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三十章 蒸馏酒精
    “铛铛铛~”李休手执铁锤,敲打着一口特殊的锅子,直到把一些小细节修改到自己满意为止,本来军中有专门的工匠,他只需要动嘴就行了,但是他做的这件东西用途特殊,工匠根本无法理解,他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最后只好自己亲自动手敲打,反正工匠已经做好了,只是有些小细节需要修改一下。[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小子,公主还没有苏醒,你不去想办法救公主,跑来打铁做什么?”这时只见马爷大步走过来有些焦躁的问道,相比两天前,他身上的铠甲又多了不少鲜血和伤痕,手中握的长刀依然在向下滴血,看样子是刚从战场上下来。

    “马叔,能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一切都要看老天是否帮忙了!”李休把几个奇怪的部件与铁锅合在一起,现没有太大的问题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马爷道,“马叔,您能不能让人找来几大坛酒?”

    “公主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喝酒?”马爷听到李休的话更加烦躁,气的一刀砍在旁边的树上,结果这棵手臂粗的小树当即被一刀两断,不过紧接着马爷又忽然反应过来,当下奇怪的盯着李休道,“你小子不是滴酒不沾吗,这时候找酒做什么?”

    “当然是做药了!”李休也十分无奈的道,正所谓关心则乱,这时候的马爷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精明。

    “好,你等着,军中没有酒,不过庆州城里肯定有,我马上让人给你找来!”马爷也听说过一些药需要用酒送服,当即也没有怀疑,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李休看着冒失的马爷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指挥着几个亲卫把自己让工匠打造的东西抬回去,前天他给平阳公主处理过伤口后,李世民就给了他便宜行事之权,只要是有利于平阳公主伤势的恢复,他可以在军中做任何事,而且李世民还把自己身边的几个亲卫交给李休指挥,方便他在军中行事,不过李休总感觉这几个亲卫更像是在监视自己。

    带着东西回到平阳公主养伤的地方,这里其实就是之前庆州城的刺史府,战时被平阳公主征用,为了方便李休就近观察平阳公主的病情,李世民让他住在前院,每天早中晚,李休都要亲自去观察平阳公主的伤势变化,这两天平阳公主的伤势虽然没有好转,但至少也没有恶化。

    “酒找来了!”李休刚回到住处,马爷就急冲冲的跑进来,随后一辆马车进到院子,车上堆着一整车的酒坛子,估计他把人家的酒窖都给搬空了。

    李休当即指挥人把自己打造的东西放好,缝隙处还用湿布围上,其实他制造的这东西就是一个蒸馏器,因为平阳公主的伤势是伤口感染,需要用到消毒液不停的清洗,但是他能够找到的消毒液实在太少了,蒲公英也只是权宜之计,所以最后他就想到了医用酒精,这也是在现在的条件下,他唯一可能制造出来的消毒液了。

    李休设计的蒸馏器有三层,第一层是口普通的大锅,第二层则是个平底的大锅架在第一层锅上,用的时候,第一层锅里放水,加热时产生水蒸气,水蒸气再把热量传导到第二层,第二层锅里则放酒,加热之后酒精挥,第三层则是冷凝器,可以让挥的酒精再次凝结,并且顺着导管流出并且收集起来。

    之所以要设计前两层,而不是让酒直接加热,主要是因为酒精的沸点较低,在水沸腾之前就可以挥,如果直接加热的话,温度会很高,到时水沸腾也随之一起挥,这样蒸馏出来的酒精度数较低,而医用酒精的度数则需要达到七十五度,太低的话根本达不到杀菌消毒的目的。

    李休亲手点燃了蒸馏器下面的火,不一会的功夫,第一层锅里的水就开始沸腾起来,第二层的酒也开始升温挥,并且被第三层冷凝成度数更高的酒,顺着管子流到外面的一个小酒坛里,当酒液刚一流出来时,整个院子都飘荡着一股诱人的酒香。

    “咕咚~”虽然明知道这些酒是给平阳公主治伤用的,但是马爷却还是禁不住咽了一股口水,旁边的几个亲卫同样露出眼馋的神色,不过却还要故意做出一副高冷的样子,只是时不时的用眼睛瞟两眼流出的酒液。

    相比马爷这些人,李休这时却捂着鼻子躲的远远的,也许很多人喜欢喝酒,但绝对不包括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他从小就讨厌酒的味道,如果有人喝过酒,身上的那股味道他更受不了,可惜后来工作之后,为了应酬却没少喝酒,身体都喝出问题了,他怀疑自己前世猝死,也和平时喝酒有很大的关系。

