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碎虚空 > 第二十六章 名满天下
    近距离看,楼宇更加的壮丽,虽然没有办法与前世相比,但依旧显得恢宏大气。

    “站住!”

    然而才到门口,凌仙就被两名保镖模样的家伙拦住。

    一脸桀骜,高高扬起头颅,鼻孔朝天,动作更与赶苍蝇相差仿佛:“滚开,哪里来的穷小子,英雄楼也是你来的么?”

    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入耳朵,武林中,原本就不乏好事之徒,

    “哪儿来的蠢货,你看他那身衣服,也配上英雄楼么?”

    “没见识的小子,恐怕以为这只是一普通的酒肆,英雄楼,顾名思义,要真正的英雄才有资格上去。”

    “就凭这穷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

    冷嘲热讽不停的传入耳朵,凌仙脸上闪过一丝恚怒,眉头微挑,却又忍住,自己是来武林大会寻觅宝物,没事儿跟这些无聊的家伙生闲气做什么。

    这么一想,也就心平气和,恢复了一派淡然之色:“开酒楼做生意,哪儿有拒绝客人的道理,说吧,要怎么样,才能进去?”

    “就凭你?”

    站在门口的大汉一脸戏谑:“也简单,只要你能够将我打过……”

    “好!”

    凌仙的回答干净利索,与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懒得啰嗦,无外乎嫌自己穿着打扮太土,凌仙如今虽不缺财货,但志在修仙,对于穿着,向来不怎么在意,没想到却被对方拦在这里。

    话音未落,凌仙袖袍一拂。

    那大汉脸上的笑意尚未散去,整个人就如遭雷击,一下就从原地飞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啃泥。

    生了什么?

    刚才还在围观嘲笑凌仙的众人不由得瞠目结舌。

    “我没看错吧,贺老三虽然不是什么顶尖高手,亦是炼体期四层的人物,放在江湖,亦有些名头,居然一招就被打飞掉了。”

    “这小子什么来路,这么年轻,便是那些世家大族,也不曾听闻有哪位天才,如此离谱。”

    “连动作都看不清楚。”

    ……

    不论修仙界还是江湖,永远是用实力说话的,任你巧言令色,也比不上凌仙这一下带来的震撼离谱。

    所有的嘲讽,被一扫而空,刚才一个个还眼高于顶的武者,此时望向凌仙的表情已满是敬畏之色。

    但在眼底,又有些幸灾乐祸。

    英雄楼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虽然贺老三有错在先,但在这里动手,就是打他们的脸,吃不了,兜着走,年轻人,还是太冲动。

    果不其然,下面的喧哗,已经引起了里面的注意,一威严的话音传入耳朵里:“哪位朋友,来我英雄楼,老夫未曾远迎,真是失礼。”

    口中说得客气,一股可怕的气势却从大门中蜂拥而起,如海潮怒涛一般狂卷,凌仙当其冲,却如同礁石,牢牢的钉在地面。

    随后一白须白眉的老者映入眼帘。

    三缕长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而那可怕的气势,就是从他身上散出来的。

    炼体七层,顶尖强者!

    “长风尊者。”

    “天哪,是英雄楼的楼主。”

    “这小子惨了,长风尊者虽不是什么乖戾乖张的人物,却最喜好面子了,他这么当众打脸,长风尊者岂会将他放过?”

    “恐怕会受万蚁噬身之苦。”

    ……

    议论声再一次传入耳朵,围观众人却是幸灾乐祸。

    谁让凌仙刚才的表现那么离谱,看见天才折翼总是令人舒爽的,这就是所谓的嫉妒。

    然而吴长风却是大惊失色,他可是炼体期七层的顶尖强者,一身修为已到化境的程度。

    这气势外放表面上不曾动手,威力却不下于佛门狮子吼,能够伤敌于无形,便是同阶高手也不会毫不动容,眼前怎么会没用?

    心中大感错愕,望向凌仙的表情也就变得凝重起来了,这小子究竟什么来路?

    他哪里晓得,凌仙根本不是普通的武者,习练的乃是修仙之术,传说,实力强大的修仙者,浑身能够绽放出可怕的灵压,震慑群魔。

    道理与他的气势外放异曲同工,但高妙了何止万倍,凌仙实力还弱,不能将灵压收放自如,但哪怕仅有一点点,护体也是绰绰有余的。

    别的不敢说,仅仅气势就想要让凌仙屈服,别说区区一顶尖武者,就算炼体九层的绝世强者,一样拿凌仙无可奈何。

    这与实力没有关系,而在于仙术,原本就对相同效果的武技,有着克制的效果。

    然而这中间的原委曲折旁人又哪里清楚,吴长风虽然经历过大风大浪无数,但对凌仙,也不敢小看了。

    然而忌惮没错,却也不打算罢手,倒不是气量狭隘,而是当着这么多人,根本下不来台。

    人活脸,树活皮,偏偏他生平最好的,就是面子。

    硬着头皮,也要找回场子,何况就这么一毛头小伙儿,难不成实力还真能将自己胜过?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乖张之色,高高的扬起头颅:“小子,我这手下,可是你打伤的?”

