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懒散初唐 > 第二章 吃?还是不吃?
    李休脑子除了他自己前世的记忆外,还有上一个李休留下的记忆,不过这些记忆残缺不全,而且全都杂乱无章的堆放在一起,这就好像是没有任何目录索引的资料库一样,只能一点点的查看,而不是像自己的记忆那样,想到哪一点就可以立刻回想起所有相关的事情。[[{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李休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时,也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连一粒粮食也找不到,最后他翻找了一下李休的记忆才终于现,原来今年的年景不好,临近丰收时闹了一场大蝗灾,几乎席卷整个关中,佃户们抢收下来的粮食还不如往年的十分之一,这点粮食他们自己吃都不够,更别说交租子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休干脆免了今年的租子,这让佃户们对他都是感恩戴德,不过他不收租子,但是官府的田税却还要落到他身上,因为田地是他的,以前都是他从佃户手中收来租子再交税,中间的差额才是他真正的收入,可是今年非但没有租子,反而还要垫付田税。

    李休本来就没什么积蓄,交了田税后几乎是身无分文,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事实上李休死之前,已经整整两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了,而且他又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宁可饿肚子也不愿意向别人借钱借粮食,再加上李休身体本来就很差,昨天晚上又特别冷,结果饥寒交迫之下这才送了性命。

    想明白了上面这些,李休也不由得苦笑一声,原来的李休倒是一死百了,可是他还要活下去,现在家里没一粒粮食,李休又初来乍到在大唐谁也不认识,马上又要到冬天了,这简直是要把他给逼死的节奏啊,难不成自己也要像原来的李休那样,因饥寒交迫死在这个冬天?

    “身为一个穿越者,如果真把自己饿死的话,那才是个天大的笑话!”李休这时自语道,不过随即又苦笑一声道,“但是穿越者也要吃饭,现在最要紧的是找点吃的,等到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

    说完之后,李休又不死心的把家中所有房间都翻了一遍,最后虽然没找到粮食和钱,但却找到一样东西,一根简陋的鱼杆,鱼杆旁边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鱼线、鱼钩等物。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看来这顿饭注定要吃鱼了!”李休说完拿起鱼杆试了试,现还很结实,肯定可以使用。

    前世时李休就比较喜欢钓鱼,只是平时太忙实在没时间去,不过对于钓鱼他还是有些研究的,只见他把鱼线绑好,又数了一下盒子里的鱼钩,一共才七个,于是李休干脆把这七个鱼钩做成组钩,也就是俗称的炸弹钩,这是后世随着海钓的兴起才出现的组合钩具,因为钩多捕掉能力强,所以才有了炸弹钩的美称。

    不过炸弹钩做好后,李休却忽然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因为炸弹钩一般用糟食作饵,所谓糟食,其实就是豆饼、芝麻饼、糠皮之类的微酵后形成的鱼饵,用的时候把鱼饵和鱼钩握成团抛到水里,可是他现在去哪找糟食去?

    “算了,还是挖点蚯蚓吧,多几个钩总比一个钩强。”李休再次无奈的自语道,以前钓鱼是为了玩,现在钓鱼却是为了填饱肚子,所以也没那么多讲究了。

    院子里有菜地,现在当然已经没菜了,李休拿铲子随便挖了两下,就找到不少蚯蚓,胡乱的塞到盒子里,然后喝了一肚子水,混了个水饱就提着鱼杆出了门,门前的小河太浅,对岸又有小孩子玩耍,实在不是钓鱼的好地方,所以李休最后来到黄渠边准备下杆。

    钓鱼是个技术与运气并存的活动,李休想要钓到鱼,第一就是要选个好钓位,这里面有很多讲究,比如季节、天气、水情等等方面都要考虑,李休倒是懂一些,顺着河岸找了找,最后终于在河边一棵枯死的柳树下现一个好钓位,这里是附近最好的钓位了,不过可惜的是,已经有一个中年人坐在那里开始垂钓了。

    只见这个中年人虽然穿着普通,但浓眉阔口长得十分威武,手中拿着一根油光水滑的笔直鱼杆,握手处都是镶金的,身下坐着一张舒适的竹榻,竹榻旁边还放着一个黑漆描金的食盒,哪怕隔着盒子,李休也可以闻到里面的食物香气,引得他是口水直流,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眼睛从食盒上挪开。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李休看了看自己手中这根简陋之极的鱼杆,再看看对方那根镶金的鱼杆,如果把对方那根鱼杆卖了,估计就够他吃一年的,这让他也不由得生出几分不平衡,当下也懒得再找钓位,直接坐在对方左边一丈处。另外他毕竟两天没吃饭了,刚才走了这一路已经累的有眼头晕眼花,这时也实在没力气再走了。

