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丐世神医 > 第两百七十八章 海水倒灌
    至于这海啸在哪里生的,具体神马情况,只有等天亮才能知道。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也许,天亮后我们会现整个世界都变了。那是一种,世界末日般的场景,而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长江水已经倒灌,而且很快就会灌到宝山这儿。当江水灌到这儿,江岸会被席卷一空,江水大涨,涨他个十米二十米都有可能。而江东市,是建在平原地带的,江水袭来之时,将会犹如黄河泛滥一而不可收拾。这个危险的场景,李二蛋还没意识到呢。

    胭脂仙子不能再等了,嗖一声朝李二蛋飞了过去,一颗心砰砰砰跳。

    若干秒后,一袭红色绸缎的仙女,胭脂妹子,就落在了李二蛋的脚边。

    李二蛋正低头给法印禅师针灸呢,比狗鼻子还灵敏的鼻子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这香味很特别,不像是人间之物,沁人心脾不说,还荡气回肠。

    咦,绣花鞋,好漂亮的绣花鞋。还有两条腿,腿上穿着红色的裙子。

    “你是谁?”李灵儿警惕地对不之客胭脂说道。

    李灵儿不认识胭脂,当真不认识,但是有一个人认识,小白狐聂小影。

    说来,聂小影和胭脂还是“情敌”呢,几百年前她们同喜欢过李修缘。当然,这个情胭脂不知道,只有聂小影自己知道。

    看到了胭脂,聂小影有些不自在。这感觉就像,几百年前她躲藏在暗处看到胭脂和李修缘在李家后花园里荡秋千那般不自在。

    “你是,是,是胭脂。”聂小影对胭脂说道,声音很小很小,有气无力的那种,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说实在的,面对胭脂,聂小影很没底气。毕竟,人家胭脂才是李修缘的正统女人,而她连个名分都没有。

    胭脂一颗心全在李二蛋身上呢,哪里肯搭理李灵儿和聂小影,右手迅伸出,抓住李二蛋的胳膊,用一口非常严肃的口气说道:“江水要倒灌到这儿了,快点离开这里。”

    李二蛋猛一抬头,那一刻,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道:“你又是什么动物变得?”

    “你才是动物变得呢。”胭脂反唇相讥一句,“快点离开这里,江水要倒灌过来了。”

    “爱呀,妈呀,江水真要倒灌过来了。”灵儿紧张道,“好猛烈的江水,快走快走。”说完,她小脑袋一转,又变话了,“我是蛇,不怕江水的。”

    “你不怕水,我们还怕水呢。”聂小影。

    滔天的江水仿佛从天上而来,逆流而上,所向无敌,出怪兽嘶吼一般的恐咘之音。

    李二蛋不敢怠慢,也没闲工夫弄清胭脂是什么动物变得了,把法印禅师背在肩上,拔腿就跑。

    几分钟后,宝山的山脊之上,李二蛋背着法印禅师气喘吁吁的走在最前面,李灵儿和聂小影紧随其后,胭脂跟在最后面。山脚之下,逆流而来的江水夹着东海之海水,呼啸而过,江水顿时暴涨十米,大树被连根拔起,山石被席卷而走,而整座宝山仿佛也在颤抖着,……

    这时,天空中零星下起了雨,天气也骤冷了许多。

    还有比这更恐咘的额场景吗?

    有,必须得有。至于神马场景比这还恐咘,走着瞧就知道了。

    危险解除,李二蛋的步伐就放慢了。他回头向胭脂问道:“那个穿红衣服的女生,你是什么动物变得啊?不会也想以身相许吧!”

    紧随着二蛋的话,聂小影的话也响了起来,“我认识你,你是胭脂。”

    聂小影这次的说话声还不是很大,但是足能被胭脂听到,也能被李二蛋听到。

    李二蛋傻傻一愣,咦,胭脂?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貌似在哪里听过。

    李灵儿道:“胭脂,胭脂是哪根葱哪根蒜啊?还是,还是女生喜欢涂在脸上的粉底?”

    李灵儿这话说得,太难听了,很有侮辱人的意思。

    听到聂小影叫出自己的名字,胭脂很惊讶,问道:“你怎么可能认识我?你又是谁?”

    小影道:“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

    “你到底是谁?”胭脂,声音很大,要是再大一点就成了咆哮知音。

    小影还没表示不满呢,灵儿先不乐意了,“你这个什么胭脂粉底的,你咋呼嘛啊!我告诉你,小影是我姐,你对她不满,就是对我李灵儿不满。我李灵儿一不满就会生气,一生气就会揍人。现在我命令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李二蛋无可奈何的笑,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

    “灵儿,不要闹。”聂小影道,“胭脂是几百年前李修缘的相好,他们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要不是李修缘出家当了和尚,他们就在一起了。”

    “额。,”李二蛋,惊呆了。

    “额。,”李灵儿,也惊呆了。

    就连闭目的法印禅师,也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到底是谁?”胭脂又一次向聂小影问道。

    小影笑了笑,道:“你的印象中,有没有一只小白狐?如果有的话,我就是那只你记忆中的小白狐。”说着,小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小白狐。

    胭脂站着不动,也不说话了,但她的思绪却飘到了几百年前,她和李修缘哥哥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在胭脂的记忆中,不仅有帅气的李修缘哥哥,还有一只脸皮很厚的小白狐。这只小白狐脸皮真的很厚,胭脂和她的修缘哥哥在后花园荡秋千的时候,经常看到一只鬼鬼祟祟的小白狐。小白狐天真的以为她躲起来胭脂就现不了,其实人家胭脂早就现了,还有李修缘,也现了。有一次胭脂甚至建议他的修缘哥哥买一条大狼狗看家护院,不防人,专门防小白狐。结果怎么着,李修缘呵呵一笑,没答应,说神马的,小白狐又没恶意,何必要伤她呢。

    又是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跨越千年的爱情故事,通过聂小影的嘴巴说出来,听在了李二蛋的耳中,听在了李灵儿的耳中,也听在了法印禅师的耳中。

    莫名地,灵儿对胭脂有些同情,觉得她们同病相怜。

    法印禅师也被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爱情故事给打动了,但他还是叹息地说了一声:“佛缘也好,情缘也好,都不离开一个缘字。万般皆是缘,转眼即是空啊!”

    法印禅师这话说得,很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