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三十九章 李休VS柴绍
    “什么?”平阳公主听到侍女的禀报也有些不敢相信,她觉得以李休的性格,实在不像是轻易和别人生冲突的人,难道是……

    想到一个可能,平阳公主也不由得脸色大变,刚才李休才说过要出去调戏女子,现在就和人打了起来,难道说他真的去调戏女子,结果被路见不平的人现,于是把他殴打一顿?

    一想到上面这些,平阳公主也不禁也着急起来,当下急忙对侍女吩咐道:“快让人去通知马叔,让他把李休和打架的人都带来,我要亲自处置!”

    “这个……”听到平阳公主的话,报信的侍女却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露出犹豫的表情站在那里,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还不快去?”平阳公主看到侍女不动,当下更加着急的道,李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且又公然在大街上做出调戏妇女的恶行,被别人遇到还不得往死里打,说不定晚一会就要出人命了。

    看到公主着急的样子,这个报信的侍女终于一咬牙道:“启禀公主,与李校尉厮打的人其实是驸马,而且看样子李校尉并没有吃亏!”

    “柴绍?他怎么又跑到这里?”平阳公主听到侍女的话也是一愣,随即脸上也露出复杂的神色自语道,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李休竟然敢殴打柴绍,这件事处理不好会很严重的,当下平阳公主立刻吩咐道,“抬本公主出去,我要亲自去看一看!”

    听到平阳公主的吩咐,立刻有女侍卫上前抬着她的锦榻出了房间,平阳公主居住的地方正是宁州城的驿馆,而且为了保证公主的安全,整个驿馆都被平阳公主的亲卫接管,除了娘子军再也没有其它闲杂人等。

    就在平阳公主刚来到驿馆的前院,就见不少人围在一起看热闹,等到她来到近前,这些看热闹的人立刻一轰而散,也露出被围观的那块地方,只是这块地方上的场景却让平阳公主等人有些目瞪口呆。

    只见李休这时披头散的骑在一个人身上,一手掐着对方的脖子,一手不停的搧对方的耳光,嘴里还骂咧咧的道:“混蛋,你不是挺横吗,竟然还敢踢我,现在你再横一个给爷看看,打不死你!”

    李休每骂一句,都伴随着一声清脆的耳光,而被他骑着的人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同样是披头散说不出的狼狈,而且他躺在地上的姿势很奇怪,全身缩在一起像条大虾米似的,双手也捂在胯下,脸上虽然被打肿了,但依然痛苦的拧在一起,也根本看不出他本来的长相。

    “李休住手!”平阳公主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当即大叫一声道,脸上也露出焦急的神色,因为挨打的人正是她的丈夫柴绍。

    李休刚才就看到公主前来,但并没有立刻住手,直到听到她阻止这才站了起来,不过在站起来的同时还有些不解恨,竟然照着柴绍的肚子又踹了两脚,结果把柴绍疼的再次蜷缩在一团,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大虾了。

    “李休,你为何殴打柴……殴打他?”平阳公主看到地面上痛苦的躺在地上的柴绍,脸上也露出复杂的神色道,这个人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但平时她却连他的名字都不愿意提。

    “启禀公主,这可不怪我,是他先动手,不对,是他先动脚的!”李休这时依然有些气呼呼的道,如果不是平阳公主防止,他非得把地上这小子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不过这小子那一脚倒还挺重的,自己的屁股现在还在疼。

    “你知道他是谁吗?”平阳公主看着李休愤愤不平的样子,忽然开口问道。

    “管他是谁,一见面就动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李休再次气呼呼的道,他还真不知道躺地上的这家伙是谁,对方也没给他询问的机会。

    也就在李休的话音刚落,马爷这时终于得到禀报快步来到这里,当看到地面上的柴绍时也不禁吓了一跳,当即让人把它搀扶起来,同时扭头对李休低声道:“你小子怎么搞的,怎么连柴绍都敢打?”

    “原来这小子姓柴,难怪这么废柴!”李休刚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反而还笑嘻嘻的道,不过随即他就忽然一愣,一脸不敢相信的扭头看着马爷,声音干涩的道,“他……他是柴绍?”

