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怒瀚 > 第三零六章:凡卓越者,心如铁石
    新千年开始,爆发于托马斯星域西北的战争进入第二个年头。在此期间,国际上有很多倡导和平的人士为了终止战争不懈努力,他们当中既有掌握实权的国家领导、政治领袖,也有社会团体,和来自各个层面的精英达人。

    他们四处奔走,警告人们战争的凶险和对人类社会的伤害,并且提出各种破解建议。其中有些建议匪夷所思,甚至异想天开。

    与此同时,人类最高议会上的争吵依旧持续,各方在举证、反驳、义愤填膺,甚至怒发冲冠中循环。最终,当大多数人都已不再抱有希望,那些力主支持一方的人纷纷行动起来,他们、和在他们之前展开行动的人一起,开始以各种形式参与、或者加入到战争中去。

    很快,随着战争的发展,关于交战理由的争论不像初期那么重要,交战各方对战争的宣传由国际转回国内,把精力集中到如何发挥与运用国力击败对手,争取胜利。

    年后,一支主要由侨居国外的华龙人资助、由多国非现役军人组成的援战团宣布成立,仅用一个月时间,这个看似纯粹的志愿团体就组织起一支颇具规模的远征舰队,再用一个月就招募到足够多合格的军人与军官。在一次对全世界公开的誓师大会后,这支舰队由巴西亚出发,直接参与到已被联邦定性为“卫国”的战争中去。

    “十亿华龙人,人人出一份力,一定能够打败帝国强盗。”

    口号响亮而且堂堂正正,人们由此看到宣战誓言的成效。但如果冷静分析一下,这支舰队能够这么快成军、通过“合法”渠道弄来十多艘战舰、并且能够顺利出发、通过诸多关卡,都与红盟的支持密不可分。

    这样的举动显然迷惑不了黑盟,援战团刚刚组建,最高人类议会就为此展开新一轮争吵。援战团尚未出发,帝国联盟中实力最强大的波索帝国亲王索尔宣布对姬鹏帝国展开国事访问,就此次战争的成因、过程、人道灾难,以及有无终止的可能与天皇进行探讨。

    与援战团高调宣布参战相比,索尔亲王访问的理由更加冠冕堂皇,然而事后人们发现,亲王为这次访问带过去足足一只A级舰队,返程却只有三艘护卫舰。

    那支实力强大到堪与普通S级媲美的舰队留在帝国,客观上使得天皇能够更加放心大胆地抽调兵力,全心全意投入到与联邦的战争中去。由此形成的支援力度,远远大于一支仅由退役建军组成的杂牌军。

    然而也有人说,亲王的这次行动不是为了支援天皇,至少不那么纯粹。原因在于新近在天网出现的一则视频,内容显示,姬鹏帝国可能在机甲操作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甚有可能实现脑波操作。

    在机甲成为地面主战武器的当今,这则视频刚一出现就如同病毒般蔓延,姬鹏帝国一下子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各国军政要人、新闻机构蜂拥而入,由此产生的影响是好是坏,是利还是弊,恐怕只有相关领域内的专家、军界人士、还有天皇本人最清楚。可断定的是,战争中的相关人士因这则视频增加很多、很大的麻烦,负担比往日沉重。

    对当下华龙联邦来说,视频的内容、天皇开不开心都不是太重要,脑波操作也好,人手操作也罢,终归都是敌人,需要用鲜血和生命阻截。有些遗憾的是,虽然经过战争动员,国内外的华龙人都已投入到战争中去,盟友的支持也已经展开,然而区区一支援战舰队根本不足以改变大势,而且来的太晚。

    援战团从巴西亚出发时,正逢两大帝国联合舰队再度击败联邦太空舰队,此后,联合舰队在太空没有了能够对它造成真正威胁的对手,开始长驱直入,夺取各个重要节点。

    等到六月,第三跳跃点、也是最重要的星际节点失守,华龙联邦与红盟之间的直接联络被掐断。从这时候起,所有盟友的支持、民间参战团体与相关人士都只能绕道,要通过一片蓝色海区域,类似于走私和偷渡。

    国际上的变化风起云涌,发生的星际角落的战争如同初生的怪兽般快速成长,影响放射到周边乃至世界。而在爆发之地,太空胜负渐渐分明,它进入到更加残酷的地面。新千年四月,帝国在联邦第一居民星球鄂尔姆斯草原成功登陆,源源不断的帝国军队真正踏上联邦的土地,开始肆虐。

    铁骑践踏,大地为之颤抖,人间正在哀哭。

    ......

    ......

    “我完全不明白。”

     莽原上的风狂躁而猛烈,就像嗅到鲜血气息的野兽呼号,这样的环境里,元东竟然觉得气闷,解衣敞怀仍难以放松。

    “千里疆土,三座重要城市,几乎没进行过抵抗。数千万民众正被倭寇蹂躏,百万大军袖手旁观,军界震动,国民声讨......哎,你别走......”