    “不错。”

    凌仙很光棍的承认了。

    “你好大的胆。”

    “大胆,我看阁下才是荒诞。”论斗嘴,凌仙身为穿越者,又岂会弱人口舌。

    “此话怎说?”

    吴长风被气乐,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开门做生意,岂有将客人拒之于门外的道理?”

    “你……”吴长风先是一愕,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了:“原来是个没见识的小家伙,以为我这英雄楼是普通的茶楼酒肆么,任何人皆可进得?”

    “那要如何?”

    “英雄楼,自然要名满天下的英雄才可进入,你做得到么?”

    林轩默然。

    名满天下,谈何容易,虽然他如今的实力,开宗创派也没有问题,但毕竟时日尚短,也没有为人所熟知的显赫战绩,就算实力不低,在旁人眼里,也不过一无名小卒而已,相比名满天下,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哈哈,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就凭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蠢货,也敢枉称英雄么,真是笑掉人的大牙了。”

    “就是,年轻人不要这么气盛,有些人并非你可以招惹,还是乖乖磕头求饶好了。”

    “真是不知死活……”

    ……

    冷嘲热讽的声音再一次传入耳朵,江湖上的武者,都是看热闹不嫌人多,凌仙的表现虽然了得,但年龄毕竟在那里管着,而长风尊者,可是炼体七层的顶级强者,谁胜谁弱,这还不一目了然么?

    一时间,围聚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兴奋之色。

    “凌某尚未闯荡江湖,自然没有名满天下一说,不过英雄帖是否可以作为通行的资格?”凌仙淡淡的开口了。

    “英雄帖,嘿嘿,那也要看什么级别!”

    吴长风的脸上充满不屑,认定凌仙只是某个家族的纨绔,以为小小的一张英雄帖就可以唬住自己么,大错特错!

    今天不让他受点教训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哦,阁下看看这张是否可以呢?”

    凌仙脸上的表情却依旧配合,从怀里将一烫金的英雄帖取出。

    居然是烫金之物?

    围观的武者无不瞪大的眼珠,一个个瞠目结舌,刚才讥讽过凌仙的更是恨不得一个耳光像自己扇过去,江湖中人自然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

    烫金英雄帖,已是这次大会所出的最高级别,能够得到邀约的绝非普通人物,至少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

    但也有人不以为然,烫金英雄帖固然了得,长风尊者可也不吃素,如今势成骑虎,会不会给这个面子可不好说。

    然而接下来却生了让他们大吃一惊的一幕。

    吴长风接过凌仙的英雄帖看了一眼,立刻瞪圆了眼珠,然后……然后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

    哪里还有分毫怒气,那表情就像见了主人的奴仆,一脸的陪笑之色,甚至连挺直的腰杆都恭恭敬敬的弯下去了:“原来是凌……少爷,老夫真是糊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与我一般见识了。”

    随后又转过头颅,冲着后面的手下一身大喝:“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少爷请进去,第九层天字号房间,最好的酒菜,最好的奴仆,少爷若有分毫不满,我将你们的皮扒了。”

    然后他回过头来,又变戏法般的露出恭敬之色:“凌少爷,您请,老夫处理完这里的事务,一会儿亲自给你斟酒赔罪如何?”

    凌仙惊呆了。

    旁边的人也以为自己看错。

    这真的是那以好面子著称的长风尊者?

    怎么自居奴仆,连一点面子都不顾?

    不就是一张烫金请帖么?

    虽说是最高级别,但这英雄大会前前后后也下了百张之多,便是那些名震一方的武林大豪来到此处,又何曾见他这么低三下四过?

    长风尊者在武林中可也是有名望的。

    难道刚才那土里土气的小子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扮猪吃虎?

    可武林世家,名门大派中,可不曾听闻谁姓凌的。

    至于昔日的侠王家主,早已没落,人们就算想到也马上排除,千年前他们有这样的声威没错,如今连饭都吃不饱,早已沦为武林中的笑柄了。

    ps:各位道友,新书最需要大家的支持,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幻雨谢谢大家了。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