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碎虚空 > 第20章 欺人太甚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三叔让几名弟子下山采办年货,这眼看着要过年了,凌家以前没落,即便年也是过得很清苦,每个人随便吃上一点肉就心满意足。

    而今时不同往日,凌仙带领家族强势崛起,虽时间还短,但至少不缺财货,于是几个族老一商量,便打算热热闹闹过一个新年了。

    打几名弟子去采办年货,他们是昨天下去的,可今天回来的时候路过赵氏家族,却被对方蛮横无理的打劫了。

    他们不仅抢走了所有财货,还绑走了好几位凌氏子弟,剩下的族人虽拼命反抗,可逃回来的时候却是浑身带伤。

    赵家的实力非同小可,虽然凌家弟子这几天练功刻苦,破除诅咒后晋级的不计其数,但毕竟时间太短了,自然打他们不过。

    可恶!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凌仙脸上也露出一丝恚怒。

    这个赵家,欺人太甚了!

    就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是机缘巧合,还是得到烈阳门的授意,但不管原因是什么,凌仙也绝不会有忍气吞声一说。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些家伙敢欺辱自己的族人,要让他后悔终生。

    “走!”

    凌仙振衣而起,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族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族长,赵家来了使者,三叔请您去大堂会客。”

    “什么?”

    凌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赵家抢了自家的财货,绑了自己的族人,居然还敢派使者。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谁,嚣张到如此地步。

    真当凌家已经没落,可以任他们揉捏么?

    “走,去看看再说。”

    凌仙毕竟是两世为人的修仙者,怒归怒,这点气还是沉得住的,且看对方怎么说。

    ……

    凌家堡入口,赵天远一路走来,与身旁的人有说有笑,脸上的表情更是充满了桀骜。

    他是赵家的长老之一,今年已经四十有余,两年前,便突破了炼体期六层,即便在烈阳门也算了得,在赵家,就更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乃是家主的有力争夺者。

    没错,赵家家主乃是空置着的,几位长老皆虎视在侧,谁能得到老祖的亲睐,谁就能成为新的家主。

    而老祖宗即便在烈阳门,那也是权势熏天的人物,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要对付一小小的凌氏家族。

    凌家,当年固然是庞然大物,如今,不过是破落的土鸡瓦狗罢了。

    赵天远并不在意,大声谈笑根本就没有将凌家放在眼里。

    说话间,一行人已进了凌家堡大厅,除了赵天远自己,他这次带的随从足有十人之多,其中一半是二流高手,剩下的也都修炼到炼体期四层的地步。

    赵家实力,果然不俗,便是眼前这点人手,也比得上一二流的家族。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对方带这么多好手,当然是为抖威风而来。

    凌天雄,凌天宝,还有几位族老,都已在大厅里面,而主位上,则坐着一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凌仙。

    赵天远的脸上带着倨傲之色,隐隐还有几分不满,小小的凌家,不过是破落户,竟然也敢稳坐,不上前迎接自己。

    但他也没有立时作,先将老祖宗交代的任务完成再说,至于这些家伙不知死活,一会儿再给他们下马威好了。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大喇喇的神色,自己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了:“凌仙,你也是一族之主,怎么不对自己族人好好管束,偷东西偷到我们赵家来了,真是不知死活。”

    “你说什么?”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赵家巧取豪夺,抢了我们凌家的财货。”

    “真是太无耻了。”

    ……

    此话一出,凌家之人无不勃然大怒,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谁无耻到这般地步,当面撒谎,真是欺人太甚了。

    将凌家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赵天远的脸上却满是冷笑之色,自己就颠倒是非黑白又如何,这个世界是以力量为尊的。

    所谓弱者无理,强者无错,自己今天上门,本来就是要将凌家羞辱。

    他抬头看了一眼凌仙的脸色,却见对方表情淡淡的,心中不由得冷笑,果然是破落家族,让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来当家主,一点骨气也无。

    凌仙当然不是怕了,他也为对方无耻而满心怒火,不过两世为人的他,早已喜怒不形于色,在他看来,对方就像一拙劣的小丑,倒也不必动怒,且先看看对方准备玩些什么花样再做定夺。

    至于凌天雄与几位族老,虽是长辈,但凌仙既然在场,就由不得他们做主,这一点,几人也谨守规则。

    这中间的原委曲折,赵天远哪里清楚,还以为凌家是真的怕了,他的脸上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你们凌家虽然不知死活,但我们赵家,是讲仁义的,老夫这次前来,是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你说!”

