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三十八章 公主你不要逼我
    突厥人退兵了,庆州城中的唐军也终于松了口气,前几天李世民与颉利在城外谈判,虽然颉利数次要求大唐要给他们一些补偿,但却都被李世民严辞拒绝,而这时突厥其实也坚持不下去了,所以最后颉利无奈之下只能同意退兵。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不过在颉利离开之前,李世民又送给他一份“大礼”,那就是他竟然公开前去拜访突利可汗,并且还送给对方不少的粮食物资,这让突利是大喜过望,而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当场提出要与李世民结拜为兄弟,对此李世民自然也不会拒绝,于是两人就在军营里结成了异姓的兄弟。(这件事不是老鱼编纂的,而是史实就是如此)

    颉利可汗听说了突利与李世民结拜的消息后,更加的坐不住了,第二天就开始撤兵,甚至根本没等突利的大军,直接带着自己的本部人马就离开了,光是从这一点来看,李世民的离间之计就已经成功了。

    李世民与突利结拜事李休知道,不过李世民是否派人暗中与薛延陀结盟他就不知道了,不过他对这件事也不太关心,对于他来说,突厥人退兵了,他也终于可以回家了,不过很可惜的是,他来军营时已经是腊月里了,在军营呆了一个多月,除夕也已经过去了,等到他们动身回去时,已经是正月初十了。

    “还好还好,至少还有个元宵节,回到家里刚好赶上!”李休在心中算计了一下路程自语道,穿越到大唐的第一个春节竟然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甚至在军中根本没有人提过过年的事,搞得他也是在年后才现自己竟然错过了,早知道无论如何也得在军中包顿饺子吃。

    不过突厥人虽然撤兵了,但是战后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李世民肯定不能离开,平阳公主有伤在身,李渊早早的派人来宣读圣旨,让她回长安养伤,李休占了个大夫的身份,自然也要和公主一起回去,马爷亲自带兵负责安全,所以他们是第一批离开庆州的人。

    为了照顾平阳公主的伤势,所以整个队伍的度很慢,不过庆州距离长安拿来就不是很远,当初马爷抓着李休只用了一天时间就赶到军营,所以无论度再慢,但是在元宵节还是可以赶回去的,而且平阳公主也想回去过节。

    走了一天的路,当天晚上他们在一座名叫宁州的军事重镇休息,李休则忙着给平阳公主检查伤口,毕竟现在公主的伤口都刚刚开始恢复,万一不小心再撕裂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李校尉,我听马叔说,上次二弟露出想要招揽你的意思,但是你却自贬身份,故意表现自己的厨艺,结果把他给吓跑了?”平阳公主半躺在锦榻上,如玉的脸上露出一种饶有兴趣的表情看着李休道,越是与李休接触,她越是感觉看不透个年轻的男子。

    “有吗?”李休听到这里故意瞪大眼睛,露出一种呆萌的表情道,“公主说的是那次吃羊肉吗,为了讨秦王殿下的欢心,那天我还特意露了几手,秦王殿下也吃得很开心,一直夸我厨艺好,当时我也很高兴,至于招揽什么的我真不知道?”

    “咯咯,李校尉何必装傻,难道你以为骗过所有人吗?马叔就不说了,就算二弟当时被你骗过去了,但事后肯定也能想明白,而且他这个人是个倔脾气,只要看中了你的才华,日后肯定还会想办法招揽你的!”

    平阳公主看到李休又在装无辜,当下也禁不住笑道,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像李休这么厚脸皮的人,被人揭穿了还能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这也算是一种本事吧。

    “唉,我真的喜欢喜欢厨艺,这点马叔可以帮我作证,而且我这个人没什么大志向,让我安安稳稳的在家做个小地主就可以了,可惜老天却又给了我一身的才华,看来人太有才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李休说到最后时,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休说的是实话,做为一个穿越者,无论他再怎么低调,但有时依然无法掩盖自己身上的光芒,而且与他认识的越久,越是能现他身上的不凡。

    不过平阳公主与李休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因为男女有别,除了治疗时基本没有什么接触,听到他上面感慨的话,却以为他是在自夸,当下禁不住再次笑出声来。

    好不容易平阳公主停下笑声,这才有些严肃的道:“李校尉,这次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听马叔说你不想做官,不过你一身的才华,而且又这么年轻,如果不做官实在太可惜了,这次回到长安后,我想亲自为你请功,到时你是想做文官还是武职?”

