手段只要能把敌人干翻就行,所以李休的话也颇合他的胃口,更何况李休要对付的人还是他最讨厌的柴绍。

    “马叔,我也看出来,公主和你都十分的讨厌柴绍,现在我把柴绍也得罪了,咱们也算是一条战线上的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公主为什么那么讨厌柴绍,他不是公主的丈夫吗?”李休这时终于问出这个困惑了他许久的问题。

    马爷听到李休问到这件事,也不由得露出愤恨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这才长叹一声道:“这件事说来话长,这也是公主心中最大的痛,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很少有人敢说出来,平时连我也不愿意提及,生怕公主听后伤心,现在告诉你倒也无妨。”

    随着马爷的叙述,终于揭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历史迷局,平阳公主与柴绍的确是夫妻,他们的婚事还是李渊亲自订下来的。当初李渊起兵之时,柴绍与平阳公主刚好在长安准备成亲,只是随着李渊起兵的消息传来,大隋朝廷也开始四处捉拿李渊的家属,平阳公主身为李渊最宠爱的女儿,在抓捕的名单上仅在李建成和李世民之后。

    幸好李渊事先已经派人通知了平阳公主和柴绍,所以在捉拿他们的人到来之前,他们已经偷偷的离开了长安,不过就算离开了长安城,外面也依然到处都是捉拿他们的人,所以平阳公主和马爷等人也都没有信心回到太原。

    然而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离开长安的第一个晚上,柴绍竟然竟然带着几个心腹不辞而别,至于原因不用想也知道,因为平阳公主才是大隋朝廷主要的捉拿对象,所以柴绍与平阳公主在一起肯定十分危险,但如果他离开平阳公主,到时捉拿他们的人都被平阳公主所吸引,他自己逃离的机会自然也就大大增加了。

    平阳公主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本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柴绍竟然是这样的人,为了自己的安全连她这个妻子都可以舍弃,这种打击几乎让平阳公主崩溃。

    不过平阳公主毕竟不是普通的女子,事实上她很像她的母亲窦皇后,两人都是外柔内刚的性子,在柴绍独自逃离之后,平阳公主很快就振作起来,继续带着人向北逃,不过更糟糕的是,当时她身边的人大部分都是柴绍的人,这些人看到柴绍离开后,心也就散了,短短几天就全跑光了,最后只剩下马爷等几个从李家陪嫁过来的心腹,而且背后的追兵也似乎现了他们的踪迹,眼看着就要追了上来。

    可以在那种情况下,平阳公主几乎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甚至连性子坚韧的马爷感到几分绝望,为此他已经准备好武器与毒药,只要追兵杀到,他就先毒杀平阳公主,免得她受辱,然后再力战而死,也算是对得起李家了。

    不过让马爷没想到的是,平阳公主在这种绝境之中竟然爆出惊人的坚韧,当时他们刚好赶到陕西的一处李家庄园,于是平阳公主割断长做男装打扮,自称为李公子,然后散尽庄园里的家财,甚至连自己的嫁妆也都换成了钱粮赈济灾民,并且从灾民中招纳了几百人的队伍,随后以这支队伍为根基,终于展成为数万人的娘子军。

    “当年我们娘子军最鼎盛之时,人数达到了惊人的七万余人,并且在关中打下一片辽阔的土地,连当时的大隋名将屈突通也数次败在公主手下,如果公主是个男子的话,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席卷天下,从而一举定鼎中原!”马爷说到当初平阳公主从绝境到拥兵数万的壮举时,脸上也满是自豪之色。

    “不太可能吧,当时王世充和窦建德都拥兵十数万,称得上是一方霸主,公主的七万兵力虽然不少,但比之王世充等人还是差上许多。”李休听到这里却有些不同意的道,他对隋末的势力分布还是比较熟悉的。

    “你知道个屁,知道当初陛下与秦王他们在太原起兵时有多少兵力吗?两万!连我们娘子军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后来还是公主主动把兵权交出来,这才使得陛下手中的兵力一下子增长到十万,也正是凭借着这十万大军,陛下才可以夺下长安,从而奠定了我大唐的根基!”马爷对李休质疑娘子军实力的事十分生气,当下十分恼火的道。

    “哈哈,马叔别生气了,我年轻不懂事,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当初陛下和太子、秦王父子三人加在一起,还不如公主这么一个弱女子,所以陛下和秦王他们能够做到的事,公主肯定也可以做到!”李休急忙顺着马爷的话道,毕竟他也知道马爷对娘子军的感情很深,所以自己没必要和他抬杠。

    “这话……嗯,心里知道就好,千万不要出去乱说!”马爷似乎很喜欢李休话中贬低别人抬高公主的意思,不过贬低的是当今陛下和他的两个儿子,所以这种话还是不好乱说。

    “咦?不对啊?”李休这时忽然想到一件事,当下面带疑惑的向马爷问道,“马叔,我好像听别人说,当初公主与柴绍在长安时,是公主主动让柴绍自己离开的,好像史书上也是这么记载的,怎么和你说的不一样啊?”

    “史书上的东西有多少能信的?更何况公主和柴绍的身份特殊,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而且当初陛下起兵之时,柴绍也立下不少的功劳,所以陛下在生过气后,竟然没有再怪罪柴绍,反而一直想要让他们和好,不过公主却已经恨极了柴绍,别说和好了,平时连见都不肯见他!”马爷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不满的神色,也不知道他是不满柴绍还是不满李渊?

    听完马爷的这些话,李休却露出沉思的表情,他觉得马爷最后的话有些问题,比如李渊既然最疼爱平阳公主,可柴绍在抛弃平阳公主独自逃跑后,竟然没有被李渊给砍了,如果说用功劳来解释的话,未免有些太牵强了,毕竟在武将之中柴绍的功劳并不怎么突出,更无法与平阳公主相比。

    另外更有趣的是,李渊马上就要造反了,却把最宠爱的平阳公主送到长安与柴绍成亲,这件事怎么看都不合常理,所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也不知道马爷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隐瞒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