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八章 杀猪饭
    “吱~吱~”一头肥壮的大黑猪被绑在石板上,也许它也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命运,所以开始拼命的吼叫,抱怨着上苍的不公,绝望之中它又希望这时能够有一位盖世英雄,驾着七彩祥云来拯救自己,只是这时英雄没有见到,屠夫却已经举起了屠刀要对它下手。(八一?中<<文[ 〔 W]W?W].〉8}1>Z〉W〕.)C]O〕M>

    “慢!”正在这时,忽然一个正气凛然的声音断喝道,本来已经准备要下刀的屠夫也终于停下了手,这让本已经绝望的黑猪也猛然爆出一股生的希望,睁大眼睛看着打断屠夫动作的年轻人类,在它漆黑的小眼睛里,这个年轻人类好像浑身散着纯白的光芒,脚下也依然多出一股七彩的祥云,这就是自己的盖世英雄!

    “大眼叔你们也太浪费了,猪血也是能吃的,等会把血都流到这个盆子里!”李休说着从背后拿出一个大盆放在猪脖子下面,刚才他眼看着刘大眼要下刀了,下面却没有接血的盆子,估计大唐的百姓没有吃血豆腐的习惯,所以这才阻止对方。

    盆子放好后,李休示意刘大眼可以下刀了,说起来杀猪是个技术活,必须要找准地方才能一刀毙命,刘大眼的丈人家就是屠户,他有时也去帮忙,所以也会杀猪,否则就得请专业的屠夫,虽然用不给钱,但最后下水之类的却是屠夫的报酬,现在刘大眼动手,这些东西自然就省下了。

    “吱~~”这时石板上的黑猪忽然出一股撕心裂肺的吼叫,震得李休不由得掏了掏耳朵,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这时黑猪的叫声显得格外凄惨,甚至还有几分决绝的意味,这让李休不由得摇了摇头,看来穿越对自己造成的影响还没有消退,竟然会出现这么离奇的幻觉。

    刘大眼手起刀落,一刀捅在黑猪脖子上的大动脉上,随着刀子的抽出,一股暗红色的鲜血随之喷了出来,黑猪凄厉的叫声也慢慢的衰弱下来,挣扎也变得有气无力,最后终于带着满腔的愤怒与不甘离开了人世。

    猪死之后,刘大眼立刻在猪脚上割了个小口,并且用长铁条捅了几下,这才开始往里面吹气,使得整个猪身都膨胀起来,随后这才放到开水锅里烫猪毛,然后用特制的刮子把猪毛刮下来,因为猪身里有气,被撑得圆滚滚的,十分方便刮毛,而在一些不方便刮毛的地方,还要用熬化的松香倒上去,把猪毛给粘下来。

    杀猪是被人瞧不起的贱业,但是每每杀猪之时,周围都会围上一大圈的人,这时完全是杀猪匠的表演时间,所有人都被他的一举一动所吸引,估计刘大眼现在的心情,和后世那些开演唱会的明星差不多,在这里他们就是焦点。

    去了毛的黑猪立刻变得白白嫩嫩,接下来的画面就有些儿童不宜,整头猪被吊起来开膛破肚,如果放在后世肯定是儿童不宜的画面,不过这时可没那么多的讲究,周围最高兴的就是数庄子里的孩子,甚至边看还边咽口水,看着这些一脸馋相的孩子,李休也不得不佩服他们的重口味,毕竟对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肠子也能流口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打谷场上已经升起了火,一口大铁锅架在火上,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心、肝、肾之类的内脏经过清洗之后,直接扔到大锅里煮,另外还有一些猪身上不太好的部位,以及一些大骨头棒子等,全都6续扔进去一锅煮了。

    李休甚至亲眼看到刘大眼把一盆肠子翻过来简单了冲洗了两遍,随后就要倒进锅里,吓的他急忙拦下,按他这么洗的话,估计熬出来的汤都带着一股猪屎味,别人可以不在乎,但他可不能不在乎,所以他决定亲自处理这些肠子,另外还有猪头和猪脚,全让刘大眼给他留着,如果全都扔到锅里一块煮了,那就太糟蹋东西了。

    猪肠这东西有人喜欢,也有人看到就恶心,李休属于前一种,他把猪肠拿到井边准备亲自清道,但是这时刘老大的女儿素娘却跑过来,死也不让李休下手,因为庄子里的人都认为李休是读书人,像这种脏活累活根本不让他做,最后李休拗不过素娘,只得在旁边指点着她清洗肠子。

    肠子这东西虽然好吃,但清洗起来却很麻烦,先要撒上面粉把肠子表面的粘膜去掉,然后再用盐揉搓,这些举动被旁边的刘老大等人看在眼里,一个个心疼的直抽抽,虽然庄子里有了钱,但他们却依然十分节俭,一点粮食都不愿意浪费,这也幸亏是李休这么做,否则换成自家的小子,恐怕早就被他们提着棍子打个半死了。

