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碎虚空 > 第4章 男儿当自强
    “先回去再说。”

    凌仙却知道这件事情远没有结束,很快陈家就会疯狂报复,必须未雨绸缪,他可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就将凌家推入到火山之中。

    凌仙如今威望极高,族老们对这个决定也没有异议,于是一群人很快回到了大宅里。

    ……

    凌家堡恢宏如昔,门前却聚满了族人,黑压压的甚是醒目,不过最显眼的还是躺在担架上的三叔。

    “族长回来了。”

    “仙哥儿回来了。”

    ……

    看见他们的身影,族人们开始骚动,有的畏惧,有的惊恐,但也有不少少年子弟,紧握拳头,一脸兴奋。

    显然,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难怪族人们会患得患失的惊悸,凌家已经多少年没有这么扬眉吐气,是个人,就会有血性地。

    可想到与陈家交恶,对方接下来可能的报复,一些族老心中又开始打鼓,不是他们胆小怯弱,而是凌家,已经沉寂太久了。

    习惯了忍让,习惯了退缩。

    凌仙的强势表现,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是对是错。

    凌仙目光扫过,已将众人的表情尽纳入眼底了。

    他没有退缩。

    做为一族之长,应该有沉稳的气度,自己闯的祸,自己扛,何况今天从头到尾,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一味忍让换不来对方的怜悯,尊重建立在力量的基础上,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自然是人尽可欺。

    而他要的凌家,绝不是这样。

    “三叔!”

    “仙哥儿,我听说……”

    凌天雄吃力的撑起身体,胸口的绷带布满血迹,对方的偷袭歹毒以极,伤口距离心脏也不过寸许。

    “嗯,陈家的小子,我已经教训过,也已经替三叔你报仇了。”凌仙平淡的说。

    凌仙扶着凌天雄躺下,三叔虽然胆小了一点,但为家族殚精竭虑,对自己也十分疼爱照顾,是一位好长辈。

    他向前走了几步,跳上门口的一块大石,转过头颅,顿时,所有族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各位叔叔伯伯,各位兄弟姐妹。”

    凌仙冲人群作了一个揖:“凌某临危受命,接任族长,有些话本不该说,但不吐不快。”

    “想我凌氏先祖,曾经何等的风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太祖封为异姓王爵,世袭罔替,侠王之名,武林中人谁不敬仰?”

    “那时候,我凌家有着武国第一世家之美誉,那时候,我凌家的弟子走出去,哪一个,不是鲜衣怒马,傲气昂扬……”

    “那时候,我凌家娶了皇室公主无数,我凌家第八代家主,不仅妻子是大长公主,其余的小妾,一个个,也都是金枝玉叶。”

    “那时候,我凌家随便一个弟子,哪怕不能练武,生下来,也有荣华富贵无数,无数才女,侠女,绝世美女想要嫁过来……”

    “我凌家的女子,尊贵堪比公主……”

    凌仙的声音,在人群中回荡,人人脸上,也都露出了向往,尽管凌家早已没落,但没有人,会忘记祖先的荣光。

    凌家的事迹,荡气回肠,在场的弟子,耳熟能详,可平时,大家也只能想想,而现在,凌仙却宣诸于口头之上。

    人人的眼睛都变得很亮。

    是啊,那时候的凌家,是何等的风光,谁想得到,会沦落到今天这般模样。

    只能说世事无常!

    而凌仙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响,可却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沉痛起来:“可大家看看,我们凌家,如今是什么模样,食不果腹,三月不知肉味,被一三流的小家族骑在头上任意欺负,子孙不屑,有辱各位先祖,若是被列祖列宗得知,九泉之下,恐怕也要气活。”

    “子孙不屑,有辱先祖!”

    不少凌氏子弟听了,都放声痛哭,嘴唇紧咬,任由鲜血滑落,还有的跪在地上,一拳朝着地面砸落。

    轰!

    尘土飞扬,根本都不在乎拳头受伤。

    便是那些族老,一个二个,脸上也露出激动之色。

    两厢对比,他们的心情,怎么能够平静呢?

    “族长说得不错,我们不可以再懦弱下去了。”

    “不能让先祖蒙羞。”

    “大丈夫马革裹尸,大不了战死,怕什么陈氏家族。”

    “与他们拼了。”

    “对,拼了。”

    ……

    一时间群情汹涌,士气高昂。

    凌仙嘴角边流露出一丝笑意,这正是他想要地。

    凌家之所以没落,不仅仅是武力的丧失,还在于没有了心气,就如同一个人雄心壮志消磨,你还指望他能够做大事么?

