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六十章 哭泣
    夜深!

    萧凡虚空盘坐在房间之中,缓慢的吸收着灵气。

    而整个房间的所有东西都像失重了一般,在空气之中缓缓的悬浮着,而随着他的呼吸,所有的物品也是一沉一浮,起伏不定。

    良久!

    萧凡睁开了眼睛,凭空站了起来。

    所有的物品东西也随之快归位,屋内的一切趋于原样。

    “方圆十里的灵气已经被我吸收干净了,换个地方吧!”萧凡摇头,身体落了下来,站在了地板上面。

    他一抬脚,就要御空离去。

    蓦然之间,萧凡听到,一丝低低的哭泣声从林正天卧室旁边的一个房间之中传来,而那里则是...林月如的闺房。

    萧凡有些意外,他心神一动,神识就穿透了墙壁,延伸到了林月如的闺房之中。

    顿时,他就‘看’到,林月如穿着一身薄如纱的白色半透明睡衣,抱着双腿,坐在床上,披散着头,脑袋埋在双腿之间,肩膀不断抖动,嘤嘤的哭泣。

    “哦?林月如居然也会哭?”

    萧凡摸了摸下巴。

    在他印象之中,林月如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绝色美女,但,她蛮横,泼辣,脾气简直差到极点。

    哭?

    恐怕和林月如对上,哭的都是别人吧。

    而眼下,林月如居然哭了,还哭的很伤心?

    这...还有点让人意外啊!

    萧凡耸耸肩,准备撤回神识,御空离去。

    爱哭哭去,他可没兴趣和林月如生什么关系,尤其是在知道了自己的无极紫气分给了林月如一丝之后,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琢磨着想办法收回这丝无极紫气,好和林月如彻底撇清关系。

    恩,还有慕容珂珂的那一丝,回头也得想办法收回来。

    然而就在此时!

    萧凡‘看’到,林月如居然颤抖着从床边拿起了一把剪刀,然后面带泪痕,比划着想要朝自己的心脏部位刺去。

    萧凡顿时一惊!

    然后,他就赶紧冲了出去,向着林月如的的房间冲去。

    虽然对林月如没什么好感,但她终究是林正天的独生孙女,有着这层关系在内,面对林月如的突然自杀,若是没看到就算了,但已经看到,不能坐视不管。

    不过,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是恢复的太少,神识暂时也只能做到探查的功效,无法做到控物,不然直接用神识一下子就能把林月如手中的剪刀给抢下来,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砰!”

    萧凡挥手就打掉了房门的把手,声音闷响,倒也没有吵醒其他人,然后他就冲了进去,闪电般夺下了林月如手中的剪刀。

    “没事玩自杀?你活的不耐烦了?”萧凡收起了剪刀,然后没好气的看着林月如道。

    “我自杀不自杀和你有关?要你管?”林月如脸庞之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声音沙哑道。

    “如果不是你爷爷林正天在中间,你就算是吞粪自杀我也不会管!”萧凡耸肩,道。

    “把剪刀还我!”林月如声音清冷道。

    “你能不能消停会?”萧凡皱起了眉头。

    “我说了,不用你管!”林月如声音冰冷道。

    “好吧,给!”萧凡耸耸肩,把剪刀递到了林月如面前,道,“我刚才救你,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但有一没有二,你如果执意自杀,那我也不会阻拦,请自便!”

    林月如一把抓过剪刀。

    “你打算怎么自杀?捅心脏?抹脖子?挖眼珠?”萧凡摸着下巴,道,“如果你想快点的话,我建议你往心脏方向捅,但请用力,不然剪刀会被骨头卡主,你需要半天才能死去。当然,抹脖子的效果也差不多,但死前会很痛苦,不建议你使用,恩,不如割腕?慢慢流血而死?相信我,这个死法一般都是自杀的最好选择。”

    “对了,你有什么遗言需要我传达没有?”

    “要不要纸和笔?”

    “你去死吧你!”

    林月如被萧凡的一通风凉话给气的怒骂,然后她刚想把手中的剪刀扔出去,似乎觉得不妥,就抓起身边的枕头,狠狠的向着萧凡砸了过去。

    萧凡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个回旋踢,非常干净利落的把枕头给踢了回来,然后重重的砸在了...林月如的脸上。

    并且,力道似乎大了点,林月如被砸的一个翻身,‘噗通’一声就掉下了床,摔在了地板上面。

    萧凡耸耸肩,浑不在意!

    “萧凡,你这个王八蛋!”林月如费力的爬了起来,气的是脸都白了。

    萧凡一皱眉,手下一震,一股灵气就扩散开来,马上就封住了林月如声音的传播。

    他可不想把林正天等人惊醒,到时候若是被他们过来看到自己深更半夜进了林月如的房间,那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看着冲过来的林月如,萧凡无奈。

    林月如不管,咬着牙,冲来。

    “定!”萧凡轻喝,手腕一抖,一道灵气就激射而出,一下子把林月如给控制住了。

    “睡觉吧!”

    萧凡轻声,摆出一个手势,展现在林月如面前,而林月如看到这个手势,顿时眼睛就迷茫了起来,然后意识开始慢慢的陷入沉睡当中。

    “去!”萧凡一挥手,林月如就凭空悬浮而起,然后慢慢的移动了床的上空,缓缓落下。

    看着床上的林月如,萧凡摇摇头,转身就想离开,但蓦然之间,他又止住了脚步。

    “爸爸,妈妈,月月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呜呜!”

    林月如整个人蜷缩在那里,就像是一只受惊的猫咪一般,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痕,轻声梦呓。

    “我活的好累,真的好累!”

    “可是,我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

    “我,不答应不行!”

    “你们,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呜呜呜!”

    “心好痛,真的好痛,简直像刀割一般!”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我认命了,我认命了!”

    萧凡扭头,看着床上的林月如,无声叹了口气!

    原来,这也是一个可怜人罢了。

    平时的蛮横,泼辣都是伪装,只为藏起内心的脆弱和恐惧!

    一抬手,地上的毛毯悬浮而起,轻轻落在了林月如身上,萧凡转身就打算关门离去。

    但在即将关上门的时候,林月如含糊不清的咕哝道:“萧凡,你这个混蛋!”

    萧凡脸皮抽动,直接挥手一巴掌,凌空打在了林月如的翘臀之上,顿时声音脆响,雪白的臀肉不断轻颤。

    随之,关上了门。

    (ps:两更,卡文,抓头当中!)