    李休并没有急着下杆,而是将地面上一些还没有完全枯萎的野草,以及河边的芦苇等都拔出来,然后捡了块石头这些东西砸碎,最后揉成一团扔到水里,这叫打窝,本来用鱼饵的效果最好,可惜李休没有,只能用野草打窝,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一些。

    “小子,你不好好钓鱼乱往河里扔草干什么?”正在这时,坐在柳树下的那个中年人忽然扭头问道,这时李休才注意到对方虽然坐在那里,但也可以看出他的身材十分高大,特别是他手中明明只是拿着鱼杆,却让人感觉他手中拿着刀剑一般,整个人看起来杀气凛然,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物。

    “大叔不好意思,小子在用青草打窝,如有打扰还请包涵!”李休还是很有礼貌的回道,毕竟两人离的这么近,打窝的动静很容易惊到鱼,而且看对方杀气腾腾的样子,说不定是大唐的黑帮分子,李休可不愿意招惹这种人。

    “打窝?”威武的中年人听到这个新鲜的名词感到十分好奇,似乎是想问但又没好意思开口,李休也没多做解释,毕竟大家又不熟,而且他也实在没力气多说话了。

    当下李休把蚯蚓穿在鱼钩上,然后旁边的中年人再次看呆了,因为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一条鱼线上挂那么多鱼钩,不过他很快就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说起来他也钓了许多年的鱼,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也算见多识广,像眼前这个年轻人的钓法却从来没听说过,估计对方只是个耍小聪明的家伙,以为鱼钩多就可以多钓鱼,这天下间哪有那么简单的事?

    想到这里,中年人也就懒得再看李休,当下专心的开始钓鱼。

    “咕噜噜~咕噜噜~”可是让中年人没想到的是,他才刚扭过头来,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当下他扭头四下里找了找,结果现声音是从李休那边传来的。

    李休这时却是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的鱼浮,但是通红的脸色却还是出卖了他,出声音的其实是他空荡荡的肠胃,刚才他只喝了几口凉水充饥,这时却是饿上加饿,肚子里像是造反似的响个不停,而且他现自己的肠胃竟然还很有音乐天分,响起来就像是鼓点似的很有节奏,让人很想跳起来随着节拍舞上一曲。

    钓鱼本来就是个需要安静的活动,李休的肚子不停的打鼓,旁边的中年人却是越听越烦躁,本来挺好的心情都让他给破坏了,最后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干脆从身边的食盒里拿出一只烧鸡,然后扔到李休旁边的草地上道:“吃吧,吃完安静一会,别再打扰我钓鱼!”

    在你饥饿难耐的时候,忽然有只烧鸡掉落在你的面前,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感觉,可是当这只烧鸡是被人随手扔过来的,而且对方还一脸看乞丐似的施舍表情,这恐怕就让人受不了了。

    尊严与生命,虽然生命看起来更加宝贵,但很多人却宁愿选择前者,所以李休一脸大义凛然的回敬道:“君子不食……”说到这里时,他的眼睛无意间扫过那油汪汪的烧鸡,结果嘴巴里很不争气的涌出一股口水,咽下去时出很大的声响,说话也立刻变得很没有底气的接着道,“不食嗟来之食!”

    “哟~,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是个有骨气的读书人,不过你说话时若是不吞口水才更显得有风骨!”中年人看到李休明明饿得要命,却又偏偏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当下也不由得开口调笑道。李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脑袋不转过去看中年人,免得自己尴尬,二来更怕再看到烧鸡控制不住自己的口水。

    不过中年人这时却对他产生了兴趣,看到李休不理他,竟然扔下鱼杆走到李休旁边,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烧鸡递过来道:“小子,刚才是我不对,现在我正式请你吃怎么样?”

    “不吃,已经脏了!”李休决定骨气到底,当然最重要的是地面上真的很脏。

    看到李休竟然嫌脏,中年人也是脸色一黑,他是个武人,平时可没那么多的臭讲究,别说是掉地上的烧鸡了,有时打仗时饿极了,哪怕是掉到血水里的窝头也是照吃不误,而且他还是个倔脾气,李休越是不吃他就越想让他吃,所以他做出一件自认为很聪明,但却让李休目瞪口呆的举动,只见他张开大嘴几下把烧鸡脏的地方全都啃下去,然后再次递过来道:“给,这下不脏了!”

    看着面前这只惨遭蹂躏的烧鸡,李休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脏的地方的确没有了,但上面全是这个中年人的口水,相比之下还不如刚才呢,他虽然没有什么洁癖,但也实在吃不下别人的口水,万一对方有个乙肝啥的怎么办?可是如果再开口拒绝,他担心对方可能会翻脸。

    吃?还是不吃?这实在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