    “三……三娘,这个……这个小子是谁,我一定要杀了他!”正在这时,被人搀扶着的柴绍终于缓过劲来,当下双眼通红的盯着李休怒吼道,想他堂堂一个右骁卫大将军,却被这个卑鄙小人偷袭殴打,这件事若是传出去的话,他柴绍就没脸再见人了。

    “哼,他是我的人,怎么处置还轮不到别人指手划脚!”平阳公主虽然坐在锦榻上,但这时却显得十分霸气,旁边的李休听到这里简直感动的要哭了,跟在公主身边让人好有安全感,他决定以后一定要抱紧公主的大腿才行,嗯,公主的大腿又长又直,抱起来肯定很舒服。

    “三娘,难道我在你心里,连这个卑鄙小人都不如吗?”柴绍听到平阳公主的话却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道,目光中也带着几哀怨,让人看着就感觉心酸。

    “卑鄙小人这四个字还是留给柴将军吧,李休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次回长安我将亲自为他请功,所以还请柴将军放尊重些!”平阳公主再次冷冰冰的道,自从见到柴绍之后,她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不但称对方为“柴将军”,更是直接骂柴绍是卑鄙小人,这可不像是夫妻间该有的表现。

    “三娘,你……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柴绍听到这里却露出痛苦的表情道,再加上他脸都被打肿了,身子也直不起来,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马叔,带柴将军下去疗伤!”平阳公主却一脸决绝的道,甚至说话时都不愿意看柴绍一眼。旁边的李休虽然担心自己惹下的大祸,但这时依然禁不住猜想,平阳公主和柴绍之间到底生了什么,竟然让这个温婉的女子表现的如此决绝?

    “喏!”马爷答应一声,随后皮笑肉不笑的来到柴绍面前,阴阳怪气的道,“柴将军伤到哪里,严不严重,要不要让老奴来扶着您?”

    “不用!”听到马爷话中挪揄之意,柴绍也些生气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咬着牙一瘸一拐的下去了,走的时候一双满是怒火的眼睛也一直盯着李休,这让李休也感到头皮麻,看来这件事肯定没完。

    “在下告退!”等到柴绍和马爷离开后,李休就感到平阳公主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这让他感到大为不妙,当下一拱手就想离开。

    “给我进来!”平阳公主却是是沉着脸娇喝一声道,看起来似乎十分生气,说完就让人抬着她回房间,李休自然不敢不去,只能心情忐忑的跟在后面。

    等到平阳公主进到房间后,李休站在门口磨磨蹭蹭的不想进去,结果被一个比男人还强壮的女侍卫给推了进去,只见平阳公主依然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看到他进来立刻开口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柴绍起了冲突?”

    “公主,这件事真不怪我!”李休这时也哭丧着脸,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刚才李休说要去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有这样的想法,当然调戏妇女他可能做不出来,但随便惹点祸谁不会啊,到时看平阳公主还怎么推荐他为官?

    不过就在李休气冲冲的来到驿馆的大门,前脚刚迈出门,迎面就有一人快步冲进来,李休想躲都躲不开,结果两人的肩膀撞在一起,双方都停了下来。本来这只是一件小事,双方都有错,只要有人道个歉就完了,事实上李休已经准备要道歉了。

    可是让李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开口道歉,对方反而态度恶劣的骂了一句“没长眼啊”,并且一脚踢在李休的屁股上,差点把他踢趴下,随后就要往里闯。

    李休性子随和,但并不意味着他是个好欺负的人,事实上他也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否则当初刘老大等的挨了打,他也不会舍弃一成的绿菜利润让马爷狠狠的教训了对方一顿?

    不过李休在愤怒之余并没有失去理智,他现撞自己的这个人年轻力壮,看起来不好对付,幸好对方好像急着进门,踢了他一脚后就往门里闯,这也给了李休偷袭的机会。

    当时李休直接从后面照着对方的胯下直接来了一记“断子绝孙脚”,一下子就让对方失去了战斗力,否则十个李休也不是对方的对手,随后就生了平阳公主看到的那一幕,他觉得不解恨于是骑在对方身上不停的抽耳光,却没想到挨打的人竟然是柴绍,难怪之前那么横。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是他先动的手,所以这件事可不怪我!”李休最后总结道。

    “现在不是谁先动手的问题,而是你身为一个小小的校尉,竟然殴打一个右骁卫大将军,如果柴绍抓着这件事不放,你可能因此要被朝廷问罪,而且……”平阳公主说到这里时,用一种似乎可以看透人心的目光盯着李休道,“而且你给我老实回答,殴打柴绍真的只是因为他先动手打了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