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比!
    张伟看向秦然的双眼中精光闪烁。八一 中文? 网  w?w?w?.?8?1?z?w?.?c?o?m

    混杂着战意的挑衅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明显。

    这就是秦然抵触多人副本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旦生利益纠葛,不论之前多么和谐的氛围,都会变得火药味十足。

    甚至,秦然能够肯定,如果不是有着高级组队契约的束缚,对方早就出手了。

    当然了,他也是这样。

    毕竟,只有强大的一方,才有话语权。

    弱肉强食!

    丛林法则!

    秦然已经逐渐明白了这样的规则。

    张伟、无法无天和斯坦贝克更是完全默认着这样的规则。

    或者说,所有地下游戏的资深玩家都默认着这样的规则。

    淘汰着无法遵守这样规则的玩家。

    不过,只要是规则,就是有迹可循的,即使是默认的规则

    面对着同为队员张伟的竞争,秦然扭过头,看向了队长无法无天。

    无法无天不仅是队长,还是六人中最强的一个,自然有着最终的决定权。

    而在秦然看向无法无天的时候,张伟的目光也看向了无法无天,等待着无法无天的决定。

    即使秦然表现出了与无法无天非同一般的关系,但张伟却依旧愿意相信无法无天所做出的决定——源于无法无天在众多资深玩家中良好的名声!

    “遇到这样的问题,没有组队的玩家,直接生死不论的比斗一场!”

    “正式组队的玩家,由队内成员投票!”

    “临时组队的玩家,玩家们比技能等级!”

    “现在是第三种,你们要比吗?”

    面对着秦然与张伟的目光,无法无天径直说道。

    这并不是无法无天临时给予的裁定,而是玩家间早已经就有的规则。

    虽然看似是应对着三种不一样的情况,但实质上还是丛林法则,强者为胜者。

    秦然在无法无天话语落下后,就听出了其中的本质。

    对此,他并没有什么意外。

    所以当无法无天询问时,秦然立刻回答道。

    “愿意!”

    “当然愿意!”

    相较于秦然的轻声回答,张伟却是声音洪亮不已,神情中更是带着胜券在握。

    事实上,张伟已经认为自己赢定了!

    虽然秦然是被‘掮客’介绍进来的,实力必然不差,但是秦然才是第二次副本!

    即使之前秦然表示过既能够对付实体的怪物,又能够对付无形的怪物,但秦然第二次副本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而他呢?

    已经是第四次副本了!

    新手副本,三次正式副本的积累,远远不是秦然一次新手副本和一次正式副本可以比拟的!

    更何况,在之前三次正式副本中,他还拿到了一次s级别的通关评价。

    正因为这次s级别的评价,才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最终被‘掮客’看重,拉到了这次多人副本中。

    所以,就算秦然同样被‘掮客’看重,新手副本、第一次副本可能都拿到了a级别的评价,张伟也有着绝对的信心可以赢过秦然!

    至于秦然有着更高等级的通关评价?

    张伟完全的没有想过。

    身为有着一次s级别通关评价的他,可是很清楚想要获得这样的评价究竟是多么困难。

    实力、胆量、运气,完全是缺一不可的!

    张伟不相信秦然能够三者兼备!

    “比较技能等级,相同阶位内技能可以是相同的,也可以是不同的,只看技能等级!”

    “有出阶位的技能,判定比低阶位技能高两级!”

    “那么,开始吧!”

    无法无天说着规则,然后宣布着开始。

    他看着信心十足的张伟,又看了看一脸淡然的秦然,无法无天很清楚张伟心中在想什么,如果不是近距离的接触过秦然,他也会这样的想。

    因为,这才是正确认知范围内的。

    可做为秦然数次的交易对象和交易旁观对象,无法无天却是深知秦然的实力。

    所以,无法无天看向张伟的目光中,浮现了一抹怜悯。

    可惜的是,张伟完全没有现无法无天眼神中的异样。

    争胜之心极为浓烈的张伟,在无法无天宣布开始后,就迫不及待的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技能。

    【徒手格斗(专家)!】

    张伟点开了自己的技能栏,将这一项技能设为了可见。

    然后,就面带微笑的看向了秦然。

    他在准备等着秦然俯认输。

    【徒手格斗(专家)!】

    秦然看到了张伟的微笑,也点开了自己的技能栏,将【徒手格斗】这一项技能设为了可见。

    立刻的,张伟的微笑就有些僵硬了。

    专家级别的技能,可是花费了他上一次s级通过评价的小半收入才提升到的。

    张伟原本认为自己可以一锤定音了。

    但是,没有想到,秦然也亮出了专家级别的技能!

    而且,与他一样,也是【徒手格斗】,同样的专家级别!

    这怎么可能?

    不应该是枪械类展吗?

    张伟看着秦然背包内再明显不过的枪械,不由在心底质问着,但系统是不会出错的。

    秦然这个带着枪械的家伙,确实和他一样,有着专家级别的【徒手格斗】!

