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四十四章 问道左相
    王崎没有动用身法,而是信步走着,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时间。他出门的时候还是下午,而走进城里之后,“天央”就渐渐滑向地平线了。

    淡金色的日光洒在京城之上,倒似真为这座城池蒙上一层神圣的色彩。

    由人族所在的庄园出发,顺着乡间小径一路走,进入城门,就是毓族京城的中轴了。中央大道的彼端,皇城高高在上,,若是倾覆,足以掩盖下半个城池。但是,任何一个人看到了,都不会觉得皇城有倾覆的危险。它就应该千秋万世,永远高高在上。

    但是,王崎的目标也不是毓族皇城。他在中央大道走了一段之后,就拐入另一条东西走向的大道上。

    这条大道,就是毓族有名的“文昌大道”了。这条路之所以以“文昌”为名,便是因为科举的考场“中天贡院”,就在文昌大道的中央地段。而中天贡院的南门正对面,就是百子圣庙。而它的北门正对面,则是皇城。

    百子圣庙、中天贡院、皇城三栋建筑,正排成一条直线,象征文人自从诸子门下而出,至贡院,进贡天家,以成全社稷与文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文昌大道周围可谓是真正的寸土寸金。在这里,寻常人家也渴望沾得文坛气运,商家希望做得状元宴的生意,高档的客栈每年做这一次生意就稳赚不赔,达官显贵更是以这里的宅子为荣。

    是以,也就早就了文昌大道沿道各个坊市的异常繁荣。

    此时,已经是快日落西山,央元好似就要沉落到文昌大道的西端。这长达二十多里的大街上,依旧熙熙攘攘,挤满了来应试的举人。

    王崎这才想起赵传恩说的“科举”一事。

    也就是说,这满大街的文人,都是前来科考的。

    “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修士……不对,为什么文人的密度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大。”王崎失笑。

    其实,他不知道,这一次的科举之所以如此鼎盛,就是因为毓族幼帝的事情。

    幼帝虽然尚未亲政,但平日谈吐,隐有雄主风范,恐怕是文帝世家不可多得的“变法者”。而他喜好异端学说的事情,也天下闻名。一方面,赫学诸人都因为领袖宙弘光教出一代明君而荣耀,誓要开辟千古盛世;另一方面,其他百家学派诸人,也认定了幼帝喜好异端是一个机会,定要在这一朝这一代翻身。

    而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幼帝亲政前的最后一次科举之中选出人才,供明年便要成年的幼帝选择。

    若这一次科举选出的人才尽是赫学正统,那么天子就算如何喜欢一段,这亲政之后的第一批亲信,也只能是赫学学子。

    弱这一次科举选出的人才净是百家异端,那么天子便可以堂堂正正改制,百家也有了真正“大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一次科举,当真是鱼龙混杂。许多原本并不入仕的书院、门阀也纷纷派出自己的得意弟子,就要在这一场变局之中获取机遇。

    王崎并不知道自己曾经掺和过这一场“百年变局”。他倒是惊叹与毓族士子的平均质量。

    “这些家伙,文气极为凝实,甚至与思维交互……”

    人情练达,一念真诚,思维通透,文气似织锦一般行布身周,仅仅是感知过去,就能觉察到文气之上强烈的特质——“文章”。

    字字玑珠,锦绣文章。

    当然,真有这般境界的士子其实不多。但是浩浩文气,煌煌正义,却依旧能让王崎感受到这个种族不同于人族的精神、文化。

    而前来赶考的万千士子之中,也有人注意到了王崎。

    没办法不注意。在这个大家脑袋上都没有毛发的星球,有头发的人族确实很显眼。

    当然,绝大多数文人都只是将目光短暂的停留在王崎身上,然后就立刻转移视线。偃人从天外来此,已近千年。这么长的时间,大家也都知晓偃人的存在了。偃人虽然稀罕,有文位的偃人更是稀罕,但是却没有到非得大惊小怪的地步。

    倒是有一个士子,在人群之中停下了脚步。

    “刚才那个偃人。”一个身着黑色长衣的毓族士子转过头,对着身边的人低声说道。

    “什么?”他的伙伴没有听清,纷纷凑了过来。这些人身着黑金相间长衣,腰悬佩剑,贵气逼人,身上文气也都能透露出锦绣真意。

    但这样一群举子,也是以那一个年轻人为首。

    有一个佩戴金印,明显是文帝世家支脉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虽然也是士子,但是却异常年轻,比这幼帝还要年幼。只不过,他是支脉,与皇室只是远亲,所以更多些自由。与此同时,他也是读书的神童。他问道:“子虚兄,你刚才怎么了?”