    急匆匆追上去,元东气急败坏地朝那个背影大喊:“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前方,霍青慢步走上土坡,神色异样平静。

    “你说的不对。”

    面前是一望无际的绿毯,季节变换导致气流流动,风显得特别大。霍青站在风墙之中,微眯着眼,头也不回说道:“帝国军队登陆以来,我军经历连番血战,牺牲十万余,毙敌之数相当。这样的成绩虽然算不上优秀,但牺牲的将士不应该承担污名,怎么都不应该被说成袖手旁观。”

    元东愤怒说道:“可是民众不管这些。现在这样,怎么对大家解释?怎么向国民交代?”

    由于太空战失利,联邦难以阻止帝国军队登陆,关于这点,联邦从上到下都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幸运的是,被委以重任的霍青上将准确预测到帝国军队的登陆地点,并进行了积极准备,不幸的是登陆之后的战斗中,被寄予厚望的霍青非但没能痛击对手,反倒连连失利,仅一个多月就丢失三座重城,鄂尔姆斯草原尽落入敌手。

    之前霍青临危受命,无数人欢欣鼓舞,都期待着他像军神那样力挽狂澜。看到这样的结果,联邦上下一片哗然,怨声载道。一些人觉得这位冷面将军徒有虚名,往日的成就不过是装裱出来的画,还有些人甚至怀疑这位皇族后裔心怀鬼胎,根本就是个卖国贼。

    民间骂声一片,联邦政府、军部因此承担着极大压力,偏偏此前刚刚赋予了霍青独立指挥权,实在不好这么快就取消。元东专程过来不止要质问,最要紧的是弄清楚霍青的内心想法

    “这不像你,也不是你。”

    战争催人老。短短半年,正值壮年的国家安全顾问形容憔悴,焦虑加愤怒,让他难以把握言辞。

    “即便由我指挥,情况也比现在好!”

    这是对能力的质疑,对出色的人来讲意味着羞辱。霍青脸上神色不变,反问道:“换成你指挥,能够阻止帝国登陆?”

    元东楞了下,迟疑道:“那倒不是,不过......地面战,我们的劣势并不太大。”

    之前讲的不过是气话,表达对战果的不满,哪想霍青真的这么问,他只好以多数人的判断作回应。

    “最多......只失一城。”

    说到登陆,帝国占了随意选择时间、地点的便宜,联邦则有本土和后勤优势。目前来说,两大帝国虽在太空战取得决定性胜利,但他们很清楚,第一星球不是蓬莱,暂时不会冒险与地面防空武器交火。

    短期内,太空舰队的主要任务是攻占并且守卫那些关键节点,只有当地面战斗进行的不顺利,甚至无法进行下去才考虑支援。综合起来,帝国除在登陆初期具备突袭优势,双方差距不大。

    “一城与三城,有什么差别?”霍青微嘲说道。

    “千万同胞的差别!”元东手指远方:“他们现在......”

     霍青打断道:“战争初期,双方都在争取支持,舆论宣传很重要。帝国军队会抢夺资源与财务,但不会进行大规模屠杀。据我所知,帝国在天门市没有展开大规模报复。登陆之后每占领一座城市,都会主动邀请外国记者参观,以此证明他们的解放者身份。”

    过去这段时间,战争双方角力的方式主要有两种,首先是战场,同时还有舆论。由于政体和等级制,帝国历来被看成黑暗的一面,登陆之后,其侵略到联邦本土成为既定事实,国际社会的声讨已经变得激烈。若在因为军队暴行引发人道灾难,势必招来更多愤怒。

    战略层面考虑,国际社会越是对帝国感到愤怒,华龙联邦得到支持就越大、而且会更早到来,帝国面临的阻力和压力相应增强。

    出于这种考虑,帝国占领天门后采取怀柔政策,甚至不惜花费很大力气改善民生,将很多因水患将死之人拯救出来。

    作为发动侵略战争的一方,这些举措为帝国赢得不少分数,对去年的那场洪水,国际社会主流声音是指责,由此也影响到红盟对联邦的支持,民众一方面觉得帝国侵略行为可耻,同时也认为华龙联邦枉顾人命,不值得为之参战。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事情对舆论走势造成影响。比如宣战誓言后,华龙境内外都有以普通帝国人为目标的烧杀抢掠行为,也被利用作为

     “你竟然相信帝国的宣传?你真的以为帝国军队没有制造杀戮?占领区的民众没有受苦?”

    元东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霍青,仿佛才刚刚认识这个人:“霍将军,我手上有多达十几份材料,证明他们的所作所为。”

    说着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一叠纸张和照片,朝霍青愤怒摔过去。

    “安集,梁田,灵顺,霍阳......派人去看看这些地方,还有没有活人?”

    风把纸和照片吹散,飘飘荡荡仿佛一张张面孔,霍青静静站着不动,神色一如既往那么平淡。

    “你曾经是军人,应该明白战争一定有杀戮。”他说道:“真正的苦日子在后面。”

    元东怒极反笑,说道:“看来你很理解帝国军队的行为?”

