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十九章 伤口感染
    摇曳的烛光下,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子安静在躺在床上,长长的黑披散在枕头上,看起来如同传说中的睡美人一般,不过哪怕是在睡梦之中,这个年轻的女子依然娥眉轻皱,本应红润的嘴唇也没有丝毫的血色,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李休刚进来时,实在无法将床上的睡美人与传说中平阳公主联系到一起,在他想来,平阳公主既然可以统率万千兵马,怎么着也应该是个身材健壮的女子,先不管长相如何,至少全身上下都应该充满一种女子少有的健康阳刚之美,可是见到对方他才现,原来传说中的平阳公主非但没有一点健壮的样子,反而还十分的苗条柔弱,再加上受伤时楚楚可怜的样子,简直可以和传说中的林妹妹相比。

    “小子,管好自己的眼睛!”看到李休进来后就一直盯着床上的平阳公主,马爷当下低声提醒道,毕竟李休的表现实在有些太失礼了,没看到刚才李世民的脸色都变了。

    李休这时也终于醒悟过来,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对马爷笑了笑,然后这才来到平阳公主的床前,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的脸色,结果这才现,平阳公主的皮肤虽然白皙,但这种白中却没有丝毫的血色,看起来十分的不健康。

    “公主是怎么受的伤,受伤后又都有那些症状?”李休现在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问道,不过他对自己实在没有半点信心。

    “几天前三姐在前线督战,当时突厥兵力是我们的三倍,那一仗打得十分辛苦,突厥人的骑兵数次突破我们的防线,有一次竟然杀到三姐的身边,虽然最后被三姐的指挥着亲卫打退了,但三姐她被突厥人射了一箭,当时因为战况激烈,三姐根本没有时间处理伤口,依然带伤指挥作战,直到晚上才让人拔掉箭支草草的包扎了一下。”

    李世民说到这里时,脸上忽然露出几分悲伤的神色继续道,“本来三姐的箭伤并不严重,伤口也不是很深,可是两天前不知为何,伤口忽然腐烂红肿,整个人也是高烧不退,而且三姐也变得很是烦躁,昨天更是昏睡不醒,期间偶尔醒过来,精神也十分的混沌,有时还会说一些胡话,军中大夫虽然几经诊治,但却都没有任何的好转。”

    听完李世民的这些介绍,李休的眉头也一下子紧皱起来,伤者已经出现昏迷和呓语的情况,这说明她的伤势已经十分的严重,甚至可能已经引了其它各种并症,这种伤势放在后世的大医院也十分棘手,更别说他这个半吊子,手头连瓶消毒用的双氧水都没有,这让他怎么治?

    “伤口在哪,我要亲自查看一下!”李休再次硬着头皮道,这么重的伤势,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把能够想到的治疗办法都试一下,如果能治好当然最好,治不好大不了他给平阳公主陪葬!

    “这个……”只见李世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伤口在大腿上,本来是不方便让陌生男子看的,不过现在人命关天,只能从权行事了!”

    “末将回避!”马爷这时主动开口道,然后转身离开,房间里只剩下李休和李世民,另外还有几个照顾公主的侍女。

    随后只见李世民轻轻的撩起被子,露出公主的双腿,只见公主的左腿裸露在外面,伤口就在大腿偏下的位置,不过让李休意外的是,伤口竟然已经被缝合,只是整个伤口不但肿起来,而且伤口周围已经有些黑,仔细闻的话,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臭味,甚至还有脓血从伤口中渗出来。

    看到这么严重的伤口,李休心中也是一沉,随后一脸严肃的问道:“是谁帮公主缝合的伤口?”

    “是我,因为三姐的伤口不断恶化,所以大夫想要清除伤口的腐肉重新包扎,但因为伤在大腿上,不方便由别人动手,刚好我之前曾经向大夫学过伤口缝合,没想到第一次用竟然是在三姐身上。”李世民这时再次开口回答道。

    听到李世民的这些话,李休却是在心中暗叹一声,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当下想了想开口吩咐道:“帮我准备一些锋利的小刀、用开水煮过的纱布,另外还有一盆炭火,我要帮公主清理伤口上的腐肉!”