    凌仙忍着心中的愤怒,他倒要看看,对方究竟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哼,你们凌家破落成这幅样子,还称什么家族,不过虽然潦倒,族中女子的姿色却是不错,听说有一个女子叫做凌雨,我们老祖宗看上了,这是你们凌家天大的福气,这就献出,嫁与我们老祖宗为妾,从此我们两家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凌家还可以得到我们的庇护。”

    赵天远傲气十足,脸上的表情反而像是凌家占了天大便宜似的。

    然而凌氏子弟却是勃然变色,尤其是几位族老,原本是老成持重之徒,此刻都有些忍耐不住。

    纷纷出言叱喝:

    “赵家老祖,听说今年都已经七十八岁了。”

    “无耻,我们凌家宁死勿辱,绝不可能将雨儿嫁给他的。”

    “真是太不要脸了。”

    ……

    一时间,喝骂声四起,族老如此,年轻弟子更不用说,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家伙想娶凌雨,简直让凌家之人气破了肚皮。

    赵天远的脸色有些青了,他万万想不到凌家的反弹会如此离谱,不就是黄毛丫头一个,至于这么气愤么?

    他哪里晓得,凌氏族人,团结友爱,将凌雨嫁给一个老头子,就算全族战死,大家也不可能答应的。

    “不知死活!”

    赵天远一声大喝,随后上前指着凌仙的鼻子骂起来了:“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现在的凌家,不过是一小小的破落户,我赵家老祖看起凌雨,乃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仙福,居然不识抬举……”

    暴虐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着,对方一脸跋扈,然而话音未落,“啪”的一声传入耳朵,赵天元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远远飞出去了。

    噼里啪啦,撞毁桌椅板凳无数,就如同一失控的滚地葫芦。

    一时间,万籁寂静,不论是凌氏子弟,还是跟着赵天远来到这里的家伙,一个二个,全都呆住。

    尤其是后者,几乎怀疑自己眼睛看错,但要说最吃惊的,还是非赵天远本人莫属。

    脸颊火辣麻木,那记耳光,直接扇掉了他半边门牙,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惊讶,愤怒,茫然……

    但要说最多的,还是不可思议之色。

    自己被打了!

    自己在小小的凌家,被打了。

    有没有搞错,自己可是炼体期六层的强者,有着争夺家主大位的资格,而如今的凌氏,早已没落,说苟延残喘都已经抬举他们了。

    食不果腹!

    家族中连一个三流强者也无。

    而自己居然在这里被打了,当着这么多人,被一记耳光扇成了滚地葫芦。

    赵天远怒!

    这面子丢得稀里糊涂,胸中的恶气又怎么可能忍得下呢?

    “小子,我要将你抽魂炼魄!”

    如野兽嘶吼一般的声音传入耳朵,他整个人,已到怒冲冠的程度,惊人的杀气迸射而出,恶狠狠的已扑到凌仙身前尺许之处。

    “仙儿小心。”

    “赵长老,手下留情。”

    ……

    几位族老见了不由得大急,凌仙如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们有心出手相助,但一流高手的动作太快了,根本就看不清楚,朦胧间,只见一黑影扑到凌仙身前三尺之处,一掌像他的胸口拍出。

    对方也是动了真火,恨不得将凌仙立毙于此处,但下一刻,又是稀里哗啦的声音传入耳朵,赵天远再次被一脚踹成了滚地葫芦。

    他这一下含恨出手,是威势十足,但正因为愤怒,浑身上下也破绽百出,何况在他的心里,刚才那一记耳光莫名其妙以极,只认为是一时大意,根本没将凌仙放在眼里。

    轻敌!

    偏偏凌仙又怎么是普通的武者可儿比,他修行的乃是仙术,灵力转化成真气后已有炼体期五层巅峰的修为了。

    距离一流高手的境界只差一步,但那差距,仅仅是从真气的量来说,论精纯浑厚,还要远远胜过,再加上绝世高手才能领悟的见微知著,赵天远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

    就算是平心静气的比武,那也肯定是打不过,更不要说此刻他心浮气躁,完全失去冷静了。

    那一掌含恨而出,刚猛有余,破绽却也明显无比,故而一脚被凌仙踹飞出去,也没有什么稀奇。

    ps: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