    霍青摇了摇头,说道:“既然你掌握了帝国军队杀害平民的证据,应该好好利用它们,为联邦争取更多支持。”

    “用不着你教我怎么做。”元东质问道:“你呢?会做些什么?”

    霍青平静说道:“我会指挥部队作战,把登陆的帝国人全部杀光。”

    平平淡淡的语调包含着浓稠的杀气,那张冷漠的面孔下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凶心与冷酷,瞬时间,元东觉得霍青仿佛换了个人。

    “......就像之前那样......”

    “元东,你觉得什么是战争?”霍青突然问道。

    “战争就是......”思维尚不能转回,元东微微迟疑。

    “战争,其实就是杀人比赛。这里的人主要指军人,有时也包括平民。”

    不等元东反驳,霍青再问道:“你觉得,我们如何才能打赢这场战争?”

    “......按照你的说法......就是要尽可能多的杀死帝国军人。”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可是......”元东试图开口。

    “可是帝国已经占据先机,能在任何地点登陆,无论到哪里都可以找到我们的人杀。等杀够了,抢完了,我们的军队赶到了,他们又能抽身离去,换个地方接着杀,继续抢。实在不行,他们还能挥刀断指,舍弃一部分。”

    “但......”

    “你刚才说的那些地方,死人加起来上万。但你知不知道杀人的才多少?”

    “我不掌握具体情况......”元东说着,表情为难。

    “才只有一个分队而已。领头的叫山野,才只是个少佐。”霍青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帝国采取分散投放的方式,到处撒网,处处杀戮,会是怎样的局面?”

    “处处制造杀戮?不不,国际社会不答应,登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不知不觉,元东头上冒出冷汗。

    “舆论?谴责?”霍青反问着,像是听到无聊的话,薄唇弯曲成嘲讽的弧度:“那不是我关心的事。登陆地点周围如果有重城要地,的确不容易。但如果换成乡野小城,偏远山区,情况又会如何?”

    “我不知......”

    “你觉得,需要多久人民会被杀到胆寒,政府多久会因此垮台,联邦多久被杀到亡国!”

    声音渐渐激烈,霍青几乎不给元东反驳的机会,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们到不了帝国本土,伤不到他们的平民;在这里,我们又抓不住帝国军队。两手空空,该怎么赢得战争的胜利?”

    听到这里,元东渐渐体会到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

    “战争比拼的国力,国力是什么?是物质,财富,最根本还是人。与帝国相比,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人多,而且能偶就地补充。反之帝国人少,而且只能从本土运来,每个都不容易。”

    霍青微微叹了口气,徐徐说道:“如果没有掘口计划,元帅是想把天门做成一台人命绞肉机。到我这里,帝国军队距离本土更加遥远,运送的成本更加高昂。但若想杀死,得让他们先从天上下来,并且尝好好处。这种好处要足够大,大到让他们舍不得去别的地方,舍不得放弃。”

    “所以......必须放弃三座城市?上千万人?”元东艰难问道:“他们是我们的同胞,你拿来当诱饵,事先没有任何警告与提醒,合适吗?”

    霍青微微挑眉,没有回答,自顾接着前面的内容往下讲。“下来的人越多,想撤走就越难。等到人多到某个程度,走已不可能,割也割不下,只能不停地朝里面填命。”

    “我们也是。”元东涩声道。

    “道理很简单,每杀死一名帝国军人,便能给帝国增加一份负担,我方增加一份胜算。”

    说到这里,霍青转回身,张开手臂,整个鄂尔姆斯草原尽入怀中。

    “自现在起,这里会是一口炖肉的锅,直到战争结束的那天。”

    仿佛为了印证,两人身后,指挥部与军营突然间热闹起来,无数铁甲开出驻地,渐渐汇聚成钢铁洪流。

    一台绯红色机甲走在最前方,妖艳的色彩在日光的照耀下分外玄奇,让人不禁要怀疑那是不是一场活过来的梦。

    “大家都准备好了。”

    联邦唯一战神的声音传过来,清冷,平静,淡漠,听着竟然与霍青有几分相似。

    “开始吧。”霍青没有回头,只是随意地挥挥手臂。

    “出发!”

    一声令下,铁甲向前。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元东出乎意料地未能感受到多少激情。他有些茫然地回头,望着那台被全体联邦人看成骄傲的机甲,想象着里面那个曾经熟悉、今日却觉得有些陌生的人。

    秦梦瑶知道霍青的计划,但她一点都没有透露给元东知道。诚然从保密的角度,她这样做无可厚非,然而给元东的感觉不是这样,并由此生出许多感慨,诸多联想。

    联邦有许多出色人物,但不是每个都能成为真正的佼佼者。军神,总统,霍青,秦梦瑶,或许也包括牛犇......他们是一类人。

    自己看起来不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