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能救世的救世主与罪之书 > 番外——我日啊!晚班回家直接睡觉就没有时间更新了啊!
    冬天的凌晨四点刚过,离天亮还早著呢。?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为了印出最终完成的原稿,印表机吵杂地全力出运转声工作著,而这房子的主人,则因为总算从长时间的紧张中解放,而一头倒在电脑萤幕前睡著了。

    伊丹则在这样的梨纱身子上,盖上一条印有魔法少女图样的被子,并将视线转向窗外。

    可是考虑到敌暗我明的这种情况,恐怕会让监视者察觉到我们已经有所警觉,为了提防这点而将房间里的灯熄掉,并悄悄观察公寓外的动静。

    至少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毫无人影。

    这时,送报生的摩托车挟著轻快的四冲程引擎声,开始在大街小巷里回荡了起来。计程车将醉倒的乘客送到家门口,并在讨价还价之间费了不少功夫。如果是生活节奏日夜颠倒的那种人,这种时候也差不多是休息的时间了。

    就这样随著太阳升起,都内住宅区的日常生活之音逐渐活泼了起来。

    相官邸。

    “很抱歉在您休息时扰人安眠,但是总理········”

    “干嘛?”

    穿著睡衣的内阁总理大臣,躺在床上将行动电话递到耳际问道。

    “来自特区的贵宾们现在行踪不明。”

    “这是什么时候生的事。”

    “昨晚23:oo时刻左右,贵宾投宿的市之谷园生了火灾”

    相转头望向床头的时钟,现在都已经过了凌晨五点啦。

    “那么、为什么这么晚才通报?”

    “是,虽然很抱歉延宕了些许,但这是为了更好地把握状况才花了些时间整理的。”

    “那、你们又把握了什么状况呢?”

    “是,市之谷园的火灾原因是人为纵火。”

    “那是谁纵的火?”

    “还不清楚,但预估·········”

    “预估啥的不必了。现场负责人在哪?”

    “现在住院中。”

    “负伤了吗?难不成和敌对势力生了交战?”

    “这部分还不大清楚。”

    “啧,那现在来宾们平安无事吗?”

    “现在我们正在搜索中。”

    “脑残啊?”

    “对不起,但是负责当局正在尽全力努力”

    “不,我说的是你脑残。”

    “您、您刚刚说什么?”

    相啧了一声“够了。”便挂上电话。

    在就职相之时,便已经有所觉悟要担负起危机管理的重责大任,也有心理准备在紧急时会有电话不问时间地打进来了。但是,如同自己的手足一般的政府官僚们,却是一群瘫痪麻痹的肢体之现实却也困扰著他。

    堪称菁英中的菁英的这些事业组官僚们,这些政府官僚单看其中个人的身份,每一个的出身背景都相当优秀,如果是单论运营组织的这种能力来说,在国际上也堪称评价很高的高水准官僚人才。但是,在某些时候,遭遇到需要在那一瞬间,非得施行必要对策不可的突事故,而要自己来背负责任下达判断时,他们就会疑惑地自言自语道【怎么会?为什么?】而浪费不少时间,暴露出顽迷无能的真面目模样。

    更严重的是,他们在日常工作出现意外时也是毫无办法。虽然说公务员就是处理文书的这种官僚习气之代名词,但是就连【年金记录的整顿出了问题啊】这种事都办不妥,暴露出这种窘态已经是比较最近的故事了。

    话虽如此,但倘若时局比较安定和平的话,就算多浪费点时间但事情到最后还是能圆满搞定的。

    可是现在可不是什么太平盛世,特别是日本周围的国际情势已经越来越严峻了。

    随著特区内的战况现在转向有利,【门】这一边的世界里,美、中、俄、欧盟、印度、中东、南美等各国大使,都连日纷纷提出了【请跟我们坐下来谈谈【门】的问题吧】这种要求。

    美国可想而知是最早这么作的国家,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还没等到主人拿出碗盘分餐点,就已经自己带了大碗,从餐桌上拿去自己想吃的东西,可说是为所欲为的程度。而面对这样的局势,主人也已经不得不端出新的料理以满足其胃口了吧。

    欧盟各国的脑也为了不让日本独占特区权益,而开始增加了牵制其行动的各种言声明。俄罗斯、中国、中东与南美的部份国家等世界各地的资源输出国,异口同声地提出了应该让联合国共同管理传送门的主张。

    这些资源输出国担心的是,倘若让技术大国又是经济大国的日本,掌握了可说是无限量的资源后,将导致自国在世界上的言权降低的可能后果。

    可是,若说要像二次大战后的柏林那样,让各**队开入一国都,正大光明地开过皇居正门口这种主张毕竟太过乎常识。毕竟太过夸张的无理要求也只是用来讨价还价的提案,还不到至于需要认真地当一回事看待的程度。

    唯一麻烦之处在于,国内却也存在著迎合海外压力的国内势力团体。

    朝野两党、各种ngo团体、数不完的宗教势力等,他们提出了希望立刻跨过【门】进入对面的世界,展开调查、保障他们在特区的活动、以及媒体报导相关人等的自由活动许可,甚至是无理的要求立刻采访接触门对面的人等等。

    这种声浪说起来,也是因为昨天的国会作证造成的。冠著【亚神】这个种族头衔的少女更重要的是本人声称自己寿命已经过了九百岁,她们的登场无疑给各界带来了强烈冲击。

    还有那位来自第三世界的观察者·······智慧的炎龙·······

    各新闻媒体、周刊、杂志社等,甚至是演艺圈中的星探团体,不分东西方的新兴宗教等要求会面的电话络绎不绝,可说是令人不禁噱的有趣场面。

    就这样,各种有形无形的要求公开情报的声浪,给政府日益带来了沉重压力。

    现实是如果不好好管理目前的舆论压力的话,一但让他们与要求分享权益的外国势力结合,就会让各种乎常识的要求成为现实。国际关系这种事说起来就像学校的教室一样,名为联合国的导师对管理秩序无能为力,学生除非写下充满恨意与痛楚的遗书自杀,否则警察是不会出现的。更惨的是因为国际社会里不会有警察来,所以事实上也就等于没有管理者是一样的意思。因此,班级里的孩子只好结合起有力的同伴们,成群结党在这丛林法则的世界中守身保全了。

    ——————————————————————————————————————————————————————————————

    每日两更的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