    “刚才擦肩而过的那个偃人,不简单。”士子说道。

    “不过是偃人,又能怎样了不起?”有人说道。

    “不可唐突。偃人来央元,不偷不抢,遵纪守法,循礼而为,怎可轻辱?”那个名叫子虚易的年轻士子认真说道:“他的文位,非同小可。文章虽然略显粗鄙,没有磨砺、精炼,但是其中的‘气’,却是前所未见。”

    随后,他又指着人族庄园的方向,说道:“我听闻,城外的偃匠山庄,一月之内,两度文星降世,文成经义,说不定就是那个人。”

    那神童却笑道:“他再了不起,文道上也未必及得上易兄你。再者,偃匠从来不入科举,易兄你的状元之位,依旧是不可动摇啊。”

    子虚易笑了。

    子虚易,毓族天才,赫学学子。文章百年罕见,更兼得惊世诗才,一度诗成五星,有“小诗圣”的美誉。

    子虚易虽然有些自得,但还是说道:“这些不过都是小术罢了。我们读书人,真正思索的,应当是文道真谛,是道。”

    “子虚熊教训得是。”一群举子嘻嘻哈哈,就顺着文昌大道走了下去。

    王崎自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那一场小小的争论。

    这些毓族感应的是文位,对寻常法力的感知……也不是不敏锐吧。但是考虑的时候,他们会有意无意的滤过这些东西。但是在王崎看来,文气也不过是特殊性比较强的法力。而这些家伙……

    满大街的士子,加起来都未必打得过他。

    所以,也就无所谓强弱了。所有的毓族士子,对他来说,都只是大街上的一道风景,无甚差别。

    而他的目的地,是文昌大道东侧的一处官邸。

    这里,就是朝廷大院扎堆的地方,真真随便一个法术下去就能砸翻三个朝廷命官的那种。

    而王崎则走到了其中最为显赫的一家门口。

    门上匾额,上书三字。

    左相府。

    倒是不同于毓族繁复理解的直白。

    王崎本欲直接抠门,但是思考了片刻,发现自己一路走来的路上,确实看到酒楼满座的情况。他确信,毓族确实是吃晚饭的。为了避免因为种族饮食不同而没法受人招待的尴尬,王崎选择了等待。

    “来早了。”他这么想着。

    实际上,他也很确信,左相宙弘光其实不是很想见自己。不然的话,自己没有遮掩的意思。而对面一个距离长生只有半步之遥的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自己的到来。对方没有主动迎接,自己等一下也无妨。

    生物学家讨好猴子也是寻常。王崎如此笃信。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王崎估摸就算左相大人穷凶极奢,一顿晚饭也应该差不多了,于是上前叩门。

    门房的年迈老仆开门,见到王崎面容,很是惊讶。就连这位老仆都知晓,左相宙弘光在政坛上与偃人所归属的派系敌对,且宙弘光本人极度排斥偃人学说,曾发雄文驳斥之。

    一百年来,都没有偃人跑到这里来自找不痛快了。

    “敢问客因何而至?”老仆试探的问道。

    王崎轻轻施礼:“连日诵读《文典》,心有所惑,故而向当世最长于文论者解惑。”

    王崎的回应大大超出了老仆的预料。偃人格物而不善文辞,谁都没有想到王崎竟会说出如此言论。他低声道:“容我通秉”,就匆匆走入相府。

    不一会儿,老仆走了出来,道:“相爷正在做功课,读书习字,客可还需等会。”

    王崎笑道:“无妨。”

    老仆将王崎引到会客室,然后端上一杯清水——非是相府清贫或左相小气,实在是毓族的清茶在人族嘴里就只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味。偃人就算进皇宫,也只能喝清水。

    过了一个时辰,毓族老者宙弘光才缓缓走出。两人叙礼之后,分主客坐定。随后,宙弘光道:“偃师为何而来?”

    “偃师”二字,乃是尊称。王崎心中微微奇怪,这老头,在天子当面,朝堂之上,对他的称呼是带有鄙夷意味的“偃匠”,而到了私下的场合,却变成了带有尊敬意味的“偃师”。

    一般来说,常人对待厌恶之人,应当是在朝堂上用尊称而私底下用蔑称才对。

    但也不是不能理解。宙弘光本人从来都是讲礼的,而朝堂之上,则是他做给天子看的态度。

    王崎道:“为问文道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