    张伟看了一眼神色淡然的秦然,深吸了口气,马上点开了第二项等级技能。

    【躲闪(专家)】

    做为徒手流的玩家,【躲闪】一项被张伟列为提升的重点。

    在拥有足够多的积分、技能点后,这是第二项被他提升为专家级别的技能。

    同样的,也是唯二达到专家级别的技能。

    而后,张伟神色略带紧张的看着秦然。

    心中期盼着秦然已经亮出了最高级别的技能。

    不过,下一刻,张伟的期望就被打碎了。

    【躲闪(专家)】

    秦然也跟着点开了第二项技能。

    同样与张伟亮出的技能一样,【躲闪】专家级。

    然后,不等张伟反应,想要彻底确定这次临时组队地位,不想在出现什么麻烦的秦然,又亮出了第三项技能。

    【火药武器.轻型枪械(专家)】

    看着秦然亮出的第三项专家级别的技能,张伟已经完全呆滞了。

    他无法想象,为什么只是第二次副本的秦然能够拥有这么多的积分和技能点提升技能。

    除非秦然每次通过评价都是s,甚至是更高的评价!

    顿时,张伟看向秦然的目光就是一变。

    原本亮出最后底牌的想法,也打消了。

    因为,他不确定,秦然是否也有底牌。

    如果亮出了底牌,依旧没有赢得这次比拼的话,实在是得不偿失。

    更何况,眼前只是副本刚刚开始的时候,支线任务出现的几率极低,完全不值得这样做。

    “我认输!”

    脑海中出现的念头,让张伟选择了退让。

    而对于秦然的获胜,在场的人并没有意外,无法无天算得上是对秦然知根知底,而做为雇主的斯坦贝克更是通过‘掮客’早已经知道了秦然的大致实力,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原有雇佣价格上直接翻倍。

    可以说,在场的人只有张伟是被‘蒙在鼓里’的。

    幸好张伟此刻完全因为震惊秦然的实力,而陷入了种种猜测,并没有现无法无天、斯坦贝克的神色,不然非得气吐血不可。

    而秦然则是在张伟开口认输的时候,就推开舱门,走了出去。

    他已经耽搁的足够久了。

    在耽搁下去的话,恐怕目的地就要到了。

    至于张伟?

    秦然正视着对方的实力,但却不会再有更多的想法,

    毕竟,有着高级组队契约的束缚。

    而对方也只是临时组队的成员之一,度过这次副本后,他注定了不会再和对方有所交集。

    ……

    “阁下,有事吗?”

    “我是这艘渡轮的船长,劳尔!”

    在秦然走出船长室后,一直关注着这里的劳尔,就马上走了过来,然后,介绍着自己。

    “秦然!”

    “你好,劳尔船长!”

    秦然同样介绍着自己,问候着对方。

    “秦然阁下,称呼我为劳尔就好!”

    劳尔诚惶诚恐的说道。

    秦然轻易的现了对方话语中、神态中的敬畏。

    而能够造成这样作用的,自然只可能是这次副本安排的身份了。

    与新手副本的难民,第一次正式副本的侦探不同,这一次是处理‘特别事物’的专家。

    秦然略微扫视副本背景,嘴角微微上翘。

    副本连续两次安排的身份都是极为不靠谱的,这一次也是如此。

    不过,相较于前两次,这一次至少,他有了更多的便利。

    虽然脑海中并没有如同第一次正式副本般出现简单的记忆,但这并不妨碍秦然更加有效的利用这个身份。

    “劳尔,你能够给我介绍一下阿尔卡特监狱吗?”

    “要以你的视角!”

    “我已经听够了官方的那套冠冕堂皇的言辞!”

    秦然这样的说道。

    “当然可以!”

    船长劳尔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秦然的要求,他可不想要因为这样一些本地人都知道的、无关紧要的消息就得罪一位能够解决‘特殊事物’的大人物。

    略微组织语言后,劳尔就开始了讲述——

    “阿尔卡特在我们的眼中就是一个巨大的坟墓!”

    “虽然它现在成为了一座关押囚犯的岛上监狱,但是任何的本地人都会记得关于那座岛的传说——在数百年前,那座岛是一位男爵的封底,因为盛产各种鱼类和珍珠,而异常的繁荣,岛上的人也是安居乐业!”

    “可是好景不长,在那位男爵迎娶了他的新娘时,饥荒爆了!6地上的人们认为岛上会有更多的食物!所以,他们集结起来乘船冲向了那座岛屿!而那位男爵乐善好施,他愿意帮助这些人!可惜的是,这样的乐善好施被当做了软弱……那位男爵与岛上的居民全部被杀死了!”

    “尤其是那位男爵的新娘,更是受到了那些暴民的百般折磨——就在那位男爵的尸体前!”

    “接着,那位男爵复活了!”

    “以无比暴虐的姿态,将所有的暴民杀死,并且屠杀着任何敢于上岛的人!”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百年!然后,无声无息的,那位复活的男爵就消失了!只留下岛上无数的骸骨!”

    “随后,那位男爵不知道多少代的远方亲戚继承了这座岛,那位继承者带着数百人来到了这座岛上,准备重现阿尔卡特的繁荣,只不过,才刚刚开始所有的人就都生病了!幸运的是,一位随行的主教救了所有人!”

    “那位主教向那位继承者解释说:男爵的怨气消失了,灵魂得到了解放!但是曾经繁荣的阿尔卡特,却是受到了怨气的亵渎,变成了不毛之地!甚至,踏上上面的普通人依旧会受到影响!而为了让人们能够安然无恙的在阿尔卡特生活,那位主教教会了当地人保护自己的方法——编织护身符!”

    “这个就是传说中由那位主教教导的第一批当地人编织的护身符!”

    一边说着,劳尔一边拉开衣襟,露出了一枚用不知名植物编织的、不规则形状的,只有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护身符。

    “我可以看看这个护身符吗?”

    秦然问道。

    “当然可以!”

    劳尔很大方的将护身符递给了秦然。

    而在接过护身符后,秦然的双眼就是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