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五十五章 人情冷暖
    众人摒住呼吸,紧盯着战台的方向。

    战台上,两道残影无声的碰撞在一起,仅仅一瞬间,便相互交错而过。

    紧接着,又以更快的度分开。

    张若尘站到了阿乐刚才所站的位置,阿乐站到了张若尘刚才所站的位置。两人,寂静不动。

    “怎么都不动了?难道已经分出胜负?”

    “好快的度!”水问心站在战台的下方,盯着张若尘和阿乐。

    以他的修为,也只能勉强的看到张若尘和阿乐出剑的痕迹。但是,想要将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剑接住,他都只有四成的把握。

    另外六成,是死。

    “到底谁赢了?”林泞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双美丽的秀目,盯着战台,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

    原本站得笔直的阿乐,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一股疼痛感传来,紧接着鲜血从胸口涌出,将大半件衣服都染红。

    “嘭!”

    他十分不甘的倒在地上,一只手紧紧的捏着剑,一只手捂着胸口,目光依旧盯着战台下方的林泞姗。

    最终还是败了,没能完成对她的承诺。

    张若尘的脖颈处出现一道血痕,十分浅,只划破了皮。

    “你为何……不杀……我?”阿乐躺在地上,盯着张若尘。

    其实,张若尘是可以一点伤都不受。那样的话,他就必须一剑杀死阿乐。

    可是,他却没有那么做,在出剑之后,又强行变招,让剑又偏移了几分,所以才会被阿乐的剑划破了脖颈的皮肤。

    张若尘盯了他一眼,道:“我从不杀人!”

    其实,张若尘还有后半句没有说出来,“除非遇到该杀之人。”

    “我欠你一条命,今后……一定会还你……”阿乐紧咬着牙齿。就像是一头倔强的孤狼,独自爬下了战台,在战台上留下一条血路般的痕迹。

    张若尘微微皱眉,向着林辰裕和林泞姗的方向看了一眼。

    林家人的心果然够狠、够冷,居然都没有派遣一个仆人将重伤的阿乐接下去,而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独自从战台上爬下去。

    当然。他也懒得去管,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接下来就是第十场武斗。

    黄级武斗宫中就只剩下两位黄榜武者还没有出手。分别是排名第五的司空地,排名第二十一的云天。

    出手的人,自然是修为更强的司空地。

    司空地也是一位顶尖强者,战力堪比玄极境初期的武者,可惜就连水问心和阿乐都败在张若尘的手中,他自然就更不行。

    毫无悬念,张若尘轻易将司空地击败,成为云武郡国第一个连胜十位黄榜武者的黄极境武者。

    张若尘不仅获得了新的黄榜铁令,更是得到一百万枚银币的巨额奖励。

    新的黄榜铁令。上面印着“云武郡国,黄榜第一,张若尘”的字样,对于张若尘来说,也算是一种荣耀吧!

    至于一百万枚银币的巨额奖励,则是兑换成了一千枚灵晶。毕竟,一百万枚银币实在太沉重。足以装一大车,还是灵晶携带起来更加方便。

    张若尘将八十万枚银币存在了武市钱庄的三星贵族卡上面,只携带两百枚灵晶在身上,准备去清玄阁购买一些丹药,为冲击玄极境做准备。

    “九姐,你似乎也收获颇丰?”张若尘见到九郡主正美滋滋的数着灵晶。便走了过去。

    “只是赢了二十枚灵晶,完全没法和九弟你相比。”九郡主眯着一双眼眸,显得十分兴奋。她押张若尘取胜,终究还是赌赢了。

    二十枚灵晶,对一位郡主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张若尘道:“我正要去清玄阁购买丹药,要不要一起?”

    “好啊!我正好赚了一笔。可以购买一枚三清真气丹来冲击黄极境大极位。”九郡主欣然的说道。

    张若尘道:“既然我赢了一百万枚银币,自然是我请客。九姐,你看中了什么丹药,直接告诉我一声就行。”

    “九弟,你真的太好了!”九郡主又是飞扑过去,犹如乳燕投怀,在张若尘的脸上亲了一口。

    “轰隆!”

    天空,传来一声雷鸣,紧接着便狂风大作,降下瓢泼大雨。

    张若尘和九郡主走出黄级武斗宫的时候,雨下得正酣。

    街道上,全是积水。落叶在风中打了一个漩,便又落入浑浊的积水中,被一辆行过的车驾碾碎成泥尘。

    “打!给我打断他的双腿,真是气死本小姐了,居然如此没用,连一个张若尘都胜不了。”林泞姗站在雨中,冷冷的说道。

    一个侍女,举着一把油纸伞,撑在林泞姗的头顶,为她挡住风雨。

    林家的四个身强力壮的护卫,得到林泞姗的指示,脸上带着狞笑,不断将铁棍挥下去,劈在阿乐的身上。

    “嘭嘭!”