    听到平阳公主这些话,李休也不禁暗叫糟糕,听她话中的意思,是准备给他实封的官职,到时他就别想再有什么清闲的日子了。

    “公主,在下真的不想做官,所以公主如果真的想要感谢我的话,能不能不要让朝廷赏赐什么官职?”李休一本正经的开口道,这段时间他现平阳公主性子柔和,而且还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他希望可能说服平阳公主,让她帮自己推掉朝廷的封赏。

    “这怎么行,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无论是军中还是朝廷,都不可能有功不赏,否则如何让人信服?”平阳公主听到这里却是一脸严肃的道。

    “我没说不让赏啊,比如朝廷可以多赏些金银土地之类的,至于官职就不必了,我这个人懒散惯了,实在不想去做官。”李休努力的讨价还价道,实在不行多赏几个美女也行啊,反正李渊宫里养那么多他也用不完,不如自己帮他一把,当然这句话他没敢说出来。

    听到李休上面的话,平阳公主差点气乐了,随后这才开口道:“朝廷如何赏赐自有其法度,哪能你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而且以你的才华和年纪,只需要在地方历练几年,日后肯定可以成为我大唐的栋梁之材,所以你也就不要再推辞了!”

    “那……那我这个功劳不要了行不行,就当我没救过你,你也不用感谢我,咱们现在就两清了!”李休没想到平阳公主竟然这么有原则,当下有些口不择言的道。

    “不行,功劳就是功劳,怎么能说忘就忘了?等到回到长安,我定要亲自向父皇为你请功!”平阳公主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固执起来谁也说服不了她。

    “我……你……你不要逼我!”李休这时也急了,平阳公主简直是要把他往绝路上逼啊!

    “什么叫逼你,难道做官就在逼你吗?”平阳公主也有些生气道,自从成了公主后,还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

    “我还就不信了,不就是功劳吗,大不了我现在就去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然后功过相抵,到时就算有公主您的举荐,恐怕这样的人也不适合再做官吧?”李休真的被逼急了,连这种自残的办法都想出来了。

    “你……噗嗤~”平阳公主听到这里本想生气的,却没想到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竟然一下子笑出声来,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无赖的人,连调戏良家妇女的话都能说得出口,而且她越想越感觉好笑,最后竟然伏在被子上笑得直不起腰来,甚至连旁边的一群侍女也同样捂着嘴偷笑。

    “笑什么笑,我是说真的!”李休可不是在说笑话,他是真有这样的想法。

    “好……好好……,你……你现在就去调戏良家……良家女子去,如果你真的能做出来,我就认输,从此不再提推荐你为官的事!”平阳公主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手捂着笑疼的肚子一手指着李休道,她根本不相信李休敢做这种事。

    “好,这可是公主您亲口说的,我现在就去找人调戏去!”李休的火气也上来了,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李休离开时决绝的背景,笑得肚子疼的平阳公主忽然有些担心起来,万一李休真的去调戏女子怎么办,听马叔说李休的想法与常人大不相同,别人不敢做的事也许他敢做,比如当初他喜欢那个小尼姑,最后竟然不惜与家中决裂,这样的人绝不能以常理度之。

    想到上面这些,平阳公主也不禁更加担心起来,不过刚才她已经把话说满了,这时也不好再让人拦着他,同时这也让她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的话,自己刚才就应该好声相劝,而不是用话去激他。

    也就在平阳公主担心之时,忽然只见一个侍女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然后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声道:“公……公主,大事……大事不好了,李校尉和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