    李世民当即吩咐人准备,片刻之后就有人送来刀具、纱布和炭火,李休将选了把合适的小刀,然后在炭火上消毒之后,把缝合伤口的线给拆开,里面的脓血也随之流出来,李休急忙用纱布擦拭,然后就开始清理伤口上的腐肉。

    清理伤口即考验一个人胆量,同样也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幸好李休两样都不缺,甚至他好像胆大的过分,只要是伤口生病变的腐肉,全都被他割了下来,最后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箭伤,但却被他割掉半个拳头的肉。

    李世民一直在旁边看着,刚开始他还能忍,但是看到李休下刀这么狠,伤口里的血也一直在流,这让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李校尉,你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对于李世民的疑问,李休也不禁叹了口气,刚好这种伤势他知道一些处理的办法,但却依然没有任何把握,因为他缺少太多的东西了,不过他还是开口解释道:“公主的伤口已经被感染,而且已经引全身的症状,对于这种伤势,绝对不能封闭伤口,而是要把伤口清理干净,并且排出伤口周围的毒血。”

    说到这里时,李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当下再次开口道:“另外殿下让人准备一些蒲公英,军营里应该有这种药材,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派人去田间干枯的草丛里去找,虽然这个时节没有新鲜的蒲公英,但是干枯的蒲公英也勉强可用!”

    听到李休的这些话,李世民这才明白自己帮姐姐缝合伤口,非但对她的伤势无益,反而可能害死自己三姐,这让他也不由得脸色一红,当下对李休也多了几分信心,急忙派人去找蒲公英。

    接下来李休继续清理平阳公主的伤口,直到所有生病变的组织全都被清除干净,并且里面的脓血也流得差不多了,这时蒲公英也已经被找到,并且被煎成汁,李休试了一下温度,感觉不烫了之后,这才用蒲公英煎成的汁清洗伤口。

    本来在清理过伤口后,最好是用双氧水之类的消毒剂清洗伤口,实在不行用酒精也行,只是酒精清洗这样的伤口肯定十分的痛,一般人很难忍受,可惜李休现在一样都没有,无奈之下他只能想到一个土办法,蒲公英号称是天然的抗生素,它的汁液可以涂抹要伤口上消毒,当然如果没有新鲜的蒲公英,晒干的也可以,只要煎成水就行。

    伤口清洗干净后,李休也没有包扎,直接就这么敞开的放在那里,前世时他曾经去医院探望过一个受伤的客户,对方也是伤口感染,伤口的情况和平阳公主差不多,当时他记得很清楚,对方的伤口也是被挖掉一大块肉,而且伤口就这么敞开着,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给了李休很大的视觉冲击。

    “这样就行了吗?”李世民看到李休不处理伤口,当下再次追问道。

    “当然不行,接下来每隔小半个时辰,就需要用蒲公英煎的水清洗一下伤口,防止伤口再次被感染!”李休再次回答道。

    “那三姐的伤能不能治好?”李世民这时终于问出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也十分深厚,事实上李世民和平阳公主因为年纪相差不大,小时候他也和平阳公主最为亲近,自从公主受伤后,他这几天也几乎没合眼。

    李休最怕的就是这个问题,只见他这时沉吟了片刻,最后忽然叹了口气道:“公主的伤势已经引了全身的症状,面对这种伤势我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李休刚说到这里,旁边的李世民却是勃然大怒,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大吼道:“你说什么?忙了这么久你竟然说没有任何把握,难道你是来拿本王消遣的不成?”

    李休平时好像很随和,但骨子里其实也是个倔脾气,面对暴怒的李世民,他却是面不改色的继续道:“刚才我把能做的全都做了,如果我不做,公主肯定是必死无疑,而我做了,那公主可能还有一线生机,现在我们只能看公主自己的了,如果她能醒来,那么就让她多喝水,利于将体内的毒素都排出来,另外我还要做一样东西,可能会对公主的伤势有好处!”

    听到李休的这些话,暴怒的李世民也忽然有些颓丧的松开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沉默了好半天,最后终于无力的挥了挥手道:“我明白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只要能够让三姐多一丝生还的机会,就一定不要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