    阿乐匍伏在雨水中,双腿被打断,头也被打破,全身被打得血肉模糊。

    “什么狗屁夺命剑客,只是一个奴隶罢了!若不是小姐将你捡回来,你早他妈饿死在雪地里了!”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的剑呢?你杀我啊?哈哈!”

    “打,打死这个没用的东西。”

    ……

    四个护卫用尽全身力量,挥出铁棍,出张狂的笑声。

    林泞姗站在一旁,身材高挑动人,容颜清丽绝尘,冷漠的盯着趴在雨水中的阿乐,带着几分鄙夷的神色,“若不是看你有点修炼天赋,本小姐怎么会收留一个奴隶?你现在被张若尘刺断了经脉,还有什么用?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这个没用的东西。”

    阿乐趴在浑浊的泥水中,睁着一双眼睛,盯着站在不远处的林泞姗,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身上的鲜血流淌出来,将周围三米之内的雨水染红。

    一个虎背熊腰的护卫,提着血淋淋的铁魂。走到林泞姗的身旁,躬身一拜:“小姐,像是已经打死了!”

    “真的是废物。”林泞姗盯着趴在雨水中的阿乐,冷峭的说道。

    “哗啦啦!”

    一辆华丽的鎏金车驾,从雨水中行过,在街道中央停了下来。

    林辰裕撩开车帘,露出一张俊毅的脸。阴沉笑道:“泞姗,我们该回去了!”

    林泞姗点了点头。看也不看躺在血泊中的阿乐,登上车驾。

    车辕转动,华丽的车驾,很快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没过多久,四只雪白的鬼影兔,拉着一辆古车,从黄级武斗宫中行出来,停在了阿乐的身边。

    张若尘从古车中走了下来,看了看浑身是血的阿乐。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他的鼻尖。

    “还有鼻息,没有死透。”张若尘道。

    九郡主坐在车中,撩开车窗的帘子,道:“九弟,他的双手双腿都被打断,又受了这么重的伤。肯定救不活了。就连他的主人都不管他,我们又何必要管?”

    “我们若是不管,那他就真的死定了。派两个人,将他送回王宫。能不能活命,就看他的意志。”

    张若尘取出一只丹瓶,丹瓶里面装着十枚二品疗伤丹药。圣涅丹。每一枚价值两千枚银币。

    他将其中一枚圣涅丹放入阿乐的嘴唇,便又将丹瓶收了起来。

    九郡主立即派遣两个护卫,将阿乐抬上另一辆古车。那一辆古车,向着王宫的方向行去。

    张若尘和九郡主驾驶着云兔月车,向着丹市的方向行去。

    “滴滴答答!”

    雨,下个不停。

    行人和车驾越来越少,终于来到一段僻静的街道。

    黑暗中。一道青色的人影快的闪过,从一座木质高塔上面飞落下来,轻轻的落到一座四层的飞檐阁楼上面。

    正是王后娘娘的四位弟子之一,寒青萝。

    寒青萝身上青色的衣衫被雨水淋透,勾勒出凹凸曼妙的曲线,高耸的酥峰,纤细的柳腰,简直就像是行走在黑夜中的艳鬼幽灵。

    寒青萝的脸上蒙着面纱,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眸,盯着从下方行过的古车。

    “哗!”

    她的玉手在纤细的腰间一摸,将腰带扯下,手臂一抖,那一根腰带便化为一柄青色的软剑。

    她双腿一蹬,立即腾飞而起,向着古车追上去。

    随后,临空一跃,从天而降,落到古车上方七米的地方,一剑向着那一辆古车劈了下去。

    “啪!”

    古车,裂成两半,向着左右两边飞出去。

    那一个驾车的侍女,被刚才的剑气杀死,身体被一分为二。

    可是,古车中却空空如也,并没有看见九王子的尸体。

    “难道他提前逃走了?”寒青萝落到地上,站在街道的中央,露出疑惑的神色。

    就在寒青萝正在诧异的时候,张若尘和九郡主从远处的雨幕中走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九郡主十分恼怒的道。

    “咦!”

    寒青萝轻咦了一声,十分不明白,张若尘和九郡主是如何逃过她必杀的一击?

    其实,张若尘和九郡主一直都在车中,并没有料到有杀手来杀他们。只不过,在寒青萝出手的那一刹那,张若尘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杀气。

    所以,他便一把抓住九郡主,撞破古车的车壁,从古车的后面逃了出去,躲过了这一场杀劫。

    张若尘将寒青萝打量了一番,道:“玄极境的杀手?”

    寒青萝的身上充满杀气,眼神冰冷,绝对不是一般武者,而是杀过无数人的杀手。

    杀手本来就很可怕,让人防不胜防,杀人手段层出不穷。可以在低境界,杀死高境界的武者。

    一位玄极境的杀手,自然十分可怕!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