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回到过去当女神 > 51 这首歌好羞耻啊
    这首歌曲是原唱者,是白晓笙前世某位很火的女歌手淋淋,最巅峰时期的代表作。虽然不算是什么特别优秀的经典歌曲,但好歹也算是脍炙人口的那种了。

    白晓笙既不能唱自己风格的慢节奏歌,又不能唱她之前的作品,那么只好选择一首不那么像情歌的、节奏快一点的歌曲了。

    更何况一首歌曲的表演,最为重要的就是应景了,舞娘虽然质量不算顶尖,但胜在新颖,而且的确非常适合过气歌手的身份。

    单凭唱功,想要超过2号嘉宾的票数,并不容易。但作为一个漂亮女歌手,就算优势最大的外表无法展现,也能有其他办法表现出自身的魅力。

    在上半场的表演中,白晓笙仔细算量过,聚焦灯是从屏风的侧后方打来的,也就是她们这些嘉宾就算围着屏风,影子也应该是斜斜的投影在舞台上,观众们都能很明显的看到。

    舞蹈有时候并不需要真人演出,就算是幕后的影子,也依然可以作为一种舞蹈表演。

    “再一杯,那古老神秘恒河水

    我镶在额头的猫眼揭开了庆典

    为爱囚禁数千年的关节...”

    而现在舞台之上,白晓笙妖娆美丽的倩影,就在那摇曳生姿,配上这种音乐效果,立马充满了一种异域风情的神秘感。

    “这还是唱歌吗?居然跳起舞来了...”

    “天啊!还有这样的演唱手段,而且这种风格的歌曲听上去,感觉很奇特。”

    “这首歌的词曲完全没有听说过,是谁的作品...你们知道吗?”

    这是非常新颖独到的表演方式,颠覆了之前嘉宾们单单唱歌的模式,白晓笙才开始唱几句,就立马吸引了所有大众评委的目光。

    只见那舞台那舞蹈的美丽倩影,就像是跳跃的火焰,

    而Kiki一类的专业评委,没有说任何的话,先是面面相觑了一眼,比划了几个手势后,他们的眼神就纷纷起了变化。

    专业评委的音乐素养,不是这些大众评委能比的,白晓笙在这种环境下,居然还能唱歌跳舞,立马就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而且更让他们感到惊奇的,是这首歌风格独特,充满异域风格,词曲也非常陌生,可以肯定不是之前出现过的作品。

    也就是说,这可能是一首临时创作的新歌,短短两个小时不到的节目,居然当场就出现了一首新歌?

    而且这舞姿独具韵味,直接让逆光下的阴影更加立体,完美的契合在了乐曲中,可以肯定并不是随便瞎跳的。

    只是短短时间内,就能临时创作出质量不错的歌曲,以及相对应的舞蹈...

    这就非常人能做到了,就算是Kiki这几个一线歌手,扪心自问也做不到这一点。

    “难道...真的是她?”

    Kiki的眼神中透着震惊,冰山脸出现了些许波动,口中喃喃自语着。

    后台。

    “这首歌是即兴的原创吗...”

    节目组导演扶了扶眼镜,有些吃惊的看着场上的表演,正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下属小跑了过来。

    年轻的工作人员难掩脸上的激动,“导演,收视率破1.5%了,现在达到了1.6%了,这还只是第一期!如果保持水准和宣传的话,咱们有望冲击今年台里面前三。”

    “...嗯,我知道了。”

    节目组导演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喜悦,没有说太多的话。

    其实台里面今年还有个大动作,那就是开展全民草根选秀节目,名为《超级女孩》。不同于以往仅限于一个城市或者地区,而是遍布全国的海选节目,这是学北美蜘蛛侠选秀的那一套。

    他的这个节目,就算有着投资商的倾情赞助,但也只是为《超级女孩》的推出,作先锋打头阵的,所以播出时间是放在周末,但却不是什么黄金档。

    毕竟这年头更受大家欢迎的,依然还是草根节目,从无到有的那种新人,而且家世越惨大家越爱,这样才有共鸣感,激发内心的圣母心。

    至于专业歌手的表演节目,已经成名热门的各有不同的粉丝,而且出场费极高,上一期两期节目还好,上多了的话节目组就亏大发了。

    所以干脆请一些有着专业水平,但过了气的歌手,这样和那些家世凄惨的草根新人,就有了一些共通的地方。

    吸引人的同情,引起共鸣,是节目效果的最大特点,说难听点就是炒作和引导,但娱乐圈本来不就这样的吗?

    但现在有些不同,这个5号嘉宾白小姐,是真的唱出了一种悲凉感,让他也不由心生共鸣。

    “这位白小姐,居然变相的唱出了她的真实故事。”

    节目组导演听着那略带凄美的歌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他是了解所有嘉宾的真实身份的,知道白晓笙十五岁出道,十六岁就成为最为年轻的一线歌手,其中花费的时间不到一年,但瞬间崛起的瞬间,也是其瞬间陨落的时刻。

    业内人士当初还称其是巨星般崛起,流星般陨落,一张封杀令,让其这近五年的时间内,没有丝毫的消息传出,仿佛在人间蒸发了一般。

    仿若伤仲永的末尾,泯然众人矣。

    但现在这位白小姐重归舞台,节目组导演仿佛看到了一颗失去光泽的新星,重新散发出了辉光。

    “听所有喜悲系在我的腰间,让那些画面再出现,再回到从前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尘嚣看不见,你沉醉了没

    白雪,夏夜,我不停歇,模糊了年岁,时光的沙漏被我踩碎...”

    白晓笙纷飞的舞蹈中,她仿佛自身化作了一个不知疲倦的舞娘,没人会关注她的喜悲,所有人只见到风光的舞姿,谁会理解她内心的情绪?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知我者谓我心忧。

    那凄美迷离的歌声,在偌大的舞台上响彻着,空灵、曼妙、节奏,种种因素交杂在一起,形成了莫名震撼的冲击力,让在场的大众评委如遭雷击。

    原本不看好白晓笙的他们,在这一刻表情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这是自身情绪的共鸣,是唱功和表演张力的延伸,是歌手投入的情感,而不仅仅是作品的优劣问题。

    “模糊了年岁,舞娘的喜悲没人看见

    时光的沙漏被我踩碎

    舞娘的喜悲没人看见...”

    没有人知道,逐渐低沉下去的歌声,宣布了新的娱乐时代即将来临。

    贵宾台上。

    张乔乔笑意盈盈的望着那一抹倩影,轻轻笑了起来:“小白大人也真是的,这种词曲听上去真是羞耻,换做我就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