    等到蒸馏结束后,李休这才上前用手蘸了点酒液,然后苦着脸尝了一下,随即就又吐了出来,旁边的马爷等人看得一脸心疼,但又不敢说什么,生怕打扰了李休“制药”。

    “度数太低,看来得多蒸馏几遍!”李休当下自语道,他虽然不喜欢喝酒,但前世时也喝过不少高度酒,比如和医用酒精度数差不多的霸王醉、清河大曲之类的,入口之后舌头都麻了,嘴里像是含着烧红的木炭一般,那种感觉他两辈子都忘不了。

    当下他把第二层留下的水倒出来,然后把蒸馏后的酒再次倒进去蒸馏,反复蒸了十几次,最后他现蒸出的酒已经无法再增加浓度了,而且他在尝过之后,现这种酒的味道已经十分类似后世那些七十度以上的烈酒味道,这才终于作罢。

    “两大坛酒最少也有上百斤,最后才蒸出这么一小坛的酒精,估计不过才几斤,就算原来酒的度数低,但这中间的损耗也太大了,消耗的粮食也也太多了。”李休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小酒坛自语道,在解决粮食的问题前,实在不宜推广蒸馏酒。

    “小子,这药酒制好了吗?”这时马爷上前问道,说完再次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他本来就是个好酒之人,在军中呆了这么长时间又滴酒未沾,现在闻着这么香的酒,就像是当初李休饿极了看到他扔过来的烧鸡一下,口水就一直没断过。

    “差不多了,马叔您要不要尝尝?”李休看着马爷强忍着流口水的样子十分好笑的道。

    “算了,救公主要紧,不过这酒真的能救公主吗?”马爷流口水是身体的本能,但心中却一直没忘记公主的伤势,当下再次一脸关切的问道。

    “能不能救我……”

    “你们在做什么?”还没等李休把话说完,只听院子外忽然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随后只见李世民怒气冲天的大步走进来,当闻到满院子的酒气时,更加恼火的对李休叫嚷道,“李校尉,本王让你想办法救三姐,可是你竟然躲在这里喝酒,难道你以为军中的规矩都是儿戏吗?”

    李休刚想开口解释,不过旁边的马爷却是抢先开口道:“秦王殿下误会了,李校尉其实是在用酒做药,整个过程我们都在旁观,李校尉并没有喝过一口酒!”

    听到马爷的解释,李世民也有些半信半疑的看了李休一眼,刚才他来探望平阳公主,结果刚一进来就闻到一股酒味,于是顺着味道找来,却现是李休住的院子,这让他也是勃然大怒,这才直接闯了进来。

    “这是酒精,涂抹在伤口可以消毒!”李休举了举手中的酒坛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一见面开始,他就感觉李世民好像若有若无的针对自己,可是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他的地方,甚至之前他根本没见过对方,难道是李世民和李靖有矛盾,所以才把气撒到他头上?

    李休的话音刚落,那些李世民派给他的亲卫也纷纷出来作证,这才让李世民打消了心中的怀疑,不过他也并没有向李休道歉,只是生硬的说了句“错怪李校尉了”,然后就请李休去给平阳公主上药,这也更让李休确定了李世民在针对自己。

    不过李休也懒得和李世民计较,当然最主要的是不敢,毕竟双方的身份差距实在太大,而且对于这个敢杀兄囚父的狠人,李休从骨子里都感到十分的忌惮,这样的人绝对惹不得。

    路上,李世民在前面走,李休和马爷在后面跟着,趁着这个机会,他低声对马爷问道:“马叔,我怎么感觉秦王殿下好像不太喜欢我啊?”

    “呃?你不知道?”马爷有些奇怪的看着李休问道,好像他本来该知道其中的原因似的。

    “当然不知道,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原因?”李休再次追问道,同时他在脑子里翻看起原来李休的记忆,但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他与李世民有什么交集。

    “当然有原因,当初太子和公主一起向陛下为你请功,所以你才得了个武散官,你再想想太子和秦王之间的关系,接下来还用我说吗?”李世民离他们比较远,周围又没有其它的人,但就算这样,马爷依然压低声音道。

    “原来如此,我怎么这么冤啊!”李休听到这里也终于反应过来苦笑道,难怪李世民不喜欢自己,谁让他先和太子扯上关系?估计在李世民心里,他早就被打上太子党的标签了,这可是个危险的苗头,如果不甩掉身上的标签,估计几年之后他就得给李建成陪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