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十八章 公主重伤
    “小子你在哪里,快点给我出来!”马上的骑士用一种嘶哑之极的声音高喊道。?(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马叔?”李休这时也跑出房间,不过他却是有些不敢确定的叫了一声,从对方说话的语气来看,应该就是马三宝,但因为声音太过嘶哑,脸上也满是汗水与尘土混合在一起形成的污泥,根本看不清本来的长相,所以他一时间也不敢确定。

    看到李休出来,马上疑似马爷的骑士当即露出狂喜之色,一催马直接冲向李休,这把他吓的想躲却又躲不过,却没想到马匹直接从他旁边冲过,马上的骑士一弯腰,竟然直接把他挟在腋下,然后再次拍马跳过围墙,飞的向官道上跑去。

    “马叔,您不是在前线打仗吗,忽然跑回来抓我做什么?”李休这时终于确定了这个骑士正是马爷,他身上的穿的铠甲就是当初他离开时穿的那套,不过相比当初的光彩夺目,现在这套铠甲却满是灰尘与血汗,更有不少刀斧伤痕,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惨烈。

    不过马爷却没有回答李休的话,只见他一手挟着李休,一手拼命的用鞭子抽打着马屁股,使得这匹良驹也是玩了命的向前跑,李休只感觉耳朵里全都是“呼呼”的风声,有种后世做动车的感觉,也不知道马爷这么急的抓自己去哪里?

    刚上官道,李休就看到老七等人也骑马飞奔而来,后面还跟着辆马车,随后马爷冲到马车边,把李休丢进车厢大吼一声道:“全力赶路,务必在今天晚上回到军营!”

    “喏!”老七等人轰然应道,随后调转马头跟着马爷就往回跑,李休这时在马车里坐好,看了看前面心急火燎的马爷,又看了看旁边不远处的老七,当下再次忍不住开口问道,“老七,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叔这是做什么啊?”

    “救人!”老七依然一如即往的简洁,说完之后一鞭子抽在拉车的马背上,使得这两匹马痛的狂叫一声,四肢力再次将度提升起来,这也使得马车的李休忽然后仰,差点摔了个跟斗。

    “救人?能够让马爷这么心急的,难道是……”李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当下低声自语道,也只有那个人,才会让马爷如此心急。

    不过紧接着李休却忽然又冒出一身的冷汗,既然是救人,那肯定是有人生病或受伤了,马爷之所以想到自己,肯定是因为之前他的伤口缝合术,可是除了这个之外,他真的不懂什么医术了,万一自己到了那里根本救不了对方怎么办?

    一想到上面这个问题,李休也不由得紧张起来,早知道如此的话,当初他就不该把伤口缝合术拿出来,古人云:莫装逼,装逼遭雷劈!现在报应果然来了。

    马车绕过长安一路向北方疾驰,途中为了保持度,马爷他们还在一个驿站换了马,其中那个驿丞刚开始不知道马爷他们的身份,以为他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士卒,于是想刁难一下他们,竟然说驿站没马了,让他们等几天,结果被马爷一顿批头盖脸的鞭子,随后带着人直接闯进马厩,夺了几十匹马就飞奔而去,这也幸亏马爷有急事,否则那个驿丞可就不是挨顿鞭子那么简单了。

    军中讲究令出必行,马爷说当天晚上回到大营,那就绝对不会等到明天,哪怕他们这些人再累再困,但却没有一个人叫苦,反而全都咬紧牙关坚持着,这些人中有人还带着伤,路上实在坚持不住了,结果一头从马扎了下来,但马爷等人却连看都不看,说句不好听的,这时哪怕是马爷掉下马,其它人也根本不会去管,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把李休及时送到军营。

    等到晚上约两更天时,李休等人终于来到一座巍峨的城池前,不过这时因为天色太黑,李休根本看不清城门上写的是什么字,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随后马爷等人冲到城门前,对城头的人喊了几句,随后城门被打开,一行人以最快的度冲进城中。

    虽然已经二更天了,但是城中却依然人喊马嘶,街道上也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卒,这让李休再次心中一沉,这里估计就是离长安不远的庆州,上次马爷离开时,就说过他要来庆州,看来自己果然到了大唐与突厥交锋的第一线了。

