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碎虚空 > 第2章 千年
    千年前的凌家乃豪门大族,人才辈出,族长受封“侠王”,世袭罔替,即便是族中普通子弟,也能够与皇室中人称兄道弟。

    风光以极。

    可惜后来却获罪被贬,“侠王”封号是太祖皇帝所赐,后世的君主也不好剥夺,但所有的俸禄却全部没有了,虽未灭族,却被抄家。

    从此一贫如洗。

    原本仅仅如此,还不足以让凌家没落下去,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恶毒的诅咒加在了凌家的身上。

    以前,凌家天才辈出,不说人人皆可练武,但核心弟子的天分却远非其他的宗门家族可比。

    别说二流,三流高手,便是一流强者,那也是层出不穷。

    炼体分为九层,若是将其凝炼到第六层,便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这种强者,有万夫不挡之勇,可以于万军之中,取上将级,行走江湖,风光到无以复加的境地。

    若是愿意为朝廷效力,那更不得了,天子亲赐,二品忠武将军,权力相当于郡守,万里至尊。

    不仅权势滔天,每年还会赐予大量的金银,甚至有资格迎娶皇室之女。

    当然,不是公主,但也是金枝玉叶的皇室近亲。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流高手极为难得,若是哪个家族出了一个,整个家族的实力都能得到质的提升。

    而在当年的凌家,却毫不稀奇,那时候,整个家族的情形是二流不如狗,一流满地走。

    听起来夸张,但却是事实,可惜那都是千年前的事,如今的凌家,已彻底没落,连饭都要吃不起。

    所有的改变皆源于一个诅咒。

    千年过去,那诅咒的来历,已没有人清楚,只知道至此之后,凌家弟子习武的天分,都变得奇差无比。

    而且一代不如一代,近百年来,连一个三流高手都不曾出过,别说重振家族,他们甚至要被从这落云山中赶出去了。

    食不果腹!

    族人现在都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

    整理完记忆,凌仙的脸色变得阴沉以极,但很快又多出一缕坚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会借这个凌仙的躯体重生,但既然来了,他绝不像这个凌仙一样懦弱,我的命运我做主,管他什么诅咒,我要重振家族,还有那神奇的飞仙之说……

    凌仙脸上流露出了向往之色。

    其实别说修仙者,就是这个世界的武技,也是玄妙无比,说有通天彻地的威能太过,但练武者与普通人的区别,也是有如天堑的。

    并非人人都可习武,若是没有天赋,便是十载寒暑,也难以修炼到炼体期一层的地步。

    欲入门而不可得。

    这与凌仙前世的记忆是不一样的。

    不过练武的要求虽然苛刻,得到的回报却也令人咋舌,就拿炼体期一层的入门级武者来说,双臂最强可拥有三百斤的力量,一拳可以打碎儿臂粗的硬木桩。

    耐力,度,也远非常人可比,就拿耕地来说,一阶武者凭借力量、度,以极惊人的耐力,一天可以耕地三亩。

    而普通的农人,三四个熟练操作,一天能够耕完一亩地就不错。

    换句话说,炼体期一层的武者,耕地的效率十倍于常人,若是换成打斗,或者其他的体力活,差距恐怕还要拉大许多。

    简直与人差不多!

    怪不得这个世界武者的地位,要远远胜过普通人了。

    凌仙脸上露出感慨之色,他自己如今是炼体期二层的武者,双臂拥有五百斤的力量,一拳可以打碎小腿粗的硬木桩。

    若放到千年前,自然不值一提,但就凌家如今的情况,已算年轻一代中不得了的人物。

    凌仙正心中想着,突然“嘭”的一声传入耳朵,房门被什么给撞开了,凌仙吓了一跳,回过头颅,就看见一男一女跑进了堂屋。

    都不过十五六岁,年轻以极,稚嫩的面庞上透出几分惊慌之意。

    “族长,族长,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别急,慢慢说。”

    与他们相比,凌仙远显得成熟,毕竟也是两世为人了。

    “是!”

    被凌仙的目光扫过,凌风凌雨竟显得有些拘束,他们隐隐觉得,眼前的族主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同。

    但具体的,又有些迷糊,说不出差异在何处。

    不知不觉,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敬畏之色,但依旧焦急,今年大旱,族中就指望着南坡那块地。

    “陈家,牧马?”

    听完兄妹二人的描述,凌仙脸上也露出一丝恚怒。

    这个陈家,欺人太甚了!