    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他先要将凌家的士气点燃,恢复铮铮傲骨。

    “族长,你说吧,该怎么做。”

    “我们都听你的。”

    ……

    随着这番话语,凌仙的威望,也达到了新高度,此时,他已得到了认可,族内,不论男女老幼,都将他当作了主心骨。

    “大家有这番志气很好,但不能硬拼。”

    说到此处,凌仙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小小陈氏家族,给我凌家提鞋也不配,与他们拼命,太掉价了。”

    “族长,那我们该这么做?”

    原本经过这一番鼓舞,族内已士气高昂,人人摩拳擦掌,准备与陈家大战一场,哪怕马革裹尸,也好过苟且偷生的愚活。

    可听族长的言语,根本就没有将陈氏家族放在眼里,难道他有办法度过危机?

    人人心中大奇,要知道凌家人才零落,最强的高手也就是大长老三叔,也不过炼体期三层而已,而陈家虽是三流家族,但炼体期四层的高手,可也有好几个,双方实力差距悬殊。

    凌家之人有骨气,凭着血气之勇,可以与陈家拼命,但要说这胜负,根本一点悬念也无,可族长的口气,却根本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他究竟有什么好主意?

    一时间,人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凌仙身上。

    凌仙以少龄续任族主,原本难以服众,可此时此刻,他却成了所有人的主心骨。

    威望到了令人敬畏的程度。

    “大哥有后,大哥有后啊!”

    凌天雄躺在担架上,热泪盈眶,凌家不仅没落,而且人丁逐渐单薄,长房便只有凌仙这么一个,如今见他出息,凌天雄也是打心眼儿里高兴的。

    同时暗暗誓,一定要好好辅佐侄子,振兴家族,重现祖先的荣光。

    “族长,有什么主意,你就说吧,我们就算拼死,也会去做。”

    “不错,族长,我们都听你的。”

    “三叔,我若是没有记错,我凌家应该还有太祖皇帝所赐予的铁卷丹书。”见人心可用,凌仙却没有自得,而是十分冷静的开口了。

    “铁劵丹书?”

    凌天雄一愕,几位族老也都陷入了思索。

    “不错,是有这么一件宝物。”说话的却并非三叔,而是一中年男子,此人名叫凌天宝,后勤管事,也是凌仙的族叔。

    每一个家族的后勤总管,都是肥缺,唯有凌家例外,没落后的家族,实在太穷了,不仅没有油水,每一粒米,每一尺布都要精打细算,否则族人便会挨饿。

    凌天宝当年也曾练武,不过掌管后勤之后,所有的精力都献给了家族,才四十出头,两鬓就已经斑白了。

    他曾是凌仙父亲最信任的人物。

    “不止铁劵丹书,还有太祖赐予的尚方宝剑。”凌天宝斟酌着说,却没有弄明白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

    凌家获罪被贬,太祖所赐予的爵位丹书虽然没有收回来,但权势早已是过眼云烟,千年来这些东西一直躺在宝库,毕竟失去了皇室的信任,这些东西还有用么?

    “有用,怎么没用?”

    凌仙的表情哭笑不得,当年凌家风光之时,自然用不上铁劵丹书,那时候家族子弟便是横着走,也无人敢惹,后来没落,被皇室嫌弃厌恶,就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些东西了。

    但凌仙知道是有用的,毕竟是太祖所赐,就算如今的皇室不认可,小小一个陈氏敢藐视太祖皇帝的尊严么?

    拉起虎皮做大旗,这些东西足以保护凌家度过眼前的危机。

    “嗯,仙哥儿说得好有道理。”

    “不愧是族主,见识就是不同。”

    ……

    听了凌仙的分析,族人啧啧称奇,一个个豁然开朗,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辙,对凌仙更加佩服了。

    五体投地!

    凌天宝兴奋的声音传入耳朵里:“族长言之有理,我凌家虽然没落,但祖上的东西却还保存着,除了尚方宝剑,铁劵丹书,还有侠王的袍服,仪仗也都在的。”

    “太好了,将它们都取出来,这个谱儿,摆得越足,越能够震慑陈氏家族。”

    “是,族主。”

    凌天宝不敢怠慢,连忙点了几个人,与他一起前往宝库。

    “其他人都散了,该干嘛干嘛,不要让小小的陈家,小看了我凌氏家族。”

    “是,族主。”

    凌家众人虽还有些兴奋紧张,但凌仙现在的威望,那是一时无两,没有人提出异议,纷纷退了下去。

    “大牛,凌风,你们找几个机灵的弟子,外出打探情报,切记不要打草惊蛇,有什么消息,赶快回来告诉我。”

    凌仙当然不会真的视陈氏为无物,外松内紧,必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

    “是!”

    两名少年冲凌仙抱了抱拳:“你们几个跟我来。”

    带着几名练武的核心弟子,向小路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