    马车拉着李休一直来到城中心的位置,这里是一座守卫森严的府邸,马爷一帮人杀气腾腾的来到这里,立刻引起守卫的警觉,不过当看到是马爷带队时,所有人都放松下来,随后马爷跳下马,把李休从马车上拉下来就往府里闯。

    “马叔,是不是公主受伤了?”李休这时终于有机会开口询问道,能够让马爷像是土匪一样把他绑到军营来,恐怕这天下间也只有平阳公主一人了。

    “是!公主……公主她伤得很重,军中大夫全都束手无策,秦王派人遍寻名医,但时间上却有些来不及,所以我只有把你带来了!”马爷声音沉重的开口道,说到最后时,一双虎目中也是溢满泪水,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对于一向对公主忠心不二的马爷来说,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让公主受任何伤害!

    李休听到这里却不由得苦笑一声,他也很想救平阳公主,可是他只懂一些后世基本的医学常识,虽然有时可能会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任用,但那毕竟不是正统的医术,李休也不是专业的医生,所以对于能否救平阳公主,他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而且这时也不容李休有任何的退缩,以马爷现在的心情,如何他敢说半个不字,恐怕他会立刻拿刀砍了自己,说不定连李渊父子都会认为他见死不救,到时他就别想在大唐混了。可若是去治,万一把平阳公主治死了,最后的下场估计也十分凄惨,这让他也是左右为难。

    马爷带着李休来到府邸的内宅,这里是个相对比较幽静的小院,不过院子内外都由一些英武的女兵把守,估计她们都是平阳公主的亲卫,虽然娘子军也是男人组成的军队,但平阳公主毕竟是个女人,在军中也多有不便,所以她身边才会有这些女子组成的亲卫,这些也是李休以前听马爷讲过的。

    刚一进到院子,李休立刻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正房中也是灯火通明,甚至隐约还可以听到一些争吵声,这让李休也有些奇怪,无论什么样的伤势,伤者应该都需要静养,怎么会出现争吵声?

    当下马爷带着李休进到客厅,结果只见几位大夫打扮的长者正围着桌子争论,似乎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除了这几个大夫外,厅中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人,只见这个人大概二十多岁,身材高大相貌英武,事实上李休刚一进来,第一眼就注意到这个人,哪怕这时对方满脸憔悴,长长的剑眉紧锁着,但依然无法掩盖他身上那股慑人的光芒,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是人群中的焦点。

    “末将见过秦王殿下,人我已经带来了!”只见马爷快步走到那个英武年轻人面前,然后深施一礼道。

    “果然是他!”李休听到马爷的话也露出了然的表情,之前马爷就是和李世民一起援助平阳公主,现在平阳公主受到重伤,所以他猜测很可能会遇到李世民,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致果校尉李休,拜见秦王殿下!”在马爷的示意下,李休也不得不上前向李世民行礼,别忘了他还是个官身,只要在军中,就得听从李世民的命令。

    “他就是那个李休?”李世民并没有理会李休的话,而是扭头对马父开口问道,这种明显有些轻视的态度使得李休心中颇为不爽。

    “殿下,此人正是李休,上次的伤口缝合之法也是他所创,现在公主伤势沉重,其它大夫也是束手无策,所以末将想请李休试一试!”马爷也十分恭敬的开口道,做为一个武将,对于战功赫赫的李世民他也十分的尊重。

    “马将军,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他未免有些太年轻了!”李世民这时语气轻柔的道,这也是看在马三宝的面子上,如果是其它的话,恐怕早就被他轰出去了。

    “秦王英明,在下只是巧合之下才明伤口缝合,其实对于医术所知不多,所以就不给秦王殿下添乱了!”李休根本没有把握治好平阳公主的伤,听到李世民竟然也不相信自己,当下急忙借坡下驴,这可不是我不治,而是你们不相信我,以后平阳公主有什么事就怪不到我身上了。

    李休说完就想告辞离开,不过却被马爷一把抓住,随后只见这个傲骨铮铮的汉子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李世民面前大声道:“秦王殿下,公主伤情严重,实在耽误不得了,末将愿用项上人头担保,李休定可治好公主的伤势!”

    听到马爷的这些话,旁边的李休都快哭了,这简直是把他逼到绝路上啊,估计李世民再不相信自己,恐怕也没办法拒绝了。

    果然,李世民这时急忙把马爷搀扶起来,脸上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那就姑且让李校尉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