    他敲了敲额头,继续整理着记忆。

    这个陈家,也是落云山一百零八个宗门家族之一,但其实,只能算三流的势力,不过也远非如今的凌家可比。

    陈家,拥有族人数千,其中练武的核心弟子五百个,达到炼体期四层的三流高手足有五名之多。

    凭着这样的雄厚实力,与没落的凌家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若与他们冲突,结果是极其悲惨地。

    但南坡那块地,涉及到族人的口粮问题,退无可退,所以,这是一个死局。

    无解!

    凌仙没有多做犹豫,翻身站起:“走,我们一起去。”

    “是!”

    看着凌仙镇定的面庞,兄妹俩再次感觉到,族长和以前已不太一样,心中莫名的多了几分勇气。

    也许族长可以解开这个死局。

    南坡那块地距离凌家大宅不过数里,三人虽然还不到三流高手的境地,但常年习武,脚程也是不弱,很快就到了。

    然而入目所及,却让凌仙的脸色阴沉无比,南坡好大一片空地,足有百亩,土地十分肥沃,然而此刻绿油油的庄稼被人践马踏,已毁损了三分之一还多。

    若是等到成熟,这数万斤粮食已足够凌氏族人吃上数月之久,如今被糟蹋以后,剩下的粮食已挨不到过冬。

    此时田间地头,聚集的人足有近百之多。

    其中大部分都是凌氏普通族人,在田间干活,脸有悲愤之色。

    凌家练武的核心弟子,则有十几个,也都咬牙切齿,紧握拳头。

    除此以外,则是七八个陈家的人,鲜衣怒马,脸带讥嘲,表情非常的高傲。

    “咦,三叔到哪里去了?”

    凌仙眉头一挑,凌天雄身为族中大长老,已先赶到此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踪迹全无?

    一丝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浮现而出。

    “族长。”

    “族长到了。”

    “是凌仙大哥。”

    ……

    三人并非隐藏行迹,很快就进入到双方的视线里。

    凌家之人脸现喜色,陈家的族人却依旧高傲以极,满脸不屑之意:

    “族长,一个炼体期二层的废物,居然也能成为一族之主,真是笑死人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凌家如今就与跳梁小丑相差仿佛,还是趁早滚出落云山去,我们羞与为伍。”

    “可不是么,就这么一群废物,也配称什么家族,我看他们就是一群山野匹夫。”

    ……

    陈氏族人尖酸刻薄,各种言语奚落,一个个鼻孔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四爷爷,三叔到哪里去了?”

    凌仙没有火,先弄清楚情况再做定夺,虽然眼前的境况糟糕到极处,但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大长老,大长老被他们暗算,身受重伤,晕过去了。”

    四爷爷还未答话,一悲愤的声音传入耳朵,凌仙回过头颅,就看见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冒着怒火。

    “大牛,你来说。”

    “是!”

    一粗壮的少年走到近处,咬着牙:“族长,陈家的人来这里牧马,糟蹋我们的庄稼,大长老过来,与他们理论,却被这些人暗算偷袭,晕了过去……”

    “暗算?”

    凌仙抬起头颅,打量眼前的家伙,这些陈氏族人虽非纨绔,但也绝谈不上核心高手,只是一些年轻的习武弟子,修为在炼体期一层与二层间徘徊而已,凌家虽已没落,三叔却是如今家族中的第一高手,修为已到三层巅峰,怎么会打他们不过?

    有些疑惑。

    但稍一整理记忆,却又释然了。

    如今凌家早已没落,不仅武学没有办法与当年相比,便是心气也远远不及。

    当年,凌家一名普通子弟,便敢与皇室称兄道弟,如今面对陈家这么一三流的小家族,却百般怯弱。

    面对挑衅,不敢还击,只想着讲理,宁人息事。

    可哪儿有那么容易,这个世界是武力为尊地,你越是胆小怕事,别人越是认为你软弱可欺。

    否则三叔一炼体期三层的高手,也不会折损在这些小子的手里。

    更可悲的是,三叔身受重伤,凌家这些小子依旧还在退让。

    当然,也不是说凌家之人都没有骨气,像凌虎,凌峰,大牛等年轻习武弟子,初生牛犊不畏虎,都忍不住要出手了。

    可四爷爷等老成持重的长辈,却拼命将他们拦住。

    生怕与陈家冲突。

    面对长辈的软弱,凌峰,凌虎等也是无可奈何,他们没有一个主心骨,话事者都不在此处。

    直到凌仙来了。

    然而陈家之人依旧是扯高气昂,看不起他这年轻族长,一脸嚣张的模样,我就是糟蹋了你们的庄稼,打伤了你们的大长老,又怎么样?

    &1t;/a>&1t;a>&1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