    肠子洗干净了,李休取出一段,用调好的猪血做成血肠,另外一部分爆炒,当然也是他指挥刘家婆娘做菜,结果做好后立刻得到所有人的好评,眨眼之间就被抢光了。

    这让李休有些得意,以为自己的厨艺征服了众人,不过后来他才现,只要是有肉,无论什么菜都会被人抢光,比如那口大铁锅里的内脏和骨头,刚一煮熟就被人抢光了,最后连汤都没留下一点。

    看着一个三岁的小娃子抱着比他大腿还粗的猪大骨啃得满脸流油,李休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那时条件也不好,每次吃肉都像是过年一样,那时的心情应该眼前这些庄户们差不多,只要有肉吃,味道如何已经不重要了。

    李休做为主家,刘老大亲自给他盛了碗煮好的猪肉,不过李休接到手里却立刻没有了胃口,因为碗里满满的全都是大肥肉,连一丝瘦肉都看不到,这倒不是刘老大坑他,而是在这个年代,猪都是散养的,像是养羊一样满地路,吃的也是草,所以猪身上都是瘦肉多肥肉少,而且肥肉在古人看来是十分美味的,只有老人或尊贵的人才可以享用。

    半个多月不见肉味,李休也很馋,但还没馋到把大肥肉当饭吃的地步,刚好这时素娘端着一个小盆子,里面盛着不少肉骨头,李休最爱啃这个,所以他一把夺过素娘的小盆,然后把自己的肥肉塞给她,刚开始素娘不肯,担心被爹娘骂,不过李休却说是感谢她帮自己处理肠子,所以一定要她收下,最后小姑娘这才勉强点头,拿着大碗跑去和两个弟弟狼吞虎咽起来。

    一顿热闹的杀猪饭后,接下来李休又帮众人分了猪肉,他是光棍一条,所以只拿了两斤猪肉,另外还有一个猪头和四个猪脚,剩下的大块肉全都分给了刘老大他们。

    下午的时候,李休一个人在家把肉剁成肉馅,面已经好准备包饺子,前世他老家位于中原一个普通的小村子,他小时候日子也过得很艰辛,饺子对于他家中来说也是难得的美食,后来生活水平提高了,结果每逢过节,无论什么样的节日,家里都会包饺子,冬至过年就不必说了,连端午、国庆也是包饺子。

    今天立冬,如果他还在前世的话,估计家里也正在包饺子,可惜现在他却来到一千多年前的大唐时期,饺子这东西还没有流行起来,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家人,自己包自己吃,也算是对前世的一种怀念了。

    李休最爱吃猪肉白菜馅的饺子,猪肉有了,但是白菜还没有,他记得白菜好像是两种蔬菜杂交出来的,以后倒是可以试着搞一搞。李休准备做猪肉萝卜馅的饺子,因为冬天也只有萝卜这种蔬菜了,至于用豆芽做馅,一来他还真没吃过,二来豆芽也太贵了,庄子的情况才刚刚好转,还是留着豆芽卖钱吧。

    调馅、擀面皮、包饺子,等到水开了之后下饺子,几滚这后饺子就熟了,李休老家喜欢吃带汤的饺子,这时在汤里放盐、醋和葱花,如果有香菜就更好了,等到汤调好后,满满的给自己盛一碗,吃口饺子喝口酸汤,原汤化原食,吃多少都不腻。

    两大碗饺子下肚,李休也感觉有些撑,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于是他出门沿着小河散步,对面的李家庄子也是炊烟袅袅,家家户户都在做饭,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肉香,仔细倾听的话,甚至还可以听到孩子们的笑闹声,这让李休也感觉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幸福。

    不知不觉来到黄渠边,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威武的中年人提着钓具从河边迎面走来,这个中年人正是当初给李休烧鸡的那个马姓中年人,不过对方似乎对李休没什么好感,看到他冷哼一声就走了,这让李休也有些无奈的一笑,看来上次自己真把对方给得罪了。

    巧遇这个马姓中年人,李休这才忽然想起来,自己这半个月一直忙着豆芽的事,竟然忘了向刘老大他们打听对方的来历了,听对方之前透露出的信息,他应该是大唐的武将,而且能和李靖在一个锅里吃饭,级别也应该不低,只是他实在想不起来初唐有哪位大将姓马的?

    想到这里,李休本想去刘老大家打听一下,不过现在正是吃晚饭的时候,他如果现在去了,估计免不了被拉着坐下一起吃饭,所以最后决定还是明天再问吧。

    只不过让李休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他还没有起床,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等到他披着衣服出了房门,却听大门外传来素娘凄厉的叫喊道:“主家,快开门啊,我爹他们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